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全集]《残王的傲世毒妃》全文免费阅读碧沁

2017/11/13 10:19:47 来源:网络 [ ]
小说:残王的傲世毒妃

作者:碧沁

第七章 心痛

“啊!”当苏悦儿被毫不客气的丢在床上时,发硬的床板立时让她痛的惨叫出声,可两个嬷嬷完全不理会她的痛楚,面无表情的将房门关上,继而就是一阵哗啦啦的铁链上锁声。163生活网

苏悦儿垂下了眼皮。

还需要上锁吗?这一身的伤,你就是大门打开,我也跑不出去啊!

她内心充斥着无奈,但下一秒,她就顾不上疼痛的瘫软在了这死硬死硬地床上。

背,一片沁凉,她不知道是自己流的血,还是流的冷汗浸湿了后背的衣裳,她只知道,这会儿,她腿肚子都有些抽抽。

先前她是因为被刺破了脖子,觉得自己太过憋屈,才忽然怒火大盛的豁出去了求死,可真当她被拖着离开那里时,她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哪怕只是暂时的,她也还是觉得有丝余庆--因为,她还活着。

好死不如赖活,这是老话,也是她冷静下来后,所能想到的句子。

撑着一身发疼的烂肉,苏悦儿抬眼扫视这里,那和记忆重合的熟悉,让她知道这是她的家她的房间,但触目的一切却让她不禁鼻酸。

陈旧而充满霉味的房间,墙坯龟裂是顶有残缺。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屋内的家具不过一床,一桌,一个条凳外加一口箱子而已。

桌上的茶壶是缺把儿的,杯子一个还是破了口的,至于她现在趴着的床,硬邦邦地不过铺着一层薄薄的陈旧棉絮而已。

这,这是一个府中二姑娘该有的房间吗?就算她是庶出的,也不该这么可怜啊?这怕是府中随便拖个丫头出来,都住得比她好吧?

就在苏悦儿顿感悲惨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花嬷嬷,你给行个方便,把门开开,让我看看她吧。”

那声音一入耳,苏悦儿的心就有了一丝抽痛的感觉,而脑海里竟就出现了一张憔悴又怯懦的脸。

“陈姨娘,您这点儿钱老身可不敢收!要知道,二姑娘闯出这么大的祸事来,只怕不好收场的,我劝您还是赶紧调头离开吧,生下这么一个废物,你已经在苏家难以立足了,再这么惦着她,小心夫人看见,正好有了理由把你给撵出去!”

“我……可是……可是月儿到底是我的女儿啊,我,我平日不敢见她已是不对,如今都这样了,我总不能不管她碍…”门外女人的声音充满了焦急与痛苦的哽咽,屋内的苏悦儿则是心头泛着一抹痛。

“陈姨娘,你这是做什么,你以为你跪下,我就会给你开门吗?老祖的令,我可不敢违背……”门外,花嬷嬷的声音充满着嘲色,苏悦儿的心头一动,忍不住的冲着屋外开了口:“娘,您还是走吧……”

“嗯?”屋外,花嬷嬷一声惊异之音响起:“二姑娘,你该叫陈姨娘为姨娘的!”

苏悦儿一愣,才反应过来这个时代的规矩,当下只能赶紧改口:“姨,姨娘,我知道您挂着我,但我没事,所以,您还是快走吧!”

“月儿,月儿,是我不好,我平日不敢见你,出了事也不敢去救你,我没用,我没用碍…”隔着一扇门,陈氏的声音已是凄厉:“花嬷嬷,我就只有这些钱了,求求你,开开门吧,她一身的伤,不能不管啊,你就让我进去给她上上药吧,免得她落下一身的伤,那,那可会要了她的命啊!”

第八章 羞辱

苏悦儿虽然挖原主的记忆,是没有多少生母的关怀可寻,但就是这么几句话,她却已经明白这个女人的迫不得已。

一个本花容月貌的妾室,在生下的女儿被发现是个废物之后,就不得宠,自然是受到了她的牵连,而那之后竟不敢见她,也自是为了生存。说明163shenghuo.com

也许,她该怪陈氏的自私与怯懦,可是她怪不起。

因为她知道,陈氏并不欠自己的,毕竟每个母亲能够给予孩子一份生命,这就是大恩。

何况就现在自己这糟糕的处境,陈氏竟因怕自己留下伤痕而不管不顾的来了,这就足够她铭记这位活在夹缝中的母亲,一份恩情的。

“她的命与我有什么关系?”此时,屋外的花嬷嬷的声音却是充满了不屑。

“她,她可是苏家的二小姐……”

“呸!就她还二小姐?现在大家喊她一声二姑娘也不过是给你陈姨娘留点面子罢了,你竟然还在这里有脸摆谱?我告诉你,苏月儿她不过是府中一个废物罢了,就是死了,也没人会在乎的!”

“你!”

“你瞪我干嘛?我说错了吗?大小姐的猫儿死了,咱们做下人的还得在玉山上给它刨个坑的埋了,你觉得你这丫头死了,葬的进苏家的坟地玉山里吗?”

“我,我不许你这么侮辱我的女儿,我不许……”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苏悦儿听到了门被撞击的声音,显然陈氏被打的已经摔在了门上。

“你,你竟敢打我?”陈氏的声音充满了惊讶。

“我打了你怎么了?我告诉你,识相的就赶紧滚,再在这里纠缠,我立刻拉着你去夫人那里!你猜你会不会今天就被夫人给撵出府去啊?”

门外立时有了呜咽的抽泣之声,苏悦儿完全可以想象到屋外的陈氏是有多么的屈辱。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姨娘,你走吧,不要留在这里,被这种狗眼奴才欺负!走!我求你走!”苏悦儿此刻已不由的泪顺着脸颊淌下。

她心有不忿,她想要为陈氏开口,她更想狠狠地教训这个欺负人的花嬷嬷,可是,她现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而与一个看门狗争执,只会让母亲更加的受辱,所以她只有求陈氏离开。

屋外,陈氏的哭声终于在一阵脚步里远去了。

苏悦儿心里沉痛的闭上了眼,屋外却传来了花嬷嬷冷嘲热讽的声音:“二姑娘现在真是长脾气了呢,没错,老身就是狗眼奴才,可你呢,怕是连府上最下贱的奴才都不如呢!”

苏悦儿紧紧地咬了唇,她没有反驳,因为和这样一个奴才吵嘴,根本毫无意义。

她只是在想,她到底要怎样才能真正的逃离这个困境,才能不面对这样的屈辱!

一分钟后,苏悦儿的眉一挑,人便大声地冲着屋外说到:“狗眼奴才,你快去你的主子夫人那里一趟,告诉她,半个时辰内,我要郎中上门给我看伤,若是她不答应,我就咬舌自尽,和秦家的大少爷一同赴黄泉去!”

第九章 讹人

想要逃离屈辱,首先得有个能逃离的身体。

这一身的伤,她连动一下都疼,还怎么逃?

所以,苏悦儿明白,自己得想办法让医生来给自己治疗伤才行。

可要治疗,那她就只能拉着逸睿这个所谓的同生共死之人来为自己谋生存的可能。[全集]《残王的傲世毒妃》全文免费阅读碧沁

毕竟,她对于苏府来说,就是一个废物,一条贱命,可逸睿不同,他是秦家的大少爷,是秦氏的侄子,也就是说,她死得,秦大少却死不得。

而先前从秦氏急忙喝止了老妖婆的剑来看,苏悦儿判断秦氏应该是十分害怕秦大少死掉的,所以她只好从秦氏的身上找机会救治自己,因而才说出了那样的话。

花嬷嬷自然为她的话愤怒与惊讶,可苏悦儿说这话的口气十分的认真,由不得她不当事。

她从门缝里瞄了苏悦儿大约半分钟后,终究是撒丫子的奔向了主屋秦氏那边。

不多时,一串脚步声来,铁链子哗啦啦被取下,门被一把推开,阴鸷的秦氏一脸怒气的冲进房中冲着苏悦儿轻喝:“好你个丫头,仗着吃了个药丸子,就来劲儿了吗?现在竟敢拿逸睿的命来讹我?”

“夫人不要那么说,我并非存那心思,我只是,只是这一身的伤,实在太痛了,痛得我……撑不住,不想活了而已。”

虽然事实明摆着就是讹,但苏悦儿却不会把话挑明的,她可不想让秦氏豁出去的逼自己死--那时她就等于是给自己挖了坑。

所以她趴在床上做着虚弱的模样,更一脸痛色的说着,语调好不凄惨,就好像自己真得是痛到生无可恋一般。网站163shenghuo.com

秦氏看着苏悦儿这惨兮兮的样子,嘴角一抿再抿。

痛到不想活了?

这是什么借口?

她只听说过,再痛都要活下去的,却没听说过这种痛到不活了的!

这丫头根本就是看她投鼠忌器,开始蹬鼻子上脸了!

“你……”

“夫人,月儿不敢为难夫人,只是觉得人生凄惨如此,已经生无可恋,若不是想着逸睿若跟我一道去了,他家人会痛苦,我也不会和你要什么郎中来治疗,早就咬舌自尽了。”苏悦儿说着抬头看向秦氏:“所以夫人,还请你为我寻个郎中治下我的伤,就当是为了逸睿吧?毕竟在这么痛下去,也许,我会撑不下去的……”

苏悦儿话说的软,看起来就像是乞求一般,但秦氏听着却是内心憋火的不行。

这丫头,说完逸睿,又说他的家人,分明就是在拿侄子的生死来逼她。

而她若不妥协,这丫头真得犯浑死了,到时候,万一真害得逸睿丧命,那她又该怎么办?

秦氏越想越是气愤。

她恨,恨自己算计好的一切,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局面,明明该被砸死的是苏月儿,结果却砸昏了自己的侄子,而现在她想杀,却根本杀不得!更糟糕的事,堂堂苏家竟救不醒自己的侄子!

这叫什么事!

她气呼呼地瞪着苏悦儿,终究是无奈地扭头冲着外面言语:“来人,去给她请个郎中来瞧瞧!”

治吧!你也就这个时候作威作福一下,等到解蛊的人请来了,我看你那时候怎么死……

“夫人,夫人!”就在此时,门外传来急急地脚步声,继而那个严嬷嬷竟然奔到房门口,冲着秦氏言语:“皇上与残王双旨到府,您得赶紧去接旨!”

“什么?”秦氏的脸上一片惊骇之色:“双旨?你说残王有旨意给我们苏府?”

严嬷嬷使劲点点头,脸色充满了不安。

“我的天!”秦氏咕哝了一声,立时捞着裙子转身就往外跑,至于苏月儿,她根本顾不上了。

第十章 婚旨

虽然秦氏就这么急急忙忙地跑了,但好在她已经说了请郎中的话,所以苏悦儿虽然依旧被锁在了房中,但至少有人去给她请郎中了。

残王?这是谁啊?怎么听起来秦氏在乎他比在乎皇上的还多?

知道自己多少能得到救治,苏悦儿便下意识的去关心刚才听来的那个称谓。

只是……可能原主太脱离这个府邸的中心圈,根本就很多事都不知道,所以这个称谓在脑袋里转了半天,苏悦儿也没能收获到半点相关的信息。

所以她干脆就不关心了。

而此时,府中之人皆急忙地换衣整发,虽时间的关系不可能沐浴更衣,但也个个把自己打扮到规规整整的,那决不敢有半点马虎。

因为他们的内心,皇上固然高高在上,可他们更忌讳的是那个残王,他们对残王充满了深深地敬畏,甚至是,恐惧。

香案陈列,众人下跪,一个褐衣的太监用狭长的狐狸眼扫了众人一遍后,才将手中的卷轴打开,阴阳顿挫的念出了声:

“……镇国苏门,国之砥柱,为本王信赖并交好,其嫡长女,听闻国色无双,公门清白,本王后宅空闲,特请旨赐婚,即得恩准,故命府中名仕同卫军统领持册向迎,纳为王妃,三日后彩车金轿相迎王都圣城……”

华辞美藻之后,苏府一众跪地的人齐齐折身谢恩。

当那太监满意的转身离去后,屋中的人全都刷白了脸色,那郝氏更是捧着皇上的圣旨与残王的谕旨,双手兀自颤抖。

“晴儿,我的晴儿!”秦氏忽然叫了一声,随即脸色煞白的起身,是跌跌撞撞地奔了出去,而此刻她的失礼却在这个规矩森严的苏府无人计较。

因为在众人的心中,此刻充满的只有无法言语的恐惧,以及对大小姐的担忧与痛惜。

……

“不,这不是真的!”坐在床边正试图给昏迷不醒的表哥喂药的苏晴,一听了母亲的话手中的药碗就惊落于地,溅的不仅四处都是褐色的药汁,就连她的身上也倾倒了不少,可是她根本顾不上理会那些药汁,她只死死地盯着母亲,使劲地摇头:“不是真的对不对?这是您和女儿在说笑……”

“晴儿!母亲怎么敢拿这种事与你玩笑?”秦氏此刻已经双眼泛红,泪更从眼眶里淌下:“刚刚太监已登门宣了旨啊!”

“不!”苏晴向后连退两步,身子趔趄的一个后仰跌在了床边:“我不要嫁给他,我不要!”

“女儿……”

“娘,我求你快想想办法,我不能嫁给他的,嫁给他,我,我会没命的,我会死的!”苏晴一脸惊恐之色。

残王,他是烈武国的战神王爷,更是整个烈武大陆上最可怕的存在。

一个“残”字的封号,便是他可怖的写照,而关于他的传说,世间流传有许许多多,却没有一个不让人毛骨悚然……

“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那可是残王的旨意啊!谁敢忤逆?”秦氏一脸的悲怆:“就是我们苏家也抗衡不起啊!何况皇上都同意了!呜呜,我的晴儿,我苦命的女儿,要怪,就只能怪你生的太美,竟让他给知道了,若早知如此,我宁可将你生的丑一些啊!”

苏晴闻言更是大哭着摇头,但忽然的她顿住了,继而她一把抓了母亲的手:“娘,你说什么?难道残王要娶我为妃,是因为,我,我的相貌?”

秦氏抽泣着点了头:“恩,旨意上是那么说的,说你国色无双……”

苏晴愣愣地眨了眨眼,忽而就破涕为笑:“娘,我有救了!”

第十一章 盘算

“什么?”秦氏看着自己的女儿竟然这个时候忽而就笑颜如花,不由的吓的了一跳:“你……”

“娘,残王下旨娶我为妃,不过是看中的我的美貌,可是,有一个人,她就生的比我美。”

秦氏一愣,随即张大了嘴巴:“你是说那个死丫头?”

苏晴点了点头:“苏月儿虽然没能继承到家族的血脉,但相貌倒是一等一的,我以前不愿意承认,但事实上,她的确比我美……”

曾经,她为自己的相貌不如苏月儿美而心中不舒服过,可是后来,苏月儿没能继承到家族血脉,依着规矩被撵出主院,住进府中角落后,她就慢慢地把她给淡忘了。

毕竟,一年都难得照面一回,更何况苏月儿就算再美也没用,因为她是府中最不被待见的人,是家里公认的废物。

一个漂亮点的废物,她需要放在心上吗?

所以她根本就把苏月儿抛之脑后,只是,谁料就在昨夜里,这个被她抛在脑后的人,竟然拉了她最在乎的表哥一起私奔不说,更让表哥受了重伤,至今都昏迷不醒,是生死未卜,就连祖母都救不醒他。

当她得知此事时,她真恨不得一把掐死苏月儿,只是处置这种事,根本轮不到她出手。

而现在,她忽然发现,也许老天给了她一个最好的处置机会……

“可是,她是她,你是你啊!再说了,你表哥现在深受重伤,你大伯他们也在赶来的,她是必然要交给你大伯他们去处置的!”

“处置?”苏晴的眼里闪过一抹冷色:“娘,你说有什么处置会比嫁给残王来的可怕?”

秦氏一愣:“这……倒是。”

“再说了,您的女儿我现在被残王盯上,性命可岌岌可危,难道您就舍得把女儿推进火坑里去送死吗?”

“胡说,我怎么可能舍得?”

“那不就对了!苏月儿害了表哥受伤,咱们就让她替我嫁给残王,我相信这样的惩罚,大伯大娘他们也会同意的,毕竟,我可是您的女儿,他们的侄女,难道他们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去送死吗?”苏晴说着扯着秦氏的手臂便是摇晃。

秦氏的唇扭了扭:“你这话是没错的,可问题是,圣旨里写的清清楚楚,要娶的是苏家的大小姐啊,她又不是,若你要她代你入府,这,这说起来可是欺君之罪啊!”

“残王娶我,不过是图的我美貌,而她可比我美,送到残王那里去,又有什么错?再说了,残王远在圣城,岂会知道咱们苏府里的情况?姑娘小姐们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是说她是我,又有谁能知道底细的反驳了去?”

“可是……”

“娘,您就别可是了!我是您的亲生女儿啊!您可得救救我……”苏晴说着已然跪在了秦氏的脚边,秦氏见状立刻将她拉起:“傻孩子,我是你娘,岂会不救你!我只是担心那丫头,能不能入不了残王的眼?”

苏晴闻言脑袋一扭看了躺在床上的表哥一眼:“表哥都跟着她私奔了,娘还要质疑她的美色吗?至于她入不入得了残王的眼,与我何干?我只知道将来死在残王手里的人不是我就行了!”

秦氏当下一把扯紧了苏晴的手:“走,我们去求你老祖去!”

第十二章 败露

哗啦啦地锁链声吵醒了迷迷糊糊地苏悦儿,她下意识的抬手去揉眼睛,却不由的嘴里发出一声呻/吟。

痛,太痛了!

半个时辰前,郎中上门为她挑了背上的刺,也涂抹了一些药,她一身的痛楚总算得到了一些缓解,因而她也觉得自己疲 惫不堪,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如今忽而被吵醒,她一时忘了自己的情况,结果一拉扯的,痛涌上来自然是忍不住地叫了一声。

“不用叫的那么惨给我听,你有胆子私奔的时候,就该知道会有这样的下场!”

不悦的教训言语传入耳膜,苏悦儿眯缝了眼适应了屋中的光线后,才看清楚,进来的人是老祖郝氏,而她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穿着长袍的男人,只是那人的长袍似乎肥大了一些,看着有些不合身。

“老祖?您这是……”苏悦儿不解郝氏怎么会突然上门,更身后还带着一个老男人。

“你现在的命金贵,连着人家秦大少的命,万一你要是因为身上的伤出了什么差错的死了,害了秦大少也去了,我可不好和秦家人交代,所以……我请了个外伤郎中,给你看伤。”

郝氏说完不理苏月儿便扭头看了一眼那男人:“愣着做什么啊?给她瞧瞧吧!”

男子闻言点了下头,走到了苏悦儿的床边,将手一伸:“这位姑娘,麻烦你把手给我。”

苏悦儿看他一眼,没有伸手,反而是冲郝氏说到:“月儿谢谢老祖挂心,只是母亲大人先前已经叫了郎中来给我瞧看,并且上了药的,所以,不必再……”

“哦?”郝氏惊讶地挑了一下眉,但随即却言道:“可我人已经请来了,诊金总是一样多的,不看岂不是浪费?还是再瞧瞧吧!”

郝氏这么说了,苏悦儿也不好再多说,毕竟这种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她只好把手递了过去。

但她心中却不免想着他一个外伤郎中怎么不先察看伤势,反而是要先号脉。

男人捏住了她手腕,那捏法根本就不是看病的号脉抓法,反而是抓紧了她的手腕,苏悦儿一愣,下意识的就想缩手,但突然她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腕痛了一下,像是被什么给蛰了一下似的。

她本能的缩了手,却不想一只蜷曲的花纹蜈蚣竟然从她的腕间落下,她惊得一时头皮发麻,而那男人却是一脸惊诧:“咦,她没有中蛊啊!”

一句话,惊了苏悦儿的同时也惊了郝氏,两人齐齐地身子一僵,随即郝氏便是一个大耳刮子就抽在了脑袋一片空白地苏悦儿的脸上!

“你,你……”郝氏一脸怒色,气呼呼地冲着苏悦儿怒吼:“好一个同生共死蛊,好一招装疯的寻死,你竟是把我都给骗了啊!”

此时的苏悦儿,根本顾不上捂被打痛的脸,她呼吸乱促的看着郝氏,脑中只有一句话: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她以为自己能撑得一些时间暂时逃离迫害,却想不到,连一天都没撑过去,竟就被戳破了谎言……

“来人!给我把她拖出去!我,我要活埋了她!”

残王的傲世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残王的傲世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你终是一场空 全文

    原标题:爱你终是一场空全文小说书名:爱你终是一场空目录预览:第一章离婚第二章偶遇第三章委曲求全第四章又被下药第五章你怎么会是她第六章不甘第一章离婚“你听说没,楼上那个在屋里玩野女人把那玩意弄伤了。”“嘘!可不是么,两人被抬出去的时候还交在一起……”“……”我刚刚停好车走到小区门口,就听到妇人们叽叽喳喳议论个没停。我猜想大概又是哪家男人出轨了吧,管他呢,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累了一整天了,此刻只想回家舒舒服服的泡个澡,美美的睡一觉。可其中一个妇人不经意转身看到了我,顿时瞳孔放大。刹那间,刚刚还很热闹的

  • 纸上谈婚 全文

    原标题:纸上谈婚全文书名:纸上谈婚目录预览:1再遇2你还不配知道3她是我太太!4姨妈来了5MG总部?陈天翊?陈总?6打死我也不会卖给你!1再遇豪华的酒店套房内,醉的一塌糊涂的女人踉踉跄跄出来房门,里面只剩下大声哀嚎的男子捂着下体蹲坐在地上。女人拎着包晃晃悠悠的走进电梯,电梯刚在一楼打开,就看到外面有十几个西服男子朝她恶狠狠地冲过来,“妈的,快抓住她,竟然敢踢伤少爷!”女人酒意一下子醒了几分,精致的脸蛋闪烁恐惧,飞快关上电梯门,直接按到了顶楼……她在楼层里迷乱的狂跑,手一拉一个房间门,门没锁,急忙

  • 暖风晓流年 全文

    原标题:暖风晓流年全文书名:暖风晓流年目录预览:第1章父亲死了第2章不是家了第3章孤立无援第4章争端第5章她死了第6章黑色天空第1章父亲死了刚刚接到卫生所刘医生电话,说父亲因为突发性的心梗塞,去世了……我的脑袋变得一片空白,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疯了一般买了车票就往家里赶。刚到家门口,就听见屋里传来了男人和女人调笑的声音,将门打开后,眼前的画面让我极度崩溃又愤怒——两具赤`裸的身·体正在沙发上纠缠!女人在看见我的时候脸上一阵慌乱,急忙将男人从自己的身上推了下去,想要找衣服遮住自己,却被男人不耐烦

  • 心如尘埃流年碎 全文

    原标题:心如尘埃流年碎全文小说名字:心如尘埃流年碎目录预览:第1章我们离婚吧第2章你很廉价第3章即使你恨我我也要那么做第4章你不配怀我的孩子第5章求你救救我第6章对她我无需用心第1章我们离婚吧入夜,酒吧。依旧一片灯火通明。舞池里男男女女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总统包厢内,意大利玫瑰摆放的整整齐齐,四周的摆设好不气派,暧昧的气氛渲染开来……一对男女丝毫不被噪杂声打扰。女人媚眼如丝,哈气如兰,粉颊贴在冰冷的吧台上,微微曲身,雪臀高高翘起。男子不为所动,尽情欣赏着面前的肉体,似乎在欣赏一场表演。“来嘛

  • 祝来生擦肩而过 全文

    原标题:祝来生擦肩而过全文小说书名:祝来生擦肩而过目录预览:第一章你不配!第二章那就不麻醉!第三章离婚!第四章救救我的孩子!第五章她是毒妇!第六章杀人未遂!第一章你不配!医院冷弈拽着大腹便便的顾湘朝手术室走去,不管顾湘如何反抗,他都无动于衷。看着不远处的手术室门,顾湘双腿一弯,跪在冷弈面前,葱白如玉的手指紧紧的抓着他黑色西服的裤脚,苦苦哀求:“冷弈,我求求你,不要打掉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之前,因为胚胎发育异长,她已经流产过几次了。医生说她的子宫内薄已经很薄弱,如果这次再流产的话,以后恐怕就很难

  • 陆少的挚爱迷局 全文

    原标题:陆少的挚爱迷局全文小说:陆少的挚爱迷局目录预览:第1章抢婚第2章趁我没发火,赶紧滚!第3章因为,你贱!第4章陆霆深,我恨你!第5章发错信息第6章陆霆深,你混蛋!第1章抢婚悠扬的钢琴曲响在耳边,我缓步走向花团锦簇的婚礼现场。今天,我是来抢婚的。陆霆深是我爱了三年的男人,他要结婚了,可是,新娘不是我!曾经的誓言言犹在耳,可是一转身,他抛弃我向另一个女人求了婚。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也是我这辈子最恨的人。看着安落雪一脸幸福的挽着陆霆深的胳膊,我的心一抽一抽的疼。陆霆深可以不爱

  • 陆少盛宠小娇妻 全文

    原标题:陆少盛宠小娇妻全文小说名:陆少盛宠小娇妻目录预览:001组队拼个婚002你应该叫她夫人003让狗男女后悔004污蔑005守护男神006专程为她而来001组队拼个婚晌午,烈阳当空。唐若初身着一袭洁白婚纱,站在婚纱店门口,看着路边卡宴车内那对拥吻的男女,只觉得浑身彻骨的冰冷。今天是她跟未婚夫约一起试婚纱的日子,两人约好了在婚纱店见面,可没想到,等了半天,却等来这样一幕。男人背对着她,和那女人吻得浑然忘我。女人一边热烈回应,却透过车窗,朝唐若初勾出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唐若初整个人如遭雷击,她怎

  • 爱情最后的依靠 全文

    原标题:爱情最后的依靠全文小说名字:爱情最后的依靠目录预览:第001章组队拼婚第002章你应该叫她夫人第003章让狗男女后悔第004章污蔑第005章守护男神第006章专程为她而来第001章组队拼婚晌午,烈阳当空。唐若初身着一袭洁白婚纱,站在婚纱店门口,看着路边卡宴车内那对拥吻的男女,只觉得浑身彻骨的冰冷。今天是她跟未婚夫约一起试婚纱的日子,两人约好了在婚纱店见面,可没想到,等了半天,却等来这样一幕。男人背对着她,和那女人吻得浑然忘我。女人一边热烈回应,却透过车窗,朝唐若初勾出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