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全集]《残王的傲世毒妃》全文免费阅读碧沁

2017/11/13 10:19:47 来源:网络 [ ]
小说:残王的傲世毒妃

作者:碧沁

第七章 心痛

“啊!”当苏悦儿被毫不客气的丢在床上时,发硬的床板立时让她痛的惨叫出声,可两个嬷嬷完全不理会她的痛楚,面无表情的将房门关上,继而就是一阵哗啦啦的铁链上锁声。[全集]《残王的傲世毒妃》全文免费阅读碧沁

苏悦儿垂下了眼皮。

还需要上锁吗?这一身的伤,你就是大门打开,我也跑不出去啊!

她内心充斥着无奈,但下一秒,她就顾不上疼痛的瘫软在了这死硬死硬地床上。

背,一片沁凉,她不知道是自己流的血,还是流的冷汗浸湿了后背的衣裳,她只知道,这会儿,她腿肚子都有些抽抽。

先前她是因为被刺破了脖子,觉得自己太过憋屈,才忽然怒火大盛的豁出去了求死,可真当她被拖着离开那里时,她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哪怕只是暂时的,她也还是觉得有丝余庆--因为,她还活着。

好死不如赖活,这是老话,也是她冷静下来后,所能想到的句子。

撑着一身发疼的烂肉,苏悦儿抬眼扫视这里,那和记忆重合的熟悉,让她知道这是她的家她的房间,但触目的一切却让她不禁鼻酸。

陈旧而充满霉味的房间,墙坯龟裂是顶有残缺。[全集]《残王的傲世毒妃》全文免费阅读碧沁

屋内的家具不过一床,一桌,一个条凳外加一口箱子而已。

桌上的茶壶是缺把儿的,杯子一个还是破了口的,至于她现在趴着的床,硬邦邦地不过铺着一层薄薄的陈旧棉絮而已。

这,这是一个府中二姑娘该有的房间吗?就算她是庶出的,也不该这么可怜啊?这怕是府中随便拖个丫头出来,都住得比她好吧?

就在苏悦儿顿感悲惨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花嬷嬷,你给行个方便,把门开开,让我看看她吧。”

那声音一入耳,苏悦儿的心就有了一丝抽痛的感觉,而脑海里竟就出现了一张憔悴又怯懦的脸。

“陈姨娘,您这点儿钱老身可不敢收!要知道,二姑娘闯出这么大的祸事来,只怕不好收场的,我劝您还是赶紧调头离开吧,生下这么一个废物,你已经在苏家难以立足了,再这么惦着她,小心夫人看见,正好有了理由把你给撵出去!”

“我……可是……可是月儿到底是我的女儿啊,我,我平日不敢见她已是不对,如今都这样了,我总不能不管她碍…”门外女人的声音充满了焦急与痛苦的哽咽,屋内的苏悦儿则是心头泛着一抹痛。

“陈姨娘,你这是做什么,你以为你跪下,我就会给你开门吗?老祖的令,我可不敢违背……”门外,花嬷嬷的声音充满着嘲色,苏悦儿的心头一动,忍不住的冲着屋外开了口:“娘,您还是走吧……”

“嗯?”屋外,花嬷嬷一声惊异之音响起:“二姑娘,你该叫陈姨娘为姨娘的!”

苏悦儿一愣,才反应过来这个时代的规矩,当下只能赶紧改口:“姨,姨娘,我知道您挂着我,但我没事,所以,您还是快走吧!”

“月儿,月儿,是我不好,我平日不敢见你,出了事也不敢去救你,我没用,我没用碍…”隔着一扇门,陈氏的声音已是凄厉:“花嬷嬷,我就只有这些钱了,求求你,开开门吧,她一身的伤,不能不管啊,你就让我进去给她上上药吧,免得她落下一身的伤,那,那可会要了她的命啊!”

第八章 羞辱

苏悦儿虽然挖原主的记忆,是没有多少生母的关怀可寻,但就是这么几句话,她却已经明白这个女人的迫不得已。

一个本花容月貌的妾室,在生下的女儿被发现是个废物之后,就不得宠,自然是受到了她的牵连,而那之后竟不敢见她,也自是为了生存。163生活网

也许,她该怪陈氏的自私与怯懦,可是她怪不起。

因为她知道,陈氏并不欠自己的,毕竟每个母亲能够给予孩子一份生命,这就是大恩。

何况就现在自己这糟糕的处境,陈氏竟因怕自己留下伤痕而不管不顾的来了,这就足够她铭记这位活在夹缝中的母亲,一份恩情的。

“她的命与我有什么关系?”此时,屋外的花嬷嬷的声音却是充满了不屑。

“她,她可是苏家的二小姐……”

“呸!就她还二小姐?现在大家喊她一声二姑娘也不过是给你陈姨娘留点面子罢了,你竟然还在这里有脸摆谱?我告诉你,苏月儿她不过是府中一个废物罢了,就是死了,也没人会在乎的!”

“你!”

“你瞪我干嘛?我说错了吗?大小姐的猫儿死了,咱们做下人的还得在玉山上给它刨个坑的埋了,你觉得你这丫头死了,葬的进苏家的坟地玉山里吗?”

“我,我不许你这么侮辱我的女儿,我不许……”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苏悦儿听到了门被撞击的声音,显然陈氏被打的已经摔在了门上。

“你,你竟敢打我?”陈氏的声音充满了惊讶。

“我打了你怎么了?我告诉你,识相的就赶紧滚,再在这里纠缠,我立刻拉着你去夫人那里!你猜你会不会今天就被夫人给撵出府去啊?”

门外立时有了呜咽的抽泣之声,苏悦儿完全可以想象到屋外的陈氏是有多么的屈辱。[全集]《残王的傲世毒妃》全文免费阅读碧沁

“姨娘,你走吧,不要留在这里,被这种狗眼奴才欺负!走!我求你走!”苏悦儿此刻已不由的泪顺着脸颊淌下。

她心有不忿,她想要为陈氏开口,她更想狠狠地教训这个欺负人的花嬷嬷,可是,她现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而与一个看门狗争执,只会让母亲更加的受辱,所以她只有求陈氏离开。

屋外,陈氏的哭声终于在一阵脚步里远去了。

苏悦儿心里沉痛的闭上了眼,屋外却传来了花嬷嬷冷嘲热讽的声音:“二姑娘现在真是长脾气了呢,没错,老身就是狗眼奴才,可你呢,怕是连府上最下贱的奴才都不如呢!”

苏悦儿紧紧地咬了唇,她没有反驳,因为和这样一个奴才吵嘴,根本毫无意义。

她只是在想,她到底要怎样才能真正的逃离这个困境,才能不面对这样的屈辱!

一分钟后,苏悦儿的眉一挑,人便大声地冲着屋外说到:“狗眼奴才,你快去你的主子夫人那里一趟,告诉她,半个时辰内,我要郎中上门给我看伤,若是她不答应,我就咬舌自尽,和秦家的大少爷一同赴黄泉去!”

第九章 讹人

想要逃离屈辱,首先得有个能逃离的身体。

这一身的伤,她连动一下都疼,还怎么逃?

所以,苏悦儿明白,自己得想办法让医生来给自己治疗伤才行。

可要治疗,那她就只能拉着逸睿这个所谓的同生共死之人来为自己谋生存的可能。[全集]《残王的傲世毒妃》全文免费阅读碧沁

毕竟,她对于苏府来说,就是一个废物,一条贱命,可逸睿不同,他是秦家的大少爷,是秦氏的侄子,也就是说,她死得,秦大少却死不得。

而先前从秦氏急忙喝止了老妖婆的剑来看,苏悦儿判断秦氏应该是十分害怕秦大少死掉的,所以她只好从秦氏的身上找机会救治自己,因而才说出了那样的话。

花嬷嬷自然为她的话愤怒与惊讶,可苏悦儿说这话的口气十分的认真,由不得她不当事。

她从门缝里瞄了苏悦儿大约半分钟后,终究是撒丫子的奔向了主屋秦氏那边。

不多时,一串脚步声来,铁链子哗啦啦被取下,门被一把推开,阴鸷的秦氏一脸怒气的冲进房中冲着苏悦儿轻喝:“好你个丫头,仗着吃了个药丸子,就来劲儿了吗?现在竟敢拿逸睿的命来讹我?”

“夫人不要那么说,我并非存那心思,我只是,只是这一身的伤,实在太痛了,痛得我……撑不住,不想活了而已。”

虽然事实明摆着就是讹,但苏悦儿却不会把话挑明的,她可不想让秦氏豁出去的逼自己死--那时她就等于是给自己挖了坑。

所以她趴在床上做着虚弱的模样,更一脸痛色的说着,语调好不凄惨,就好像自己真得是痛到生无可恋一般。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秦氏看着苏悦儿这惨兮兮的样子,嘴角一抿再抿。

痛到不想活了?

这是什么借口?

她只听说过,再痛都要活下去的,却没听说过这种痛到不活了的!

这丫头根本就是看她投鼠忌器,开始蹬鼻子上脸了!

“你……”

“夫人,月儿不敢为难夫人,只是觉得人生凄惨如此,已经生无可恋,若不是想着逸睿若跟我一道去了,他家人会痛苦,我也不会和你要什么郎中来治疗,早就咬舌自尽了。”苏悦儿说着抬头看向秦氏:“所以夫人,还请你为我寻个郎中治下我的伤,就当是为了逸睿吧?毕竟在这么痛下去,也许,我会撑不下去的……”

苏悦儿话说的软,看起来就像是乞求一般,但秦氏听着却是内心憋火的不行。

这丫头,说完逸睿,又说他的家人,分明就是在拿侄子的生死来逼她。

而她若不妥协,这丫头真得犯浑死了,到时候,万一真害得逸睿丧命,那她又该怎么办?

秦氏越想越是气愤。

她恨,恨自己算计好的一切,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局面,明明该被砸死的是苏月儿,结果却砸昏了自己的侄子,而现在她想杀,却根本杀不得!更糟糕的事,堂堂苏家竟救不醒自己的侄子!

这叫什么事!

她气呼呼地瞪着苏悦儿,终究是无奈地扭头冲着外面言语:“来人,去给她请个郎中来瞧瞧!”

治吧!你也就这个时候作威作福一下,等到解蛊的人请来了,我看你那时候怎么死……

“夫人,夫人!”就在此时,门外传来急急地脚步声,继而那个严嬷嬷竟然奔到房门口,冲着秦氏言语:“皇上与残王双旨到府,您得赶紧去接旨!”

“什么?”秦氏的脸上一片惊骇之色:“双旨?你说残王有旨意给我们苏府?”

严嬷嬷使劲点点头,脸色充满了不安。

“我的天!”秦氏咕哝了一声,立时捞着裙子转身就往外跑,至于苏月儿,她根本顾不上了。

第十章 婚旨

虽然秦氏就这么急急忙忙地跑了,但好在她已经说了请郎中的话,所以苏悦儿虽然依旧被锁在了房中,但至少有人去给她请郎中了。

残王?这是谁啊?怎么听起来秦氏在乎他比在乎皇上的还多?

知道自己多少能得到救治,苏悦儿便下意识的去关心刚才听来的那个称谓。

只是……可能原主太脱离这个府邸的中心圈,根本就很多事都不知道,所以这个称谓在脑袋里转了半天,苏悦儿也没能收获到半点相关的信息。

所以她干脆就不关心了。

而此时,府中之人皆急忙地换衣整发,虽时间的关系不可能沐浴更衣,但也个个把自己打扮到规规整整的,那决不敢有半点马虎。

因为他们的内心,皇上固然高高在上,可他们更忌讳的是那个残王,他们对残王充满了深深地敬畏,甚至是,恐惧。

香案陈列,众人下跪,一个褐衣的太监用狭长的狐狸眼扫了众人一遍后,才将手中的卷轴打开,阴阳顿挫的念出了声:

“……镇国苏门,国之砥柱,为本王信赖并交好,其嫡长女,听闻国色无双,公门清白,本王后宅空闲,特请旨赐婚,即得恩准,故命府中名仕同卫军统领持册向迎,纳为王妃,三日后彩车金轿相迎王都圣城……”

华辞美藻之后,苏府一众跪地的人齐齐折身谢恩。

当那太监满意的转身离去后,屋中的人全都刷白了脸色,那郝氏更是捧着皇上的圣旨与残王的谕旨,双手兀自颤抖。

“晴儿,我的晴儿!”秦氏忽然叫了一声,随即脸色煞白的起身,是跌跌撞撞地奔了出去,而此刻她的失礼却在这个规矩森严的苏府无人计较。

因为在众人的心中,此刻充满的只有无法言语的恐惧,以及对大小姐的担忧与痛惜。

……

“不,这不是真的!”坐在床边正试图给昏迷不醒的表哥喂药的苏晴,一听了母亲的话手中的药碗就惊落于地,溅的不仅四处都是褐色的药汁,就连她的身上也倾倒了不少,可是她根本顾不上理会那些药汁,她只死死地盯着母亲,使劲地摇头:“不是真的对不对?这是您和女儿在说笑……”

“晴儿!母亲怎么敢拿这种事与你玩笑?”秦氏此刻已经双眼泛红,泪更从眼眶里淌下:“刚刚太监已登门宣了旨啊!”

“不!”苏晴向后连退两步,身子趔趄的一个后仰跌在了床边:“我不要嫁给他,我不要!”

“女儿……”

“娘,我求你快想想办法,我不能嫁给他的,嫁给他,我,我会没命的,我会死的!”苏晴一脸惊恐之色。

残王,他是烈武国的战神王爷,更是整个烈武大陆上最可怕的存在。

一个“残”字的封号,便是他可怖的写照,而关于他的传说,世间流传有许许多多,却没有一个不让人毛骨悚然……

“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那可是残王的旨意啊!谁敢忤逆?”秦氏一脸的悲怆:“就是我们苏家也抗衡不起啊!何况皇上都同意了!呜呜,我的晴儿,我苦命的女儿,要怪,就只能怪你生的太美,竟让他给知道了,若早知如此,我宁可将你生的丑一些啊!”

苏晴闻言更是大哭着摇头,但忽然的她顿住了,继而她一把抓了母亲的手:“娘,你说什么?难道残王要娶我为妃,是因为,我,我的相貌?”

秦氏抽泣着点了头:“恩,旨意上是那么说的,说你国色无双……”

苏晴愣愣地眨了眨眼,忽而就破涕为笑:“娘,我有救了!”

第十一章 盘算

“什么?”秦氏看着自己的女儿竟然这个时候忽而就笑颜如花,不由的吓的了一跳:“你……”

“娘,残王下旨娶我为妃,不过是看中的我的美貌,可是,有一个人,她就生的比我美。”

秦氏一愣,随即张大了嘴巴:“你是说那个死丫头?”

苏晴点了点头:“苏月儿虽然没能继承到家族的血脉,但相貌倒是一等一的,我以前不愿意承认,但事实上,她的确比我美……”

曾经,她为自己的相貌不如苏月儿美而心中不舒服过,可是后来,苏月儿没能继承到家族血脉,依着规矩被撵出主院,住进府中角落后,她就慢慢地把她给淡忘了。

毕竟,一年都难得照面一回,更何况苏月儿就算再美也没用,因为她是府中最不被待见的人,是家里公认的废物。

一个漂亮点的废物,她需要放在心上吗?

所以她根本就把苏月儿抛之脑后,只是,谁料就在昨夜里,这个被她抛在脑后的人,竟然拉了她最在乎的表哥一起私奔不说,更让表哥受了重伤,至今都昏迷不醒,是生死未卜,就连祖母都救不醒他。

当她得知此事时,她真恨不得一把掐死苏月儿,只是处置这种事,根本轮不到她出手。

而现在,她忽然发现,也许老天给了她一个最好的处置机会……

“可是,她是她,你是你啊!再说了,你表哥现在深受重伤,你大伯他们也在赶来的,她是必然要交给你大伯他们去处置的!”

“处置?”苏晴的眼里闪过一抹冷色:“娘,你说有什么处置会比嫁给残王来的可怕?”

秦氏一愣:“这……倒是。”

“再说了,您的女儿我现在被残王盯上,性命可岌岌可危,难道您就舍得把女儿推进火坑里去送死吗?”

“胡说,我怎么可能舍得?”

“那不就对了!苏月儿害了表哥受伤,咱们就让她替我嫁给残王,我相信这样的惩罚,大伯大娘他们也会同意的,毕竟,我可是您的女儿,他们的侄女,难道他们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去送死吗?”苏晴说着扯着秦氏的手臂便是摇晃。

秦氏的唇扭了扭:“你这话是没错的,可问题是,圣旨里写的清清楚楚,要娶的是苏家的大小姐啊,她又不是,若你要她代你入府,这,这说起来可是欺君之罪啊!”

“残王娶我,不过是图的我美貌,而她可比我美,送到残王那里去,又有什么错?再说了,残王远在圣城,岂会知道咱们苏府里的情况?姑娘小姐们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是说她是我,又有谁能知道底细的反驳了去?”

“可是……”

“娘,您就别可是了!我是您的亲生女儿啊!您可得救救我……”苏晴说着已然跪在了秦氏的脚边,秦氏见状立刻将她拉起:“傻孩子,我是你娘,岂会不救你!我只是担心那丫头,能不能入不了残王的眼?”

苏晴闻言脑袋一扭看了躺在床上的表哥一眼:“表哥都跟着她私奔了,娘还要质疑她的美色吗?至于她入不入得了残王的眼,与我何干?我只知道将来死在残王手里的人不是我就行了!”

秦氏当下一把扯紧了苏晴的手:“走,我们去求你老祖去!”

第十二章 败露

哗啦啦地锁链声吵醒了迷迷糊糊地苏悦儿,她下意识的抬手去揉眼睛,却不由的嘴里发出一声呻/吟。

痛,太痛了!

半个时辰前,郎中上门为她挑了背上的刺,也涂抹了一些药,她一身的痛楚总算得到了一些缓解,因而她也觉得自己疲 惫不堪,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如今忽而被吵醒,她一时忘了自己的情况,结果一拉扯的,痛涌上来自然是忍不住地叫了一声。

“不用叫的那么惨给我听,你有胆子私奔的时候,就该知道会有这样的下场!”

不悦的教训言语传入耳膜,苏悦儿眯缝了眼适应了屋中的光线后,才看清楚,进来的人是老祖郝氏,而她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穿着长袍的男人,只是那人的长袍似乎肥大了一些,看着有些不合身。

“老祖?您这是……”苏悦儿不解郝氏怎么会突然上门,更身后还带着一个老男人。

“你现在的命金贵,连着人家秦大少的命,万一你要是因为身上的伤出了什么差错的死了,害了秦大少也去了,我可不好和秦家人交代,所以……我请了个外伤郎中,给你看伤。”

郝氏说完不理苏月儿便扭头看了一眼那男人:“愣着做什么啊?给她瞧瞧吧!”

男子闻言点了下头,走到了苏悦儿的床边,将手一伸:“这位姑娘,麻烦你把手给我。”

苏悦儿看他一眼,没有伸手,反而是冲郝氏说到:“月儿谢谢老祖挂心,只是母亲大人先前已经叫了郎中来给我瞧看,并且上了药的,所以,不必再……”

“哦?”郝氏惊讶地挑了一下眉,但随即却言道:“可我人已经请来了,诊金总是一样多的,不看岂不是浪费?还是再瞧瞧吧!”

郝氏这么说了,苏悦儿也不好再多说,毕竟这种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她只好把手递了过去。

但她心中却不免想着他一个外伤郎中怎么不先察看伤势,反而是要先号脉。

男人捏住了她手腕,那捏法根本就不是看病的号脉抓法,反而是抓紧了她的手腕,苏悦儿一愣,下意识的就想缩手,但突然她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腕痛了一下,像是被什么给蛰了一下似的。

她本能的缩了手,却不想一只蜷曲的花纹蜈蚣竟然从她的腕间落下,她惊得一时头皮发麻,而那男人却是一脸惊诧:“咦,她没有中蛊啊!”

一句话,惊了苏悦儿的同时也惊了郝氏,两人齐齐地身子一僵,随即郝氏便是一个大耳刮子就抽在了脑袋一片空白地苏悦儿的脸上!

“你,你……”郝氏一脸怒色,气呼呼地冲着苏悦儿怒吼:“好一个同生共死蛊,好一招装疯的寻死,你竟是把我都给骗了啊!”

此时的苏悦儿,根本顾不上捂被打痛的脸,她呼吸乱促的看着郝氏,脑中只有一句话: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她以为自己能撑得一些时间暂时逃离迫害,却想不到,连一天都没撑过去,竟就被戳破了谎言……

“来人!给我把她拖出去!我,我要活埋了她!”

残王的傲世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残王的傲世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惹上霸道老公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惹上霸道老公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惹上霸道老公目录预览:第5章一直陪着我,直到我玩腻了为止第6章是我莫言琛承认的女人第7章女人,你这是在引火上身第8章戴上眼镜,像斯文败类第9章重回学校第10章你竟然敢打我第5章一直陪着我,直到我玩腻了为止“不准哭!”他伸手有些不熟练的去帮她擦眼泪,然而表情还是很严肃的。连说话都是命令的口吻。见他没有回答,陈曦又机械的重复了一遍“如果我顺从你,你会帮我吗?”一想到秦枫现在正在跟官娜娜做着那样苟且之事,她就觉得说不出来的恶心,愤怒的她一定要找一个机会报复他们。

  • 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全文在线阅读书名: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目录预览:第5章我亲自去接第6章运气真不错第7章别把自己看太重要第8章请帮我找家人第9章她的人生,不将就第10章我觉得你有点禽兽第5章我亲自去接此话一出,众人皆惊。“你做梦!”柳飞燕第一个沉不住气,双眼喷火地瞪着赫连城,他非但不认错,还想把女人带回来?当她是死的吗?“做梦?”赫连城笑得越发张扬肆意,他的视线在众人身上转了一圈,然后回到柳飞燕身上,“我赫连城想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赫连城,你反了天了!”赫连老爷子大怒。赫

  • 时光陪我睡觉觉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时光陪我睡觉觉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时光陪我睡觉觉目录预览:第5章这个看脸的时代第6章我替我妹妹尝尝,怎么着了第7章小兔崽子你这是欠揍第8章少吃一顿也饿不死第9章一个女孩子怎么写字那么丑啊第10章我在和你说正经的第5章这个看脸的时代季南风的力气有些大了,菜从盘子里出来,洒掉了大半,夏笙歌只安安静静的看着,没有生气,没有脾气,更没有只言片语,看着季南风离开。宋子玉在夏笙歌旁边坐下:“笙歌妹妹,别理他,我们吃!”夏笙歌站在那,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转身朝打饭的地方走去,重新打了一份饭,用餐盒装起

  • 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 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目录预览:第5章三个月一百万第6章是我的女人第7章把他的电话设置黑名单第8章我们也可以假结婚第9章脸长得好看又怎么样,不过是个面瘫第10章敷药第5章三个月一百万后承奕看着她低声说道,昨晚是个失误,这一切都应该是个交易。既然是交易就应该分的清楚一点,只要她有需要,自己就可以满足。任曦妍微微愣了一下,她应该拒绝的,但是她不能,弟弟还在医院,她有什么资格拒绝,去酒吧卖酒也是为了赚钱,现在倒好把自己给卖了。弟弟的医药费不能

  • 缠情总裁,撩不停!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缠情总裁,撩不停!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缠情总裁,撩不停!目录预览:第5章一切都是你害的第6章你去陪刘总睡呀第7章接近勾引并报复第8章本少爷值这个价第9章你不是也很享受第10章姐夫对她真不错第5章一切都是你害的“我管你呢,反正我在这儿等你。”顾言馨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谁让杜浅浅是她的死党呢!大概等了十多分钟,顾言馨终于看见杜浅浅来了。“我的个娘啊,你怎么穿成了这个样子,还是男人的衬衫,顾言馨你昨晚不会被劫色了吧!”杜浅浅一脸惊讶的样子。顾言馨就知道杜浅浅会来的,“相当于劫色吧,我被白凤和顾玉

  •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目录预览:第一卷血凤归来第5章瓮中捉鳖第一卷血凤归来第6章不做好人第一卷血凤归来第7章逼你下跪第一卷血凤归来第8章计中有计第一卷血凤归来第9章计有连环第一卷血凤归来第10章珠钗之争第一卷血凤归来第5章瓮中捉鳖余惜月却道:“慢!大姐,你虽是我大姐,也是府里的大小姐,但父亲常言与人为善勿为恶,况且女子首要便是贤良淑德,姐姐难不成你忘了么?”在场奴仆立刻被余惜月这种宽容大度的气质收买了去。余辛夷扫了一眼,笑道:“那不如,咱们

  • 帝业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帝业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帝业目录预览:第一卷风乍起第5章杀得好,死得好第一卷风乍起第6章求我也不告诉你第一卷风乍起第7章打到你妈都不认识第一卷风乍起第8章你打乱了我的计划第一卷风乍起第9章戊字班,人人嫌第一卷风乍起第10章毕竟她是我的女人第一卷风乍起第5章杀得好,死得好吃了两口艾司业的馍馍,又喝了一杯杜康酒,鱼非池裹着艾司业的玄袍,想着这会儿出去应该遇不上石凤岐了才是,便准备离开。艾司业他两指相并,敲了敲桌子。鱼非池老老实实坐下。“去后山干什么去了?”艾司业坐没坐相,邋邋遢遢地瘫在地上

  •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目录预览:第5章鸡飞狗跳第6章权衡利弊第7章六皇子来了第8章气焰嚣张第9章占尽上风第10章丑人多作怪第5章鸡飞狗跳大长公主的心一跳,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压下那股怒气。“平哥,你别信这个小妖女的鬼话,那个女人哪来的女儿?除非……她跟别人生的野种。”她根本没将琳琅看在眼里,不过是个小丫头,如今最重要的是安抚夫君,安抚这些宾客,将局面控制住。这话惹恼了琳琅,她容不得别人诋毁苏氏。“野种?到底谁勾引已婚男人?谁未婚先孕?谁又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