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红颜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4 13:21:26 来源:网络 [ ]

小说:红颜

Act 18:情愫

  这我倒是没想到,于是让他继续说。阅读163shenghuo.com

  “他说给他对象打电话,拿着手机出去了,回来问我视频是谁,我才知道他偷看我相册。”徐扬吸了口奶茶,恨恨道:“本来那会儿都喝的差不多了,五迷三道的,我骗他说是网上下载的,他也信了,结果我们宿舍一个傻逼说是你……”

  “谁?”

  “袁皓。”徐扬说了个名字,我没什么印象,他们宿舍我就和周超熟悉。

  徐扬继续说:“本来都以为是小黄片,谁都没放在心上,结果被袁皓一说,那帮人都来劲了,我要手机他们不给我,蒋元松还打了我一巴掌。视频里有咱俩说话声音,我不承认也没用了。我求他们别说出去,蒋元松当时答应我了,说就在座的几个人看看,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传给他对象的。”

  来龙去脉大概清楚了,徐扬这时候应该没必要骗我,另外我倒是听出点儿名堂,奇怪问他:“他对象该不会是……”

  “杨欣。小说红颜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徐扬点点头,说:“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他发了视频,第二天早上我去上课才发现不对劲,蒋元松用我手机给杨欣发的视频。下午我去找他了,他威胁我不准告诉别人,否则就打到我退学为止,而且他是混子,反咬我一口我也说不清楚……”

  “所以下午你就跑了?”

  徐扬满脸愧疚,默默点了点头:“我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嗯,我知道了。”我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本以为杨欣是罪魁祸首,搞了半天,原来还有这么一段事儿。这么说来,倒不能完全怪徐扬,但是事情由他而起,他也选择了抛下我,所以无论实情怎样,我都决计不可能跟他复合。

  徐扬自己也清楚,所以再没说挽留的话,临别前,又说:“我回来才知道学校发生的事,杨欣被开除了,蒋元松还在,你把杨欣整的够惨,我估计蒋元松会报复你。棋棋,你…你小心点吧,我知道我伤了你的心,不配得到你的原谅……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

  “知道了。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我打断他无意义的话,和他握了握手,算是正式分手。

  ……

  告别徐扬,返回宿舍楼,直接去了王媛宿舍。王媛还在睡着,迷迷瞪瞪给我开了门,问我有什么事,我问她知不知道蒋元松,王媛一愣,旋即清醒过来,说她知道。有个小太妹在身边也不错,相比小吕那些半真半假的小道消息,王媛所了解的情况就直观多了。

  徐扬说蒋元松是高三老大,其实并非如此,蒋元松以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但已经因为持械伤人被开除了。之所以很多混子学生称他为高三高大,只不过是因为他后来一直在学校周边混迹,经常有事儿没事儿回他以前的宿舍喝酒。所以,严格来说,蒋元松已经不是学生混混了,而是正儿八经的社会混混。阅读163shenghuo.com

  他在外边混的怎么样不得而知,但对于学生来说,还是有威慑力的,学校混混学生打架闹事什么的,总少不了他的身影,时间一久,混混们也就把他捧上了学校老大的位置。当然了,仅限于混混圈,校领导之类的估计也是不知情,不然放这种社会闲散人员进学生宿舍,本身就是失职。

  王媛告诉我,那个蒋元松目前在学校后边开了间台球室,身边也算是有些小弟,整天吃学生的喝学生的,面团团当起了学生寄生虫。我又问她知不知道杨欣和蒋元松的关系,王媛瞪大眼睛愣了半天,说不知道,只听说杨欣和校外流氓有来往,但具体是谁不了解。我总算明白了,怪不得杨欣当初胆子那么肥,原来是仗着有个社会闲散人员给她撑腰。可惜她碰了钉子,文嘉可比那寄生虫段位高多了。

  “你听说什么了?”王媛见我表情不对,问道:“有什么事?”

  “没。163生活网不是什么新鲜事。”我叹了口气,把事情的原委给她说了一遍,其实我也没打算做什么,就是想问问清楚。大家都知道我把杨欣整了,但我心里清楚,我没那个本事。

  王媛听完若有所思,喃喃道:“棋姐,你是打算跟蒋元松算账吗?”

  我没说话,把玩着王媛的打火机,心里一阵烦躁,从烟盒里取出一根烟,犹豫了一下,给自己点了一根。

  “咳咳…”

  王媛拍了拍我的背,忍不住指导道:“棋姐…要吸进去再吐出来,不是直接吐……”

  “媛媛…你说,就算我不找他,他是不是也会找我?”我按照王媛的指导试着吸了一口,程序对了,除了第一次过肺的不适感,倒没其他感觉。

  王媛蹙眉想了想,说:“那得看他和杨欣关系怎么样。而且吧,我觉得可能性不大。阅读163shenghuo.com

  “为什么?”

  “我觉得他没棋姐有实力。”王媛嘿嘿一笑,古灵精怪。

  我也忍俊不禁,她说的“实力”,应该是指文嘉她们,然而我和那些人,并不是王媛想象的那种关系。

  “当我什么都没说,先不管了。”没理出头绪,懒得再去想这些事,跟王媛交代了几句,自己回到了宿舍,一进门,发现燕子她们都回来了。前边和王媛聊得投入,没注意已经放学了。

  燕子她们齐齐看向我,面面相觑,表情古怪。

  “棋棋…你开始抽烟了?”方蓉惊讶道。

  我这才想起烟还在手里夹着,想扔来着,又莫名地想再感受次辛辣的感觉,于是苦笑着点点头,使劲吸了一口。燕子她们面露疑惑,问道:“你昨晚干嘛去了?”

  “出去了一趟,见个朋友。”随口敷衍了一句,拿起手机看了眼,发现周雪菲给我回信息了,看着对话框里的文字,一股甜蜜暖意涌上,顿时冲散了所有的郁闷。

  「棋棋,我想你。」

  我攥着手机,难以抑制澎湃心潮,隐约间,竟有种恋爱时的莫名情愫。燕子她们问我话,我充耳未闻,急忙回信息问她在哪,很快信息回了过来。

  「你学校门口。」

  我心中狂喜,想也不想便夺门而去,留下方蓉一群人面面相觑,满脸问号。

  ……

  往学校门口奔跑的路上,我做了个决定,打算一会儿见到雪菲姐,跟她表明我的心迹。不管她接受与否,我都要告诉她。同性怎么了?比我大怎么了?她是应召女又怎么了?我就是喜欢她了啊!

  今天不是周末,校门口的车不多,左右张望一阵,看到一辆红色甲壳虫落下车窗,周雪菲面带笑意,跟我招了招手。

  我几乎是冲了过去,拉开副驾车门,上去就给了她一个深深的拥抱。雪菲姐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我这么激动,反手抱了抱我,说:“棋棋,我有事跟你说。”

  “我也有!”我急不可耐,打断雪菲姐,趁着那股勇气还在,对她喊出了心声:“雪菲姐,我喜欢你!我喜欢上你了!”

  周雪菲还保持着松开手的动作,一脸懵逼,呆呆望着我。

  “你可能会觉得我疯了,我不管,我就是要告诉你。从那晚过后,每天我都控制不住的想你,我知道,你比我大,我们都是女生,或许在你眼里我是个小孩子……但我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你可以不接受我的感情,我不强求什么……你知道吗?我都快憋死了!雪菲姐,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长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近乎咆哮的跟人告白,而且告白对象还是个女人。车厢仿佛被按下静音键,我的慷慨陈词完全打懵了雪菲姐,痴痴望着我,良久才回过神,语无伦次道:“棋棋……我……你……你说……”

  反正该说的也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索性一条道走到底,借着一腔血勇,我拉起雪菲姐有些颤抖的手,对她说:“雪菲姐,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想了想觉得怪怪的,又补了一句:“或者…接受我做你的女朋友……”

  平时聪颖灵慧的周雪菲此时仿佛宕机了,好看的菱形红唇张张合合,半晌没能吐出一句囫囵话。

  直到,一声不和谐的轻咳从后排传了过来。

  我陡然一惊,急忙扭头看向后排,却见周超正满脸尴尬的坐在那里!

  “……”

  “……”

  “……”

  我也傻了,三个大写的懵逼。

  许久,周超出声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咳了几声,讪笑着打开车门,说:“那什么……恭喜哈,祝你们幸福……我,我先走了。”说罢甩上车门,逃也似的跑回了学校。

  我哑口无言,呆呆望向周雪菲,结结巴巴道:“他怎么……”

  周雪菲也从长久的懵逼中醒过神,表情僵硬,苦笑道:“他叫我来的。”

  “怎么…”我更尴尬了,试图转移话题:“你刚才说,有事告诉我?”

  “对,不过现在……”周雪菲吃力的咽了咽口水,说:“好像没必要说了。”

  “嗯?”

  “超超。”周雪菲指了指周超离去的方向,表情古怪,说:“他喊我来,想让我做见证……”

  “哈?”

  “他想跟你表白来着。”

  “……”

  前一秒,我还以为周雪菲要告诉我,她也喜欢我,显然我又自作多情了。

  我垂下头,情绪有些失落,低声道:“不是想我才来的啊。”

  周雪菲握住我的手,另一只手抚过我的侧脸,让我看着她,似笑非笑,眼神复杂,说:“也想。”顿了顿,又说:“你刚才说完了?”

  “说完了。”我点点头,耳根又开始发烫。

  “该我说了。”周雪菲解开安全带,身子靠近我,氤氲着水汽的大眼睛凝视着我,那股熟悉的体香扑面而来。我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和她对视,却又移不开目光,近距离望着她,努力控制着想要去吻她的冲动。

红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红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处处繁花处处锦》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处处繁花处处锦》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处处繁花处处锦目录预览:第一章娶我为后第二章登基大典第三章把孩子还给本宫第四章孩子生病了第一章娶我为后庆历年冬,先帝年迈驾崩不久后,储君逸王也病重薨逝。群龙无首,当初被贬塞外封地的前太子召回临危受命,接管朝政。举国欢庆!但后宫深处——温如歌跪在雪地里,身上只裹着一件单薄的素衣,上面血迹斑驳,破碎的衣服里都能看到那皮开肉绽的伤口,鲜血淋漓。这哪里还像是高贵的相府千金、逸王钦点的王妃?北唐修回京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她打入天牢,酷刑折磨

  • 《情缘随风爱淡淡》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情缘随风爱淡淡》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字:情缘随风爱淡淡目录预览:第1章扔出去第2章祸害遗千年第3章故意烫伤第4章不要脸到极致第1章扔出去“沈知夏,出去好好生活,往前走,不要再进来,更不要回头。”狱警公式化的嘱咐尚还在耳边回荡,紧接着,身后监狱大门就被“砰”的一声带关,卷起滚滚烟尘,彻底隔绝了沈知夏这三年的噩梦。好好生活么?明明已是冬天,沈知夏却仍穿着入狱时的那身T恤牛仔裤,她双目空洞而又茫然的看着监狱外的世界。距离她入狱不过短短三年而已,可这世界却陌生得让她几乎快

  •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书名: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目录预览:第1章冻死她第2章活着被践踏第3章给我脱了第4章贱得可以第1章冻死她冬末,大雪。叶安安光着身子蜷缩在浴室的墙角,陆时铭正掐着她的脖子,另一只手上拿着花洒,将冰冷彻骨的水流喷洒在她的身上。“求你了,不要这样,我好冷,我会死的。”叶安安嘴唇已经冻的发黑,被咬的满是鲜红牙印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求我?你这种女人还会求饶了?”陆时铭伸出手,强硬的将叶安安的嘴巴掰开,然后将冰冷的水流灌了进去。一

  • 《许你余生多欢喜》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许你余生多欢喜》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书名:许你余生多欢喜目录预览:第1章离婚第2章怀孕第3章条件第4章威胁第1章离婚黑暗里,她的双腿被人强行分开。那掌心传递出来的灼热温度让宋七月浑身一颤,“战北,你轻点。”“闭嘴!”男人冷冰冰不容置疑的命令再次传来,身子用力一挺,直接挤进了她的身体。没有亲吻,没有爱抚,没有任何前戏……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宋七月紧抿的唇蓦地张开,发出一声痛呼。太疼了……身体像是突然被撕裂了一样,背脊里瞬间沁出一层冷汗。双手,也不自觉地攀上了慕战北的脖子。“战

  • 《美人余香》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美人余香》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书名:美人余香目录预览:第1章你嫌我脏吗第2章往死里打第3章乔雪的礼物第4章洗脚城里的她第1章你嫌我脏吗我的同桌叫乔雪,肤白貌美,腿很长很细,就是平时性子大大咧咧的,洒脱大气,经常还会和我打打闹闹,因为和她打闹的事情自己没少挨揍,但我却一次都没有告诉她,我喜欢看她笑,喜欢她快乐阳光的样子。可是在前两天的时候,乔雪忽然就变得闷闷不乐起来,我说问她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心?她却只是摇着头不说话。她偶尔还会神秘兮兮的摆弄着手机,那躲避的模样显然是不想

  • 《超级兵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超级兵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字:超级兵王目录预览:第1章美女老总的私事第2章这是一个圈套第3章一招秒敌!第4章小美女紫菱第1章美女老总的私事天阳市,昌宏区,辉煌大厦。这栋大厦,是天阳市最繁华的商业大厦之一,吸引了近五十家大中小型公司集团入驻。叶煌所在的菲凡集团就在这里,拥有着三层楼的办公场地,百分之三十的地下仓库,集团规模堪称辉煌大厦之最,就算放在整个天阳市也能排进前十。不过,对叶煌而言菲凡集团再耀眼与他关系也不大,因为他只是集团最底层的小保安。上午十点左右,叶

  • 《一顾情深终不悔》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一顾情深终不悔》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称:一顾情深终不悔目录预览:第1章结婚第2章误会第3章等着你求我第4章取悦他们第1章结婚偌大的办公室里,一台电脑在反复播放着今早的一则新闻。“今早,顾氏消失一年之久的女儿,终于露面,不知道面对顾氏濒临破产的困境,顾家唯一的女儿会有什么行动来挽回损失?”记者机械般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响。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一张俊脸上,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上的照片。照片上,一个半掩着面,急促闪过镜头的模糊侧脸。但就算是化成灰,严靳也

  • 《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字: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大婚第2章:遭陷害,被打脸第3章:五指,慢慢缩紧第4章:因为脏第1章:穿越,大婚王府外一片锣鼓震天,长长的迎亲队伍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十里红妆煞是喜庆。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百姓,都为宁王爷娶妾的这一排场唏嘘不已。宁王娶妾,竟用娶王妃的仪式。全城热议,想当初宁王娶宁王妃的时候,排场真只能用‘简便’二字形容,整个迎亲队伍加起来也不足十人。眼下娶妾却是全城同庆。行在队伍前面的一匹骏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