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5 3:06:58 来源:网络 [ ]
书名: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
第四章 骑白马的阳光男

可儿端茶进来,正巧遇上雪颜望着花出神。163生活网

“小姐,茶来了!”可儿端茶递与她。

“可儿,我们出府转转可好!”雪颜没有接茶,只是转过脸问可儿。

“小姐,恐怕不好吧!被老爷知道……”可儿有些迟疑,小姐以前从来都不敢私自出门的。

“没事,爹早朝还没回来,娘这会儿还在佛堂,我们逛逛就回!”雪颜主意已定,吩咐可儿换衣服。

“小姐真的要出去吗?”可儿一边给她梳头,一边为难的问。

“当然,再不出去,进了宫就没机会了。”雪颜有些兴奋的看着镜子中自己,简单的丝带束发,三千青丝飘若在粉色轻纱之上,一袭暖绿罗裙,倒是清新淡雅。163生活网再配上这张水月玲珑的脸蛋,绝对是个倾世美人。她不禁赞叹起洛雪颜的这身皮囊来。雪颜满意的笑笑,便带着银两和可儿偷偷溜出了洛府。

雪颜走在这古色古香的街上,两边琳琅满目的各种小玩意。各色店铺络绎不绝,一派繁盛之景!雪颜有些兴奋的流连在各色店铺之间,不知不觉已逛了几条街。

“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让老爷发现定要生气的。”可儿走在她身后,看着兴致甚高的雪颜,却不得不扫兴的劝着。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且不说小姐即将入宫,就是平时也不能这样随意的出来。

“没事,一会就回去!”雪颜微笑的安慰她。她知道可儿担心什么,毕竟她现在是未出阁的大家闺秀,而且还是即将入宫的秀女。

“小姐,还是回去吧,不然夫人又要担心了!”可儿见仍是说不动雪颜,又搬出了洛夫人。

“好吧,你去买些糕点带回去,我在这等你!”雪颜被她唠叨的有些烦了,决定打道回府。

“小姐,那你可别乱跑啊!”可儿有些不放心的嘱咐着,向街对面的糕点店走去。

雪颜站在街上,看着眼前熙攘的人群,突然有了一丝格格不入的感觉。小说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若不是这几日真切的体会,她都会认为自己是在游览哪个古镇。但是事实上,她是真的远离了她的那个世界,永远永远的回不去了。雪颜迷茫的眼中带着几许悲伤,完全没注意街边出现了一阵骚乱。从远处奔驰而来了几匹马,速度极快。吓得路人纷纷让路躲避。而马上的人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胯下的骏马,风一般的冲向雪颜。等雪颜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雪颜呆呆站立,自知已是躲避不过。即是命中注定,那就命由天定吧!反正已是死过一次。雪颜的举动,到让马上的男子吓得不轻。立刻从马上飞跃而下,飞身重重的踢在马的头部,马嘶吼一声,倒在地上。男子顺势抱起雪颜落在几米之外。一场惊险,就这样落幕。雪颜站立,生死一瞬,恍若隔世。163生活网

“小姐,你没事吧!”男子眉头轻簇,嘴角上扬。

雪颜看着眼前人,金冠束发,颜如舜华。一身月白锦袍,飘逸非非。雪颜不禁为这古代男子俊逸不凡的气质而赞叹。

“小姐,您没事吧,您吓死可儿了!”可儿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已经泪如烟雨了。她以为小姐又要……

“我不是好好的吗?”雪颜用手帕给可儿擦着泪水。

“谢公子救命之恩!”雪颜镇定了一下心绪,俯身道谢。

“是在下马儿冲撞在先,应向小姐赔罪才是!只是在下的确有紧急之事,不知小姐是何府上,改日亲自登门请罪!”男子望着雪颜,淡淡的浅笑。

“公子客气,此事我也有过错,公子不必自责!”雪颜婉言谢绝了。

“主上!再不走怕是晚了!”男子的一名下属提醒道。

“小姐,在下先行一步!”男子翻身上马,策马离开。雪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对刚才的惊险仍是心有余悸。

“小姐,我们也快回府吧!可儿现在还心慌呢!”可儿哭诉道。

“好了好了,回去就是!”雪颜知道她刚才肯定是吓得不轻。二人变向洛府方向而去。

媚倾城:妙手神医惑帝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媚倾城 或 妙手神医惑帝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阿富汗】被虐待,当性奴...揭秘“童戏”男孩们的悲惨生活

    被虐待、当性奴在大众眼中通常是发生在女人身上的不幸但是殊不知在阿富汗这个看似保守自我约束非常严格的国家却存在一些很违和、很辣眼睛的现象阿富汗是一个父权社会在这里家庭经济都依赖男性男孩可以赚钱养家,可以继承遗产人们视男孩为支柱,女孩为负担女人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女性被禁止在公众场所抛头露面禁止接受高等教育在这种男尊女卑的制度下滋生了两种社会形态有些家庭为了提升社会地位从小让女孩“女扮男装”成为儿子当男孩子一样教导,像男孩子一样长大还有一些男孩为了生计“男扮女装”成为“童戏”他们被打扮成女孩模样,身着

  • 汪曾祺:人得有点业余爱好

    人得有点业余爱好汪曾祺丨文一个人不能从早写到晚,那样就成了一架写作机器,总得岔乎岔乎,找点事情消遣消遣,通常说,得有点业余爱好。这些年来我的业余爱好,只有:写写字、画画画、做做菜。孙犁同志说写作是他的最好的休息。是这样。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候。凝眸既久(我在构思一篇作品时,我的孩子都说我在翻白眼),欣然命笔,人在一种甜美的兴奋和平时没有的敏锐之中,这样的时候,真是虽南面王不与易也。写成之后,觉得不错,提刀却立,四顾踌躇,对自己说:“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此乐非局外人所

  • 画荷花大家白燕君神来之笔画荷花

    白燕君,辽宁国画院院长,辽宁省政协委员,著名国画家,鉴赏家,收藏家。1949年出生于北京。世代书香门第,自幼受家庭熏陶,习熟文学,艺术,古玩字画鉴赏中文名白燕君国籍中国出生地北京职业国画家,辽宁国画院院长

  • 做一名有温度的基层党员干部——观影《邹碧华》有感

    4月13日下午,笔者有幸被组织安排观看电影《邹碧华》,繁忙的工作中有这样一次观影的机会原本心情是轻松的,可当观影的党员干部被带入时任上海市高院副院长的邹碧华充满温度的故事中时,笔者的心情慢慢变得沉重,所有人都被这个温暖的邹院长感动了。电影中有这样一个镜头:一个老伯的老母亲因居住的阁楼起火不幸身亡,老伯将物业公司告上法庭并最终败诉,不服判决的老伯走上了上访之路。邹碧华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来到案发现场,向老伯表达了自己的同情,用口语和手语慢慢地告诉老伯案子判得没有错,老伯顿时失声痛哭。面对痛哭的老伯

  • 民间故事:算命先生初出茅庐得罪同行,师傅梦中警告,醒后大哭

    (本故事由蓝小墨原创)孟长林是个孤儿,饿得奄奄一息时,被路过的算命先生所救,收为了徒弟。先生是有真本事的人,孟长林跟着他学了不少本事,先生也赞他的确很有天赋,但是也警告他,算命是逆天行事,言语方面需要特别谨慎。孟长林年轻气盛,当时应下了,事后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当回事。后来先生年纪大病逝,孟长林葬了师傅,开始摆摊子给人算命。跟着师傅多年,他当起算命先生还是像模像样的,加上他算的十分灵验,生意自然越来越好。很多人听闻他的名气,不远千里过来卜算,孟长林表面严肃,心里却是有些得意。只是他生意好了

  • 民间有好酒,太白仙常下凡饮宴,竟无人能识

    章仇兼琼尚书镇守西川,经常派他的手下人察访道家术士。有一个卖酒的人,他的酒好,胜过他的同行。他又不着急用钱,所以赊欠他酒钱的人很多。经常有四个戴着纱帽拄着藜茎拐杖的人来饮酒。他们的酒量都多至几斗,积累的酒债达到十多石,就一起还给酒家。他们总是谈笑诙谐风趣,饮至尽兴而去。他们谈话喜欢谈论孙思邈,一再说这个小子会什么?有人把此事报告给章仇公。章仇公就派他的亲信役吏前去,等到他们四人喝到半醉,上前拜见说:“章仇尚书让传他的话:‘我苦心修行学习,知道仙官在这里,想在你们的身边侍候起居,不知肯屈尊应允否?

  • 陈国东:坚持雕塑,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BYART X 央美百年

    陈国东的微信名很有意思,叫“老狼”。我顺藤摸瓜,找到陈国东的微博,不出所料,依然带着“老狼”二字。所以见面之前,我脑海中很自然地浮现出了一个眼神凌厉的人。直到和陈国东聊完天,某个整理采访稿的深夜,我突然想起这茬,忙微信问他:“哎,您微信名为啥叫老狼呀?”他迅速回复,“在央美读书时同学给起的外号,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和狼相似吧。”“毕业的时候真有同年级的其它专业同学问我‘老狼都要毕业了,你大名叫什么啊?’”也就因为这,他微信名也就索性改成“老狼”了。这大概是我见过最温和的“狼”了。从学生时代过来的都知

  • 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吴琴木

    吴琴木(1894-1953),本名,1894年2月16日生于江苏吴江县震泽镇慎德堂,1953年8月27日卒于上海。原名桐生,后改单名桐,字琴木。吴琴木从小酷爱绘画,后在家乡做教师。他走上职业画家、鉴赏家之路,乃与邻乡著名书画鉴赏收藏家庞元济的帮助、栽培密不可分的。吴琴木是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他以山水见长,兼能花鸟、人物,其艺术道路,由师古人而师造化,由临仿而创作,由“四王”、吴恽上溯吴门画派、元四家、赵孟頫、四僧、龚半千等,综合创造,自成一格。其作品,表现出对古代文人画艺术的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