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深爱如海:傲娇大少最宠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5 11:18:2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深爱如海:傲娇大少最宠妻
第20章 我要做你的女人

  看到他,温颜脸瞬间爆红。163生活网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昨晚疯狂的场景,羞愧的想要让自己变成透明人。

  昨晚被他折腾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最后还是他抱着自己去浴室里泡澡,没想到他一发不可收拾,居然在浴室里把她……

  一夜未眠,她求饶到天蒙蒙亮的时候顾启枫才肯放过她,现在她连一根手指头都懒得动。

  走到她身边,顾启枫为她整理凌乱的头发,在她额头印上一吻,“起来吃午饭。”

  “你……你先出去,我换了衣服就来。”

  “害羞了?”顾启枫有些好笑,“昨晚我已经很清楚的把你身体看了个遍,你的每一寸肌肤我都触碰过,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别说了。”她阻止他再说下去,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脸很烫。

  无地自容,尴尬不已。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真想一个枕头扔在他那欠揍的脸上。

  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就在昨晚发生的那些事情以后变得有些微妙,变得更加的亲近,再也不是兄妹关系。

  顾启枫起身拿起早已为她准备好的衣服,掀开被子,亲手为她穿上,“今天外面天气凉,别感冒了。”

  刚站起身下床,脚下一软,她差点摔倒在地,顾启枫眼疾手快的搂住她,“脚软?”

  温颜,“……”

  该死,这种令人尴尬的事情他也问的出口?

  见她双腿发颤,他眼底掠过心疼,“对不起,昨晚弄疼你了。”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向她道歉,温颜抬起眸一时看呆了。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他的声音特别温柔,低沉而好听,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他。

  温颜摇摇头,小声哼哼,“我饿了。小说深爱如海:傲娇大少最宠妻第20章在线免费阅读

  好笑的牵着她走出卧室,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午餐,温颜吞了吞口水,走过去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就准备动手,顾启枫拍开她的手,“先喝汤暖胃。”

  早餐没吃,现在又突然吃的急,伤胃。

  “好。”她心情好,乖乖的配合他。

  看着眼前的男人,温颜忽然觉得那么的不真实,她从未敢奢求顾启枫会和她这么亲密,从未想过他们亲密过后没有尴尬,反而很自然,很自在,一切就像是理所当然。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每天从他身边醒来,和他一起吃早餐,和他一起工作,有属于他们俩的家,没有顾家的规矩,没有勾心斗角的叔叔婶婶,也不用小心翼翼的看别人的脸色,只有她和他。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看着我做什么?”顾启枫正在给夹菜,突然抬起眸不解的问她。

  “如果一直能这样该多好!”她感叹的说了句,眼底带着一抹期待。

  顾启枫的手一顿,没有回应她这个问题,“吃饭。”

  失落的垂下眼眸,看着丰盛的食物再也没了胃口。

  她怎么能这么贪心呢?

  她和顾启枫注定是两路人,他有他的家族利益,将来有一天他会找一个和他门当户对的女孩结婚生子,而她,注定只是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终有一天会脱离顾家。

  匆匆的吃了午餐,她站起身对顾启枫说,“我吃饱了,现在要回家。”

  顾启枫脸上的笑容凝固,放下筷子,脸色有些沉。163生活网

  “温颜,你记住,这是你的选择,顾家,你再也不能踏入半分。”

  她一怔,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无法再改变,顾家她是回不去了,这个选择她也不会后悔。

  天天看他们为了家族财产勾心斗角,与其回去不安宁,还不如自己在外面住的自在些,至少不用每天面对顾启枫都要压抑对他的感情,不用每天中规中矩的活着,那样太累。

  她现在想要轻松,自在。

  “我知道了。”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门口的敲门声才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阅读163shenghuo.com

  “进来!”

  顾源打开门走进来,把药放在了桌子上,并且去接了一杯温水。

  “把药吃了。”

  挑眉看着桌上那盒刺眼的药,温颜心底悲凉。

  他害怕什么,怕她怀上他的孩子吗?

  是啊,在他眼里自己都成为了他的麻烦,他怎么可能会让她有机会怀上孩子?

  一盒避孕药,彻底把她心底那抹希望打破。

  逐渐的收紧了手,她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拿起药塞进嘴里,心里却一阵阵的抽疼。

  吃了药,重重的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

  她离开后,顾启枫的脸色一沉,眼底闪过沉痛。

  “昨天的事情办的怎么样?”

  顾源恭敬的回答,“涉嫌伤害三小姐的人全部都处理了,消息也封锁了。”

深爱如海:傲娇大少最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深爱如海 或 傲娇大少最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再踏浊苍路10章

    原标题:再踏浊苍路10章小说名:再踏浊苍路第九章:准备进入早就料到凌逸二人会有如此表情的墨览月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袁镇他比我和朝雪进昆云宗还要早一百年左右,我们两个还是灵基期的时候,他已经在丹化期修士中打出一些名堂了,风灵脉本应该以速度见长,可加上黑暗的破坏属性在内,其法术神通的威力远远要高于同级之人,记得当初因为一次拍卖会上有一名丹融前期老怪仗势欺人,以权势夺了袁镇的一个炼宝材料,而后等拍卖会结束,那丹融期老怪刚出了城池,就被袁镇追上,不出三个回合,便被灭杀。”凌逸似是也感觉到了此

  • 绝品印尊10章

    原标题:绝品印尊10章书名:绝品印尊第十章源幻阵破,印气惊现(求收藏,求推荐)“你们进入的这个阵法,叫做太行源幻阵,进入此阵者,首先会迷失方向,其次如果你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阵法的话,那么就永远走不出去。”印天说完目露赞赏的眼光看了看林志。“然后,最难的一个便是阵眼,当然在你们的眼里,这是一片世外挑源。但是你们真的以为这仅仅是一片世外挑源的话,那你们可就大错特错了。”印天道。“前辈真正想告诉我们的恐怕不是这些,而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这阵眼就在我们附近对吧,而且很近,晚辈说道没错吧……”林志也抬

  • 凤倾之痞妃有毒10章

    原标题:凤倾之痞妃有毒10章书名:凤倾之痞妃有毒010定王选妃(1)宁玉槿最近有些无聊。因为大夫人和赵姨娘居然息战了!赵姨娘不再缠着宁仲俭说将宁玉凝抬进兴王府的事了,而是到处求人拜佛请来一位宫中嬷嬷,开始教导宁玉凝行走坐卧、谈吐举止。为何?宁玉槿翻了个白眼,就见香月剪了两支牡丹进来,一边将花插在花瓶里,一边念叨道:“小姐,你好歹去争取一下行不行?百年难遇的机会,一旦成功,那可就真的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宁玉槿在软榻上翻了个身,侧靠着继续看手中医书。香巧这时候也抱着绣架跑了进来,冲着宁玉槿得意地晃了

  • 饕餮血狼10章

    原标题:饕餮血狼10章小说名:饕餮血狼010你在找死“少废话,叫你背我你就背我,你背着我飞到有人烟的地方,然后我们再买两匹马骑。”血狼严肃的说道,说完又加了一句:“我是你狼哥,你不准拒绝。”“呜……”任羽思有点不情愿,可她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先出山洞吧!”两人走出山洞,冰狐正在洞口卷缩着,样子甚是可爱,它看见血狼后,马上跳到他肩上,还调皮的舔了舔他的脸,弄得他有点不爽。“不许舔我脸!”血狼对冰狐严肃的说道,冰狐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乖乖的低下了头。“狼哥,冰狐那么可爱,你干嘛要对它凶啊!”任羽思

  • 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10章

    原标题: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10章书名: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第十章有什么诡计冲我来陆府的植被非常茂盛,别墅的周围都种着绿植,正门前面香樟一字排开,像是拱卫在别墅两边的侍卫,非常有气势。整个陆府就像一个大花园,顾思妍带着言言一边走,一边教他认各种绿植。“你看,那是香樟。”“香樟是一种可以驱虫的树木,你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没有看见蚊虫吧?就是香樟的功劳。”陆靳言仰头看着高大的香樟,“我就说呢,为什么电视里面放广告总要说祛蚊虫,我就说我家就没有。不过有这个了,那个叫蚊香的东西,怎么还卖的出去啊?”顾思妍

  • 舞魂道10章

    原标题:舞魂道10章小说书名:舞魂道第十节山顶的自然功法回家之后,父母也都很高兴,专门做些好吃的给清风吃。清风嘴里不会说什么,但心里却知道父母对自己的爱,剩过爱他们自己,将来一定要多赚钱报达父母。吃饭时父亲问起清风的学习情况,清风满脸轻松的回答:“一定会占前十名的!”“小风呀,如果只占前十名可不行呀,你可知道去年你们学校考上县一高才多少人吗?”小风父亲问道!“不知道,有多少呀?”“共同才十五个人,所以呀你要在全校占十五名以上才有把握的”。“哦,我会努力的,现在成绩还没下来,并且今年才初一,以后我

  • 无上力量10章

    原标题:无上力量10章小说:无上力量灵晶鲁刚其实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从刚才和齐天的交手他已经知道齐天实力之高超出想象,拥有如此实力的对手不是短时间能够拿得下的。直到现在,鲁刚的心中对于自己仍然充满了信心,齐天会有怎样的下场在他心里也已经被定下。为了防止意外出现,从而让齐天逃脱,他并没有盲目的接着展开攻击,而是暗地里做着全力一击的准备。神识之下,鲁刚的真元波动,齐天完全能感受得到,那种剧烈的波动和凝聚反应应该是全力聚集力量的征兆,全力一击吗?呵呵,还真有意思!齐天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丹田中的亮

  • 天魔神决10章

    原标题:天魔神决10章小说名字:天魔神决第一辑在凡间第十集叛贼第一辑在凡间第十集叛贼“大元帅,这泰城为进京的必经之路,三面环山,易守难攻;县令郝昭颇有才气,倘若强攻,即使攻下也需耗费许多粮草兵马,我与郝昭是故交,不如让我去以厉害说之,他必投降。”一个矮胖中年男子对端坐的李异说道。“靳翔先生言之有理。”李异表示同意。靳翔骤马直接来到城下,喊道:”郝昭,老朋友靳翔来见。”城上守军报知郝昭。郝昭令开门放入,登城相见。郝昭问道:”老友怎么会到这来?”““我在威武侯帐下,参赞军机,被待以上宾之礼。现在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