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霸爱王爷冷情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5 12:42:3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霸爱王爷冷情妃

第3章 初次交锋

清晨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窗纸,暖暖的拂照在陷于沉睡中的女子安静脸庞,秀眉微蹙,将脸更埋于双臂之间,似是被那抹暖阳扰去了睡意。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起身将掉落在地的被褥捡起,床上的男子也早无踪迹。

她微微一笑,不再去想这件事。

“柳梅。”

她轻轻唤了一声。

听到自家小姐的声音,柳梅急忙端了打好热水,推门进去。

“小姐,你真美!”

柳梅将穆菡羽的头发随意用一根簪子盘起,打理好后轻退一步。

怔怔的看着自己脖颈中挂着刻有龙像图案的吊坠,穆菡羽的思绪渐渐飘远,这块坠子自娘亲去世后,便一直带在身上,无论做什么事也从不离身,那是娘亲留给她的念想。版权163shenghuo.com

听到柳梅感叹,穆菡羽抬头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轻抚着白嫩如霜的脸庞,随即又毫不在意地说道:

“倾国倾城又如何,韶华易逝,容颜易老,浮华终是烟云。”

“小姐这话说的是有几分道理,可……”

“穆菡羽,你给本小姐滚出来。”

穆秋凝嚣张跋扈的声音打断了柳梅的话。

“小姐,是,是大小姐来了。”

穆菡羽恍若未闻,对着铜镜仔细地打理着自己,直到穆秋凝走进屋才悠悠起身。

穆秋凝一脸的怒容,又见穆菡羽这样轻浮的姿态,出口的话语更是咄咄逼人:“穆菡羽,刚刚本小姐叫你,你是聋了吗?你竟然敢这样的怠慢我,是还没尝够被打的滋味吗?”

“不知姐姐今日来找妹妹是有何事。”

她给自己斟了一杯茶,细细的品着,丝毫不在意穆秋凝眼里的怒气冲天。阅读163shenghuo.com

盛气凌人的穆秋凝,眉梢一挑,冷哼一声:“姐姐?穆菡羽,我可从来不记得我有一个不知来历的妹妹。”

“不知来历?姐姐这样说可就不对了,如果我是卑贱之人的话,那爹爹是什么?对了,那你岂不比卑贱还要卑贱。”

说到此,穆菡羽还睁大着她水灵灵的双眼,向着穆秋凝状作无辜的眨了两眼,若是他人看了觉得甚是可爱,可穆秋凝自是不被她的表象所迷惑,只注意到她所说的话。

“你说谁卑贱,你一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将军府能给你这么一座破房子住,你就该谢天谢地了,竟敢在这和我犟嘴。”

穆菡羽拿着水杯的手一滞,眼中的阴冷一闪而逝,轻抿一口放下茶杯,面色清冷的看着她。

“若是有爹娘管教还能如此不知礼数,若是有金屋银屋住还能如此蛮狠,那妹妹我很满足现在的境况。”

穆秋凝身躯一颤:“你,你什么意思,是说本小姐没有教养?”

她一手指着气定神闲的穆菡羽,眼睛赤红。163生活网

穆菡羽轻轻拂开她的手指,眉眼一弯,眼中波光潋滟:“姐姐你何时听到我指名道姓了?既然姐姐如此说,作为妹妹的我还是要说与姐姐听的。姐姐不仅是大家闺秀,还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你的一举一动众人都看在眼里,即使姐姐不为自己着想,也要多为爹爹想想。毕竟他从小就疼爱你,姐姐只要走出去,代表的可是将军府的脸面,可如今,在府中你就如此无礼,若是在众人面前,妹妹可真怕姐姐你会做出让将军府蒙羞的事。”

说罢,穆菡羽还配合的微摇了摇头。

“你……”

穆秋凝一个趔趄,后退一步,被她此番一说,更是气的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呵……”穆菡羽嗤笑一声,挪了几步,转身跟木轻咛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聚离。

见她走开,穆秋凝又鼓圆了眼睛瞪着她,恨不得从她身上剜一块肉下来。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若不是皇上今天要宴请众臣为翼王接风洗尘,我定让你脱层皮不可。”

穆秋凝转身对着身后的丫鬟说道:

“青竹,把衣服放床上。”

青竹将手上的衣服十分粗鲁的扔在穆菡羽的床上,经过柳梅时十分不屑的瞥了她一眼。

柳梅被她看得不禁瑟缩在穆菡羽的身后,头也不敢抬。

穆秋凝一刻也不想在穆菡羽的房间里多待,高扬着下巴带着她的丫鬟匆匆离去。

穆菡羽看着床上的衣服,秀眉一拧,吩咐柳梅将它们都扔了。

柳梅自是不敢有任何的意见。网站163shenghuo.com

第4章 破土凌云

龙裔辰回府后,天已大亮。

他将沾了血的衣裳换下,便匆匆进了宫。

红墙琉璃瓦,金碧辉煌的成和殿中。

“臣应诏入京,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龙裔辰撩起衣袍,双膝跪地,双手相叠并置于胸前,将额头放于手背之上,毕恭毕敬。

座上的人身穿明黄色龙袍,两鬓已染上斑白。

“辰儿,快快起来,你与朕之间何须行如此大礼。”

皇上从龙椅上站起身,亲自将跪伏在地的龙裔辰扶了起来。

布满褶皱的双手并未从他的身上拿开,一双眼睛看似浑浊,却透着精光。

“朕还记得当年辰儿出宫建府时还不到朕的肩膀,请旨去戍守边疆时还只是个毛头小子,如今回朝,你竟已长的如此俊朗,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初出茅庐的愣小子。你父王若是见了你这般模样,心里定与朕一样,感慨万千啊!”

听着如此怀旧感慨的话语,龙裔辰的脸上却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是恭恭敬敬的垂着头,守着一个臣子的本分。

“多谢皇上栽培,才能有如今的微臣。”不卑不亢,却也没有逾矩。

皇帝听的出他话里的疏远,不禁蹙了蹙眉,转而,又换上了一副和煦的笑脸。

“辰儿,今晚朕在御花园设宴,为你接风洗尘。待你休养几日,朕便为你安排合适的职位,你看如何?”

“多谢皇上的美意,臣自小驻守边疆,只懂得一些见不得台面的拳打脚踢,若说任职,臣只怕辜负皇上美意。做一闲散王爷,也是极好。”

龙裔辰低垂着头,回答的滴水不漏。

他心里明白,皇上这么说是在试探他,若是太过顺承,反而会引起怀疑。

“既然辰儿都如此说了,朕要是不答应倒显得是朕不近人情了。也好,如今你刚回朝,藩阳城的景色想必还没来得及欣赏,就趁此机会游览玩耍一番吧。”

皇帝正好顺水推舟。

“谢皇上成全。今晨行走匆匆,仪表恐有不当,臣先行告退,拾掇一番,再来觐见。”

已然打消皇帝的疑虑,龙裔辰亦不打算再逗留此地,

“哈哈,即便辰儿你匆忙赴宴,也掩饰不了你的风华。快去吧,别让朕等太久了。”

皇帝欣然应允。

“微臣告退。”

龙裔辰做足了恭敬的姿态,后退离去。

刚刚还目光温和的皇帝,在龙裔辰转身后,略带深沉的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

朱漆府门紧闭,雄伟威严的石狮蹲守在府门的两旁,昭示着主人身份的尊贵。

“霜根渐随斧,根穿绿藓纹。”

清冽如竹的声音携着不可阻挡的气势从男子嘴中轻吐而出,身着月牙色的缎子衣袍,衣服上用青丝绣着节节高升的绿竹和微微飘落的竹叶,腰际玉带,低头凝思,长发乌黑被他随意用一根白带束在脑后,微微垂首,耳边滑下青丝一缕。

这看起来如白面书生一般的男子,却是人人称颂,在龙昭国有着“战神”之誉的二皇子——龙凌骁。

“王爷,任务失败,属下该死,请王爷责罚。”

黑衣男子如鬼魅一样出现在书房,双手抱剑,单膝跪在地上向龙凌骁请罪。

龙凌骁的动作并没有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影响,不紧不慢的放下手中的笔,从书桌后走向窗边,看着窗外的那一片绿竹,良久才开口:

“若是你们成功了,才让本王怀疑。他常年驻守在边疆,他的势力如何,我们难以知晓。”

说到这儿,龙凌骁将目光转向仍跪在地上的男子。

“他已经进宫面圣,一时半会儿自是不能把他怎么样,既然他已经回朝,那他的一举一动自然也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你一会儿派几个人暗中注意翼王的动向,若是有异,随时向本王汇报。”

“是。”

男子领命后很快离开了书房。

龙凌骁回身继续看着窗外的竹林,屋外的微风轻撩起他的发丝,那本应温润如玉的双眸,一丝狠厉转瞬即逝,随即又恢复原本的模样。

龙昭国的当今太子不学无术,碌碌无为终被废黜,龙凌骁身为当国的二皇子,又有战功在身,本是最有可能继承太子之位的人选,却没有料到当今皇帝一纸诏书将远在边疆的龙裔辰召回了朝,龙裔辰的父亲本是龙昭国的皇帝,突然离世也没有留下任何的遗诏,当今皇帝才能够顺理成章的继位。

龙裔辰的回朝,打乱了龙凌骁原本的计划,如今皇帝的身体每况愈下,皇位的继承人也未见皇帝有任何暗示,即便龙凌骁表面平静,心里却十分焦虑。

随着龙裔辰的回归,龙凌骁愈发加紧了铲除异己、收服人心的脚步。

第五章 初绽芳华

“既然你们奉命保护我,不论你们以前的主人是谁,从现在开始,你们必须听命于我,若是有任何敢背叛我的行为,我会让你们知道何为生不如死。”

穆菡羽看着院前已开有几朵梅花的梅树,他的声音温柔的仿佛三月的春风,只是那每一个字犹如铁鞭抽打在空气中。

空气仿若被冻结,穆菡羽似在等待又似刚刚只是错觉。

“是。”

不见其人只闻其声的回答随即消散在凉凉的习风中。

自从穆菡羽来到这世界,即使她不懂任何的武功招式,但也能感受到无时无刻旋绕在自己身边的气息。

她知道暗中的人并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反而还在她危难之时,出手相助。如今的穆菡羽再也不是当初的穆菡羽,怎么可能再任人摆弄。

“小姐,你为什么要将大小姐给你的衣服扔掉?若是被大小姐知道了,怕又要来为难小姐了。”

柳梅见自家小姐径直走进屋内,并没有要回应自己的意思,也就不敢多问。

穆菡羽自是知道柳梅是在为她着想,但穆菡羽也知道若是一直忍让下去,受苦的还是自己。

她打开被放置角落许久已有灰尘覆盖的暗红色檀木箱,从里拿出一件浅蓝色的衣物。这是穆菡羽所有衣物中质料最好,最为亮丽的衣服,这还是她娘在世时特意为她偷偷定制的衣服,穆菡羽从未穿过,今日因要进宫赴宴,所以还是第一次。

“翠菊,你去看看二小姐怎么还没来?”

一个中年妇人的声音响起,虽然优雅十足,却也带了几分怒意。

“娘,何必等那个不相关的人,让她独自进宫不就得了。”

穆秋凝已是等得不耐烦,声音软糯,跟中年妇人撒娇。

“凝儿,你爹因有事就先进宫了,若只有我们母女二人提前到场,其他的夫人小姐会怎样想我们……”

“夫人,二小姐来了。”

韩连珠的话正说至一半时,只听翠菊轻语,转身看向从远处走来的穆菡羽。

穆菡羽穿过亭楼阁榭,远远的就看见站在府门前等候的韩连珠和满脸不耐烦的穆秋凝。

穆秋凝十分诧异的看着穆菡羽身上的衣服,并不是前几日她送过去的那些。

这个小杂货!

穆秋凝脸色一冷,自顾自的上了马车。

不识抬举的东西。

“既然来了,就快上马车吧。”

韩连珠自始至终都未曾正眼瞧过穆菡羽一眼。

“哼……”

穆秋凝见穆菡羽上车,冷哼一声。

她心里自是不满带着穆菡羽一起前去。

可是看看一旁的母亲,她也只能忍下这口气。

穆菡羽自上马车后,就坐于一旁闭目养神,并未将韩连珠她们母女放在眼里,直到马车停下,她才睁开眼,抢先穆秋凝一步下了马车,穆秋凝被她这大胆的动作吓了一跳。

“穆菡羽,你……”

穆秋凝跳下马车,再也忍不住的开口要训骂穆菡羽。

“凝儿。”

韩连珠低声地轻唤已不顾形象的女儿,提醒她注意大家闺秀的风范。

穆秋凝听到韩连珠已带有愠怒的声音,记起现在是在皇宫的门口,收敛起自己的脾性,挂上自认为最好看的笑脸,正欲挽着穆菡羽一起,穆菡羽却巧妙的避开了穆秋凝伸过来的手。

穆秋凝见穆菡羽刻意的躲避,脸上的笑顿时僵在了那里。

不识好歹!

穆菡羽眉眼弯弯,嘴角微挑,冲着穆秋凝轻轻浅浅一笑。

“穆-菡-羽!”穆秋凝脸色铁青,一口银牙几乎咬碎。

在宫人的带领下,穆菡羽等人与其他王公贵族的夫人小姐一起进入皇宫。

穆菡羽一进御花园,龙裔辰就瞧见了她。

他见穆菡羽的穿着不似那些大家闺秀,一袭飘廖的裙纱将那绸缎紧紧束缚着,凸显出玲珑有致的诱人身姿,蓝蝶抹胸外衣遮挡了她白皙肌肤,晶莹剔透的倒坠耳环随着她的步伐而随之摇曳,散落肩旁的青丝用血红桔梗花簪挽起,斜插入流云似的乌发。

“翼王常年驻守在边疆,想必定是还不适应这藩阳城的气候吧。”

龙裔辰收回目光,看着身边出声的男子。

“成王多虑了,倒是成王,现在虽已是开春,但夜里风寒,成王还是要多注意身体的好。”

“多谢翼王的关心。”

“皇上驾到——”

“皇后驾到——”

龙裔辰刚打发走龙凌骁,御花园外传来太监尖细响亮的声音。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帝和皇后在众人的叩拜声中坐到上位。

“平身,今天是翼王的接风洗尘宴,大家不用太过拘束。”

苍老又带着威严的声音自上位传来,所有大臣各自坐回自己的位置。

穆菡羽见到了自养好伤后都未曾见过面所谓父亲的穆振海,但穆振海并未理会她,穆菡羽也乐得其见没人来骚扰。

穆菡羽静静地吃着眼前的食物,浅酌着皇家的玉酿,自动屏蔽着外界,只愿能平静的参加完宴会能够尽快回府便好,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本因皇帝在场,众大臣都不敢有任何的造次。

在皇上有意推动下,几位大臣领头,宴会渐渐步入佳境,各家千金也都纷纷上前献艺。

穆秋凝自看见龙凌骁后,目光就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过,龙凌骁无意间的看过来,穆秋凝就慌忙的避开视线,作小女儿家姿态装作不知情的低头摆弄。

今日这皇家宴会,正是各家小姐争奇斗艳的时候,穆秋凝自是不会放过这次的机会。

所有人都表演完了,她换上一身深蓝色织锦的长裙,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束住那纤纤楚腰,宽大的衣袖随着她的舞姿而飘洒,给人一种欲乘风归去的错觉。

舞毕,皇帝对此赞誉有加,穆秋凝更是毫不掩饰的将喜悦溢于言表。

“皇上抬爱,臣女的妹妹更是能歌善舞,与她一比,臣女这番算不得什么。”

能让穆菡羽在众人面前献丑的机会,穆秋凝有何理由错过呢?

“朕倒是忘了,穆将军还有一女,只是今日怎不见她的身影。”

皇帝听此将目光看向穆振海,将在场的千金小姐都环视了遍,穆菡羽身侧的树枝正好挡住了皇帝看过去的目光。

“禀皇上,臣的小女才艺不佳,上不了台面,怕会惹了皇上的笑话。”

穆振海见皇上点名自己,惶恐的上前跪地说明原因。

“无妨。”

穆菡羽本着能够平安无事的尽快参加完宴会,如今听到穆秋凝在皇上面前提起自己,自知是躲不了了,只得起身上前。

“你就是将军府的二小姐?”

皇帝上下打量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穆菡羽。

“是。”

穆菡羽略带惧意的开口,微微抬眼看向皇帝,又迅速的低下头,像是惧怕皇帝的威严,活脱脱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小姐。

龙裔辰看着穆菡羽当下的表现,龙颜一展,不过一个深闺的小姐罢了。

龙裔辰欲转眼看向他处时,穆菡羽低头时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精明被他无意地捕捉了去,一抹不明深意的笑出现在嘴边,这让龙裔辰对穆菡羽更感好奇。

“朕听闻你才艺精湛,不知朕是否有这机会能够目睹一番。”

“臣女……臣女……臣女献丑了。”

起初还是惧怕皇帝威严的穆菡羽,后倒像是那些急着在皇上面前表现的小姐。

穆秋凝见穆菡羽如此的迫不及待,更是鄙夷不屑。

只听一个清冷哀怨的声音在御花园的上空婉转。

“我化尘埃飞扬

追寻赤果逆翔

奔去七月刑场

时间灼烧滚烫

回忆撕毁臆想

路上行走匆忙

难能可贵世上

散播留香磁场

我欲乘风破浪

踏遍黄沙海洋

与其误会一场

也要不负勇往

……”

曲毕,御花园久久无声,不知是谁起了头,掌声连绵,皇帝收回他那若有所思的目光。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皇上龙心大悦,赞赏不已。

穆秋凝见侮辱穆菡羽不成,反得皇上如此的嘉奖,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嫩唇,一脸的晦暗、不甘。

穆菡羽上前献曲,龙凌骁便认出了她。

是那日不顾廉耻,勾引自己,妄想爬上自己床的将军府二小姐,今日见她这样唯诺的姿态更是对穆菡羽感到嗤之以鼻。

自始至终都有一双温润如玉的眼睛注视着穆菡羽,起初只是不在意,逐渐被她的歌声,还有她在无意间散发出的哀伤气息所吸引。

“子尘,你我多年未见,今日可要多饮几杯。”

龙裔辰见楚子尘毫无顾忌的打量穆菡羽,状似无意,打断他的视线。

“我本以为你多年未回,早将我这昔日好友遗忘在了何处,从不通信于我,你说这杯酒该不该罚。”

楚子尘淡然的收回目光,看着眼前多年不见的儿时玩伴。

“多年不与你联系,也是怕连累你,你也了解我的境况,如今你我之间还能这样交谈,已是三生有幸,这杯酒的确该罚。”

说罢,龙裔辰将眼前的酒一饮而尽,楚子尘自是明白龙裔辰当年的身不由己。两人也只相视一笑,无需多言,再多的话语都在那一杯薄酒中。

霸爱王爷冷情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霸爱王爷冷情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图片故事丨政协开幕,届首之年扬帆起航

    北京市政协第十三届一次会议于1月22日下午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1月22日15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2018年是本届市政协届首之年,新的一年中有新提名委员432名、占比56.9%。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参会委员聚精会神聆听报告。参会委员信心满满。参会委员详读报告。参会委员认真记录。港澳台侨工作顾问认真阅读工作报告。参会委员仔细研究报告。委员带

  • 那些不为人知的深度报道,这里都能看到

    网络媒体时代,人人都有话语权,自媒体兴盛带来的利益诱惑,更让所有人都往里面钻。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门槛降低就会良莠不齐甚至充满糟粕。很多网络文章,完全不顾事件真相,只考虑噱头,编纂一些八卦和谣言,只为吸引流量获取利益。我们看时政、财经和国际形势,其实是帮助自己更好的思考,判断作为个体在大形势中的处境,从而对自己的行为作出指导。而网络上的很多文章,肤浅无根,底子都是假的,一时兴奋,夺取我们的注意力,但看过即忘,留不下任何营养。只有那些真正深度的文章,才能让我们记得,让我们深度思考。深度思考,是目

  • 明珠重光——石昆牧老师与“云南堂”7562

    石昆牧老师,首届全球普洱茶十大杰出人物之一,云南普洱茶协会顾问,1983年首次接触普洱茶,为普洱茶的魅力所倾倒,1999年正式投身普洱茶经营事业。在石昆牧老师接触普洱茶之后,发现普洱茶历史中1949年前后的部分,由于特定历史时期的原因,相关记载相当匮乏。而在普洱茶的现代史中,受文革浩劫的影响,彼时相关史料记载也多出现断裂。上世纪九十年代普洱茶的相关书籍多由台湾、香港茶商出版,受环境所局限导致了这些书籍存在不少史实偏差。本着对普洱茶的极大兴趣与探求精神,石昆牧老师数度深入云南茶区,走访相关历史见证

  • 定格“上帝视角”,2017 年最美的航拍作品或许都在这了

    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张航拍作品诞生于1858年。法国人Nadar在历经了无数次的失败后,终于在热气球上用他的湿版照相机拍摄出了人类有记载以来的第一张航拍照片。那时,乘坐过热气球的人们可以从高空俯视地面上的一切,但却从没有人用相机记录下这奇妙的“上帝视角”。从Nadar拍下这幅照片的那天起,人类就又多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新方式。·世界上第一张航拍照片,取景自巴黎约五百二十米的上空当然,在现代社会人们不必乘坐热气球就能在高空完成拍摄,这都得益于无人机的发明。Dronestagram网站是无人机影像领域最

  • 纳兰诗话 | 和元微之杂忆诗

    纳兰词话【纳兰词话】是纳兰苑专为兰迷们开设的原创品读专区以供大家交流学习。欢迎兰迷投稿,可直接在【纳兰苑】微信公众平台留言回复,也可发送至邮箱nalanwenhua@126.com(来信欢迎附加作者简介及创作灵感)。卸头才罢晚风回,茉莉吹香过曲阶。忆得水晶帘畔立,泥人花底拾金钗。和元微之杂忆诗纳兰性德品读元稹的《杂忆》诗有五首,另外还有五首《离思》,表达的都是对一个名叫“双文”的女子的回忆,以及他们共度的美好时光。纳兰这首诗题为《和元微之杂忆诗》,那应该是站着双文这位女子的角度表达对元稹的思念,

  •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不经历一事,不懂得一人。时间,是最好的过滤器。岁月,是最真的分辨仪。一个人是真心,是假意,不在嘴上,而在心上!一份情是虚伪,是实际,不在平时,而在风雨!老人说的好:金用火试,人用钱试。不用开口就帮你的,是贴心朋友;你只要开口就帮你的,是好朋友。你开了口,答应帮你,最后却没帮你的,是酒肉朋友;还有一种,非单不帮你,还要踩上一脚的,那不是朋友。关键时刻,分真朋假友;长久守候,知谁留谁走!时间长了,谁是陪你的笨蛋,谁是伤你的混蛋,都能分得清清楚楚!日子久了,谁还会一直在,谁早就已离

  • 汪国真: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如果不曾相逢也许,心绪永远不会沉重如果真的失之交臂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心海掠过飓风在贫瘠的土地上更深地懂得风景一次远行便足以憔悴了一颗羸弱的心每望一眼秋水微澜便恨不得泪水盈盈死怎能不从容不迫爱又怎能无动于衷只要彼此爱过一次就是无憾的人生(版权申明:文章转载自民国文艺,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 这就是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

    傻傻的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容易感动,也容易满足。没有脑子,但长记性。一路荆棘,一路坎坷,我不敢说自己很优秀,但我心地善良。认定的路会走到黑,看对的事会执着追!我不聪明,但肯定不傻。很多事儿,都能看明白,只要对我实实在在,就足够了,从不奢求太多。你对我一分好,我必定双倍奉还!因为我知道“珍惜”两个字的份量,但是你要给我两个字“值得”。我始终相信: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朋友对朋友,认真换诚恳;感情对感情,珍惜换情深!(版权申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