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冷面皇子刁蛮妃在线阅读

2017/11/15 14:39:48 来源:网络 [ ]

书名:冷面皇子刁蛮妃

第三章

直到被绑在满是暗红色血污的木桩上,林绾才渐渐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

几条粗壮的铁链从顶棚吊下来,由于常年被鲜血浸透而透着妖异的红光。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整个屋子里摆满了架子,上面是各种各样的刑具。

透过面前烧的正旺的炭火,林绾依稀看见对面有一个软榻,榻上斜倚着一个慵懒的男子,一袭月牙白的长袍,仿佛不染红尘般洁净,与这烽烟弥漫的地方格格不入。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他的肩头,半盖住他闭着的双眼,以及嘴角那抹悠远安逸的笑容。

屋子里静的可怕,只余炭火哔哔哱哱的声音。

林绾咽了下口水,感觉此刻自己的心仿佛正被放在那盆炭火上烤着。

——

“怎么样,你可有话说?”男子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林绾一跳。

他的声音倒跟他魅惑众生的长相不同,冰冷的像万年的雪山。版权163shenghuo.com

他睁开双眼,逼视着林绾,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从他体内爆发,将整个屋子,包括那盆懒洋洋的炭火,一起冻住。

“你想听我说什么?”林绾笑笑,盯着男子摄人心魄的黑瞳,能不能想点有创意的开场白?

“不如就从你们安宁国的粮草开始说起?”男子的眼中,似乎有一抹邪气,“我夜雨勇士把你们的军队围了个水泄不通半月有余,你们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补给?”

“我如果说我不知道,你相信吗?”林绾情不自禁的叹气,她说的明明是实话,可连自己说的都没有底气。鬼才会相信她不知道,即使她不是安宁国的将军,她也是安宁大军的一员,怎么可能不知道?

见到林绾又是叹气又是摇头的模样,男子微愣了下,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的同伴可比你要聪明多了。”

林绾翻了个白眼,“呵,既然他们都告诉你了,你还来问我干什么?”

男子扬了扬眉毛,对林绾的质疑不置可否,“素闻安宁国向来崇拜勇士,上至你们的汗皇,下至黎民百姓,都对出征的战士极其尊敬。每逢出征,给将士备下的都并非普通的干粮,而是由百姓将自己家里的牛羊宰杀了贡献出来作为粮饷。那么多的牛羊肉,你们是怎么保证它在还新鲜的时候送到军中?”

林绾对上男子凝视着自己的目光,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

如果她真的知道什么,做出哪怕多细微的反应,恐怕都逃不出他犀利的目光。推荐163shenghuo.com只可惜,林绾真的不知道。

也许是林绾沉默了太久,那男子身后的手下已经有些不耐烦,不断的用指甲敲击着腰间的佩剑,发出的声音让人脖子后面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林绾在心里叫苦不迭,她知道说什么都是徒劳,没人会信她的。如果说出她是穿越而来的,她真怕他们把她当妖怪宰了祭天啊。

所以林绾只能郁闷的继续保持沉默。

男子扬了扬眉毛,也不愿再同林绾废话,他转身走向炭火盆,一边吩咐手下,“剥了他的铁甲。”

男子的手下走到了林绾身边,一刀斩断她身上的铁甲的结扣。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哗啦——

铁架落地。林绾本来觉得那铁甲沉重碍事,压的她喘不过气,可真没了它,林绾却开始恐惧起来,因为那是她最后的保护伞。

林绾突然发觉这具身体是那么单薄,被绑在木桩上,待人宰割。

身上的衣衫被冷汗黏在了身上,尤其是裤子,又黏又腻,十分不舒服。

“九殿下!血!”男子的手下突然惊呼了一声,吓了林绾一跳。

林绾在心里咒骂,鬼叫什么,受了那么多伤,怎么会不流血呢?还是个上战场的人呢,大惊小怪。林绾在心里鄙视了他的全家。版权163shenghuo.com

显然,被叫做九殿下的男子也觉得手下太沉不住气,回头想要呵斥他,目光却在林绾腿上停住,“怎么回事?”

林绾低头,发现身上乳白色的马裤上,尽管有着大大小小不同的血迹,却都没有大腿内侧的血流的那么多。

什么情况?受了重伤?她不觉得大腿上有伤啊……看着这种熟悉的情景……难道……是大姨妈到访?咦,那是不是说明她没变态?没想到这个将军还是个女扮男装的花木兰啊!难道这就是“邻居”口中所谓的对策?

林绾虚弱的勾了勾嘴角,此刻真不知道她是该哭还是该笑。

九殿下走向林绾,在她面前站定,伸手捏住了林绾的下巴,手指慢慢的发力,林绾觉得自己的下巴要被他捏碎了。

突然,他伸手在林绾下巴上一扯——

就好像伤筋膏药被撕掉一样的感觉,林绾觉得大约她的下巴也被他一起撕掉了——

果然,九殿下的手里,现在正捏着一块长满了小胡子的人皮,还连着一块肉疙瘩,看起来竟然像是……林绾的喉结。

林绾心慌的着看着九殿下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第四章

“毓王到!”

拖着长长的尾音的男声打破了审讯室内诡异的沉默。

满屋子的人随即整齐的跪了一地,“参见毓王殿下。推荐163shenghuo.com

九殿下的大礼被毓王拦住,转而化作一揖,“四哥。”

“都起来吧,”毓王的声音冰冷而且沉稳,“老九,审讯进行的如何?”

九殿下瞟了林绾一眼,突然嘴角再次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对毓王开口,“四哥,这个犯人……是个女人。”

“哦?”毓王转过身看向林绾,眼中有着让人不敢违逆的气势。

九殿下的笑容突然带出一丝冷意,“安宁国人思想保守,女子向来都是温柔娴淑,负责在家相夫教子,保家卫国的事自有男儿来做。只有一位被宠坏了的安宁国的长公主碧雅,就是不服气女子不如男这句话。”

“碧雅?”毓王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他看着林绾的眼神带着几分深邃。

“四哥,这便是天意了。老天都看不惯这个放荡的女子。”九殿下看向林绾的目光里面突然有了浓重的杀气。

毓王再次凝视着林绾的双眼,让她无处躲藏,只好装作豪不心虚的迎上他的目光。

可是,他在林绾的眼前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林绾费力的眨了眨眼睛,却终于还是一切归于黑暗。

————————————————————————————

“咳咳……”

嗓子眼里突如其来的一股甜腥味呛的林绾直想流泪,她睁开了眼,已不是在那个昏暗的牢笼。

“姑娘,您醒了。”细弱蚊蝇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

林绾抬头望去,一袭蓝衣的女子娇滴滴的站在桌旁,回头看着林绾的目光有几丝畏惧,几丝同情。

林绾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木制的大床上,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只有生活必须的桌椅,水盆——

这是另外一间牢房,只不过干净了许多。

“姑娘,您头上的伤口感染,导致了高热,不过毓王殿下吩咐随军的大夫给您看过了,已无生命危险。”

“这是哪里?”林绾淡淡的问,“我怎么可能还活着?”

“姑娘您说哪里的话,毓王殿下向来仁慈,即使是战俘,毓王殿下也不会随意杀人的。”蓝衣女子柔和一笑,“而且毓王殿下考虑到您是女囚,多有不便,便吩咐了人给您准备一间单独的房间,吩咐我好好照顾你。”

林绾冷笑,笑这蓝衣女子还真是个不经世事的小丫头——

这狗屁毓王那么多男囚都杀了,留下个女囚就算是仁慈了?很明显是居心叵测嘛!何况什么多有不便,也不过是为了把她这个能兴风作浪的将军和别人隔离开罢了。

“那我还要多谢你们毓王了?”林绾讥笑着开口。

——

“但愿你还有那么点良心!”九殿下突然推开牢门走了进来,“我四哥他宅心仁厚,若是换了我,是断不会这么麻烦的。”

林绾扬了扬眉毛,看着飞扬跋扈的九殿下,再次露出嘲讽的笑容——

那蓝衣女子不知所以,难道他也不明白吗?竟然还好意思说出“宅心仁厚”这样的词来。

“蓝若,你先下去。”九殿下盯着林绾别有意味的笑容,头也没回的对蓝衣女子开口。

“是,殿下。”乖巧的小丫头欠身行了个礼,退出了房间。

——

气氛安静的让人开始昏昏欲睡——那个九殿下总有这种力量,用慵懒的表面来掩盖他的煞气。

“你是假装昏倒的。”他突然开口,没有发问,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林绾扬眉——她是假装的没错。

从毓王看自己的眼神里,林绾看到了一线生机,毓王与碧雅之间想必有着一番渊源,如所料不错应是情事。而九殿下对这个碧雅的态度更是证明了这一点——对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他怎么就会想到了用“放荡”这个词呢?以他的性格难道不应该是惜英雄才对吗?所以,此中必有蹊跷。林绾知道,若想要活下去,必须从这里下手,从毓王身上找寻机会。

而这个九殿下,看起来是个大麻烦。

“那你为何不拆穿我?”林绾浅笑。

“我四哥有心护你,我不愿让他难堪。只是长公主殿下,请你不要耍什么花招才好,你若想打我四哥的主意,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笑话,我一个弱女子,此刻又沦为阶下囚,九殿下您到这里来和我说这种话,不觉得有点杞人忧天吗?九殿下您未免太看得起我了。”林绾装出一副天真无辜的表情,仰面看着九殿下。

“呵,长公主您屡次率兵攻破我夜雨王朝边境,几番挑衅,大败夜雨第一猛将,还自称弱女子?”

看来这个碧雅还真是有一套,林绾不禁对她有几分佩服。只不过碧雅越是厉害,此刻对她林绾来说便越是不利。

“你若安分,我或许会考虑留着你的小命看你们安宁国如何溃败。”九殿下邪邪的笑着,转身离去。

林绾好笑的等着他清冷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摇了摇头开始闭目养神。

第五章

蓝若看起来年纪不大,是一个十分单纯的小姑娘,单纯的盲目的信仰着心中的主人。把她这样的小丫头放在一个犯人身边真的是太不合适了,不过林绾倒是对她满意的很,因为蓝若的存在实在解决了她的不少疑问——

从蓝若的口中,林绾得知了这场战争的大致情况——上古时期,夜雨大陆是一片安宁祥和的净土,黄发垂髫,怡然自乐。直到夜雨王朝传至第九世的时候,王朝的三位皇子为争储位拼的头破血流,最后登上皇位的大皇子尽管在争夺战中胜出,也是元气大伤,很多地方力不从心,导致了另外两位图谋不轨的皇子带着各自残存的势力从夜雨王朝分裂了出来,分别在夜雨王朝南北两侧建立了后来的安宁国和朝阳国,形成了现在三国鼎立的局面。数百年的休养生息中,安宁国的百姓渐渐学会了逐水草而居,建立起了游牧为生的生活习俗。与此同时,朝阳国的国民则习惯了打猎为生,民风也越发的变得凶狠残暴。夜雨王朝在左狼右虎的垂涎下也在迅速复兴,文化和经济发展迅速,令人不敢随便小觑。

近些年,三国间烽烟又起,混战不断,据说是为了争夺夜雨王朝东边一处无主的土地。

此次夜雨王朝和安宁国之间的战争,安宁国的汗皇阿尔甘御驾亲征,更是有常胜将军碧雅长公主助阵,夜雨王朝连吃了败仗,民心惶惶,最终夜雨王朝的帝君不得不派出其长子毓王卫逍遥和还未定封号的第九子卫渚兮挂帅出征,方微微压住了边境的战事。

现下,安宁国吃了败仗,损失了一位王族的大将,不得不退兵三十里休养整顿。

——

蓝若看林绾的眼光多有惧色,若非林绾问她,她几乎不太敢主动接近林绾,林绾觉得大概是那个该死的九殿下又在背后造了自己什么谣吧。

——

温润的月光洒进来,照在床头冰冷的地面,林绾勾了勾嘴角,这不是传说中“床前明月光”的景象么,哪有什么特别,李白也是够闲的,看个月光都有那么多感慨。

嘴角玩味的笑容渐渐变得落寞,这个李白也是的,写了这么首让人一看到月光就想家的诗,害的她现在心里酸酸的。

此刻的林绾,被时间和空间隔开,怕是再也见不到林越了吧,她的相思之情,又哪里是一片月光可以承载的起的。

“inmydreamsI’mnotsofarawayfromhome//whatamIinaworldsofarawayfromhome//ifwecouldmakeitthroughthedarkestnight//wehaveabrighterday//Icountonyou,nomatterwhattheysay……”

(梦中我从未远离家园,现实中家却离我如此遥远,如果穿越这最黑暗的夜,就能拥有最光明的明天,我是如此的依恋你,无论世人如何评说。)

当唱到那句“Icountonyou”,林绾的声音难以抑制的嘶哑。她流着泪,反复反复的轻唱着这句歌词——

从前她总是想方设法的逃离林越的管制,可其实她只是爱玩爱闹,她对林越的那种深刻的依恋丝毫不减。如果现在再给她一次机会的话,她一定会老老实实的陪在林越身边,可是她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林绾闭上眼睛,声音微微颤抖,“I’venevertoldyou,Iloveyousomuch.”

——

不知道这首“farawayfromhome”林绾究竟唱了多少遍,也不知道窗外那一身金甲的身影已经静静的听了多久。

牢房的守卫想要开口行礼,却被卫逍遥伸手制止了。

卫逍遥微微扬起嘴角,想象着唱歌的女子那张俊俏清冷的面容,终于忍不住抬手,示意看守打开了牢门。

想象中的那个女子正斜倚在床边,昂首向着窗外,月光洒在她脸上,给她涂上了一层梦幻的妆。她绣眉微皱,狭长的丹凤眼紧紧的闭着,轻轻的哼唱着动人的旋律,似并未发现他的入侵。

就这样,她唱着,他倾听。

尽管听不懂她在唱什么,那种铭心刻骨的悲伤却将他的心绪紧紧勾住,让卫逍遥想要抽身都不能。

她在悲伤什么?可是在怨恨他?抑或是在担心她的明天?

卫逍遥不明白,她为何偏偏要卷进这场战争来呢?为什么上天非要安排他们在战场上再次相见?为什么他们注定是敌人?

为什么她不能心甘情愿的履行婚约嫁给他?

一别已是十年,她变得更加阮妩动人了,只是可惜,她身上的那股倔强也更加的彰显了出来。

这十年,卫逍遥无时无刻不再想她,没想到再次相见却成了这幅模样,造化何等的捉弄人。

卫逍遥承认,也许这个女子的英姿飒爽让他更加的迷恋她。可是,这也逼得他退无可退。

如果她只是寻常人家的女子,他还可以骗自己枉顾祖宗仇恨,可是她偏偏是安宁国的长公主,双手沾满了他夜雨勇士鲜血的常胜将军。

他们两人之间的这场战争,他逃不掉,也放不下,似乎早就注定了是输家。

第六章

月影慢慢的爬上了林绾的肩头,她的歌声越来越轻,最后融化在皎洁的月光里消失不见。

卫逍遥以为她睡着了,便转身准备离开。

——

“毓王殿下听够了?”身后清冷的女生响起。

卫逍遥微微震惊了一下,但还是平静的开口,“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听闻岂有尽时?只是孤不想扰了长公主休息。”

“毓王殿下是在讽刺小女子么,长公主?我现在不过是你们夜雨王朝的一名阶下囚,怎当的起殿下的一句‘长公主’?”林绾勾起嘴角,眉眼弯成好看的弧度。

“孤并非此意。”卫逍遥转回身,眼中流露出一丝慌乱。

林绾淡笑,“我知道,”她起身正对着卫逍遥开口,“殿下叫我碧雅便好。”

“那么碧姑娘是怎知孤的到来?孤还以为……”

“呵呵。”林绾捂着嘴巴,清脆的笑声却丝毫不留情面的打断卫逍遥用来转移话题的文字,“什么碧姑娘,我又不姓碧。碧雅是我的名字,我姓萨瓦尔,殿下你不知道?”

卫逍遥的脸虽硬撑着不肯变红,眼中却透着一丝尴尬,不愿直视林绾含笑的丹凤眼。

看卫逍遥不接话,林绾眼角的笑意渐渐凝结,化成一丝伤感,“殿下随意便好了,我现在连生死都掌控在殿下手里,一个称呼又有什么可计较的。”

“碧雅姑娘……”

林绾再次打断卫逍遥的解释,却接上了刚才的话题,“毓王殿下金甲未脱,还想来去无声么?”

“孤路经于此,听见你的歌声奇妙而独特,一时出神就走了过来。你唱的是你家乡的歌吗?孤怎么从来没听过那样的语言?”

林绾仰起头,看着窗外的远方叹了口气,“是的,是我家乡的歌。”

沉默了好久,比叹息更忧愁。

卫逍遥再次开口,“碧雅姑娘,其他那些安宁国的将士……都已经……”

“可否拜托毓王殿下好好安葬了他们?”林绾淡淡的开口。

“你可怪孤?”卫逍遥不动声色的舒了一口气。

“成王败寇,愿赌服输,多谢殿下连日来对我的照顾,若有朝一日我的小命对殿下再无用处,还请殿下不要手软,我绝无怨言。”

卫逍遥不语,眸光黯了下去——

他们始终是敌人,只能是敌人。可是他不愿意相信这个英姿飒爽,美丽善良的女子终有一天不得不死在自己手里。

卫逍遥转身离开了牢房,没留下只言片语。

林绾唇边噙着的笑意慢慢也黯淡下来,她转身躺回床上。

——

那些安宁国的将士都死了,那她的性命不是也岌岌可危?她之所以能活到现在是因为她身为安宁国的长公主,还可以用来要挟安宁国。如果被人知道了她是假冒伪劣的,那可就惨了。可即便她真的是安宁国的长公主,一旦安宁国战败,她仍然命不久矣。

林绾知道自己想活下去,就只有靠卫逍遥了。

——————————————————————————————————

“姑娘,该用早饭了!”蓝若端着早饭踏进林绾的牢房,却见林绾仍然躺在床上,没有丝毫动静。

蓝若有些担忧的开口,“姑娘?你醒了吗?”

林绾仍然没有回应她,也没有动弹。

“姑娘,姑娘?”蓝若快步走到林绾床边,伸手想去探林绾的鼻息,“姑娘,你没事吧?”

岂料林绾猛地起身,剧烈的咳嗽起来,忽然“哇”的吐了一大口鲜血。

“姑娘,你怎么了?姑娘……”

蓝若扶着吐血不止的林绾躺回床上,定了定神,走到门边开始沉稳的吩咐守卫,“你,去禀告九殿下,碧雅姑娘吐血不止。你,去请随军的大夫过来,记得,不要走漏了风声。”

一个丫头,竟然可以给官兵下指令?

蓝若走回林绾的床边,冰凉的手指搭上了林绾的手腕,“姑娘,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第七章

卫渚兮来时,只见那女子面容苍白没有了血色,皮肤也白的好像有些透明。她的双眼痛苦的紧闭着,微微颤动的睫毛在散乱的青丝中若隐若现勾住了他的视线。

卫渚兮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焦急,但面色依旧冰冷,转头问正在床边把脉的大夫,“她怎么样?”

“回禀殿下,从蓝若姑娘描述的咳血的症状来看,像是痨病。”

“能医治吗?”卫渚兮悄无声息的握紧双拳。

“老臣若是拼尽一身医术,有五成把握。”

卫渚兮紧皱着眉头,看向那咳血如花的女子,额头上的青筋微微暴起——那个要强的离谱的女子,那个总是镇定自若的女子,那个趾高气昂仿佛不可一世的女子,此刻却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第一次把她的柔弱展现给世人。

不得不说,此时安安静静楚楚可怜的她,倒更像一个女子。

——

“九殿下,老臣愚钝,还请九殿下明白示下。”老太医揖了一礼询问的目光看向卫渚兮。

屋内一片沉寂,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卫渚兮的眉头终于舒展开,再看时,他的神情已经恢复平静,带着他平常惯有的那种玩味和冷冽,“既然把握不大,蒋太医便不用浪费心神了。”

蒋太医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九殿下,老臣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位随行的蒋太医是毓王府里的太医,世代效忠皇族,如今年岁已高,颇受卫逍遥尊敬,卫渚兮自然也要敬他三分,“蒋太医请说。”

“医者父母心,她虽然是异族蛮人,但也是一条生命……”

卫渚兮淡笑着,声音里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蒋太医可知她这条生命残害了多少我们夜雨的百姓?”

蒋太医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迫于卫渚兮的威严没敢反驳,“是,老臣遵命。”

“蒋太医,还有一事,”

“殿下请吩咐。”

“这件事先不要让我四哥知道,如今战事繁忙,我怕扰他心神。”

“是,老臣知道了。”蒋太医恭敬的道。

“去吧。”

屋内只剩卫渚兮一人,他略显孤寂的身影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静立了很久,目光却再也没有落在那女子摄人心魄的容颜上。

终于,他举步离开了林绾的牢房,留下一抹凝重的月白色背影。

——————————————————————————————————

摇曳的烛光将人影拉的很长,卫渚兮伏案而立,仔细研究手中的地图。

如今形式已经十分明了——安宁国损失了一员主将,军心摇动,更因为碧雅是安宁国汗皇萨瓦尔.阿尔甘唯一的亲妹,有碧雅作为人质,阿尔甘的行动被牵制了不少,如今的安宁军队,已经是苟延残喘,只等夜雨给他们致命一击。杀了阿尔甘,夜雨大军便可入驻安宁国大都,失去了那么久的国土,终于有望在这一世被收回。

房门被轻叩了三声。

小厮在门外开口,“殿下,蓝若来了。”

“让她进来吧。”卫渚兮只伸手揉了揉眼角,并没有看推门进来的女子。

“参见殿下。”蓝若屈膝行礼。

“起来吧,怎么样了?”

蓝若咬了咬嘴角,目光中带些许惧怕抬眼偷瞟着卫渚兮。

迟迟没听见回话,卫渚兮抬起头来目光凝聚在蓝若略显苍白的脸上,“说。”

“回禀殿下,毓王殿下去过了。”

“嗯?”卫渚兮皱起眉毛,“我记得我说过不要让消息传到我四哥耳朵里,怎么如今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

“奴婢该死,殿下恕罪,”蓝若急忙跪在地上,“奴婢警告过所有的守卫,不许他们通风报信,可是……可是……可是……毓王殿下突然到来,奴婢也没有办法。”

卫渚兮了然的挑了挑眉毛。

片刻,他淡淡的开口,“起来吧,不是你的错,这根本也不是你我能左右的事情,”他轻叹了口气,“果然四哥还是放不下她。”

“毓王殿下命蒋太医尽力救治,不许她有丝毫的差池,蒋太医已经在配药了。”

卫渚兮勾了勾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弧度,“她还真是好命,硬是挨到了四哥去看她。”

“殿下,我们怎么办?”

“你回去看着她,有什么事马上来向我禀报。”

“是。”蓝若屈膝行了一礼退出了房间。

卫渚兮将手中的狼毫笔扔在桌上,起身走出房门,这个长公主,还真是片刻也不能小觑了她。

——

卫逍遥的书房内——

“四哥,那个女子死不足惜,你又何必非要救她?”卫渚兮坐在卫逍遥对面,端起茶杯轻饮了一口。

“老九,孤自有打算。”卫逍遥的声音沉稳而威严。

“哦?”然而,卫渚兮却不为所惧。

卫逍遥轻咳了下,“她若是死了,恐怕就不能用来要挟阿尔甘了,这场仗还没有定胜负,我们总要留些后路。何况就算治好了她,她还是困在我们手里,你怕什么?”

卫渚兮扬了扬眉毛,不愿再去揭卫逍遥结痂的伤口,便不再与他争辩。

冷面皇子刁蛮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冷面皇子刁蛮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蛊惑道心:妖孽王爷,别过来!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蛊惑道心:妖孽王爷,别过来!在线阅读小说:蛊惑道心:妖孽王爷,别过来!目录预览:第三章这就是一祸害第四章庵中团聚第五章生相随第六章泰梨书院第七章金榜高中第三章这就是一祸害同桌的事一对夫妻,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孩,清玄对他们笑了笑。小二送来一壶茶。清玄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这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像这种不急不慢的雨最是下的漫长,要是放在平时,坐在屋檐下听雨声是很惬意,但放在现在真是一种煎熬,混着这满茶棚的汗味,连茶的清香都闻不到了。突然茶棚里喧闹起来,两个粗壮的男人走了进来,边走边嚷

  • 小说:超自然大英雄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超自然大英雄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超自然大英雄目录预览:第3章咬痕为证第4章C病毒第5章初逢冰山美女第6章恶斗第7章线索断了第3章咬痕为证“好吧,就算相信你是研究生命科学的。”李小芬摇头道,“那你说说看,假如真的存在你说的那种进化或变异的‘吸血鬼’,被它给咬了的话,我会不会也成为吸血鬼呢?”看得出,她很紧张。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能否从男子这里得到答案,毕竟此事太过于玄奇,或许她只是希望通过聊天来降低自己的紧张和恐惧。但是,这男子还真的给了她一个相对确切的答案——“应该不会。要是真的因为病毒

  • 小说:官途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官途在线阅读小说名:官途目录预览:第二章公务员考试(下)第三章酒店风波(上)第四章酒店风波(中)第五章酒店风波(下)第六章马副局长第二章公务员考试(下)突然,会议室的门一开,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而在会议室的门外面,则站着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走起路来沉稳而矫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威严的气势。他身后一个身位的位置上,有一个挺着将军肚的男人,他微微躬着腰,一边伸手指引着方向,一边对在前面的男人解释着什么。这时,那个中年考官见到将军肚的男人顿时一路小跑来到面前,恭敬的问候

  • 小说:婚不由衷:冰山总裁赖上我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不由衷:冰山总裁赖上我在线阅读小说:婚不由衷:冰山总裁赖上我目录预览:第三章遇见419对象第四章婚礼进行曲第五章微妙的早上第六章倒霉事一件接一件第七章温暖第三章遇见419对象昨晚喝太多了,什么时候回来,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戈雅微洗漱穿戴好之后,认认真真看了镜子里的自己,看见胸前的吻痕。戈雅微忍不住想骂:混蛋,有什么好吻的,吻这么多,还这么用力,现在吻痕还没消失。把衣服拉高遮了遮吻痕。打开门同时也看到了盛妆打扮的戈家二小姐戈雅婷,从她惊讶的眼睛里,戈雅微看到了愚蠢的自己。还以为找到

  • 小说:哑婚天成:霍少宠妻忙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哑婚天成:霍少宠妻忙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哑婚天成:霍少宠妻忙目录预览:第三章冷漠的亲情第四章霍家的女人第五章演戏第六章霍景铭第七章挑婚纱第三章冷漠的亲情第二天乔兮醒来的时候,陆小昭不在房间,等了一会,才看见陆小昭手里拎着一袋油条加豆浆走了进来。“醒啦。”陆小昭把早餐递给乔兮,“看你累了,我起来就没叫你,昨天晚上你一直说梦话呢。”“我说什么了?”乔兮心虚。“听不清楚,一会哭一会笑的,做什么梦了?”陆小昭伸手摸了摸乔兮的额头,“昨天晚上好像还有点烧。”“我没事。”乔兮哭笑不得,“不用那么

  • 小说:穿越之将军妻不可欺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穿越之将军妻不可欺在线阅读小说名:穿越之将军妻不可欺目录预览:第三章神秘女托付第四章技艺重现第五章蛇群入村第六章治疗风波第七章山中遇险第三章神秘女托付所以自己的技艺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业界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的。这也让家人对自己的另一半要求更高,到三十岁都没一个合适的。本来就不报什么幻想,后来经常遇到暗杀,墨玲珑都一直生活的惊心胆颤的,突然被眼前这个男子这么搞一出。墨玲珑很无措的,但不可掩饰的是,内心还是惊起一层浪花,软软的。穆青看着吼叫过后的墨玲珑看向自己,又很高兴的咧着嘴角,

  • 小说:隐婚蜜爱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隐婚蜜爱在线阅读书名:隐婚蜜爱目录预览:第二章聚会第三章联姻(一)第四章联姻(二)第五章友人归来第六章再遇第二章聚会白千言在教室里上课,心神不宁的想着那女人的事。白氏集团的董事长啊,她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一直等在这里,刚刚她肯定也就说说而已,白千言讽刺的想。她望着窗外,想着那个所谓的姐姐。白氏集团,十五年内被外人占领,经营不善股市大跌,成为商业界内的一大笑柄。就在它只能靠卖股份才能维持正常运营的情况下,去年,被突然出现的白千依,强势吞并。白千依,白老爷子(白氏集团开创者)的唯一外孙女

  • 小说:桃妖追爱记:总裁别想逃在线阅读

    原标题:小说:桃妖追爱记:总裁别想逃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桃妖追爱记:总裁别想逃目录预览:第3章重生,夜轩魇是谁第4章紫烟山庄里的咒文第5章篝火下的阴谋,夜轩魇相助第6章为博注意揽下最难任务第7章签合同获陌生男子相助第3章重生,夜轩魇是谁“桃子,桃子,快起床啦,太阳晒屁股了啦!”我还沉醉于自己的黄粱美梦中,便被一阵地动山摇惊醒。能够如此放肆地扰我清梦的,除了秦璐露别无二人。我揉揉惺忪的睡眼,开始一番绘声绘色的演说。“刚才,在我面前就放着一大盘水煮牛肉,就这么大!”我用手比划着,“光看着就可以感知其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