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情陷豪门:一夜成婚在线阅读

2017/11/15 15:39:5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情陷豪门:一夜成婚

第3章 :娃娃亲能当真?

这个人正是凌乔,他好不容易甩掉了尾随的记者,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因为他的老祖宗要训话。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凌乔低头俯视一眼地上的舒舒,“真是倒霉,撞上不干不净的东西。”他一步跨过了摔在地上的保温盒,继续往前走。

舒舒一脸诧异,什么跟什么啊,不干不净的东西……擦擦擦,被撞的人还没说什么,撞人的人竟然一副傲慢的姿态,还拍拍屁股就想走,想得美!

舒舒蹭地从地上站起来,摊开双手拦住男子,“喂,你撞了人没有说一句道歉就想走?你懂不懂道理啊?”

舒舒看了一眼保温盒,坑爹的,里面的内胆碎了,热乎乎的汤汁正不断往外流出来。她瞪着墨镜男,“喂,我的保温盒被你撞碎了,你得赔!”

郁闷,这可是我省吃俭用攒钱买的保温盒啊,为的就是能让妈妈吃到我做的热饭热汤,这下全没了。

凌乔一语不发,也看不出墨镜下是怎么样的眼神,他嘴角紧紧抿着,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没时间搭理这个小东西。

凌乔强大的气场令舒舒倒退两步,但舒舒还是没有打算放过他,“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撞坏了人家的东西就得赔偿,你有没有家教啊!”

凌乔冷哼一声,不耐烦地从西装口袋里拿出钱包,随手抽出几张百元大钞,“我赔,喏,我就这么多现金,让开,我赶时间。推荐163shenghuo.com

舒舒愣愣地看着眼前花花红红的钞票,心里极度憋屈,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种无耻的人,今天真是开了眼界!

她大力一扬,挥手推开他的胳膊,“你什么意思?撞伤了人就应该先道歉再赔偿,这是小学生都懂的道理,你一个大活人还不如一个小学生?”

凌乔的脸上露出了明显不耐烦的神色,他扬起手,将钞票直接甩在舒舒的脸上,“滚开!”说着,他大跨步地绕开舒舒,径直往病房走去。

他不能逗留很久,更加不能受人关注,万一在医院里被认出来,奶奶又要多骂几句了。

“喂,喂,你别走啊,你讲不讲道理!”

简直混蛋,这已经不是道不道歉的问题了,而是尊严问题,他怎么可以这样侮辱人?

舒舒正要追上去,听到声响的护士连忙喊来,“舒舒,你怎么回事,赶紧把地面弄干净啊,不然害人滑倒怎么办?”

舒舒气得直跺脚,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无可奈何。

好吧,我自认倒霉!

看着地上慢慢扩大的受灾区,她连忙从洗手间里拿了拖把和抹布将地面擦干净,而她的保温盒,也只有扔垃圾桶的份了。

舒舒一一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钞票,总共有六张,她心想着,哼,六百块钱就能随意践踏别人的自尊?真是嚣张的家伙。

不过,她还是折好往口袋一塞,用尊严换来的钱也是钱啊。

她垂头丧气地往母亲的病房走,手里拽着六百块钱。小说:情陷豪门:一夜成婚在线阅读真恨不得将这六百块钱兑换成一元的硬币,然后砸死刚才那位傲慢无理的男人。

正走着,她突然看到走廊尽头那间VIP病房的门开了,然后,刚才那位戴着墨镜的男人摔门而出。

是他!舒舒机灵地往旁边一闪,背着身子不让男子看到。

“我才不结婚!”凌乔闷闷地咒骂一句,伸手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大跨步地往电梯走。

到了地下车库,凌乔走出电梯,伸手拿下墨镜,懊恼地对半一折,又重重地摔在地上,嘴里大声咒骂,“我才不结婚,该死的,找什么找,三十年前的娃娃亲能当真?笑话!”

他走到一辆宝蓝色的奔驰敞篷车前,纵身一跃跳进了驾驶室。他心里窝着火,立刻发动车子想去兜兜风。

引擎的声音响起,跑车蓄势待发,就在这时,一个娇小的身影挡在了敞篷车前。版权163shenghuo.com她双手叉腰,一只脚踩在车子的保险杠上,地下车库的风吹得她额前的刘海一飘一飘的。

凌乔眯着眼睛,感到一阵疑惑,“小姐,你找错人了吧?”

噗,他竟然不记得了,这是什么猪脑子,什么烂记性!舒舒抬起脚用力一蹬保险杠,鼓足了声音质问,“我就是刚才被你撞倒的不干不净的东西。”

哦,原来是她啊!凌乔开门走下车,正视一眼这位莽撞的小女子。啧啧啧,身高一米六五撑死,体重还不到一百斤吧,最主要的是前面一马平川。

凌乔不屑地说,“怎么,刚才的钱不够吗?我身上没有现金了,不然给你开支票……”他轻笑一声,“呵,你见过支票长什么样子吗?去去去,小孩子一边玩去,我很忙,没空搭理你。”

第4章 :把她抓来!

竟敢藐视我!舒舒鼓着腮帮子,又抬脚用力一蹬保险杠,蹬得脚底板都有点疼了。“你!”舒舒指着他,好吧,这人身高应该超过一米八吧,可是长得高又怎么样?智商还不是不如小学生?

“我怎么了?”凌乔歪嘴一笑,带着不屑,也带着一丝纳闷,这个不干不净的小东西,竟然不认识他,真是OUT!

舒舒从口袋里拿出六百块钱,拿了两张折好又塞进口袋,“我的保温盒一百块钱就够了,另外一百是我被你撞到的精神损失费,这四百快钱还给你,不过……”舒舒手一捏,将钱紧握在手心,“你得给我道歉,我才要还你。小说:情陷豪门:一夜成婚在线阅读

“呵……”真是笑话,凌乔怎么想都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个傻子。他干脆话都不说,一只手就轻而易举地将舒舒拎到旁边,然后坐上车系好了安全带。

舒舒,“诶诶诶,你道歉啊,你道歉我才把钱还给你。”

凌乔发动了车子,舒舒一慌,将钱直接朝他扔去。

“啪。”的一声,四张百元大钞洒落在驾驶室里。第一次,生平第一次,堂堂的凌柏集团总裁,居然被人用钱砸了。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凌乔的脸臭到了极点,他一下一下哄着油门,可是迟迟未踩油门。他凌厉的眼神斜瞪着车旁的小东西,这眼神,比刀还利,比剑还尖。

好吧,舒舒也不是什么胆子大的人,看到凌乔目露凶光,她心里也打起了小鼓,“钱……还给你,道歉我就不指望了,你这个比小学生还不如的东西,真不是东西!”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跑!

“你给我站住!”凌乔踩下了油门,奔驰跑车一下子开出了停车点。

舒舒也不傻,她才不会跑直路,她娇小的身体像一只小鱼一样穿梭在车子与车子的空档处。

凌乔气得额头的青筋都迸出来了,他眼睁睁看着这个小东西在地下车库里穿梭来穿梭去,却追不上她。

很快,舒舒就跑到了楼梯房,一溜烟钻了进去。

可是凌乔就惨了,“砰。”的一声巨响,他直直地撞上了墙壁,车里的安全气囊弹出,他被死死地挤在驾驶室里。更重要的是,他的下巴撞到了方向盘,很疼。

该死的,今天怎么尽走霉运,被奶奶逼婚不说,还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不干不净的东西给捉弄了。

凌乔的身体动弹不得,他的眼珠朝两边看了看,幸好这里没有记者,不然的话,他将以前所未有的姿态登上各大报纸网站的头条。

咔嚓、咔嚓。

不对,等等!

凌乔倒抽一口冷气,这熟悉的声音……不是记者还有谁啊!

一个非常敬业的记者拿着相机,以百米赛跑的速度狂奔而来,“是凌乔的跑车,赶紧跟上,快!”

更加恐怖的是,后面的保姆车里,一台摄像机正对准了凌乔的车子,正在进行实况直播。

凌乔紧抓方向盘,奋力挤着弹出的安全气囊,试图摆一个好一点的姿势。可是,几百万的跑车啊,安全气囊也不是浪得虚名,管你怎么支招,气囊就是鼓鼓的让他动弹不了。

记者跑到跟前,一边拿着照相机狂按快门,一边兴奋地大喊,“我拿到凌乔的独家新闻啦,我拿到凌乔的独家新闻啦,凌乔出车祸啦,凌乔出车祸啦。”

凌乔双眼怒瞪着,充斥着明显的红血丝,从来没有如此狼狈地上过电视啊。他重重地呼吸着,一团怒火正熊熊燃烧起来。

而眼前,是一张零落的百元大钞!

楼梯间里,舒舒正远远地看着这一幕。她原本已经跑走,但听到一声巨响之后,又折回来看。

抱歉,这是你自作自受,可不关我的事。

凌乔在地下车库自撞墙壁的新闻第一时间在网络上传播开来。视频点击率在短短一小时之内就破了千万,并且还在持续上升中。

医院VIP病房,一声粗实的怒吼响彻整个医院。

“啊……”下巴贴着纱布的凌乔胡乱抓着头发,“全部都给我滚出去!”看到电视里不断重播的狼狈画面,他简直怒火中烧,把几个护士吓得纷纷逃出去。

“子俊,给我立刻找出那个不干不净的东西来,我要报仇!那个东西身高一六五,瘦不啦叽的,黑色的长头发,眼睛又圆又大,啊!我要把她的眼睛抠出来!”

病房外的邓子俊也是第一次看到凌乔发这么大的火,连忙往里面喊,“总裁,我这就去找,你安心养伤。”

安心养伤,安心养伤……凌乔视线往下看,看到包着的下巴更加抓狂,“把她抓来,我要弄死她!”

第5章 :不要离开我

这时,门外一片安静,凌奶奶在胡欣的搀扶下慢慢走进病房。

凌乔憋住气,愤愤地叫了声,“奶奶,妈……”

胡欣担忧地问,“儿子,你是怎么回事,在地下车库都能出车祸,你能再丢脸一点吗?”

“我……”在长辈面前,凌乔不敢暴跳如雷,“我也不想啊!嘶……”他连忙捂住下巴。

凌奶奶心里也是心疼的,但她反而比较淡定,“哼,这总比你跟哪个明星闹出绯闻好,整天都是那些花边新闻,这下你总该安耽一点了吧。”

凌乔委屈地说,“奶奶,你都说那些是绯闻了,全是记者胡编乱造的,你还当真?”

“我还真当真了我告诉你,你爸已经联系到刘家了,我们凌家世代最讲究诚信,你爷爷的遗愿必须遵从。”

凌乔不乐意了,“奶奶,这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娃娃亲这种说法?我不干,我不结婚。”

凌奶奶,“乖孙子,你看看奶奶,奶奶这把老骨头就要去见你爷爷了,我拿什么去见你爷爷啊?这回你别想拿借口逃掉,你要么乖乖结婚,要么就放着我这个老太婆不管,就让我死不瞑目好了。”

说着,凌奶奶坐在沙发上,又是擦眼泪又是吸鼻涕的,好不伤心。

凌乔一脸窘样,“奶奶,你别逼我啊……”他向胡欣投去求救的目光,“妈……”

凌奶奶一眼就揭穿了他,“别找谁求救,谁都救不了你。爷爷的遗嘱里可写得清清楚楚,凌家长孙必须遵守当年的婚约才有资格继承凌柏集团,公证过的,你爸也得遵守。”

“奶奶……”凌乔一脸苦逼样,这日子没法过了,要不要再苦逼一点?“奶奶,要是刘家的孙女缺胳膊断腿的,或者已经三四十岁了,你也让我娶?”

这时,凌志伟急急赶来,“妈,联系到刘家了,刘子业有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儿,刚刚大学毕业。”

凌奶奶顿时心花怒放,“太好了,尽快邀请人家到家里来坐坐,我这把老骨头也该出院了。”

一旁的胡欣干笑着,“志伟,赶紧给妈办理出院手续去。”她心里虽然对老人家的意思很不满,但凌志伟都没说什么,她这个做儿媳妇的更不好说什么。

病床上的凌乔丧气地喊,“我呢?奶奶你都不管我了?”

“你又没缺胳膊少腿,擦伤了个下巴又不会死人,精神这么好肯定没有脑震荡,走,跟奶奶一起回家去。”

不是吧……凌乔往后一趟,干瞪着天花板,好,连老天都跟我做对,你够狠!

另一间普通病房里,舒舒看着昏迷中的母亲默默流泪。尽管她和母亲一直保持着愉悦的心情,但母亲还是被病魔折磨得憔悴无比。

一周前,在舒舒的毕业典礼上,舒宁特意请了一天假去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可是,拍照的时候,舒宁突然晕倒在地,吓得舒舒连忙把她送进了医院。

原以为母亲只是操劳过度而已,可没想到她竟然患了尿毒症,必须换肾才能保住性命,而手术费高达五十万。这对舒舒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舒舒一直在母亲的呵护下长大,三岁的时候,狠心的父亲抛下了她们母女,跟一个富家千金走了。虽然是单亲家庭,但舒舒从来没有因为缺少父爱而自卑过,她像平常人家的小女孩一样,健康长大。

舒宁年轻的时候长得很标致,离婚之后有许多人给她介绍对象,但为了女儿,她始终一个人。

舒舒也很争气,从小就非常懂事,学习也好,上了大学每年都有奖学金。大学最后一年,她在一家电视台实习,她机灵刻苦,做事认真,一拿到毕业证书就可以正式聘用。

可是,母女俩平静安逸的生活却被这突如其来的病魔给扰乱了。

第二张病危通知书静静地躺在床头柜上,合适的肾源已经找到,如果再没钱动手术,舒宁将失去动手术的最佳时机。

舒宁慢慢睁开眼睛,伸手抚摸着女儿的脑袋,干涸的嗓子发出微弱的声音,“舒舒,别哭,妈妈早就知道自己的病了,能看到你戴上博士帽,我就安心了……”

“妈,你不可以丢下我不管,爸爸狠心丢下我,你也要丢下我吗?不准,我不准。”

舒宁摸着女儿的脸颊,替她擦去眼泪,“妈妈也不想离开你,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舒舒擦干眼泪,倏地站起来,“妈,你等着,我去找那个人,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舒舒小姐,你来啦,老爷正要找你呢。”佣人笑着将她迎进去。

老爷?呵,你都从姑爷变成老爷了啊,要不是我走投无路,打死我都不会来找你!可是,他正要找我?为什么?

走进一处高档的私人公寓,舒舒在门口徘徊了一阵之后,终于伸手按下门铃。

第6章 :得到便宜还卖乖

舒舒走进刘家大门,这是她第二次来到这里。回想起五岁时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情景,她不禁打了一阵哆嗦。

那时候的刘家还是张家,张家的千金小姐张琳就是她的继母。那一次,舒舒发着高烧,舒宁无奈之下找到刘子业,可是,刘子业缩着脑袋不敢出来见她们,是张琳,瞪着杀气腾腾的浓眉大眼把她们赶了出去。

那一次,是母亲为了她而来,这一次,是她为了母亲而来。

“舒舒……”刘子业见到女儿,眼前一亮,心想着,果真是女大十八变,这下刘家的企业有救了。

舒舒从容而淡定地点了点头,“爸,我来是想跟你……”

“呦,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张琳从刘子业身后走上前,从上到下打量着舒舒,“哼,子业,你女儿倒是长得人模人样,她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才做了你的女儿。”

舒舒听着就来气,她什么意思啊,都这么多年了还这么咄咄逼人,是她抢了别人的丈夫还在那里嚣张,真不要脸。

舒舒狠狠地瞪着张琳,她恨极了她,就是这个女人,用庞大的家业和狐媚的功夫,抢走了她的父亲。

而她的父亲,竟然也是那么的不堪,在前途面前,狠心抛弃了糟糠,也抛弃了她这个女儿。

刘子业用手肘一推张琳,“你少说几句。”他拉着舒舒坐到沙发上,亲昵地问候着,“舒舒,你过得好吗?这些年来,爸爸一直记挂着你啊……”

舒舒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父亲,“爸,我这辈子也没求过你什么,今天要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会来找你,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刘子业,“你说,有什么困难,爸爸一定帮你。”

“妈得了尿毒症,需要五十万做换肾手术,你能不能借我……”舒舒怯怯地看了刘子业身后的张琳一眼,“我可以打借条,利息照付,爸,求求你了。”

张琳一反常态,竟然没有一口拒绝,而是慵懒地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原来是借钱来的啊,我说这么巧要去找你你就找上门来了。”

刘子业对她们母女多少有些愧疚,他拍了拍舒舒的手,说,“钱不是问题,爸爸一定会帮你们的……可是舒舒,爸也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舒舒一愣,这么多年来都对她们不闻不问的父亲,还有事要她帮忙的?她疑惑地问,“什么?”

话到嘴边,刘子业一阵紧张,“是这样的,最近经济不景气,爸爸的公司遇到了些麻烦,我为这事愁得头发都白了……舒舒啊,你爷爷以前当过兵,在战场上救过一个战友,因为当时他们两个都已经生了儿子,所以立下誓约,要将自己的孙祖辈结为亲家。”

舒舒一脸纳闷,晕死,怎么扯到爷爷身上去了,你入赘张家,张家的公司遇到危机,这关爷爷什么事?

“现在那家人找来了,已经四十多年没联系了,他们家竟然是,竟然是鼎鼎有名的凌柏集团啊。舒舒……”刘子业握紧了女儿的手,“你一定要帮爸爸这个忙,答应下这门婚事,不然,爸爸的公司一倒,也没钱给你妈动手术啊!”

什么什么?舒舒一时不明白刘子业的话,他绕来绕去的把她绕昏了。“爷爷和他的战友订下亲事,要祖孙结为亲家……那关我什么事?爸,我被你说得糊涂了。”

对面的张琳白了她一眼,趾高气扬地说,“别捡到便宜还卖乖,要不是瑶瑶才十六岁,也轮不到你。有多少人挤破脑袋想接近凌乔,你是乐糊涂了吧。”

瞧瞧瞧瞧,张琳那嘴脸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的尖酸刻薄。

舒舒忍着气没有理睬她,她是来求人的,不能得罪人,“爸,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子业叹着气,说,“公司需要大笔资金度过危机,银行贷款又贷不下来,我都准备拿房子出去抵押了。昨天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一说才知道,原来凌柏集团的创始人就是你爷爷的战友。舒舒,他们凌家守信用,几经周折才找到了我,要是两家结为亲家,那凌家肯定会支援我的公司,那我就不用这么愁了。”

舒舒终于听明白了,难怪这个父亲突然对自己热络了,难怪这个继母没有赶她走,原来,他们正在谋划着要用她的终身幸福去换取公司的太平啊。

第7章 :一场交易

“爸,这种娃娃亲你也当真?你就不怕这是一个陷阱吗?你这不是在卖女儿吗?”舒舒一连三个问题问得刘子业哑口无言。

张琳听了很是窝火,指着舒舒说,“我说舒舒,这是天大的好事啊,人家可是凌乔,他动动脚趾头就可以翻云覆雨,你嫁给他是你高攀了人家,要不是我的瑶瑶还不到年龄,会轮得到你吗?唉我说这舒宁是怎么教女儿的,尽不知好歹……”

舒舒斜瞪了她一眼,不想闹事也不成了,她闷在心里多年的委屈一股脑喷发出来,“你闭嘴,我跟我爸说话,你插什么嘴?”

“你,你……”张琳愣了,张口结巴,她怎么也没想到,当年那个病怏怏的小女孩今天居然这么嚣张。

“我可不像我妈那么好说话,你尊重我我也可以礼貌地叫你一声张姨,你不尊重我,我也照样不用尊重你。”

张琳是一个十足的欺软怕硬的人,她见占不了舒舒的便宜,就转而骂刘子业,“你这个没用的男人,赶紧给我想办法凑钱,我决不允许我这幢房子拿出去作抵押,这是我爸留给我的。”

刘子业夹在中间成了受气包,他依旧拉着舒舒的手,低声下气地说,“舒舒,你要是不帮我,我也没钱给你妈治病啊……要是公司没有经济危机,爸一定义不容辞帮助你,可是现在……唉!”

看着垂头丧气的父亲,舒舒到底心软了,她跟张琳不同,张琳是欺软怕硬,而她是吃软的不吃硬的。她缓了缓气息,淡淡地说,“让我考虑一下……”

回到医院,护士长把一张新的病危通知单交到了舒舒手上,护士长同情地说,“舒舒,第三张了,钱还没着落吗?”

舒舒知道这很为难护士,但她还是要试一试,“护士长,能不能先帮我妈动手术?五十万不是小数目,能不能让我分期付款?护士长……”

护士长无奈地摇摇头,“舒舒,这是不可能的,我也很想帮你,但医院不是慈善机构啊。”

病床上的舒宁听到声音,慢慢睁开眼睛,“舒舒……”

“妈……”舒舒立刻飞奔到母亲床前,紧紧握着她瘦得只剩下骨头的手,“妈,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舒宁微微一笑,剧烈的疼痛已经使她的身体完全麻木,就连女儿手心的温度她也感受不到。可是,她还是挤出一抹温暖的笑容,“妈妈没事,妈妈看到女儿,就不疼了……”

舒舒紧紧咬着嘴唇,她感受着母亲无力的手,坚强地不让眼泪流下。不就是一场交易么,嫁就嫁了,至少能让妈妈动手术,不是吗?

两天后,张琳穿着高贵的黑绸长裙,挽着西装笔挺的刘子业走进了凌家的庭院。

舒舒也被盛装打扮了下,及肩的长发如瀑布一样柔顺,发尾处稍稍往内弯着,齐齐的刘海覆盖在额前,下面是一双水灵乌黑的眼睛。

舒舒遗传了舒宁的美貌,娇小的她穿着一件湖蓝色的连衣裙,在精心打扮之后,宛如一个闯入凡间的精灵。

“爸,我妈还在重症监护室,我想快点去医院看着,不用太长时间吧?”

张琳回头瞪了她一眼,警告道,“臭丫头,什么你妈你妈的,你妈现在是我,别露馅了,不然后续的二十万护理费,我可不付!”

来硬的是吧,我偏偏不吃这一套。舒舒停下脚步,愤愤地说,“不付是吧,我现在就走。”

张琳跺着脚,压低了声音吼道,“你敢……”

刘子业连忙出来打圆场,“停停停,这是人家的地方,大家都少说几句……舒舒,用不了多少时间的,就跟凌家的长辈见见面,他们想听听你的意思。呆会儿你说话注意一点,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该怎么说,我想你应该懂的,拜托了……”

看吧,刘子业到底是她的父亲,总能把握住她内心的底线,她无奈地说,“好吧。”

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直接告诉凌家实情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她假装是张琳的女儿,难道她妈妈就见不得人了?

舒舒越想心里越不服气,但好在母亲的手术很成功,她也不计较那么多了。更何况,若是让母亲知道她为了凑手术费而嫁人,母亲一定非常自责。

走进凌家客厅,满眼的富丽堂皇,满眼的高贵奢华,二十名佣人两排站开,四十五度鞠躬表示对他们的欢迎。

舒舒心里打起了鼓,这也太夸张了吧,是人住的?

凌家的三个长辈也穿得非常正式,毕竟是两家人第一次见面。凌汪美玉精神抖擞,一点都看不出刚刚出院的样子,她一眼就看到了舒舒,“这就是刘舒吧?唉呦,皮肤多嫩啊……”说着,凌奶奶一把捏上了舒舒的脸颊。

情陷豪门:一夜成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情陷豪门 或 一夜成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宠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宠妃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宠妃目录预览:003敢伸爪把你做成袖笼004咬不死丫的003敢伸爪把你做成袖笼苏沫沫原本纠结着还要不要迈出去的爪子在听到沐清歌的话后“嗖”的一下子收了回来。转身睁大了眼睛看了看侧卧在软榻上的美人。软榻上那人七分慵懒三分病恹恹地,明明看着是个极品美人儿,可是看在她的眼里却是让她忍不住打心底里冒凉气。果然古话说得好,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有毒呐。“过来。”这次沐清歌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苏沫沫小心地迈着猫步踱到了沐清歌的脚边。沐清歌起身,手一捞便抓住了苏沫沫的雪白大

  • 高冷艳后:总裁,离我远点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高冷艳后:总裁,离我远点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高冷艳后:总裁,离我远点目录预览:第三章死里逃生(一)第四章死里逃生(二)第五章生死攸关第三章死里逃生(一)走出大门,林逸宸冷然对外面几十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说:“按照我的意思,不许放一个人进来。”说完,林逸宸往外走,他一边走一边想:我让你和你的孩子自生自灭,算是我对你的最后一点怜惜。酒店外,阳光依然很好;而在酒店房间内,灯光如炬。就在这亮堂堂的卧室里,那一张张羞人的照片更让人刺目。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颜锦绣努力想,可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 诡夜惊情:夫君找上门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诡夜惊情:夫君找上门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诡夜惊情:夫君找上门目录预览:第3章被骗了第4章死尸动了第5章心有余悸第3章被骗了听了我的这话,灵儿是连忙点头,随后吃了点东西,我们便起身去找风水先生。我,叫梦兮兮,二十岁的年龄,已经上大二,父母健在,自己也会做些兼职挣零花钱。生活一直都很平静,然而就是这串风铃,改写了我的命运。我和灵儿打探到了一个算命的风水先生,什么都会,而且看的还很准,只是地址有点偏僻就是了,大概坐公交车十多分钟,然后走个千米左右就到了。下了车,我们按照地址往前走,还真

  • 肥妃翻身:王爷您滚好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肥妃翻身:王爷您滚好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肥妃翻身:王爷您滚好目录预览:第3章让您滚出去~第4章又肥又丑又歹毒。第5章太他娘的吓人了!第3章让您滚出去~不是说古代很保守的吗?怎么一个个这种德性。正想着,外头又是对话响起,“哎哟,岑儿来啦。”“王妃醒了吗?”“谁知道呢。话说,岑儿你是不是瘦了?别费劲了啦,王爷虽然喜欢纤弱的美人,可你这么个从将军府跟过来的丫头,是绝对不会碰你的。你还是跟你家主子好好当一辈子的老姑娘吧。”“付湘,你!”“干什么这么生气,人家说的是事实啊。你看王爷看你一眼了吗

  • 攻婚掠情:契约老公太生猛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攻婚掠情:契约老公太生猛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攻婚掠情:契约老公太生猛目录预览:003为情自杀004八字犯冲005秦晚,你不要后悔!003为情自杀他看到在场的秦晚,脸色顿时一白,神情间充满了痛苦。此时秦晚也看见了他,认真算起来,他们快半年没见了,不过最近的一次通话确是在昨天。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跟自己提过半句,若说之前秦晚还报的有半分的希望,这一刻她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心死了。此时欧阳霖脸上满是焦急和无奈,他不顾母亲的拉扯,快步的走到秦晚的面前。“晚晚,你听我解释……”“啪”秦晚挥手一巴掌

  • 豪门大少的神秘小情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豪门大少的神秘小情人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豪门大少的神秘小情人目录预览:第3章分手礼物要不要?第4章我永远不会对他有非分之想第5章手指流血第3章分手礼物要不要?沈婳回自己的办公室后,赶忙就想找医药箱,可是她才刚过来,还没来得及在这儿准备医药箱……无奈之下,只能去洗手间,用流水不断地冲着被开水烫到了的手背。站在洗手台前任由水流冲着自己那已然红肿的手背,沈婳的思绪飘得很远。就在这时,一个挺着肚子的女人走了进来,看到沈婳立刻就说道:“沈助理,手没事吧?厉总他其实……平时也没这么不好伺候的

  • 冷枭毒宠:叛妻的致命诱惑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冷枭毒宠:叛妻的致命诱惑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冷枭毒宠:叛妻的致命诱惑目录预览:第三章曾经……第四章好痛,求你轻点第五章错了,是上面这张嘴第三章曾经……夏颖恩当然知道施胤炀恨他,若不是她,他不会失去一切,也不知道经历了怎样的艰难,如今才能又活着出现在她面前,连她自己想到自己曾经对他做过的事,都忍不住恨自己,何况他?她也已做好了被他恨,被他百般折辱的准备,尤其在知道母亲和妹妹都在他手上之后。可当真对上他冰冷无情的眼神,再想到曾经的他对她是多么的温柔宠溺,几乎就是百依百顺之后,她的心还是剧

  • 枕边欢:狼性总裁滚远点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枕边欢:狼性总裁滚远点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枕边欢:狼性总裁滚远点目录预览:第三章回京都第四章妖精归来第五章不止她一个第三章回京都京都,王家。白魅儿乖巧的坐在沙发上,在她的对面,是王幂寒的妻子,张宁霞。张宁霞,十年前京都有名的交际花。传闻跟她好过的男人,没有千八百,也至少有七八十。当年,王幂寒并不是王家看好的继承人,只是一个喜欢惹事的街边小混混。张宁霞虽然是张家的嫡系大小姐,却喜欢到处招蜂引蝶。流氓和交际花,正好配对。再加上王家和张家同属四大家族,两家又存着联姻的关系,于是早早就把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