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在线阅读

2017/11/15 15:47:2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

第3章亲眼目睹自己的葬礼

“墨。来自163shenghuo.com”她别开脸去,轻声唤身旁的男人,“我们进去吧。”

“好,我们走。”

男人阴鸷的视线警告似的从唐娇娇的脸上划过,松开她的手,近似甩开。

他粗粝的手掌搂紧怀中女人的纤腰,勾着她从唐父和唐娇娇的面前擦肩而过。

连着后退几步的唐娇娇在站稳身子后,双眼泛出寒光。

“唐,洛,心!”

她咬牙切齿,为什么即便这个女人死了,也不让她好过?

“娇娇!管好你的嘴!我们可得罪不起时家!”

唐东海转身离去的背影,传来沧桑遒劲的命令声。

唐娇娇更恨了,她内心翻滚着滔滔的恨意。小说: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在线阅读

而此时,赵清安的目光却也正直勾勾的盯着安雅的背影,直到她落座,埋首于身侧男人的怀中。

那男人刀削般刚毅的脸,也唯有面向她时会浮现出一抹温情。

他迷惑了,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

落座后没多久,哀乐奏响。

安雅双手平放在膝前,静静的看着灵堂前的挽联,花圈,还有摆放着香烟茶水的长桌,一动不动,不多时便双腿麻木。

“亲眼目睹自己的丧礼,感觉如何?”

时墨搂着她的腰身,将头凑近她耳侧,他粗硬的短发似正摩挲着她的肌肤,挠的她脸蛋儿又麻又痒。

“感觉……很特别。”她轻声回应,迎上他霸道的眼神,耳中久久回荡着他狂妄低沉的嗓音。小说: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在线阅读

扬了扬唇,他落下冷冽如冰的字眼,“我说过,只要你嫁给我,盛京便不会再有唐家。”

从安雅的角度望过去,时墨的唇抿成了一道冷硬的弧度。

她丝毫不怀疑他话中的真假。

只要时墨想,别说是一个唐家,恐怕连盛京他都足以颠覆。

安雅精致的脸在潋滟的灯光下,不明神色。

“我也说过,唐家的事,只能由我来解决。”

时墨挑眉,不置可否。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奏完哀乐,是冗长的哀悼词,唐家的近亲远亲皆上前献花。

但若是仔细瞧便会发现,真正面色悲恸的寥寥无人。

“我去上个洗手间。”

“嗯。”

绕过灵堂,是几亩大的杂草丛生的院子。

沿着幽径往前走,便是标注了‘男女’小人图的卫生间。

安雅踩上石阶,快走近树荫下时,听见从女厕中断断续续传来的声响,她的脚步戛然而止。163生活网

“嗯……你轻一点,弄疼我了!”

是唐娇娇。

肌肤之间的拍打声,摩擦声,夹杂在一起,不难听出她沙哑嗓音中的欲望,扭捏着,亢奋着直达高潮。

“是不是最近做的太频繁了?好像松了点……”男人戏谑的声音传来。

亦是安雅所熟悉的声音,她嘴角噙着一丝嗜血的冷意,紧握成拳的指尖直插在手心里。

“讨厌!”

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暧昧喘气声,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渐渐消停下来。

接着就是男人拉裤链的声响,还有穿衣服的细细碎碎声。

“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的来历绝对和唐洛心有关,我还是有点不太放心,我们要不要……”

“别想太多了!爆炸现场你也看到了,唐洛心的骨灰连筛都筛不回来了。163生活网

赵清安将黑西服整理好后压下身子,挑逗的拨弄了下唐娇娇肌肤上的小豆豆,全然没有了刚刚在灵堂前痛哭的伤心样儿。

他侧着脸伏在她的耳边低声说,“别担心宝贝,要不要哪天在她的棺材里试试?我们还没试过在棺材里……干你!”

这话听起来又下流又撩人,唐娇娇当即面带羞怯。

“讨厌……”

在卫生间的门锁扣动之前,门外的人儿迅速的迈开了修长美腿,选择离开。

第4章她不过是你捡回来的狗而已

格调简约的房间内,安雅一袭浴袍式的睡衣,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披散开来。

她端坐着,由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年轻男子给她检查面部细小的创口。

“恢复的还算不错,没有感染的迹象,只要你每天保持愉快的心情,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展凌舒展开眉头,又将一精致小瓶放在了桌上,“这是我新研制出的养颜膏,你记得每天晚上临睡前服用。”

“我知道了,谢谢。”安雅抿了抿唇。

展凌摘下手套,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药箱后起身,“那我先走了。”

“好。”她点头。

将展凌送到门口,古铜色房门拉开的那一刻——

一道纤瘦的人影陡然跃入她的视线,伴随着尖锐的女音,“安雅!你这个贱人!”

话音落下,是女人高高扬起的手掌,利落的甩下。

“啪!”

巴掌猝不及防的从安雅的右脸脸颊划过,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半秒之后她便觉得脸颊又麻又疼。

这一幕震惊了展凌,甚至于在这个不速之客第二次扬起手时,他都还没回过神来。

安雅反应还算快,未等女人的巴掌再度落下,她飞快的擒住了女人嚣张的手腕,狠狠的扼住,冷声斥道,“你发什么疯?!”

“呵……我发疯?”

女人漂亮的脸蛋扭曲着,明眸中燃烧着火焰,“我是要发疯了!自从你这个狐媚子出现在墨的身边,他的视线里就再也没有了我的存在!我真想知道你使出了什么妖媚手段将墨迷的神魂颠倒!”

“竟然就连他出差都要带着你?安雅!你不要忘记了,在你之前,墨最宠爱的女人可就是我!”

女人声嘶力竭的喊道,她又似想起来了什么一般。

“他人呢?”

安雅一怔。

女人趁机用力甩开了安雅的钳制,撞开她,闯入偌大的总统套房。

“时墨他人呢?我要见他!”

“他现在不在这里。”安雅扶额,快速的跟上女人的步伐试图制止这场无厘头的胡闹,试图抓住她的手臂。

她可不想一个疯女人在她的房间内大吵大闹。

‘嘶。’

脸颊还有点痛。

“你别碰我!”可就在安雅的指尖刚碰触到女人的那一刻,女人却陡地甩开了她。

她触不及防的往后退了两步,等站稳了身子,便见女人踉踉跄跄的朝着里间跑去,直奔浴室。

“时墨?墨你在么?”

推开浴室的门,没人。

女人不甘心,甩开鬓边碍人的长发,立刻闯入了衣帽间,依然没人。

她依然不气馁,又搜寻更衣室,不厌其烦的一间一间的搜寻着,“时墨,你人呢,你出来!我知道你一定在这里!你出来!”

“你找我,有事?”

岑冷如冰的嗓音,自门外响起。

不知何时,时墨修长挺拔的身躯已经屹立在了门口,他穿的拖鞋,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将他健壮结实的身材显露无疑。

女人的无理取闹就此终止。

她愕然,转身,欣喜若狂的绽放出笑容,迎上前去,“墨,你来了!”

安雅亦是有些诧异的望向门外出现的男人,他不是去了楼上的会议厅处理紧急事情了么?

怎么这么快就处理完了?

不过她所有的思绪,都被那骤然扑入时墨怀中的女人给打断。

“墨!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爱我的对不对!你怎么可能会喜欢上那个安雅,她不过只是你从路边捡回来的一只哈巴狗而已!”

“……”时墨的脸色很明显的沉了下来。

安雅,“……”

“时先生,我已给安小姐全面检查过了,安小姐已无大碍,那我先告辞了。”展凌适时开口,他可不想搅和到这些事中。

“嗯。”

展凌脚底抹油似的离开,时墨深邃狭长的眼望向安雅,女人站的远远的,像刻意的要和他划清界限一般,唇角扬起的浅浅弧度像是在——嘲笑他?

这种感觉于他而言并不好受。

第5章万一她想害你呢

时墨与安雅不经意的视线交汇,落在顾可妍眼中便成了情人之间的深情凝望,她气的一张脸扭曲了起来,“墨!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才捡了她几天,我陪你从小到大十几年,我们一起玩耍,一起吃饭,甚至还睡过一张床……“

“闭嘴!”

女人娇嗲的声音被男人无情的打断,尤其是听到睡过一张床这件事,时墨额角的青筋怒不可遏的跳了两跳。

七八岁发生的无厘头的事情,就不用挂在嘴边多说了!

尤其是在安雅面前,他不想让她听到,他还跟另一个女人睡在一张床上过!

时墨怒不可遏的目光从安雅脸上略过,那张清冷艳绝的脸上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可里面的嘲笑之意,比刚才更深了几许。

对于一个生气的男人的内心,她这一抹嘲笑无疑于一颗火星撩在了草原上。

安雅笑,与时墨跟哪个女人睡在一张床上完全没有关系,于她而言,时墨只是救命恩人,她没有过多的余地去置喙人家要睡哪里的床跟哪个女人睡。

只是顾可妍的话提醒了她,时墨才救了她没几天,而顾可妍是他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时家的养女,时家老奶奶跟前的乖孙女,也是老人家最中意的,时墨的未婚妻人选。

她请求时墨帮忙,跟他长时间相处引起了人家的误会,倒是真不厚道。

不论时墨以后跟顾可妍有没有可能,她都不想插足这二人之间。

“时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不打扰了。”安雅说着,转身要离开总统套房。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男人高大的身形便已拦在了她面前,套房的大门被他掌控在手中,男人脸色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冷冰冰的那种。

“出去。”

时墨淡漠的开口,眼神指向顾可妍,顾可妍窥见他眼底隐而不发的怒气,识相的跟在他身后走了出去。

“墨……”没了安雅在身边碍眼,顾可妍立刻娇嗲的上去缠住时墨,揪住他的衣袖来回扭动,“你怎么突然对这个女人这么好了?”

时墨冷冷道:“我的事需要向你汇报?”

他脚步不停,顾可妍只有小跑才能跟上他。

男人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冷漠气息,就像数九寒天的风,逼得人浑身发抖。

时墨现在这个样子,俨然已经是对她不满了。

顾可妍心里委屈的很,安雅没有出现之前,时墨对她不算特别亲近,但绝对不冷漠不疏离,不像现在这样。

“可是,人家只是关心你,毕竟这个女人来路不明,万一她想害你呢?”

顾可妍一身粉色的Versace公主裙,配上同色系蒂芙尼的水晶手链,显得娇嫩又惹人怜爱,形状漂亮的大眼睛里隐隐闪动着泪光,楚楚动人。

虽然身上带着几分娇蛮的气息,但在时家这么多年被捧在掌心疼爱,世家名媛的风范还是有几分的。

时墨修长笔直的双腿停下来,手不经意搭在扶手上,随意的一个动作,使他浑身散发着帝王般尊贵的气息,宛如天之骄子,气质浑然天成。

低沉醇厚的嗓音响起,时墨道:“在你眼里,一个捡回来的女人都能害我?”

尾音上扬,散发着不容挑衅的威严。

顾可妍知道自己说错话,连忙捂住嘴。

这种话她怎么能乱说呢!

时墨是谁?时家最年轻的掌权人!盛京只手遮天的商人,横跨军商两界,连市长见了他都要给几分面子。

时墨对她的淡漠,无疑是因为她冒犯了安雅,顾可妍不甘心的暗自咬牙。

不就是一个捡来的女人么?

凭什么让时墨这么重视!

她从小被养在时家这么多年,也才难能可贵在时墨面前拥有一丁点存在感。

她决不能让那个女人抢了她的地位!

第6章狼狈为奸的狗男女

“墨,你这样偏心那个女人,我会伤心的。奶奶那么关心我,每次见到我不开心,都会替我紧张,要是我下次去看她的时候心情郁结,奶奶只怕又要问了……”顾可妍皱着眉头,委屈巴巴的轻哼道。

在时家,她还有最后一张王牌,那就是时老太太闻琴。

这么多年,她可是时老太太一手带大的,时墨就算不给她面子,也必须给他的奶奶面子!

时墨眉梢微挑,这才侧过脸来打量顾可妍,声音和刚才一样淡漠,听不出任何情绪,“奶奶需要你陪伴,你应该知道怎么让奶奶开心。”

顾可妍水润的眼底划过一抹喜色,她就知道,时墨很在乎奶奶!

她可以利用奶奶,让时墨对她转变态度!

时墨周身冷冽肃杀的气息淡了些,她也就大胆的上前挽住时墨的胳膊,“可是奶奶也希望我开开心心的呀!”

时墨一米八五的个子,顾可妍在他面前显得娇小玲珑,他沉默着,那双狭长的黑眸从顾可妍身上略过,顾可妍识趣的说出了自己的条件,“过几日我有个朋友过生日,你陪我一起去嘛!好不好!”

时墨点头,算是应允了,随即甩开顾可妍的手,浑身上下散发着孤傲的气息,长腿迈开,没多久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顾可妍原地握拳,转身冲安雅的房间露出挑衅的笑容,“哈巴狗!你以为你在他心中能有多少地位?”

有她在,有时老太太在,时墨总会偏向她这边,那个叫安雅的女人想跟他抢时墨?

做梦!哼!

另一间总统套房,巨大的落地窗前,男人挺拔站立,他穿着简单衬衣西裤,领口的扣子解开两颗,露出一部分精壮的胸膛,蜜色的肌肤,健硕的胸肌,每一分肌理都蕴藏着强劲的力道。

手中摇晃着高脚杯,盈盈的红色液体在月光下显得越发妖娆惑人,似魅惑的妖精。

饮下一口红酒,时墨轻轻闭上眼睛,下一刻,脑中便浮现出安雅的脸。

一笔勾画的柳叶眉,卷翘着锋利的弧度,清冷的双眼犹如深邃的冰谭,令人禁不住想要一探究竟,翘挺的鼻梁,樱花色不点而粉的润唇,清冷之中又添了几分妩媚妖娆,引人遐思。

她明明不施粉黛,却可以美的让人过目不忘,就像十年前让他惊艳面容一样。

两个人,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存在。

同样的孤傲,冷艳,明明是柔弱的女人,挺直了背脊却可以顶天立地般的坚毅不屈。

总统套房的隔音效果极好,安雅一个人睡下之后完全没有被人影响,Kingsize的大床,纯白如雪的床单被套,月光幽幽洒下,照在安雅绝艳的脸上,显出几分苍白,尤其是在她呼吸变得急促的时候。

梦境中有一片散发着绿光的森林,林中的气氛幽森恐怖,安雅置身其中,仿佛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她。

前方,赵清安卖力的挖了一个大坑,她正疑惑的去看,她妹妹唐娇娇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笑着拎着一包炸弹,“姐姐你看,这是什么?”

唐娇娇阴狠的笑容之下,她和炸弹同时被推入了赵清安挖的那个坑里……

“啊——!”

清晨。

几缕俏皮的阳光洒进来,照在Kingsize床上的女人身上,照的她白皙的肤色有些疲倦和病态的苍白。

昨晚那个梦,让她辗转反侧了许久,一直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唐娇娇。

赵清安。

这两个狼狈为奸害死她的人渣,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叮——”

门铃声响起,安雅开门,时墨穿着一身衬衫长裤走进来,身后是推着早餐车进来的佣人。

佣人将餐车放下就出去了,还贴心的为他们带上了门。

安雅看着身形挺拔的男人,再一次被他毫无瑕疵的五官给惊艳了。

整个脸颊轮廓如刀削般深刻豁然,那双幽深的黑眸只要一睁开,便能瞬间将周围的温度压低,让空气显得逼仄。

哪怕是几百平方的总统套房,也让安雅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了。

第7章她在抗拒

男人睁眼只是一瞬,看到安雅寡白的脸上,骨节分明的手轻抚上她的脸,低低问了一句,“没睡好?”

男人清透的双眼极具诱惑力,又能十分轻易的洞悉安雅的心思。

他的手指带着电流,划过安雅的皮肤,让她的脸颊迅速烧烫起来,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与男人保持距离,“没事。”

她绝艳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眼底的闪躲出卖了她。

她在抗拒。

这是时墨从她眼中读出的信息。

从捡了她到现在,她一直不近不远的跟他保持距离,恰到好处的距离,既不会显得生疏不近人情,又不热络带着刻意的讨好,甚至还有几分探究。

探究,他为什么救她,为什么愿意为她大费周章。

时墨收回手插在裤兜里,每一个动作都透着浑然天成的贵气,如画像中英俊高贵的王子,那双深邃的眼睛,又有着令人不可揣度的深度。

“时墨,你为什么……”

安雅想开口问,他心中早已了然的问题,可刚一问出口又觉得不妥,她会不会有点狼心狗肺了?

他才刚刚救了她没多久。

女人纠结犹豫的表情落在时墨眼里,就像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打破了她一贯冷静冷冽的表情,倒显得有些……娇俏!

转身,利落的从黑色手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是她昨晚写好的,递到时墨面前,安雅抿唇道:“这是这段时间我的医药费和其他花销,只是唐洛心死了,她的身份也消失了,银行卡被冻结,只有这些了。”

有些尴尬的话,从安雅口中说出来,却带着一股沉稳冷静的味道。

哪怕是在时墨面前,她拿出这张支票,也丝毫不觉得窘迫。

时墨迅速抽出那张支票,本想顺手撕掉,可看到右下角落款的安雅二字,龙飞凤舞的字迹,带着强劲的力道。

将支票塞进口袋里,时墨的脸色冷了几分,周身气氛也跟着冷了下来,“还有呢?”

“救命之恩,我会尽快报答,只是我需要时间。”

安雅诚恳而真实的时墨道。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失去一切,她是个重生的人,没有背景,没有家庭,给了时墨那一张支票,她手头就只剩下一些流动的资金了,她必须尽快找到工作,变得强大!

她还有仇要报,有目标要奋斗!

“嗯,吃饭吧。”

时墨淡淡说了一句,打开玻璃门,站到阳台上去抽烟了。

安雅看着他的背影,浅金色的阳光打在男人身上,说不出的迷人。

安雅低头看了看光着脚踩在地毯上的自己,低落了一瞬,立刻去卫生间洗漱出来换了衣服,打算吃早餐。

以时墨的身份,他派人送来的东西,档次绝对不会低到哪里去。

虽然总统套房里只住了她一个人,但面对这丰盛的足够三四个人的早餐,安雅还是犯难了。

要不要叫他一起吃?

他吃过早餐没有?

刚才自己对他的态度不太好,分明的有些太快了些。

安雅一边把早餐摆在欧式风格的纯白餐桌上,一边思考着。

最后忍不住,她还是悄悄走到时墨身后,淡淡问了一句,“你吃早餐了吗?”

时墨口中烟雾吐出,整个人美好朦胧的像个幻境。

安雅完全想象不到,此刻眼前让她觉得美好的男人,昨天出现在唐家葬礼上有多肆意霸道的让人害怕。

时墨将烟头掐灭,淡淡回了句,“没有。”

“一起吃?”

安雅试探性的问了句,眼神还有些小心翼翼,她不了解时墨和他的习惯,不知道他们这种顶层社会的人,会不会有不跟外人一起吃早餐的惯例。

出人意料,时墨长腿迈到她身边,嗯了一声,朝餐桌走去。

夹杂着烟草味道的气息喷洒在她颈脖上,像一根羽毛在上面滑过,有些痒。

一睡定婚:老婆,跟我回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睡定婚 或 老婆 或 跟我回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薛传鹏原创五进官场的陶渊明

    五进官场的陶渊明原创薛传鹏奇才怪杰的诞生,需要两个条件:不平静的时代和不平凡的人生。和平时代,普通人生,不会有多余的意识,来反观生命本身。你饭后上学去,我早起上班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感到的只是乏味和平庸。愤怒才会出诗人,痛苦才会出哲人。晋哀帝兴宁三年(365年)六月十五,陶渊明出生在七里山安成,就是现在的江西省宜丰县澄塘镇新安村安成自然村,因为他父亲在这儿做官。他老家是柴桑,在今天的江西省九江市西南,七里山安成与柴桑相距五百多里。陶渊明在七里山生活了二十多年,这是他的另一个故乡。陶渊明降世之

  • 八风吹不动 一屁过江来

    今天是正月初四,恰逢佛印禅师殊胜纪念日,献上一则祖师公案趣闻,与大家同沾禅悦。佛印禅师(1031~1098),名了元,字觉老。江西人,俗家姓林,童真入道,在宝积寺出家。佛印禅师能诗文、善言辩,禅法成就高深莫测。哲宗元符元年正月四日,自在谈话告别大众,一笑而化。世寿六十七,为僧五十二载。苏东坡在江北瓜州任职时,和一江之隔的金山寺住持佛印禅师是至交,两人经常谈禅论道。一日,东坡居士自觉修持有得,即撰诗一首: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诗成后遣书童递过江,送给佛印禅师品赏。禅师看后

  • 平家滩的来历

    到过淮南的朋友们在去往潘集,途经淮南平圩淮河大桥时,都会发现在大桥右侧的河中央,有一块很大的陆地,这是怎么回事呢?据传说,在古时候,淮河北岸的村子里居住着一位平善人,他乐善好施,深得百姓敬重。一天晚上,他突然做了个梦。梦见一位白胡子的仙人对他说:“你平时长做好事,所以天帝要奖赏你。在本月的月圆之夜,在淮河中会给你送来一船财富。但是,要切忌不能惊动拉船的,否则你什么也得不到。”转眼之间,到了月圆之夜。平善人早早地来到河边等待着。不久,在雾蒙蒙的河中驶来一艘大船,船身吃水很深,看样子装了不少东西。平

  • 大桥上的中国|百年铁桥见证越来越开放的兰州

    新华社推出四集微视频《大桥上的中国》。新华社兰州2月17日电在马汀的记忆中,黄河上的中山桥是跟祖父联系在一起的。和所有兰州人一样,他称中山桥为“铁桥”。小时候,他去黄河北岸的祖父家,都要坐公交车过铁桥。“爷爷开着一家牛肉面馆,每天骑车去店里都要经过铁桥。”40岁的马汀回忆说。牛肉面和中山桥都是兰州的标志。航拍的兰州中山桥。新华社记者辛悦卫摄永久的桥中山桥始建于1906年,是黄河上唯一留存的近代桥梁,被称为“天下黄河第一桥”。“兰州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是古丝绸之路中线上的重镇,中原文化通过这里向西传

  • 春节老照片,太珍贵了!

    来源:壹号收藏(ID:www1shoucangcom)中国的年,不管怎么变,都藏着中国人一份浓得难以化开的情,一种经年酿造的淳厚的味。年,是一种融入了文化的意境、是文化的象征。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些旧时春节老照片,尝尝那时简单而幸福的年滋味儿,追回纯真年代那些过年的美好记忆……五十年代,离现在也有六十多年了。那个时候,物质还没有现在这么富足,人们是这样欢度春节的。▼1950年,北京过了新中国的第一个春节,那年毛主席年画,非常受欢迎。▼有点文化的人,就帮大家写写对子,虽然不是什么书法家,但一笔一墨地也

  • 【@鹰城·过大年】大年初三,这些平顶山人这样过

    春节是回家团圆、走亲访友的日子,大家都是怎么过年的?来看看这些平顶山人是怎么度过大年初三的2月18日(正月初三)上午9点,在市区矿工路与新华路交叉口东50米路南人行道上,6名身穿橙色工作服的施工人员手握风镐、铁铲锹等工具,对一块四五平方米的盲道进行整修。市政维修队工作人员刘勇指挥工友将十多块下沉的盲道砖撬起,垫上沙灰后用震板机将地面碾压瓷实,最后把盲道砖重新盖好。刘勇说,他从事道路维护工作20多个年头,全年没有节假日,每天与沙土砖石为伴,今年春节假期,他仍旧和工友们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他的新年愿

  • 董卿春晚被替,真正的原因是~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德国优才计划ID:ToGermany春晚结束了,可董卿居然不在,网友们炸了:“没有董卿的春晚不圆满”“没有董卿陪我们一起,进行新年倒计时,真不习惯”“为什么没有董卿?不想再看春晚了!”……说起董卿,可谓家喻户晓,她是当之无愧的央视一姐,谈吐大方,灵活机敏,笑容亲切,曾13次登上春晚舞台,也陪伴了我们13个除夕夜。可今年,她却缺席了......1973年,她出生于上海,父母都是从复旦大学毕业的,爸爸董善祥是报社总编辑,妈妈金路德是大学物理系教授。她也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1

  • 老外总是用如此逼真的超写实刺激我们的感官

    法国画家休伯特·德·拉帝格(HubertDeLartigue)的超写实油画作品,画中的女人像天使一样可爱,诱惑着每一位欣赏者,给人美的视觉享受。HubertDeLartigue,法国画家,出生于1963年,1988年从图形艺术专业毕业后,在一家包装设计工作室工作,后逐渐转向他更感兴趣的领域——绘画,现在他每年大约绘制10幅作品。以“光”为主题他曾说:我认为我们不能继续只是描绘十九世纪的女性身体。我的绘画风格是永恒的,很少或没有衣服,化妆品和褶皱面料的相同。对于裸体本身,她可能是很纯洁的,也可以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