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豪门婚约:替身小拽妻在线阅读

2017/11/15 16:36:4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豪门婚约:替身小拽妻

第3章 奇葩式相亲

  城市边缘,毗邻大海边上,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里,矗立着一片纯欧式别墅。阅读163shenghuo.com

  它占地千亩,磅礴大气,独占了整个山头。

  远远看去如城堡般雄伟恢弘,透露出庄严与神秘。

  大门处的两尊石头狮子,两扇大红漆的雕花铁艺门,让人感觉肃然起敬。

  林珊珊穿着东挑西选自己最好的一套运动服从出租车上跳下来,惊艳地望着眼前的顾家别墅。

  望着门牌上的号数,拿着林倩倩给她的地址对照,就是这里了。

  一双琉璃似的眼眸里右盼右顾,寻找着林倩倩的身影儿。

  黑色的奔驰S600驶到这豪华的别墅前,‘吱’地停下。说明163shenghuo.com

  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一张高傲冷艳的脸。

  “你就穿这个来相亲?”林倩倩眸子里透着嫌弃的表情,皱着眉头望向眼前的林珊珊。

  她用审视怪物的眼神望着眼前的林珊珊,叉着腰,蹙着眉头,张大嘴巴不可思议不想看她第二眼。

  “我......这不挺好的吗?再说我也没啥好衣服。”林珊珊低睑着眼,小声地替自己辩解。

  林倩倩冷冷地撅着嘴角,露出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样,从车里扔出来一包东西:“赶紧换掉,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真是没救了!”

  要不是怕林珊珊中途改变主意,逃跑,她才不愿意跟她同时出现。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虽然顾家家业很庞大,在Z市都赫赫有名,她却不愿意与顾家扯上半毛钱的关系。

  林珊珊听着这话,心里的火气直蹿,她怒目瞪视着眼前的姐姐林倩倩:“你骂我可以,不准你侮辱我妈。”

  她握紧拳头,冷目直视眼前露出不屑眼神的林倩倩。

  “又穷又臭又硬,还要不要合作?”林倩倩冷冷地扬起手中的协议,丝毫没有歉意地瞪回她:“如果你违约,可是要赔钱的。”

  刚才还很有骨气的林珊珊听到这话,一下矮了半截儿似的。

  她捡起地上的衣服包,钻进车子的后排座位,三下五除二换掉身上的衣服。

  林倩倩全程都嫌恶地捂住自己的鼻嘴,仿佛有什么可怕的病菌会传染她。小说:豪门婚约:替身小拽妻在线阅读

  这是一套当季吊带晚装,林珊珊看到林倩倩穿过,她却一点不介意。

  名牌衣服就是不一样,刚才还一脸傲慢的林倩倩,也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

  眼前的林珊珊纤腰轻束,长发虽然有些凌乱却也很妖袅。

  “哪里不对吗?”看到林倩倩盯着自己发愣,林珊珊仔细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疑惑地望着她。

  她立马看到这衣服的领口似乎低了一点,事业线都露出来了,她害羞地伸手捂住。

  “穿了这鞋子,给我好好表现,别把事情给我搞砸了,你要的一分都不会少你的。”林倩倩拿着一双高跟鞋下车扔在林珊珊面前,冷冰冰地朝着她吩咐。原文163shenghuo.com

  一袭性感的黑色紧身裙,勾勒出她那姣好的身段,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冷傲。

  “只要你守信给钱,我会好好去做的。”虽然眼前的家伙语气不善,冷若冰山,林珊珊是不会跟钱过不去的。

  她总觉得自己胸前一片光光,仿佛没穿衣服一般,浑身不自在。

  “切,果然眼里只有钱。”林倩倩露出一副看不起人的表情,领头朝那大红门走去:“快点,别再磨蹭了。”

  她凶巴巴吼了一句,朝着顾家别墅走去。说明163shenghuo.com

  “来了?”远远地,一位中年妇女迎了上来。

  一身黑色职业套裙,显得干练而沉稳,气质很好。

  “她就是你们家那个私生女?”她的目光犀利得像是要洞穿她的灵魂,毫不礼貌地上下打量着林珊珊,态度有几分傲慢,冰冷。

  听着这样的话,一股刺痛从胸口蔓延开来。

  她恨恨地盯着眼前的两个女人,紧紧地咬住下嘴唇,握着拳头。

  “是,有劳许美女了。”林倩倩抱着胸冷笑着望向她,不怀好意地扫了一眼眸光冰冷的林珊珊。

  她那咬牙切齿,满眼恨意的眸子,杂夹着一抹咄咄逼人的寒意。

  让林倩倩不由浑身一颤,她真有些怕她反悔,甩手不干。

  想到这里,她干巴巴地笑着,扭着妖娆地身段朝着她走来:“我的好妹妹,只要你今天把顾大少爷的事情办漂亮了,姐不会亏待你的。这是许主管,你就照着她的做吧。”

  “带我进去吧。”林珊珊眸光冰冷,声音冷硬地望向面前的两人,一个字都不想跟她们多说。

  林倩倩又往那女人手里塞了个小口袋,两人又低语了两句才算完。

  “跟我来!”许总管的声音如尖厉的冰针,丝毫没有感情领着林珊珊朝着别墅走去。

  走廊里,暖黄色的壁灯奢糜流转,光晕浅浅洒落在里,看上去华美而虚幻。

  林珊珊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张大着嘴巴好奇而惊叹地打量着眼前的奢华豪宅。

  许主管望着没见过市面般的林珊珊,脸上露出了分明的瞧不起。

  佣人们都恭敬而整齐地立于路口两边,目不斜视安静地站在那里。

  迷宫般,一路走来,还没等她回过神。

  “上去,把裤子脱掉。”许主管就指着前方的一处床,冷冰冰地命令着。

  穿白大褂的女医生全副武装盯着她,双手举着,还戴了塑料手套。

  “什么?不就相个亲,怎么还要脱...裤子?”林珊珊惊讶地瞪大眸子,望着眼前的几人,张大的嘴巴仿佛能塞下整个鸡蛋。

  不就相个亲,怎么还要脱裤子?

  传言顾家的人性情孤,行事古怪,今日一见,林珊珊觉得自己是长见识了。

  “是相亲啊,你以为是干什么?咱们家少爷可不是那些贫民子弟,见一面,聊聊天就算完?”许主管有些不耐烦地盯着眼前的林珊珊,嗤之以鼻地冷笑着望向林珊珊。

  她好歹也是林家的女儿,虽然是私生女,难道这些常识都不知道。

  “快点,别磨蹭。”那举着手等候的女人有些窝火地望向林珊珊,催促着。

  林珊珊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不就是做一个检查吗?

第4章 脱裤检查

  只要照着眼前女人说的去做,赚够钱就能换到一个一室一厅。

  那样,妈妈和她就再也不用呆在林家受气了。

  林珊珊咬了咬嘴唇,浑身僵硬地伸手慢吞吞把内裤褪到了半脚踝上。

  一张小脸红到了脖子根儿,整个人像是木偶般立在原地。

  “脱完,睡上去,双腿弯曲张开。”那医生皱着眉头,冷漠地盯着眼前的女孩子。

  林珊珊羞得脸直发烫,机械地走向那床,想着母亲的痛哭模样,决定豁出了。

  “张大点儿。”那医生朝着她突然吼了一声,很没礼貌。

  林珊珊像是着了魔,身体微微颤栗,懵逼地全程照做,精致的小脸上一片惨白。

  她感觉到那人的手在她的私处掰了一下,传来了一阵手套的凉意。

  “你可以起来了,处女膜完整。”只一会儿的时间,那女医生就站起身,摘下手套朝着许主管女报告结果。

  “好。辛苦你了。”许主管微笑地朝着眼前的医生致谢,完全没有对她的冰冷无情。

  林珊珊听到这话,如临大赦,飞快地拾起内裤穿上。

  “跟我来。”许主管没有给她多少时间回神,又立马发出指令向前走去。

  林珊珊随着她穿过一片花园,那里繁花似锦,开得正艳。

  好多都是没见过的名贵花草,她不由看直了眼。

  ‘凡宫’

  林珊珊望着眼前的别墅,她再次被惊艳到了。

  别具一格的中式牌匾悬挂在大门上,两旁的圆型柱子上,挂着两个红红的灯笼。

  看上去古色古香,有一种穿越到了古代的感觉。

  一直听林千东说顾家富有,今日一见,才觉得这顾家名不虚传。

  原本以为这一山的别墅群,住着很多户人家,这才知道都是顾家的。

  “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通知少爷。”那个女人瞪了她一眼,朝着对面紧闭的房门走去。

  “相亲相亲,真是闲得慌。”一阵怒气冲冲的咆哮声,伴着瓷器破碎的声音从许管家进去的房间传出来。

  吓了林珊珊一跳,那声音听上去铿镪有力。

  那声音里带着很不满的怒气,仿佛这次相亲,他也是被逼一样。

  停了几秒,屋里的人大吼:“让她等,等到我高兴为止。”

  或许是受了气,那许管家满脸阴郁朝着林珊珊走来,恶狠狠地对着立在旁边的佣人:“去,给林小姐端一杯茶来。”

  “是!”那佣人听到吩咐,立马飞快地离开。

  “少爷让你在这里等着。”许管家厌恶地盯了林珊珊一眼,丢下这句冷冰冰的话,愤然甩手离开。

  佣人都替她续了两次茶水了,那许管家也没有再出现,屋子里的人似乎也还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林珊珊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酸涩感来,如果不是让妈妈过上好一点的日子,早日搬离林家,她才不会让人这么羞辱。

  也许一直保持着‘淑女’坐姿,有些累了,浓浓的倦意袭来。

  林珊珊打着呵欠,生气地瞪着那虚掩的房门,站起身子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时间过得很快,又是十分钟过去了。

  她万没想到遇上这样的主儿,林珊珊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款款走向那门。

  “都滚,真是烦人。”屋里的男人咆哮着,声音中带着暴怒般的喝斥。

  林珊珊眼里闪过一抹不悦,下午还有选修课,她可没时间在这里陪他浪费。

  “先生,就是相个亲,你满意不满意见个面,给句痛快话。”林珊珊耐着性子,隔着那房门好脾气地要求着。

  林珊珊在心底暗想着,幸好她只是替林倩倩来相亲。

  这人脾气这么臭,不但没有礼貌连起码的教养都没有,相处起来肯定好难。

  她不由替林倩倩担忧起来,两人的个性都好强,想必以后有得好戏看了。

  “好啊,看你也是一个爽快人。咱们就把婚期订了吧。”猝防不及,屋里的人猛地拉开了门。

  一张邪魅娇冶的脸挂着一抹坏坏的笑出现在她眼前,黑曜石般的眼眸里,闪着一丝挑逗的光。

  狭长的眸子里透着冷冽的光,眼神震慑居高临下睥睨着她,带着与生俱来的霸道与贵气。

  林珊珊不由看得呆住了,这张脸,真是美啊。

  顾千帆挑着眉,望着眼前失神的女人,一副流口水的模样,让他忍不住想笑。

  他在心里暗忖着,这种花痴,也不知道爷爷是怎么看上她的。

  ‘叭’顾千帆皱着眉头,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讥笑,对着发呆的林珊珊打了一个响指。

  林珊珊猛然惊醒,白如凝脂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订婚?这么快?”林珊珊有些傻眼了,她没想到这家伙对自己的终身大事,这么不负责任。

  这才相亲,两人见面也才几分钟的时间,他就轻率说出订婚的话。

  “这不是你急切渴望的吗?”顾千帆邪魅地眯着一双狭长的眼审视着林珊珊,嘴角挂起一抹漫不经心的讥笑。

  眼前的女孩子满脸清纯,白皙的脸蛋,嫣红欲滴的嘴唇半歪着,虽然带着讥讽的表情。

  顾千帆的心底却泛起了阵阵涟漪,特别是那唇,让他心底荡起了无法抑制的渴望。

  “嘁,这世界果然是有钱人横行霸道的时代,连婚姻都可以这么儿戏,说结就结。”林珊珊被他这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带着侮辱的眼神给惹恼了。

  她真不想跟眼前这个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男人多说一句话。

  “你说什么?”顾千帆瞪着一双墨黑深邃的眸子,眼里有熊熊的怒火翻腾着,很是吓人。

  邪飞入鬓的剑眉不由得皱了起来,俊颜上浮起一层薄怒。

  “呃,我说快到午饭时间了,本小姐该回学校用餐了。”林珊珊感受到了他那炙热的怒火,立马打着马虎眼儿,想要找个理由准备离开。

  她感受到顾千帆眼里的怒意,他那厉眸中掠过的一抹幽暗的寒光,眼睛里仿佛能射出晶亮的刀子来。

  “吼,现在的女人都像你一样开放吗?还在上学,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嫁人了?啧啧~”顾千帆俊脸上挂着一抹玩味儿,讽刺地笑着摇摇头,深眸里夹杂着一丝轻蔑的神色。

第5章 加戏

  顾千帆抱着胸睥睨地打量着眼前的林珊珊,目光带着轻浮的挑衅眼神,意味不明。

  一袭顶级剪裁的深黑色西装,把他健硕挺拔的身影修饰得更加完美,修长的大腿把整个人的身高都拉高了。

  林珊珊被他看得满脸羞红,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直愣愣地看。

  她觉得整颗心都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仿佛快要蹦出胸膛了。

  “少爷,老爷让你带着小姐去饭厅用餐。”佣人恭敬的望着眼前这一对俊男靓女,转告了老爷子的吩咐。

  “马上就去。”顾千帆皱了皱了一弯浓眉,面带寒霜地望了一眼林珊珊:“走吧。”

  他的声音威严,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正气神色,让人肃立。

  “大姐,麻烦你替我谢谢老爷,我得回学校了。”林珊珊并没有理会眼前的顾千帆,她飞快地跑向那转身的佣人,微笑着回绝了他们的好意。

  她可只答应了替林倩倩相亲,没答应她做这些额外的事儿。

  这亲已经相过了,饭嘛,也就不用再吃了,浪费她宝贵的时间。

  “可是......老爷他吩咐了,我可做不了主,要不你问少爷吧!”那佣人显然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难题,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只不过是顾家的一个佣人,对于这种事情,她的确也作不了主。

  “喂,我下午还有选修课,先走了啊。”林珊珊瞪着那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淡淡地扫了一眼顾千帆,挥挥手转身准备离开。

  顾千帆挑起眉头,望着她那急吼吼准备离开的模样,嘴角挂起一丝轻冷地浅笑。

  这个女孩子一定是故意想要用与众不同的方法,来引起他的注意。

  “现在我是邀请你跟我一起吃饭,呆会儿灰头土脸再跑回来,我可不奉陪。”顾千帆没有挽留她,扔下这句话,迈着长腿冷冷地朝着与她相反的方向走去。

  他原本最讨厌心机重的女孩子,要不是考虑到爷爷的感受,他这句话都不想说。

  “切,放心,本小姐虽然穷了点儿,还不至于要饭。”林珊珊回头望了一眼那潇洒离去的背影,哼着歌儿欢快地准备离开。

  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愉快就搞定了,不就相个亲吗?

  那林倩倩脑袋一定让门挤坏了,才会让她替自己来相这个亲。

  她仿佛看着那红彤彤的毛爷爷,笑眯着眼直往她的包里飞。

  顿时之间,林珊珊的心情大好,她哼着小曲儿,兴冲冲地朝着来路走去。

  她那张白皙的小脸上,映照着喜悦的神色。

  “林小姐,请你接听一下电话。”许主管脸上笼罩着一片阴霾的神色,声音冰冷地叫住林珊珊,把手上的电话递给了她。

  她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子,没想到林家这么不喜欢她,连一个手机都没给她买。

  “林珊珊,相亲怎么样了?”林倩倩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出来,带着焦急的语气。

  “我们就见一面,然后各走各了啊。”林珊珊是知道的,林倩倩让自己来替她相亲,无非是怕她现在交往的神秘男友生气。

  迫于父亲的压力,又不能拒绝顾氏主动提出来的联姻,这也是林倩倩给她的合理解释。

  “什么?那男方什么态度啊?”林倩倩在电话那头尖厉地叫嚷着,仿佛天快要塌下来一般。

  林珊珊眨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激动:“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态度?我只管见一面,相个亲,就闪人了啊。”

  见林倩倩在那端反应这么大,林珊珊有点怀疑她是不是要耍什么花招,不会不付钱吧?

  那可不行,她可是请了假,还耽误了不少时间来跟她做这事儿。

  “林珊珊,你给我听好喽,现在立马回去,告诉他,你想跟他交往。”林倩倩在那端冰冷地吐出这一句话,语气不容置疑。

  一副命令的语气,丝毫没有条件可讲。

  “为什么?又加戏了?加戏可是要给钱的。”林珊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是说好了,见个面,相个亲就完么。

  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顾千帆跟林倩倩是认识的朋友,自己被两人捉弄了?

  不会啊,也不可能呀。

  她那天亲耳听到林倩倩跟王芳的对话,根本就不认识顾千帆啊。

  为了不来相这亲,两人还大吵大闹了一次。

  “呵,要钱,这个好说。最好让顾千帆答应跟你交往,只要你把事情办得完美,钱不是问题。”林倩倩望着自己那双做了漂亮指甲的纤长手指,无情地对着电话那边的人说出这话。

  “那万一他要是答应了呢?到时候怎么办?”林珊珊得先把丑话说在前头,不能让那边的家伙下了套,到时候自己被她卖了都不知道。

  “你难道不知道为什么要去相亲吗?相亲也只不过为了拖长时间,到时候,爸的合同一签,我们就可以不管了。谁还管他什么顾先生,马先生?白绝黑字一签,就算完。”林倩倩在那端耐着性子好言好语解释着,原本要自己去演的戏,她却让林珊珊去演。

  她可没时间,没功夫陪那个让人恶心得想吐的GAY玩。

  “好,我立马去说。”林珊珊挂断电话,飞快地朝着那已然走远的背影追去。

  她跑得气喘吁吁,离顾千帆只有几米远的地方,放慢了脚步。

  这家伙,果然说中了,自己还真灰头土脸又回来找他了。

  林珊珊搓着手,纠结了好半天,鼓起勇气,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拍了一下顾千帆的肩膀:“这位帅哥,不介意一起吃个饭呗?”

  她双颊红红,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孩童般憨态可鞠歪着头眨巴着眼,可怜兮兮地盯着顾千帆。

  那家伙仿佛聋了一般,五官精致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摆出一副冷酷无情的臭样儿。

  自讨没趣的林珊珊碰了一鼻子灰,她撅起一张小嘴:“喂,这就是你们顾家的待客之道?真是没礼貌也。”

  “千帆,你怎么惹着人家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头儿笑眯眯地拄着拐杖,在佣人的搀扶下缓缓走了出来。

  远远就看着两人在聊着什么,看来这个林家小姐,他们家千帆还不是很拒绝。

  “你要敢惹我爷爷不高兴,我不会放过你的。”顾千帆突然凑近林珊珊,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几个字儿。

  他那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耳边,酥酥麻麻地,林珊珊觉得自己的心莫名其妙地砰砰直跳。

  “爷爷,你怎么出来了?”顾千帆那冷冰似的俊脸倏地变得柔和,他满眼微笑朝着那头发花白,看上去很慈祥的老头儿走去。

  跟刚才那副冷冰冰的模样,判若两人。

  他浅浅笑容,浓黑如墨的俊眉都跟着舒展开来,双眸清澈。

  就像春天里百花嫣然绽放,层层叠叠,美得迷人心扉。

  这绝美的容颜,看得林珊珊傻眼了。

  心跳都漏了半拍!

第6章 他还要化妆?

  “林小姐,我们家千帆如果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你一定要多原谅一些。他其时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只是性格比较内向,不擅长与人交流。”老头儿子笑眯眯地上下打量着眼前的林珊珊,着装比较得体,模样也长得俊俏。

  家世也不错,他很满意。

  林珊珊被他这么目不转睛地瞪视得很不好意思,难道自己的脸上妆容花了?

  她圆瞪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急速眨巴眼着望向老头儿:“爷爷,难道我脸花了?”

  “哈哈!”老头儿被她那副天真烂漫的模样给逗乐了,没想到这女孩子这么没眼力劲儿,这是在观察她都看不出来。

  看样子还很单纯,老头儿更加欢心:“没有,爷爷啊,就是想记住我顾家未来的孙媳妇。”

  “果然是爷孙,这才第一次见面呢。”林珊珊想起刚才顾千帆那小子也突然就说订婚,这原来是遗传呐,想到这里,她不由小声嘟囔了一句。

  “我们当然是爷孙啦!唉,千帆这孩子,命苦。”顾老头耳朵有些不好使,只听到爷孙两个字。

  似乎这话勾起了他无限的思绪,眼神里闪过一丝哀怨的眼神,摇着头叹息着。

  他那失落的模样,充满了凄凉的感觉,看得林珊珊心头一紧。

  顾千帆见爷爷不高兴,咬牙切齿凶巴巴地捏着拳头朝着眼前的林珊珊扬了扬。

  眼神里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威胁眼神,看得林珊珊浑身一颤。

  “爷爷,今天得开开心心的不是吗?”顾千帆笑嘻嘻地扶着老头儿,想要把他从凝结而压抑的气氛中拉回现实。

  “呵呵,瞧我这个老糊涂虫。”顾老头儿拍打着自己的脑门儿,热情地招呼着林珊珊:“丫头,饿坏了吧,快跟爷爷吃饭去。”

  “好。”林珊珊被他亲切的称呼给打动了,她一下想起了远在农村的姥爷。

  年纪也跟顾老头儿一般大,也这么叫她。

  几人走进饭厅,两旁的佣人立马朝着几人恭敬地鞠躬。

  虽然林家也是有钱人家,比起眼前的顾家,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这个饭厅足足有林家饭厅三个那么大,各式家具,一看就是上好的实木家俱。

  做工精美,讲究。

  简单的餐厅吊灯,造型别致,桌上的餐布都是意大利

  奢华的长形实木桌上,摆了满满一桌子精心调制的饭菜。

  色香味儿俱全,品种繁多。

  顾千帆绅士地替林珊珊拉开一张椅子,微笑着望向她:“你坐这里吧。”

  “谢谢。”林珊珊双手轻抚裙摆,很淑女地坐下并向顾千帆道谢。

  “都动筷吧。”顾老头儿望着眼前友爱的两个孩子,脸上露出满意地笑容。

  这顾家的菜真是好吃,林珊珊为了顾忌形象,收起平日里大口吃菜的生猛形象,慢悠悠地细品着这一桌美味。

  佣人拿着公用的筷子,小心地替几人夹着菜。

  “把这个也多给林小姐夹一些。”顾千帆温柔地提醒着佣人,完全一副绅士模样。

  林珊珊翻着白眼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还真能装,不去当演员太埋没人才了。

  “对,喜欢就多吃一些。”顾老头儿也笑呵呵地望向林珊珊,眼里露出越看越喜欢的神情。

  “爷爷,你也多吃点儿。”林珊珊好像没看到他吃多少,立马也劝说着对面的老头儿快点吃。

  “好。”没想到她小小年纪,还挺体贴人,顾老头儿在心里暗自地又给她加了一分。

  林珊珊突然想起林倩倩的话,她光顾着吃,差点把这事儿都忘记了。

  现在当着爷爷的面,提出交往的条件,想必这个冷面大少爷不好拒绝。

  到时候,说不定一高兴,两家的合同就飞快地签约成功了。

  那么,她跟林倩倩之间的交易也可以早点结束了。

  想到这里,林珊珊愉快地看了一眼顾千帆:“顾千帆,我们交往吧!”

  “噗!”

  顾千帆一口汤喷了出来,喷得林珊珊满脸都是菜叶儿,汤汁儿顺着她那白皙的脸蛋慢慢滑落。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顾千帆望着她那狼狈不堪的滑稽模样,真想哈哈大笑。

  为了显示自己的真诚歉意,他努力地憋着笑容,整张脸憋得通红。

  “快给林小姐拿毛巾来。”顾老爷子没想到会搞成这样,他皱着眉头,冷冷地望着眼前的孙子。

  真是太失态了。

  “是。”佣人们手忙脚乱地替她拿来毛巾,小心替她擦干净那一张漂亮的脸蛋。

  原本精致的妆容,瞬间变得花了,像是一只大花猫儿。

  顾千帆望着自己的杰作,再也没忍住,笑出声来。

  林珊珊全程一脸呆萌坐在那里,不知道眼前这是什么鬼情况。

  “爷爷,我去一下洗手间。”林珊珊顶着一张气愤的小脸,怒目而视看向幸灾乐祸的顾千帆,愤然离场。

  “我陪她去。”顾千帆立马起身,拉着她的手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林珊珊使劲地想要扯回自己的手,顾千帆却霸道地拖着他一路向前。

  “放开我。”林珊珊被这突然的情况给惊吓到了,她瞪大眼睛望着顾千帆抗议。

  她还是第一次,与许志文之外的男人,这么亲密地牵手而行。

  一张脸,羞得通红,不好意思极了。

  顾千帆以为她在生气,不再继续纠缠,反正也是做给爷爷看的。

  两人一路朝着洗手间走去,谁也没主动说一句话。

  “啊——”林珊珊望着镜子里自己那恐怖如女鬼的妆容,扯着头发,大声尖叫起来。

  原本还想顶着这漂亮的妆容去学校得瑟得瑟,这可是她下了血本,花了二十块去美容店化的。

  没想到遇上顾千帆这个家伙,全没了。

  “我美美的妆......呜呜......”她嘟着嘴,一双漂亮的眸子如幽冷的蛇,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顾千帆。

  那张白皙的脸蛋气得青白相交,长长的睫毛下扑闪着像飞舞的蝴蝶。

  顾千帆并不理会,满脸冷漠,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

  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云淡风清地望着眼前的林珊珊。

  她转过脸,捧起清水揉洗着那张白嫩的小脸。

  “去,给她拿卸妆液来。”顾千帆望着她那搓得发红的皮肤,脸上的脏东西丝毫没有被洗掉。

  林珊珊一脸错愕,转过身盯着顾千帆,满脸惊诧的表情。

  连卸妆液这种玩意儿都知道,这男人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对女人的东西才会如此了若指掌。

第7章 不知道玩了多少女人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平白升起一股子浓重的鄙视。

  佣人拿着一款看上去就很高级的卸妆液,走了过来。

  “我......不要用这个洗。”林珊珊瞟到这卸妆液似乎打开过了,肯定是那些脏女人用过的。

  一想到那些浓妆艳抹,窈窕娇艳的女人,她的脑海里就只浮现出‘坏女人’三个字。

  听孙怀玉说过,这些有钱人家的男人,最喜欢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

  而那些女人睡过无数男人,身上都很脏,貌似还有各种各样的传染病。

  想到这里,林珊珊就反感地连连摆手拒绝。

  “快点,我可没时间跟你在这里磨蹭!”顾千帆望着眼前的女人,不知道她又想耍什么花招。

  佣人望着眼前的一对冤家,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顾千帆见佣人们没有动静,他一把夺过她们手中的卸妆液。

  一只手粗鲁地抓住林珊珊的瘦削的肩膀,另一只手直接往她那张目瞪口呆的脸上抹去。

  佣人们都傻眼地望着眼前这一幕,谁也没有阻止。

  “我不要.......”直到整张脸几乎都抹透了,林珊珊才回过神来,手脚忙乱地反抗着。

  顾千帆被惊艳到了,没有化妆的她,脸蛋白如凝脂,五官漂亮精致,干净带着清纯。

  两人的角度很是暧昧,顾千帆忘记了思考,眸子里泛着急切的灼灼之光。

  她那张粉嘟的小嘴,充满了诱人的味道,让他情不自禁俯身而下。

  林珊珊被他眼里的晶亮给迷惑,呆傻地像是中了邪,着了魔,一股莫名的心动。

  “你......你想怎么样?”林珊珊瞪着一双漂亮的清澈眼眸,呆萌地望着那张迟在咫尺的帅气脸庞。

  她倒抽了一口冷气,脑袋里嗡嗡作响,真害怕他再靠近。

  “好美呵....”顾千帆轻飘飘地从薄唇里吐出这几个字,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那嫩红的两片薄唇。

  奇怪地,内心蠢蠢欲动,有股压抑不住的原始冲动逼迫他想要去一亲芳泽。

  他艰难的想要凭借自己的毅力,控制住体内那快要暴发的欲念,终究失败了。

  林珊珊瞪圆了一双清澈的眸子,呆怔在原处,他那逼仄的男性气息,让她失去的思考。

  顾千帆眼里泛着异样的光彩,与她四目相对,十指相扣,闭上眼,温柔地吻了上去。

  “嗷~~”

  嘴角传来一阵钻心的疼,还伴着一股儿腥味,让沉醉在这美好亲吻中的顾千帆醒了过来。

  他有些恼怒地瞪着眼前的林珊珊,眼里泛着似要杀死人的光冷冷地望向她。

  林珊珊像是受惊的小白兔,猛然蹿远,飞快地逃走。

  见顾千帆没有追来,她才拍打着砰砰直跳的胸口,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一想起他那张嘴不知道吻了多少女人,她就觉得恶心。

  林珊珊扶着身边的小树,恶心地在那里干呕了许久。

  这可是她的初吻啊,就让这么没了,还是让一个初次见面的花心男人搞没了的。

  她可是给她亲爱的志文哥留着的,林珊珊红着眼圈,伸出手使劲地擦着嘴。

  神色烦乱的扯着头发,毫无淑女形象,一屁股坐在地上干嚎了两声。

  林珊珊一肚子懊恼,心里止不住后悔,她真不应该为了那么点钱来相这个鬼亲。

  这一切,都赖林倩倩,她不能就这么算了。

  既然初吻没了,钱就不能少,总不能财吻两空。

  “喂,借用一下你的手机,成吗?”林珊珊嘟着嘴,厚着脸皮走向冰山般站立在原地发火的顾千帆。

  “借手机可以,你得给我道歉。”顾千帆瞪着一双清亮的眸子望着眼前的林珊珊,不可一世地要求着。

  “道什么歉?”林珊珊疑惑地望向眼前这个高傲的家伙,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顾千帆一脸冰霜,冷笑着望向林珊珊,指着自己的嘴:“刚才你咬了我。”

  “你.....!”林珊珊想着要找他借用手机,硬生生把心头那股子火气压了下去:“对不起,大少爷。”

  “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林珊珊小声地低咕着,她态度相当勉强,带着不满浅浅地弯腰求原谅。

  “这还差不多。”顾千帆也不想再跟她计较,拿出包里的手机递给她。

  林珊珊接过手机,翻着白眼跑开了一小段路,飞快地拨通了林倩倩的电话:“那个臭男人调戏了我,夺走了我的初吻,你得加钱!”

  顾千帆紧跟了几步,听着林珊珊的话,有些傻眼了。

  难道林千东为了那份合同,拿钱收买女儿来相亲?

  “唉哟,那你可得赶紧找个水漱口,别惹上了爱滋病来祸害我们家。哈哈哈~”林倩倩在心里庆幸自己没去相这个亲,她在那端幸灾乐祸地娇笑着:“放心,给你加两百块。”

  “什么?一个初吻就两百块?你会不会太过分?”林珊珊带着余怒,又痛苦地干嚎了两声,两腿蹬地哀嚎。

  那边的家伙没有再跟她说什么,直接地挂断了电话。

  顾千帆冷眼旁观,听着她的话,他有些后悔刚才情不自禁地吻了她。

  这样一个连什么都拿钱衡量的女人,顾千帆心里腾腾地升起一股耻辱感。

  “给钱你就什么都愿意做?果真是这种人。”顾千帆冷冷地望着眼前的林珊珊,刚刚生起的一点好感,瞬间灰飞烟灭。

  这些女人果然都是爱钱的,为了钱连婚姻,人格都可以出卖。

  他还差点被这张清纯的脸给骗了,顾千帆冷若冰霜迈着长腿走开。

  “你们这些有钱人,说话真是臭。你们不是仗着家里有钱,能得瑟成这样?”林珊珊感觉到了他话里的侮辱意味,林倩倩是这样,顾千帆也这样。

  “你也不比谁高尚,为了钱什么都做。”顾千帆眯着魔魅的眼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云淡风轻地吐出这一句话。

  他那高挺的鼻梁上,一双沉稳锋锐的眼眸仿佛想要看穿她身上的虚伪和阴谋。

  “总比见到是个女的,就强吻别人的人强!”林珊珊目光澄明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

  她猛地想起刚才那一吻,脸刷地红到了脖子根儿。

  “你再说一次试试!”顾千帆铁青着一张臭脸,眸光冰冷,咬牙切齿咄咄逼人地瞪着她。

  他那刀刻般俊美的五官上似有一层薄薄的寒意,带着不可一世的桀骜眼神。

  这冰冷的眼神似一道光芒,刺得她瞳孔紧缩,浑身发冷地连连后退。

  “走吧,爷爷该等急了。”他收回阴冷的目光,迈着长腿朝前走去。

  林珊珊对着他那颀长健美的背影咬着牙,撅起小嘴扬了扬拳头,一副很不服气的模样。

  “敢在我身后做小动作试试。”顾千帆没想到这个女人不光爱钱如命,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

  简直是无脑又贪财,全都占齐了。

  林珊珊傻眼地望着他的背影,这个鬼家伙难道背后长着眼睛,她吓得不轻,无语地小跑两步跟了上去。

  快要到饭厅的时候,顾千帆突然转身拉过她的手。

  林珊珊有些想要挣脱,他冷冷地对着她说:“如果你想顾氏集团跟林家的合同顺利一些,就给我听话点。”

  听着这话,她果然乖乖地任他拉着,有那么一瞬间,林珊珊觉得自己上当了。

豪门婚约:替身小拽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豪门婚约 或 替身小拽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再踏浊苍路10章

    原标题:再踏浊苍路10章小说名:再踏浊苍路第九章:准备进入早就料到凌逸二人会有如此表情的墨览月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袁镇他比我和朝雪进昆云宗还要早一百年左右,我们两个还是灵基期的时候,他已经在丹化期修士中打出一些名堂了,风灵脉本应该以速度见长,可加上黑暗的破坏属性在内,其法术神通的威力远远要高于同级之人,记得当初因为一次拍卖会上有一名丹融前期老怪仗势欺人,以权势夺了袁镇的一个炼宝材料,而后等拍卖会结束,那丹融期老怪刚出了城池,就被袁镇追上,不出三个回合,便被灭杀。”凌逸似是也感觉到了此

  • 绝品印尊10章

    原标题:绝品印尊10章书名:绝品印尊第十章源幻阵破,印气惊现(求收藏,求推荐)“你们进入的这个阵法,叫做太行源幻阵,进入此阵者,首先会迷失方向,其次如果你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阵法的话,那么就永远走不出去。”印天说完目露赞赏的眼光看了看林志。“然后,最难的一个便是阵眼,当然在你们的眼里,这是一片世外挑源。但是你们真的以为这仅仅是一片世外挑源的话,那你们可就大错特错了。”印天道。“前辈真正想告诉我们的恐怕不是这些,而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这阵眼就在我们附近对吧,而且很近,晚辈说道没错吧……”林志也抬

  • 凤倾之痞妃有毒10章

    原标题:凤倾之痞妃有毒10章书名:凤倾之痞妃有毒010定王选妃(1)宁玉槿最近有些无聊。因为大夫人和赵姨娘居然息战了!赵姨娘不再缠着宁仲俭说将宁玉凝抬进兴王府的事了,而是到处求人拜佛请来一位宫中嬷嬷,开始教导宁玉凝行走坐卧、谈吐举止。为何?宁玉槿翻了个白眼,就见香月剪了两支牡丹进来,一边将花插在花瓶里,一边念叨道:“小姐,你好歹去争取一下行不行?百年难遇的机会,一旦成功,那可就真的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宁玉槿在软榻上翻了个身,侧靠着继续看手中医书。香巧这时候也抱着绣架跑了进来,冲着宁玉槿得意地晃了

  • 饕餮血狼10章

    原标题:饕餮血狼10章小说名:饕餮血狼010你在找死“少废话,叫你背我你就背我,你背着我飞到有人烟的地方,然后我们再买两匹马骑。”血狼严肃的说道,说完又加了一句:“我是你狼哥,你不准拒绝。”“呜……”任羽思有点不情愿,可她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先出山洞吧!”两人走出山洞,冰狐正在洞口卷缩着,样子甚是可爱,它看见血狼后,马上跳到他肩上,还调皮的舔了舔他的脸,弄得他有点不爽。“不许舔我脸!”血狼对冰狐严肃的说道,冰狐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乖乖的低下了头。“狼哥,冰狐那么可爱,你干嘛要对它凶啊!”任羽思

  • 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10章

    原标题: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10章书名:总裁,你家宝宝我偷了第十章有什么诡计冲我来陆府的植被非常茂盛,别墅的周围都种着绿植,正门前面香樟一字排开,像是拱卫在别墅两边的侍卫,非常有气势。整个陆府就像一个大花园,顾思妍带着言言一边走,一边教他认各种绿植。“你看,那是香樟。”“香樟是一种可以驱虫的树木,你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没有看见蚊虫吧?就是香樟的功劳。”陆靳言仰头看着高大的香樟,“我就说呢,为什么电视里面放广告总要说祛蚊虫,我就说我家就没有。不过有这个了,那个叫蚊香的东西,怎么还卖的出去啊?”顾思妍

  • 舞魂道10章

    原标题:舞魂道10章小说书名:舞魂道第十节山顶的自然功法回家之后,父母也都很高兴,专门做些好吃的给清风吃。清风嘴里不会说什么,但心里却知道父母对自己的爱,剩过爱他们自己,将来一定要多赚钱报达父母。吃饭时父亲问起清风的学习情况,清风满脸轻松的回答:“一定会占前十名的!”“小风呀,如果只占前十名可不行呀,你可知道去年你们学校考上县一高才多少人吗?”小风父亲问道!“不知道,有多少呀?”“共同才十五个人,所以呀你要在全校占十五名以上才有把握的”。“哦,我会努力的,现在成绩还没下来,并且今年才初一,以后我

  • 无上力量10章

    原标题:无上力量10章小说:无上力量灵晶鲁刚其实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从刚才和齐天的交手他已经知道齐天实力之高超出想象,拥有如此实力的对手不是短时间能够拿得下的。直到现在,鲁刚的心中对于自己仍然充满了信心,齐天会有怎样的下场在他心里也已经被定下。为了防止意外出现,从而让齐天逃脱,他并没有盲目的接着展开攻击,而是暗地里做着全力一击的准备。神识之下,鲁刚的真元波动,齐天完全能感受得到,那种剧烈的波动和凝聚反应应该是全力聚集力量的征兆,全力一击吗?呵呵,还真有意思!齐天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丹田中的亮

  • 天魔神决10章

    原标题:天魔神决10章小说名字:天魔神决第一辑在凡间第十集叛贼第一辑在凡间第十集叛贼“大元帅,这泰城为进京的必经之路,三面环山,易守难攻;县令郝昭颇有才气,倘若强攻,即使攻下也需耗费许多粮草兵马,我与郝昭是故交,不如让我去以厉害说之,他必投降。”一个矮胖中年男子对端坐的李异说道。“靳翔先生言之有理。”李异表示同意。靳翔骤马直接来到城下,喊道:”郝昭,老朋友靳翔来见。”城上守军报知郝昭。郝昭令开门放入,登城相见。郝昭问道:”老友怎么会到这来?”““我在威武侯帐下,参赞军机,被待以上宾之礼。现在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