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君王是头牌在线阅读

2017/11/15 18:58:28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君王是头牌

后宫嫔妃

待众人起身后,皇太后又说话了,“今日是皇后的回门之日,一会皇后就要回将军府了。推荐163shenghuo.com”皇甫默偷偷揉了揉头,当放下手就听见了太后的话,眨眨眼,还有回门这种事?惨了惨了,穿帮了怎么办?毕竟皇甫大将军要比皇太后和皇上更了解皇甫默啊,一定会露出破绽的,怎么办怎么办?

皇甫默在心里正嘀咕着,皇太后还在那里教训妃嫔:“你们是皇上的妃子,是妾侍,皇后是皇上的妻子,是一国之母,哀家老了,以后六宫事务都会交给皇后的,你们都要听皇后的话,若是违抗,哀家定不轻饶,你们现在先给皇后敬茶吧。”

半晌,没人动。

皇甫默看着她们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心中就气了,难道她看起来很好欺负么?而她想错了,不是她好欺负,而是原来的皇甫默好欺负,她挑了挑眉,端起茶盏,轻轻吹着热气,眼中却是一片冰冷,状似云淡风轻的说道:“本宫是皇后,你们来给本宫敬茶不是应该的吗,怎么,不服气?那你们来当皇后啊!”说完茶盏重重的落到桌子上,不怒自威,皇太后欣赏的看着她,微笑的点点头,皇甫默汗颜,这皇太后也太放纵她了吧。

众妃嫔们听了皇甫默的话吓了一跳,而她的眼神更是吓人,不敢怠慢,只好一个个上前去了,一个浓妆艳抹,装扮鲜丽的女子跪在皇甫默面前,“妾身梅妃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一股浓重的脂粉味迎面扑来,皇甫默皱眉,轻轻用袖子掩了掩秀鼻,这种庸脂俗粉轩辕清都能看得上,真是重口味!抹得花里胡哨的,跟青楼里红尘女子一样,她不禁说了一句,“本宫劝梅妃一句,这胭脂水粉什么的,抹多了可是会伤皮肤的,梅妃定是不希望刚刚二十几岁的大好年华变成一个黄脸婆,所以啊,这些东西还是少往脸上抹。”

皇甫默自然知道她肯定没有二十多岁,也就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她这么说就是很明确的告诉她,你现在正在向黄脸婆的方向发展。

底下的妃嫔们听到这话,都掩嘴轻笑。小说:君王是头牌在线阅读

梅君悦抬头瞪了她一眼,碍于皇太后一直在一旁看着,她也不敢造次,随即低下头去,咬牙道:“皇后娘娘教训的是。”

皇甫默面上装的很是从容淡定,轻饮着梅妃递上来的茶,其实心里早就笑翻了天。

还真是难为她忍得这么辛苦。

第二个女子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双眸似水,脸上带着甜甜的笑,俏皮可爱,微微低下头去,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恭恭敬敬的跪在皇甫默面前,“妾身雪妃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原来这就是雪妃雪玉心啊,长相在这众嫔妃里的确是出挑的,清新脱俗,怪不得那个种马男那么喜欢她,皇甫默正要接过茶盏,雪玉心的手微微一动,茶水泼在了皇甫默的锦袍上,雪妃大惊失色,急忙用手帕擦向那衣裙,皇甫默怕那手帕动了手脚,伸手轻轻推开雪玉心道:“本宫自己来就行了,不劳烦雪妃了。”

说完自顾自的擦着衣裙,皇太后看向雪玉心,眼中闪过一丝凌厉,雪玉心衣袖里的双手握得紧紧的,跪在地上,低下头,声音颤抖,极是可怜的说道:“皇后娘娘恕罪,臣妾……臣妾不是故意的,请皇后娘娘恕罪……”

皇甫默看着雪玉心,在心里冷笑一声,就这点小把戏,小说里电视剧里不知道上演过多少回了,要不就是泼茶水,给下马威,要不就是在手帕上抹点痒痒粉,让人出丑,就这点东西还拿出来丢人现眼,不嫌害臊。

雪玉心在她心中清新脱俗的美好形象立马化为乌有。163生活网

她抬手抚了抚耳边的发,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过是点小事,本宫没想着治你的罪,不过若是不罚一罚,恐怕是难堵众人之口。”她若有所指的看了底下等着看好戏的妃嫔们一眼,一低头就见着雪玉心的脸色越发惨白。

在后宫,人言可畏这四个字可不是说着玩的。

“等会本宫就让环儿把衣服给你送过去,你亲自洗了,这是给你不谨慎的教训。”

雪玉心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竟然让她洗衣服?她极是委屈的看了皇甫默一眼,莹莹大眼里含满了泪水,轻咬嘴唇,颇为不甘心道:“是。”

皇甫默看的那叫一个心疼啊,啧啧,全天下的美人全让轩辕清收后宫里去了,这屋里坐着的还是有些名分的,这个妃那个嫔的,后宫里那没多少地位的贵人才子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她在心中默默叹息,这后宫的可怜人,甚多。

她不想做其中的一个。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又见一女子盈盈上前,妆容素雅,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神色带着一份尊敬,举止大方,跪在皇甫默面前,“妾身玉妃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动作一丝不苟,皇甫默看向太后,连皇太后的眼中也带有一丝赞赏,皇甫默挑眉,这女人能得到皇太后的赏识,在后宫三大嫔妃中又居首位,不简单。

她好像叫……玉瑾烟……

待众人都敬完茶后,皇太后道:“时候不早了,哀家让人送你回将军府,替哀家向你爹爹问好,早去早回。”说完抚上皇甫默的手,皇甫默乖巧的点点头,皇太后的笑意更深了。

坑爹大将军

马车上,皇甫默斜靠着座位,啃着苹果,刚刚那一国之母的气势灰飞烟灭,环儿和翠儿在旁边捶肩捏背,一边嚼着苹果一边含糊不清的骂道:“尼玛,太特么累了,那个种马男娶那么多妃子干嘛,本来以为就几个,结果有几十个,他也不怕精尽人亡!”

环儿和翠儿眨眨眼,小姐这又是在嘀咕什么呢,皇甫默一直骂骂咧咧到家门口才反应过来,那个皇帝娶那么多妃子管她什么事啊,哎呀,瞎操心,捶捶脑袋,懊恼的下了马车,环儿和翠儿怔住了,小姐这又是怎么了?

皇甫默刚进门,一个中年男人夹着风就朝他扑过来,一把抱住她,差点没把皇甫默给勒死,“女儿啊,你可回来了,爹想死你了,早知道就不把你嫁给轩辕清那个臭小子,嫁个上门女婿,好歹能在家,你在皇宫爹一个月也见不着你一回,女儿啊!”

皇甫默嘴角微抽,她还没死呢,这个人就是那个征战沙场多年,一出手就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皇甫大将军?这也太坑爹了吧,不对,是太坑女儿了!

皇甫默推开皇甫明岸,“爹,我饿了……”说完一副楚楚可怜的大眼睛瞅着他。

皇甫明岸一听,什么,女儿饿了?这可不得了啊,赶紧准备好吃的去,“女儿啊,你等着,爹让人给你做好吃的去。”话音刚落就没影了,皇甫默扶额,这个爹……

环儿和翠儿对视,眼中充满迷茫,小姐在车上吃了三盘糖糕,十块蛋奶酥,两个苹果,一个大鸭梨,怎么还饿?

皇甫默家的厨子速度真快,一个时辰不到就给皇甫默做出了两大桌子菜,皇甫默目瞪口呆的瞅着两大桌子菜,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满汉全席?壮观,真壮观……本小姐当皇后都没这待遇……

皇甫明岸笑呵呵的拉着皇甫默坐下,“默儿,快吃,把这些都吃完。推荐163shenghuo.com

皇甫默嘴角微抽,这是要她变成猪吗?拿起筷子,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开吃!

皇甫默狼吞虎咽的把一桌子菜啃了个半光,心满意足的拍拍肚皮,靠着椅子,很不优雅的打着饱嗝,环儿和翠儿汗颜,她们家小姐什么时候这么能吃了……

皇甫明岸瞅着她,一动不动,眼泪呼的就冒出来了,“默儿啊。是不是轩辕清那臭小子欺负你了,不让你吃饱饭,你跟爹说,爹给你做主……”

皇甫默愣了,皇甫明岸都四十来岁了,还像个孩子也是的,这也太夸张了吧,还镇国大将军,真的假的?无奈的拍着皇甫明岸的背,安慰着他:“爹,女儿现在是皇后,又有皇太后照料着,怎么会被皇上欺负,吃不饱饭呢,爹,你想多了……”

皇甫明岸袖子一挥,指着桌子上的一片狼藉说:“那这是怎么回事?”

皇甫默扶额:“爹,你不是让我吃多点嘛!”

皇甫明岸呆呆的看着她,半晌,吐出几个字:“好像我是有这么说过。”

皇甫默吐血,这是什么世道,天,你为啥不给我一个智商高点的爹!真不懂他这个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是怎么当的!唉……

天有些黑了,皇甫默该回宫了,皇甫明岸在府门口又跟皇甫默念叨了半个时辰,皇甫默实在受不了了,直道天晚了天晚了,这才肯让她回宫。

凤清宫内,灯火通明,宫人们在寝殿外跪着,神色有些惶恐,再一看门口守门的人是轩辕清的贴身太监小苏子,皇甫默恍然大悟,原来是他来了。皇甫默让环儿和翠儿侯在殿外,自己抬脚进了寝殿,一进殿就看到那妖冶男子黑着脸坐在主椅上,皇甫默很是疑惑,这种马男怎么又来了?

不过……她真的好累,没力气去对付他,酝酿了半天的感情,朝他露出一个自认为很友好的笑容,道:“皇上,你来啦!”

随后,径直走向不远处的大床,把鞋子一踢,躺到床上,抱着被子来回滚了几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好,哎~还是床上舒服。

轩辕清看向床上的人,这女人是不想活了吗?竟敢如此放肆!心中的愤怒到了极点,他一下朝就听说了,皇甫默在永寿宫做的事,好!她的胆子真的很大!

轩辕清握紧拳头,向床上的人走去,看到皇甫默甜笑享受的表情,心中有一丝不明情绪闪过,却很快被怒火铺盖,他拽着皇甫默的被子,“给朕起来!!”

皇甫默微蹙眉,真不是人!连觉都不让人睡好,她不情愿的坐起身,“干嘛?”

“皇甫默!朕告诉你,不要以为你是皇后你就不把朕放在眼里!难道你一点规矩都不懂吗?!”轩辕清大声吼道。

皇甫默掏了掏快被震聋的耳朵,假笑道:“怎么会呢?皇上,臣妾怎么会把您放眼里呢,臣妾一直都是把你放心里的!”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轩辕清看着不正常的皇甫默,说道。说明163shenghuo.com

一时,两人状态有些不对,皇甫默一个劲傻笑,轩辕清脸越来越黑。

终于,皇甫默怒了,“靠!我说你这人有毛病吧,对你不好了,你说我没把你放眼里,对你好了,又说我耍花样,真是给脸不要脸!赶紧哪来的滚哪去,别妨碍老娘睡觉!”说完一把夺过被子,蒙起了脑袋,接着睡!

轩辕清被骂愣了,随即,脸色铁青,怒火中烧,又去拽她的被子,“你说什么?!你再给朕说一遍!”

皇甫默不耐烦的松开被子,却不想轩辕清用力过猛,一下子摔到了地上,皇甫默看着他狼狈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即站起身,站到床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轩辕清,活生生的一副母老虎摸样,说道:“小子!看到了吧,这就是惹老娘的后果!哈哈哈!”

轩辕清抬头看她嚣张的样子,她……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啊,以前见过她,唯唯诺诺的样子,就是一个小家碧玉,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可现在这样子……竟有些可爱……他没有发现他冰冷的脸上有一丝裂痕,轩辕清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赶紧站起身,轻咳两声,掩饰尴尬。听到她的笑声,不悦的皱起眉,“死女人!不准笑了!”

正太九贤王

“死男人!我就笑!”皇甫默眉毛一挑,一脸挑衅的表情,抖着脚,活生生的市井混混形象,“哈哈哈!”

“你……”轩辕清看着双手叉腰的人,冷哼一声,“你最好当好你的皇后!不要让朕休了你!”

“休了我?老娘还巴不得你休了我呢,那我就自由了!”皇甫默不服气的说道。

“你想要自由?”轩辕清忽然笑了。

“是啊,俗话说的好,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弃,二者皆可抛!你知不知道自由有多好?这个皇宫剥夺了多少人的自由?包括你!你虽然是皇上,金山银山,美人美食,想要什么有什么,可是你感觉到快乐了么?你觉得这是你想要的生活么?”皇甫默指着他说道,说着说着,心中突然感觉到一阵悲凉,难道她真的要在这宫中过一辈子吗?她不要!她不喜欢勾心斗角的生活……她,比任何人都想要自由……

轩辕清一阵怔愣,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些,自从他懂事起,就被人灌输怎样做好一个皇帝,怎样能让百姓过好日子,自由,这个字眼好像没有在他的生活中出现过,自由……真的那么好吗?

轩辕清回过神,想到她的不敬,还想让他休了她?他就不如她的意!“皇甫默,你知不知道,弃后是什么后果?”

“什……什么后果?”皇甫默咽了咽口水,突然感觉他的眼神很是阴森。

“在冷宫里孤老终生!想出宫?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你最好做好你的本分,不要惹怒朕!或者,你可以让朕爱上你!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哈哈……”轩辕清警告道,大笑着着出了凤清宫。

留下身后气愤的皇甫默,“你是皇帝你了不起啊!!靠!!就会威胁别人!我皇甫默看不起你!!”

而轩辕清早已走远了,根本就没有听到皇甫默的话。

之后的几天,皇甫默一直在凤清宫里呆着,轩辕清也没有来找她麻烦,冬天了,她都不愿意出去,还是被窝里暖和撒~~

“小姐,小姐,外面下雪了,积了厚厚的一层,好漂亮啊!”环儿急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兴奋的说。

床上的皇甫默一个翻身起来了,“下雪了?!”

环儿愣了一下,“是啊。”

“太好了!走!我们堆雪人去!”皇甫默最喜欢下雪了,有好玩的了!哎,在这皇宫呆了几天都快把她闷死了,都不知道古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皇甫默裹上大棉袄,外面还披上个白色狐裘披风,带着环儿翠儿和几个宫女向御花园走去,银装素裹,白皑皑的一片雪,只有梅花还在傲然开放,在白色的天地上填了几分色彩。

皇甫默见梅树旁有很大的空地,便带领着众人向那块地走去,“这的雪好多!我们在这里堆雪人吧!”

“小姐,你不是畏寒吗?我们别玩了!”翠儿担心的说道。

“没事!我不畏寒!我抗冻!”皇甫默蹲下身子开始弄积雪,对身后的宫女说道:“你们别愣着啊,都玩都玩!我们一定要堆一个大雪人!”

“是!”众人也蹲了下来,环儿和翠儿叹了口气,摇摇头,也蹲下来堆雪人。

“哎呦,我的小祖宗啊,您跑慢点!小心摔着!”小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

“那边怎么那么多人?本王过去看看!你们在这呆着!要是谁动今晚不给谁饭吃!”轩辕允厉声道。

轩辕允看到皇甫默她们,觉得有趣,跑了过去,问道:“姐姐,你们在干嘛?”

皇甫默转身,只见一个看似十六七岁的少年身着大红色的锦袍,敞广袖和袍摆上都用金线绣着精致的祥云图案,披风上的红毛轻抚着他白嫩的小脸,红红的衣服衬着他的小脸越发的白皙细腻,此时一双黑咕噜的大眼睛正打量着她。

他一身艳红往雪地里一站,实在是道美景。

看到轩辕允那精致的脸蛋,不禁伸出手去捏,萌正太诶,微微弯腰,露出个和蔼的笑容:“我们在玩堆雪人啊,你要一起吗?”

轩辕允揉揉被捏的红红的脸蛋,紧紧皱起了眉,这个女人是谁啊,竟然敢捏他,不想活了啊!“你是谁,你竟敢捏本王!想死啊!”

众人抬头,看到轩辕允,急忙跪了下来,“奴婢参见九贤王,九贤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轩辕允高傲的抬起头,“怎么样,怕了吧?!”

皇甫默愣了一下,原来他就是那种马男的兄弟啊,怪不得呢,长得那么可爱,细看和轩辕清真有几分相似,而且说话都是那么暴躁。

“扑哧——”一声,皇甫默笑出来,揉了揉他的头发,“不就是一个小屁孩嘛,装什么大头蒜!”

轩辕允眨眨眼,鼓起腮帮子,正欲反驳,皇甫默拉过他的手,“一起来玩吧。”

轩辕允不说话了,跟着她走过去,还是堆雪人比较有吸引力。

“小允允,你多大了?”皇甫默一边咕噜着雪人的头,一边问道。

“十四。”

“十四?不是吧!可你快跟我差不多高了。”皇甫默愤然,还以为轩辕允有十六七岁呢,原来才十四岁,可个子却到了她下巴那,不公平啊,难不成是因为皇家的人吃的东西营养都好?

一定是这样的。

“哈哈,你好笨哦!”皇甫默指着轩辕允堆得“四不像”嬉笑着,轩辕允拧着眉头,“不许说本王笨!”

皇甫默笑得更欢了,轩辕允没脾气了,只好哀怨的看着她。

离皇甫默最近的一个宫女说道:“皇后娘娘,出来这么长时间了,该回去了。”

皇甫默点点头,“好,我们回去吧,正好我也饿了。”

轩辕允呆呆地看着她:“你就是皇兄新娶的皇嫂?”

皇甫默撇撇嘴,想起了那天的事,没好气道:“别跟我提那个种马男!”

轩辕允愣愣的,种马男?那是什么东西?

皇甫默轻轻地捏了一下轩辕允的脸蛋,心里偷笑着,哈哈,手感好好哦,萌正太,卡哇伊啊。“我们该回宫了,再见喽!”

转身正想离开,一只小手拽住了她的衣角,回头,看到轩辕允眼含期待的看着她,“皇嫂,以后我可以经常找你去玩吗?”

皇甫默咽了一下口水,果然是受不了萌正太的诱惑,点点头,轩辕允高兴的离开了,皇甫默冷汗涟涟,怎么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恶俗怡红院

果然,轩辕允没让她失望——

“皇嫂,这是皇兄赏给我的南海夜明珠,送给你啊……”

“皇嫂,这是皇奶奶赐给我的藕粉桂花糕,给你吃啊……”

“皇嫂……”

皇甫默扶额,青筋暴起,一拍案桌:“轩辕允!”

轩辕允明显是被皇甫默吓到了,后退几步,小声地说道:“皇嫂…臣弟做错什么了吗?”

皇甫默抚抚胸口,深吸一口气,微笑,只是那笑却有几分勉强,“轩辕允,你很闲吗,每天都来我宫里干嘛!”

轩辕允眨眨眼,“你不是可以答应臣弟可以来找你的吗?”

皇甫默无奈了,自从那天答应他以后,他就每天来凤清宫,然后还带一大堆东西……

不过有了他,在宫里还是有点乐趣的,但是这么长时间了,皇甫默也沉不住气了,呆在这宫里太无聊了,唉。在心里叹了口气,脑袋突然灵光一闪,宫里没意思,可以去宫外啊,贼贼看了轩辕允一眼,勾勾手指头,“过来。”

轩辕允小脑袋凑过来,“干嘛?”皇甫默“嘿嘿”一笑,“我带你去个很有意思的地方玩,好不好?”

轩辕允乐了,他最待见玩了,“好哇,去哪?”

皇甫默清了清嗓子,“咳咳,这个嘛,保密,你先去准备些银子。”

轩辕允皱眉,这是要去哪啊,这么神秘……

某一个月黑风高的……白天,两个人穿着太监装,手拿皇后娘娘的金牌大摇大摆的出了宫,宫外某个无人的地方,闪动着两个黑影,两人脱下太监装,不一会儿,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和一个可爱粉嘟嘟的小书童就诞生了……

这两人,不是偷跑出宫的皇甫默和轩辕允是谁?

京城的闹市上,衣饰华丽的主仆两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来逛去,轩辕允从来没出过宫,看到这地儿这么热闹自然很高兴,皇甫默看着一会闻闻香包,一会看看簪子的轩辕允,扶额,她怎么带了这么个白痴过来?

白了轩辕允一眼,拉着他朝京城最繁华的地带走去。

穿越嘛,三个地方不得不去,那就是,皇宫,武林大会,还有就是…“铛”“铛”“铛”“铛”青楼!

眨眼间,皇甫默和轩辕允站到了京城内最大的青楼面前,皇甫默看向青楼的牌匾嘴角不禁抽了一下,“怡红院。”一个字,俗,两个字,真俗,三个字,太俗了,四个字,俗不可耐!这是哪个傻起的名啊!

“阿嘁——”某个人揉揉鼻子,受风了?

轩辕允歪着头看着皇甫默,“皇…咳咳,公子,这是哪啊,客栈吗?”

皇甫默朝轩辕云神秘一笑,“进去你就知道了。”说完率先走了进去,轩辕允皱着眉,为什么感觉这么怪?

虽然诱拐小孩来这种地方是不对的,可是又想了想,反正古代人都早熟,她这具身子才十八岁就当了皇后,轩辕允这小孩估计再过两年就要有通房丫头了。

在门口招客的老鸨花妈妈看到皇甫默二人,仔细打量一下,心里笑开了花,这二人衣服用的是上好的绢绸,勾边用的是金丝线,皇甫默手中拿的玉扇是晶莹剔透的骨玉,就连发带也是丝绢的,是条大鱼啊!

心里想着,满脸堆笑的迎了上去,“二位公子瞧着面生,是头一次来我们这吧,快快快,里边请,我们这的姑娘可都是最好的呢~”

皇甫默嫌弃地看了花妈妈一眼这个女人脸跟菊花似的,还画了一张大白脸,一身浓重的香粉味儿,真难闻。咽了一下口水,轻笑着:“妈妈,小爷今个的确是第一次来,快去把你们这最好的姑娘都叫上来!”

花妈妈笑颜逐开,“爷,那这……”止住了话,皇甫默看了她一眼,了然,向轩辕允伸出手,“银子!”

轩辕允眨眨眼,取下包袱,皇甫默手中一沉,转头看向手里,我去,是颗鸽子蛋大的夜明珠,瞪向轩辕允,轩辕允迎上皇甫默的目光,身子颤了一下,“公…公子,我就带了这个。”

说完拆下包袱,放到地上,金色的光芒从包袱内散发出来,,皇甫默咽了一下口水,这都是什么啊。

玛瑙玉带,翡翠手镯,黄金步摇,东海夜明珠…这小子搬家呢。

花妈妈看的眼都直了,口水都直想着流下来,这两人,果然是块肥肉呢!这要是都到了我们这,嘿嘿,盟主肯定会奖赏的!

皇甫默看了轩辕允一眼,示意他收起来,他在不收起来,花妈妈估计都要扑上去了,“咳咳,妈妈,领路。”

花妈妈心里盘算着,傻笑着把皇甫默迎了上去。

天字一号雅间

皇甫默跟一个穿的极是单薄的女子对着酒,那女子手里举着酒杯,身子像是没骨头一样靠在皇甫默的身上,迷迷糊糊的说道:“公子……真是好酒量……来,秋月还能喝,来……”

说着就把酒杯往嘴上送,不过还没到嘴边就洒了一半,浸湿了那半透的纱衫,拿着酒杯的手也垂了下去,整个身子都进了皇甫默的怀里。

皇甫默蹙了蹙眉,扶起她的身子,把她推向了一边,不满道:“就这酒量……”摇了摇头,径自灌了一杯酒,那姿势,极是潇洒!

在一旁给皇甫默捏肩的女子皱着眉,这公子莫不是来找茬的,哪个不是来这里寻欢作乐的,他倒是来这里和这么多姑娘拼酒,到底要做什么?

轩辕允哭丧着脸,看着皇甫默,原来皇嫂说的好玩地方就是这儿,这不是百姓常说的青楼吗,皇嫂为什么要来这?难道…不不,不可能的,那皇兄怎么办啊,唉,皇兄,节哀吧。

皇甫默瞥了一眼那醉倒的女子,挑了挑眉,“还有谁会喝酒?小爷还没喝尽兴呢!”

在现代她可是个名副其实的酒鬼,夜夜在酒吧泡着,后来习惯了,是一天不喝点酒就难受,自从来了古代,一口酒都没沾过,就连大婚那天,第二天早上起来瞧见有酒还乐呵了乐呵,估摸着这皇宫里的酒肯定是好酒,可一到嘴里甜的跟糖也是的,后来就一滴酒也没见过,可是苦了胃里的酒虫……

如今出了那皇宫,她可是打算着一醉方休呢!

面具男

一旁的女子沉不住气了,见皇甫默喝趴了好几个姑娘,只能让茹艳姐姐过来了,走到皇甫默面前,欠了欠身,“公子,我们这最会喝酒的莫属茹艳姐姐和柳兰姐姐,要不,奴家把她们叫进来?”

皇甫默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女子便下去了。

不一会儿,两个生的漂亮的女子上楼来,一个身着红衣,万分妖娆,一进门毫不客气便坐在皇甫默面前的凳子上,另一个着粉衣的女子提着一壶酒,只淡淡的笑着,站在一旁。

“公子,这是我们这儿上好的女儿红,听说公子您爱喝酒,便给您提了上来。”粉衣女子说话了。“这是茹艳,奴家名唤柳兰,你们先喝,奴家在一旁候着。”

茹艳没有说话,倒了碗酒递给皇甫默,皇甫默接过,瞅了一眼轩辕允,“你会喝酒吗?”

轩辕允小身板一抬,接过酒来,“当然会了。”笑话,他堂堂九贤王怎么能不会喝酒呢。

茹艳淡笑着看着皇甫默,“公子,请。”说完极是豪迈的一口喝光了碗中的酒。

皇甫默也不矫情,直接“一口闷”喝完酒倒吸一口凉气,靠,真辣,这不愧是上好的女儿红。

喝了不一会,轩辕允趴下了,又喝了一会,茹艳趴下了,皇甫默拄着脑袋看着趴在桌子上的两人,摇摇头,怎么这么晕,眯着眼看看四周,柳兰呢,跑哪去了?“柳……”正欲喊出声,便晕了。

柳兰从屋外闪进来,得意地笑了一下,跟她斗,还嫩了点,这的确是上好的女儿红,可这上好的女儿红里还有上好的迷药,她一个小女子能坚持这么久不错了。她解决了一个找茬的,这下,盟主会夸她了吧,偷笑着,把皇甫默拖到另一个屋子里去。

“嘶——”头怎么这么疼?皇甫默下意识的抬手捶了捶头,结果是,头更疼了……

“你醒了。”一道冰冷且沙哑的声音传入皇甫默的耳朵里,这声音真是有够冷的,冻的她一激灵,头脑也清明了许多,皱起眉头,勉强自己睁开眼,映入眼中的是一个陌生的房间,难道她又穿越了?不对啊,这里还是古代啊!那这里是哪里啊?

就在皇甫默万分纠结的时刻,忽然有一道黑影闪到了她的眼前,“啊——”一道划破天际的尖叫震耳欲聋。

这黑影闪就闪了,这没什么,可是他也不能大白天的,不是,大晚上的吓人玩啊!晚上……难不成是……阿飘?皇甫默一下子被自己这个念头吓到了,咽了咽口水,抱紧了被子蒙住脑袋向墙角缩去,嘴里还喃喃念着:“各位阿飘,我是好人啊,从来没做过坏事,没说过别人坏话,我相信你能看到我无私到把男朋友都让给别人了,我这么好一人,简直是百年难得,求你了,别来找我啊,千万别找我,我真是好人,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君离站在床前,英眉微蹙,这个女人又搞什么花样?念叨什么呢?阿飘?那是什么?好人?就她还好人?长得就不像好人……没心思在听她念叨这些违背良心的话,出声打断了她,“女人!”

“啊?”皇甫默又是一个激灵,又往里面缩了缩,急忙道:“我真是好人,别找我别找我,你要找就去找轩辕清,他是坏蛋……”

“你在说什么!”君离一听她这话就怒了,一个用力扯开了她的被子。

“啊!”皇甫默又是一声尖叫。

“我说,你能不能不叫了?跟有人要强上你也是的。”君离突然笑了,极是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说道。

“靠!说什么呢你!”皇甫默也没害怕的心理了,一下子从床上站了起来,立在床上俯视着床前的人,借着烛光这才看清来人,一身紫黑色锦袍,修长健壮的身材,肯定又是一个帅哥吧……只是,让她失望的是,这人竟然带着面具!

黑色妖魅的面具散发着幽幽的光,整张脸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和一个光洁的下巴,不知为何,总是听着这人的嗓音有些沙哑,不知是因为男子说的话,还是因为他戴着面具影响了她欣赏帅哥的心情的原因,反正她是不爽了!

指着他说道:“你他妈注意素质好不好!长得对不起人民就别出来见人,还带个面具装什么神秘,你以为你蒙面侠啊!穿这么好看,带个这么好看的面具,其实下面不知道藏了张长的什么随心所欲的脸,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欺骗广大人民!你……”

“你给我住嘴!”君离握紧拳头,额头的青筋暴起,眼中冒着火星,从这个女人的嘴里真不能指望说出什么好听话来。

“你吼什么吼!你凶什么凶!欺负我是女人还是怎么地!”皇甫默也丝毫不输气势的吼回去。

到底是谁一直在吼!是谁一直在凶!他不过是说了一句话她便说了一堆,他让她住嘴难不成还有错了?女人真是不可理喻!“谁欺负你了!”

“你啊!就是你啊!你说吧,你为什么要把我绑到这来?先说好,我可没钱!”皇甫默站累了,坦荡荡的坐到床上,对君离说道。又环视了一下这房间,极是奢华,道:“我看你也不是没钱的人,你干嘛要绑架我?”

“我绑架你?你哪只眼看到我绑架你了?”君离被着蛮不讲理的一句话惹恼了。

“两只眼都看到了!”皇甫默伸出两根手指指着自己的眼,撅起小嘴说道。

君离被她气得不轻,却又没话反驳,只能干瞪眼,“你……我没有绑架你!”

“那你跟我说说这是哪?”皇甫默皱着眉抬头看着他问道。

“你自己来的地方你都不知道?还跑来问我!”君离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她那欠揍的模样,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给她两巴掌。

啊?”皇甫默一愣,眨巴眨巴眼睛,一副茫然的表情,随即眼里满是异色,惊叫道:“你说这是怡红院?”

君王是头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君王是头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大当婚:冥夫你别闹 最新章节

    原标题:女大当婚:冥夫你别闹最新章节书名:女大当婚:冥夫你别闹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是阴阳人?第二章跟我洞房第三章霸王硬上弓第四章不如咱们合作?第五章坚决不嫁第一章我是阴阳人?我叫姬雏儿。雏在我们这里就是小鸡仔的意思。听我娘说,我出生的那一天差点没把整个阴阳村的人吓掉魂。我们家当时有个老大的鸡圈,我娘挺个肚子好死不死的把我生在鸡圈里。这也就罢了,偏偏我一出生就是个阴阳人,半男半女。村里看热闹的人都吓了给个半死,以为我娘生了个怪物。结果我老爹和我娘为性别问题争的面红耳赤。更棘手的是,两蛋上硬是没鸡鸡。

  • 女上司的贴身秘书 最新章节

    原标题:女上司的贴身秘书最新章节小说名:女上司的贴身秘书目录预览:第1章霸道女领导第2章梦第3章错乱第4章侮辱第5章认错了人第1章霸道女领导刘立海是深夜刺耳般的铃声惊醒的。他整个人猛然地从床上翻坐起,内心却“彭彭”地一通乱跳,如梦中一般喘着粗气,头被扯裂般地剧疼着,身上的汗水湿透了他的衬衣。“不会吧?”刘立海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却感觉身体在不断的抖动,用手掐了一把,痛得眼泪直冒,才知道这会儿自己是真的清醒着。“我操。”刘立海骂了一句,“我怎么又梦到那个女人呢?”刘立海刚刚做了一个梦,而梦中的那个

  • 霓虹灯下的交易 最新章节

    原标题:霓虹灯下的交易最新章节小说:霓虹灯下的交易目录预览:第一章:噩梦惊魂第二章:是救星还是恶魔?第三章:擦肩而过的危险第四章:本性暴露第五章:堕落第一章:噩梦惊魂我从未想过十八岁的天空塌下来会是什么颜色,然而那一天,我知道了!我叫李乐乐,家里排行老二,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我们家也不算穷,在我们这个小镇上也算的上不错,这是我自出生以来知道的事情。我们家重男轻女,爸爸妈妈从来都不在乎我这个人,不管我多么努力,他们的眼里总是看不到我。就算我和弟弟同时考了第一,他们永远都是抱着弟弟开心的说笑,而

  • 出轨奇缘 最新章节

    原标题:出轨奇缘最新章节小说名字:出轨奇缘目录预览:第1章:争吵的房东第2章:狗男女第3章:为了你第4章:捞点好处第5章:条件第1章:争吵的房东唐波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轨迹,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发生巨大的改变。原本以为,自己当了五年兵之后,在分配工作的这个问题已经是一次巨大的改变了,可是谁又能想的到,和后来发生的事情相比,工作岗位被人顶替,那仅仅只是一件小事情呢?诚然,在如今的社会中,讲究的无非就是金钱权力。这并不是唐波的思想有些偏颇,而是这个问题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并且是普遍的存在。当初在部队

  • 美好都市夜 最新章节

    原标题:美好都市夜最新章节小说名:美好都市夜目录预览:第001章伺候人的活第002章美目而来第003章拼了第004章黄花菜凉了第005章找到没有第001章伺候人的活“文龙,听你叔叔说你在部队上是跟领导开车的?”上班报到的第一天,李文龙被办公室主任沈建叫进办公室。“开过一阵子”李文龙向来谦虚谨慎,这也是他跟随师首长多年总结出的经验,凡事还是低调一点的好,免得到时候夸下了海口却做不成事,最后丢人的还是自己,虽然他对自己的驾驶技术相当自信,但也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不过,心里面却早已经乐开了花,

  • 前夫,咱俩不熟 最新章节

    原标题:前夫,咱俩不熟最新章节小说书名:前夫,咱俩不熟目录预览:001——我们离婚(一)002——我们离婚(二)003——我们离婚(三)004——我们离婚(四)005——我们离婚(五)001——我们离婚(一)“离婚吧。”秦微微看着在自己身上运动的男人,突然很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男人墨一般的眸子充斥着星星点点的欲`望,下`身也极力的动着,欲`望给身体上带来的快`感让他脑子里有短暂的空白。“嗯~”秦微微小小的嘴唇里发出浅浅的呻`吟,软软的,酥酥的,撩的得人心房发痒,男人头皮一麻,欲`望更为蓬勃。又

  • 都市小房东 最新章节

    原标题:都市小房东最新章节小说名字:都市小房东目录预览:第1章这个女孩儿不行第2章世间多有奇人第3章难道他肾亏第4章第一美女老师第5章白虎煞第1章这个女孩儿不行火车上,秦逸盯着坐在对面的女孩儿好久了。不得不说,这个女孩儿清艳脱俗,天生丽质,一双灵动的眸子了,如同闪着光的珍贵宝石,从气质以及名牌穿衣打扮来看,显得与这节车厢的人格格不入。这种感觉就像一个高贵典雅的小公主进入土里土气的乡村一样。按道理她带着上万元的贝伦赛丽手表,带着上万元的路易威登行李箱,不会没有钱坐飞机,也不会没有钱坐高铁,软卧,乃

  • 他的情深似海 最新章节

    原标题:他的情深似海最新章节小说名字:他的情深似海目录预览:第1章惊喜第2章背叛第3章混蛋第4章撞见第5章我记得你第1章惊喜六月,早上。邵氏集团的广场前,从远方开过来一辆绿色的出租车,急刹在广场前的路边,片刻之后就看到一个戴着黑色眼镜,皮肤白里透红,顶着一个蘑菇头,穿着一身黑色制服的女孩子,背着一个黑色皮包,手里拿着一个深红色的保温筒,从车上走下来。不知是不是赶时间,一关上车门,她就向着邵氏集团的写字楼飞快的跑去。“筱筱!等一下!”就在女孩子快要跑到广场中间时,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不远的地方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