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美人谋:第一嫡女在线阅读

2017/11/15 20:26:20 来源:网络 [ ]

书名:美人谋:第一嫡女

第3章 意外还是阴谋

时隔二十余年,凤七寻只能依稀回想起当年这时的情况——父亲率军西征大获全胜,凯旋归来,获得了圣上的嘉奖,母亲便带着她们姐妹到相国寺还愿。阅读163shenghuo.com她和凤九夜趁着母亲同寺庙主持慧灯大师谈话的间隙,偷偷溜出了大殿,跑到下属的月老庙求签卜姻缘。

十四五岁的妙龄少女,心底自然对某个男子揣了些莫名的情愫。 彼时的凤七寻一脸害羞的告诉凤九夜,她的心上之人是儿时便一见倾心的太子赫连煜,九夜一边点着她的脸颊,调侃她不知羞,一边拉着她的手说:“姐姐哪天成了太子妃,可莫要忘了你可怜的妹妹!”

如今想来可真是好笑,她这厢还在一脸真诚的祝福你,那边却对太子动了心思,不过数月太子便请了圣旨上门提亲,只可惜求娶的却是雍王府的三小姐凤九夜。

大概是因为那支竹签的签文吧!

凤七寻求得的是个上上签,签文是“郎才女貌世间稀,姻缘前定不须疑,全况月老传音信,鹊桥高架待良时。”解签的大师说,姑娘这签文好呀,是个上上签,你们的姻缘是上天早已注定的,而且郎才女貌,男子定是世间少有的显赫身份,而且相貌不凡。

凤七寻听了心里高兴,捐了不少的香火钱,但是凤九夜的签似乎就没那么吉利了,具体的签文她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解签大师皱着眉头,一脸愁苦,临离开前还特意叮嘱了凤七寻,说她的签虽是好签,却有小人当道,让她切记要万事小心。

呵——凤七寻垂眸苦笑了一声。163生活网到底还是麻痹大意了,没有将大师的话放在心上,结果回相国寺的路上,在走过那条羊肠小路的时候,不知道是她自己脚下滑了一跤,还是被人有意推了一把,总之身子一歪,就跌下了悬崖。

现在想来,凤九夜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恨起她来了么?不,也许更早……只不过当年的自己到底年幼单纯,看不穿世事无常、人心叵测。

凤七寻抬眼环视了一下四周,除了郁郁葱葱的树木,便是尖利的岩石。她记得上一世,自己是在第二天被雍王府的下人找到的。

初时的她并不明白,失踪了整整一夜对一个尚未出阁的女子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后来京都离邺起了谣言,说雍王府的嫡小姐曾经一夜未归,倒是不知和那个野男人鬼混去了。

想来那谣言定也是凤九夜命人散播的吧!这么想着,凤七寻就无论如何不能让她的阴谋得逞。她扶住一旁的树木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脚腕一疼,又重新跌回了石头上。说明163shenghuo.com

大概是脱臼了吧!

凤七寻抽出怀里的绢帕塞进嘴里咬着,然后想着前世的仇恨,手下用足了力气一扳,只听咔嚓一声,腕骨被移回了原位,而她早已浑身脱力的躺在了石头上,额头和两鬓皆渗出了涔涔的冷汗。

凤七寻又暗自冷笑了一番,也是上一世她为了赫连焱,不惜女扮男装随军出征,又为了他的安全和能更好的照顾他,她没少往太医院跑,也因此学会了不少基本的医术,接骨便是其中之一。

不然现在面对脱了臼的脚腕,她还真是无能为力。

凤七寻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受伤的脚腕以后,觉得没了大碍,才动身寻找出路。记得当初家仆们带她回去的时候,曾经走过一条捷径,她虽然没上心,却也下意识留心了一下大致的位置,是在一处山泉附近,距离这里似乎并不远。

她闭上眼睛,放平静了心神侧耳倾听,果然在寂静的密林中,听到了几不可闻的铮淙之声。

第4章 连环陷阱

凤七寻心里一喜,便一边小心着脚下的乱石杂草,一边循着泉水的方向走去,果然在走了不过百步之后,借着不甚明亮的月光,看到了稀疏的草木掩映下,一条窄且陡的小路。163生活网

她给自己暗暗打了打气,拾起一根还算粗长的木棍,拨开小路两旁的杂草,然后沿着小路一直向上走去。她一定要在凌晨到来之前赶回雍王府,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她的清白。

幸亏相国寺距离邺京并不太远,且由于当今圣上治国有方,离邺近年并未有宵禁和关闭城门的习惯,不然就算凤七寻跋涉了一两个时辰走回邺城,也进不了京都的大门。

进了离邺城以后,凤七寻抬头望了望天,幽暗的穹苍上那一弯镰月已经升至半空,估摸着约有丑时了吧!她扶着一旁的城墙休息了片刻,又看了看脚上磨烂的鞋子,一咬牙一狠心,忍着脚痛继续向前走去了。

在和雍王府的大门只有十数步之遥的时候,凤七寻留了下心,发现在王府附近的阴影里,徘徊着几个人,后门同样是如此。夜半丑时,正是万籁俱寂的时候,怎么会有人在街上乱晃,而且恰好是在雍王府的前后门?

凤七寻心里犹带了一丝侥幸,可是当她小心的靠近那群人的时候,却听到了其中一个人询问的声音。

“大哥,我们这还要守到什么时候啊?我瞧这街上别说是王府的嫡小姐了,就是母猫都没看见一只……”

男人似乎还想抱怨,结果被领头的狠狠的赏了一个耳光,厉声训斥:“你懂个屁!人家既然出银子让我们在这儿守着,我们就得在这儿守着,要是真逮着了那个貌若天仙的嫡小姐,咱哥几个还能快活快活呢!”

领头的男人搓着手,眯起的小眼睛里射出淫邪的光芒,又接着说:“就是万一没碰到,有银子拿也不错啊!”

“是是是!”刚被打的男人急忙附和,不过转而又好奇地问:“不过大哥,这到底是什么人啊,这么和雍王府过不去?”

“要我说,八成是这府里的人,瞧着那嫡小姐不顺眼,才花钱让我们收拾她。网站163shenghuo.com”一个长相猴精的的男人分析说,“这高墙大院里,可肮脏着呢!”

“去去去,就你知道的多,不懂什么叫做多做事少说话吗?小心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领头的男人严厉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如果听到这里,凤七寻还弄不明白就这些人的意图,或者说……凤九夜的意图的话,那她上一世也就白活了。

凤九夜分明是要她就算早些回来了,也保不住清白之身。

哼!好一个狠辣阴毒的凤九夜!不过豆蔻年华的少女,竟能对她同父同母的亲生姐姐,下这么残忍的毒手!她这不是想毁了她的清白,而是想要了她的命啊!

试问一个被多个男人糟蹋了的女子,还有什么颜面和勇气,活在这个世界上?

凤七寻贴着墙缓缓走远,她的身子如坠冰窟,一片冰冷,而袖子里的手却越握越紧,眸底的沉郁仿佛是上一世的恨穿越层层阻隔,凝结成了沉疴一片。

不,她不能坐以待毙,不能让凤九夜的计谋得逞!绝对不能!

蓦地,一阵强烈的马蹄音从临街传来,凤七寻没有多加思考,几乎是下意识的沿着窄巷向临街狂奔了过去。就在她跑出巷口的时候,正好看见一辆灰布尖顶的马车疾驰而来。

第5章 力拦救星

凤七寻不过思考了片刻,就冲到了大道的中央,朝着驶来马车张开了双臂。163生活网

如果换在以前,她肯定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可是如今她只有赌一把了,赢了,她便能安然回到雍王府,输了——她不会让自己输的,她相信老天也会偏爱赌命的人!

这一世的她会赌命,却也比任何人都惜命,所以她不会让自己死,至少不会轻易的死!

“吁——”

果然,马车夫远远瞧见拦车的凤七寻,急忙拉紧了缰绳,马儿终于在距离她不过一尺处停了下来,焦躁的打着响鼻。车夫亦是一脸愤怒,忍不住低吼:“大半夜的拦车,不想活了?”

凤七寻哪里还管得了那么许多,她见马车停了下来,便径自跪在了道路中央,“小女子有难,恳请马车的主人出手搭救!”

车夫瞧着凤七寻目光恳切,而且时值夜半,如果不是真的有难处,她一个女子又何苦当街拦车?

“爷?”车夫转头,请示性的唤了一下车里的人。

车里的人具体说了什么,凤七寻没有听清,只是车夫转回头后,面上尽是为难之色,“姑娘,不是我家爷不肯帮你,实在是我们赶时间……”

“我不会浪费你们太多时间,只要把我送到临街的雍王府便可!”

凤七寻打断了车夫的话,低垂的眸子里情绪看不分明,但是不肯移动分毫的身体,却让车夫不禁皱起了眉,“姑娘你怎么听不懂……”

“闵良。”极清冷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仿佛裹挟着碎冰的寒冷。

凤七寻不由得抬起头,突兀的和一双冰冷的眸子撞在了一起。眸子的主人有着一张刀削般完美的脸庞,鼻梁高挺,嘴唇薄凉,上挑的眼尾给这张冷若冰霜的脸,平添了几许阴柔和……妖媚。

“你说雍王府…你是雍王府的人?”男子眯起了眼,声音冷冽,周身亦是气势逼人。

“是。”凤七寻毫无畏惧的迎向男子审视的目光,“我是雍王爷的嫡女凤七寻……”她言简意赅的说明了自己的处境,以及雍王府门前徘徊着不轨之徒的事情,却下意识的省略掉了事情的起因。

家丑不可外扬——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大抵是凤七寻无惧他满布寒意的目光,又大抵是她干脆利落的语气,引起了男子的注意甚至是赞赏。只听他淡淡的轻嗤了一声,语气似乎颇为不屑,“不过是一些蛇虫鼠蚁,居然也敢这么不自量力……”

说完,他便放下了掀着车帘的手,声音冷淡的说:“上车。”

“谢谢!”凤七寻道了谢,便走到马车旁和闵良并肩坐在了一起。不知怎的,车里那个面目冰冷的男人,总让她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这是重活一世的她,对危险天生的直觉。

那个男人,很危险!

“坐进来。”男子的声音依旧冷淡,说的话已带了命令的口吻。

不想得罪自己唯一的救星,凤七寻只好硬着头皮钻进了马车,想着横竖不过片刻功夫,这人难道还能把她吃了不成?

马车里面的实际空间,比它外表看起来要大得多。男子坐在马车的一侧,马车中央点了一盏昏黄的油灯,用灯罩罩着。凤七寻在男子的对面坐了下来,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对面的男子。

一身黑色的暗纹锦袍质地上乘,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富贵人家。男子的腰间坠着一枚玉牌,昏暗中看不清楚雕刻的工艺,不过单凭光泽判断,也知道价值不菲。

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照理说这样身份不凡的人,她上一世应该不会没见过,而如果真的见过的话,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就在凤七寻暗自思索的时候,原本闭目养神的男子缓缓睁开眼,“在猜测我的身份?”

第6章 岐王

蓦地听到了男子冷冽的嗓音,凤七寻心下一惊——自己的心思藏的如此之深,却还是被他看出来了么?这个男人当真不简单!

不过惊讶归惊讶,凤七寻的脸上依旧淡若轻烟,连眼神都不曾有一丝一毫的闪烁,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没有被戳穿了想法的心虚。

“七寻自然是想知道恩公的名姓,日后也好报答。”她目光沉静,回答的理所当然。

“不必。”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观察,凤七寻就越是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很面熟,可她又十分肯定,上一世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人!

这样冷酷而又外形出众的男子,若是曾经见过,不要说是过目不忘的她,就是一个普通人,恐怕也很难忘怀吧!

“姑娘,雍王府的后门到了!”闵良的声音响起。

凤七寻在掀开帘幔,跳下马车的一瞬间,脑海里突然闪现了一个人名,一个她一直很好奇却终是没有机会得见的人的名字。

她忙拉住车缰,一手掀开车帘,眸色沉敛的看向端坐如佛的冷峻男子。

“阁下……莫非是岐王赫连沣?”

赫连沣蓦地睁开双目,眼神中的杀意一闪而过,却被凤七寻看得分明。然而不待他出手,凤七寻便目光灼灼的凝睇着他。

“七寻谢王爷今日的救命之恩,作为报答,七寻有一言相劝——不论王爷存了什么样的心思,或者在计划着什么,都不要去实施——因为一定不会成功!七寻言尽于此,信或者不信,都随王爷!”

她说完,就放下车帘,疾步走到后门,轻推了推,门没开。凤七寻记得以前和慎儿约定过,如果哪天自己没回来,一定要给她留着后门。于是,她攒足了劲儿,又用力地推了下后门,原本紧闭的木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凤七寻松了一口气,最后看了一眼马车上的赫连沣,侧身走进了雍王府。

“爷……”闵良恢复了凌厉的眼神,一脸恭敬的看着望向王府后门的的赫连沣,对着自己的颈部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赫连沣略一抬手,薄唇轻吐出了两个字,“不用。”

“可是听她话里的意思,似乎知道我们的计划……”闵良的脸上浮现出不解。

赫连沣心里自然也存有同样的疑惑,但是他的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而且知情的人都是他的左膀右臂,对他忠心耿耿,不可能会出卖他——这一点他很确信!

可是这个雍王府的嫡小姐又是如何得知他有计划的呢?而且听她话里的意思,似乎比他想象中了解的更多!

听闻雍王府的嫡小姐凤七寻张扬跋扈,从小生就了一副骄纵蛮横的性子,如今一看倒是与传闻不甚相符呢!

赫连沣总觉得,凤七寻……没有说谎!

“闵良。”

“末将在!”

“飞鹰传书郭、陈两位将军,就说三日之后的计划……取消。”

“爷……”闵良的脸上,立刻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王爷难道就因为刚刚那个女人的一句话,就要取消掉他处心积虑密谋了近五年的大计吗?这未免也太……草率了!

见闵良迟迟没有回答,赫连沣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眉头一皱,“怎么?没听懂?”

“不是…末将遵命!”闵良双手抱拳,恭声回答。

赫连沣抬头望了一眼黢黑的天空,星月已逝,艳阳未出,黎明前的黑暗似乎最是令人绝望。他缓缓放下帘幔,声音极淡的吩咐:“解决掉那些渣滓,出城回邕南。”

“是!”

第7章 夜审

凤七寻从后门进入雍王府以后,没有看到像往常一样,无论多么晚都会照例等在后门的慎儿,不禁心生疑惑。而随着越来越走近寻悠园,她心里的疑惑就更深了。

因为——太安静了!

雍王府这样的高门大院,就算是深夜,照旧会有巡夜的护院,可是现在凤七寻走了一路,别说守卫的护院没见到了,就连一两声虫叫都没听见,整个王府很静谧,静谧的有些可怕。

于是,她更打起了十二分的心思,轻手轻脚的朝着寻悠园走去。

寻悠园也是一样的安静,而且偌大的园子一丁点灯光都没有,清冷的月华洒下来,令凤七寻的心头莫名的生出了几分不安。

她走到正屋门前,咬了咬嘴唇,然后轻轻推开了房门。

就在房门打开的那一刻,屋子里和园子里的灯光都应声而亮。在乍然亮起的光芒刺激下,凤七寻的双目有片刻的失明。然而不等她看清屋子里都有些什么人,平地响起了一声暴喝,在寂静的夜里尤为明显。

“凤七寻,你可知错?”

话音刚落,不知道是谁上前踢了凤七寻的膝盖一脚。她甚至还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直接腿上一软,立刻跪在了地上。

“我再问一遍,凤七寻,你可知错?”

如果说刚才情况突然,凤七寻没有反应过来的话,那么她现在已经十分清楚了——她,掉进了别人设计好的陷阱里。

这叫什么?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还是刚出虎穴又掉进狼窝?

凤七寻心中一寒,把眼角眉梢倏然出现的冷嘲,尽数掩在了眸底,而她兀自抬起头来。

只见雍王爷凤桓端坐在左侧的紫檀木椅上。他已过不惑之年,冷峻的五官上挂着岁月的风霜,就连刀削般的两鬓都能看出明显的花白。此时的凤桓紧皱的眉头,不怒自威的脸上愈发瘆人,他凌冽的目光一动不动的睨着推门进来的凤七寻,刚才两次冷声质问,皆是出自他的口。

“女儿不明白父亲的意思。”凤七寻挺直脊背,回视着凤桓的目光,语气从容的回答。

“好,好,好!”

凤桓连说了三个好字,最后一个好字出口的时候,他一掌砸在了椅子的扶手上,扶手应声碎裂开了,凤桓脸上亦是怒气腾腾。

“王爷!”坐在凤桓身旁,一身华服的雍王妃韩蕙心急忙惊叫出声。她转头看向候在一旁的下人,“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取伤药来?”

下人得令匆匆跑出去之后,凤桓才摆了摆手,“不妨事。”说罢,他就继续目光灼灼的盯着面容倔强的凤七寻,“不明白?那你告诉为父,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女儿和妹妹陪着母妃去相国寺还愿,因为贪玩偷跑去了附近的月老庙,回来的时候不慎跌落进悬崖,昏迷了过去,等女儿醒来并且爬出悬崖的时候,王府的车驾已经离开了,所以女儿只有徒步走回王府了!”

雍王爷冷笑,“跌落悬崖?这么荒谬的借口,你居然也想的出来?”

美人谋:第一嫡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美人谋 或 第一嫡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设置家居玄关风水 有四项基本原则需注意

    中式装修上的玄关属于从室外进入客厅的必经之地,也是客厅的缓冲区。布置家居玄关,除了注意装饰上的美观效果之外,还需要注意风水注意事项。中式设计师今日就从细节之处做起,看看家居玄关风水布置有何注意事项第一:玄关间隔不宜太高或者太低。新中式装修上的玄关间隔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要保持适中。一般情况下,玄关间隔保持两米的高度最为适宜,若客厅玄关间隔太高,会让身处其中的人有种严重的压迫感。中式风水学上认为,客厅玄关若设置的太高,会因此阻碍室外之气流入,从而阻挡来自大门的新鲜空气和生气,是极为不可取的。而玄关

  • 越住越富的住宅风水,北京城中最旺人的房子长这样?

    风水是自然界的神秘力量,是研究环境与宇宙规律的哲学,更是一门科学外的科学。风水能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不良的空间气流磁场会改变人,但人也可以改善环境。值得肯定的是,好的气场会催旺人们的财气,庇佑人的发展;而不吉之气只会使人徒增阻碍。那么,究竟什么样的住宅风水,才是最旺人的呢?想必一定是它——太师椅地形。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国人在风水结构上极其讲究形式上的等级秩序,认为最好的地理形势,犹如皇帝接见群臣的仪式,皇帝坐在宝座上,两边是侍从,后有威严的屏风,前有桌案,远有朝臣。所以在选地时,类似的

  • 镇上的人都来围观我家别墅,25万建成的三层欧式别墅分享,经济又洋气!

    家里一直有一块闲置的宅基地,受经济条件的限制,但又不想随便建一套普通的房子,于是找到居佳乐的设计师,双方探讨过后为我家设计了一套三层欧式别墅,自己一步一步看着房子建成,十分欣慰,建成主体才花了二十五万不到,外观十分洋气,镇上的人都跑过来看我家经济又美观的别墅。下面就带大家来看看我家别墅如何一步一步建成吧!地基模板装好,就等着浇灌混泥土,刚开始建房子,十分激动,每天都起一大早跑过来监工,都不觉得辛苦。已经施工到第一层框架,第一层框架浇筑已完成。看着房子第一层已经见雏形,还是很激动的。看看我家的楼梯

  • 36#-201602不丹廷布-转塔

    摄影人:幻·影36#-201602不丹廷布-转塔

  • 盛世无双解说:做事情很难坚持,怎么解决?

    “做事情容易放弃,不能长久的坚持”“做事情很难持久,容易分心,怎么办?”“做事情总是不能坚持下去,毫无定性,半途而废,怎样才能变得有毅力?”很多朋友在跟盛世无双沟通的时候,都会提到这个问题,这也是一个绝大多数人身上都存在的问题。而几乎所有人也都知道,只有“坚持”才能将事情做好,我们都明白坚持的重要性。但是,却没有人告诉你,到底怎么样才能做到“坚持”。坚持不是一个告诉了你,你就能做到的事情。我们很多时候也并不想放弃,不想总是毫无定性,毫无耐心。但是,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我们做许多事情都中途夭折

  • 盛世无双解说:做事情很难坚持,怎么解决?

    “做事情容易放弃,不能长久的坚持”“做事情很难持久,容易分心,怎么办?”“做事情总是不能坚持下去,毫无定性,半途而废,怎样才能变得有毅力?”很多朋友在跟盛世无双沟通的时候,都会提到这个问题,这也是一个绝大多数人身上都存在的问题。而几乎所有人也都知道,只有“坚持”才能将事情做好,我们都明白坚持的重要性。但是,却没有人告诉你,到底怎么样才能做到“坚持”。坚持不是一个告诉了你,你就能做到的事情。我们很多时候也并不想放弃,不想总是毫无定性,毫无耐心。但是,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我们做许多事情都中途夭折

  • 零基础学画画,经常会犯哪些错误?

    今天总结了一下零基础经常会犯的一些错误希望看完后可以矫正过来造型不准确首先画画就面临着起形对于所画对象观察的不够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对于理论知识以及透视关系没有一个系统的掌握例如几何体或者静物中会包含一些对称的关系这个一定要一致,有时会有透视的变化造型最重要,可以说是根基花最多的时间在造型上把所画的造型准确后再进行下一步抠物体轮廓线很多初学者都是先把轮廓线重重的画出来再在里面上调子或者丰富一般在起形的时候,是轻轻的画轮廓物体的轮廓线是面与面之间展现出来的也是有虚实关系的在转折的地方需要用线条压重轮

  • 好方器必须具备的五点要求

    ▲何挺初『方松茶具(九头)』紫砂造型变化万千,经历了无数代紫砂人辛勤的创作与改良,已有数以万计的紫砂器型问世,其品类繁多,是中国陶瓷艺术中造型丰富的品种之一。根据其造型设计主要分为圆器、方器、筋纹器以及花塑器,其中方器是其中最基本的塑型,更是几何体造型的代表器型。紫砂方器对制作技艺和工艺水平要求甚高,一把既美观又实用的方型茶壶,要求比例准确、口盖紧密平整、块面挺括、线条利落、气势挺拔、力度到位,其工艺水平毫不逊色于其它造型。因其难度较高,所以生产数量相对较少。欣赏一件紫砂方器作品美不美、好不好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