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钻石宠婚:驯服特工萌妻在线阅读

2017/11/15 20:49:5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钻石宠婚:驯服特工萌妻

第三章 遇上对手

然而这一吻,却彻底让这个男人风中凌乱了,他黑曜石般明亮的瞳孔不断放大,脸上写满了复杂。阅读163shenghuo.com

他居然会被强吻?!他堂堂天尊帝国集团的总裁居然会被强吻?!他一个全球富豪榜从来不出前三名的男人居然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强吻?!

这不是奇耻大辱是什么!这简直就是他顾晞阳人生中最大的污点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女人的吻感觉还不错,生涩中还带点挑衅,和其他女人那股妩媚温和的味道完全不同,这个女人就好像刺猬一样,浑身都是武器,但是体内却有股像蛋糕一样的甜香。

顾晞阳还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之中没有缓过神来,包厢的门却被突兀地叩响。

乐天颂整个人一怔,从他身上下来,惨白的小脸上写满了恐惧。

顾晞阳抿着凉薄的唇,目光就好像显微镜一样,要将这个女人彻底看清楚。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深夜出现在金樽会所,身上的连衣裙还被撕开一个口子,身后又有一群对她围追堵截的男人,她身上的故事,让他越来越感兴趣了。

他忽然猛地抓起乐天颂的手腕,将她拖进了包厢的洗手间内。

“你要干嘛!”乐天颂拧巴着小脸,警惕地看着他。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顾晞阳没有表情,只是眼底的冷漠又多了几分,“不想死就老实呆着。”说完,他重重关上了门。

那群男人依旧在门口,顾晞阳显得有些烦躁,他整了整衣领,把包厢的门打开。

门口站着数十个黑衣保镖,都是刚才那个胖男人的手下,可当他们看到顾晞阳的脸时,气氛瞬间就凝固了。

顾晞阳颔首,眉宇间多了几分锐利,但表情依旧懒懒的,“有事吗?”

所有人都猛地一震,然后恭敬地点头哈腰,“顾...顾总!”

“我说...有事吗?”顾晞阳明显已经丧失耐性,声音里带着一股寒气。

那群男人的表情比吃了粑粑还要难看,谁也没料到敲响的竟然会是天尊帝国总裁顾晞阳的房门,先不说天尊帝国有多神乎其神,光是顾晞阳的名字,就是一个叫人闻风丧胆的信号了。

打头的男人堆起一脸谄媚的笑容,“那个...那个顾总,我们是大彗星投资集团黄总的手下,我想问下,顾总您有没有见过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

“大彗星?黄涛?”顾晞阳眯起眼眸,“没见过。163生活网

“哦哦哦,那真是打扰顾总您了...”男人的头都快要点到地上去了,恨不得整个人都趴在顾晞阳脚下。

可是话还没说话,顾晞阳就转身,砰的一声把门砸上了。

****他定了定自己有些复杂的心绪,双手环在胸前,慵懒地靠在墙面上。

“出来吧。”冰冷的声音又再响起来。

平静了几秒,洗手间的门被拉开一条小小的缝隙,乐天颂的脑袋从里面钻出来。

她眨巴着明晃晃的大眼睛,脸上带着小鹿一般的恐惧和羞怯,畏畏缩缩的样子叫人有些慌神。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他们走了?”感觉到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她总是松了口气,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

顾晞阳勾了勾嘴角,拉出一个有些讽刺的弧度。

黄涛是圈子里出了名的‘滥交’,女人多得数不胜数,可以说是来者不拒,和他搭上关系的,不是夜总会的坐台小姐便是娱乐圈里急于上位的三流明星,这个女人大概也不会例外。

明明不是什么好东西,却一脸无辜的模样,她还真能装。

顾晞阳鄙夷一笑,“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乐天颂被他莫名的眼光盯得有些不自在,她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回敬一个甜甜的笑容。

“我是什么东西你看不到吗?我是个大活人啊!难道我是你二大爷啊!”她不客气地说道。

好歹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乐天颂本来还想和蔼可亲一点的,可是这个男人实在太毒舌了,还一脸“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臭屁样子,她就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看到她傲慢的态度,顾晞阳的心猛地一颤,敢这么跟他说话的人,他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遇到过,今天,算是遇到对手了。小说:钻石宠婚:驯服特工萌妻在线阅读

他迈着徐缓的步子,走到乐天颂面前,在距离她几公分的地方停下。

他正好高她一个头,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住她的身体。

“你再说一遍。”他嘴角噙着笑,可声音却阴冷了好几分。

她乐天颂好歹也是摸爬滚打过来的人,区区一个臭屁男又怎么可能吓到她呢?她扬起头,漂亮的小脸对上他充满热火的双眼,“告!辞!”

两个字冷冷地甩了出来。

光是对付那只大烧猪已经让乐天颂精疲力尽了,她再也没心情跟这个好像反社会人格的变态狂纠缠下去。

飞过两个大白眼,她便往门边走去,可才刚跨出一步,手臂一股巨大的力量擒祝

第四章 吃豆腐

顾晞阳攥住她,然后向后一扯,一个迅速的反身将她整个人压在了墙上,双手也顺势锁住她的手臂。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吃完了就想走,不太好吧。”他暧昧一笑,脸上尽是邪佞。

乐天颂的背结结实实的撞到了墙面,痛得她一脸扭曲,真是疏于防范,没想到这个男人长得不错,下手居然这么狠!不知道她是女孩子吗!

她鼓起腮帮子,狠狠瞪着他,“你还想怎么样啊!我吃什么了!”

顾晞阳眼眸瞬间一黑,脸上徒增了几分暴戾。

这个可是他第一个“初强吻”啊!这个女人难道一眨眼的功夫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不可原谅!

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更粗暴地按住她,“豆腐。你吃我豆腐了。”

晕!乐天颂简直遇到了自己有生之年遇到过的最奇葩最变态最莫名其妙的男人了!

要不是他刚才大声囔囔,黄涛的手下怎么会跟过来啊!害得她差点就被逮住了,他居然还在纠结这个!这臭男人要不要这么玻璃心啊!

她没好气地甩了两个白眼过去,“那你想怎么样!吃都吃了,还要我吐出来还给你吗!”

看着她气得通红的小脸,顾晞阳幽幽一笑,“你口才不错埃”

“谢谢夸奖。”

“说,你是什么来历,你和黄涛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今天晚上金樽送给我的东西?”

“哈?”乐天颂被他一连串的问题弄得一头雾水,“你问这么多干嘛,你是民政局调查户口的啊!还有...什么金樽送给你的东西啊,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今天晚上顾晞阳原本是想在这里放松一下,按照以往的惯例,凡是他来的时候,金樽会所都会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过去,可现在他却等到了这货:一个目中无人口出狂言傲慢无礼的小丫头片子。

这还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我劝你别嘴硬,还是乖乖交代吧,我没什么耐心。”顾晞阳眯着眼,目光有些魅惑。

乐天颂咽了口口水,这个男人简直比想象中还要难缠,但是刚才他却三两句话就摆平了黄涛的手下,显然是个狠角色。

既然任务已经完成,还是不要节外生枝,没有关系的人少惹为妙,早点脱身比较妥当。

她心一横,猛地拉住顾晞阳的手臂,然后一个侧转身,用力往后一扳,他整个人就像犯人一样被擒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被她紧紧攥在手心里的领带夹也飞了出去,但是乐天颂却没有察觉到。

“碍啊...碍好痛!”

顾晞阳叫苦不迭,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身高一米八开外的大男人竟然就被一个一米六出头的小妮子生擒住了!今天是他顾晞阳的苦难日吗!这种耻辱怎么能忍!

不过说到擒拿这方面,乐天颂的技术确实很好,加上比男人更加灵活的个头,就算再来十头大烧猪也不在话下。

她得意地勾了勾嘴角,“刚才你替我解围,谢谢你,不过我真的没闲工夫跟你耗下去了,还有,关于我的事情,你还是少知道为妙。”

“呵...”顾晞阳冷嗤一声,真是世态炎凉,从来只有他教训别人的份,今天居然会沦落到被这个女人教训。

“你还笑!”听出了他的鄙视,乐天颂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气不打一处来。

“额啊啊啊!”顾晞阳又是痛得一阵嚎叫,“我为什么不能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啊!总之今天发生的事情,你最好给我通通忘记,也别说出去!”

“哼,你不怕我是变态杀人狂吗?”顾晞阳勾了勾嘴角,显得兴致勃勃。

这个女人越是推三阻四,他就越想知道她背后究竟藏着什么秘密,而且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对一件事这么感兴趣了。

“什么?!”乐天颂拧着眉头,“变态杀人狂?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最喜欢的…就是在下雨的夜晚,在路灯昏暗的街道上游荡…看到有一个人在路上走动的女孩子,我就会特别兴奋,我会走过去,先给她们喝一瓶下了安眠药的矿泉水…然后把她们带到一个很远很偏僻的仓库里,把她们绑起来,然后我就拿出我准备好的刀……”

“你给我闭嘴!”乐天颂粗暴的打断他,然后一个飞踢,踢在了男人的小腿上。

“啊!”顾晞阳痛得一个跌冲,抱着自己的小腿在地上乱蹦,原本平静的脸上尽是狰狞。

今天可真是出门见鬼,怎么遇上如此一个精神分裂的大白痴!

乐天颂没有再说话,趁着顾晞阳还沉浸在疼痛之中,快速冲出了包房。

第五章 黑暗组织

乐天颂离开后,包厢里瞬间变得安静下来,只有外面依旧噪杂的舞曲声传进来。

顾晞阳站直身体,活动了一下自己被她按的生疼的脖子和肩膀,嘴角扬起一个深邃的笑容。

要配合她的花拳绣腿,需要的可不是一般的演技,他好歹也是美国拳王沃特唯一的门徒,区区一个九十斤的小女人又怎么奈何得了他呢?不过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个女人究竟还有什么名堂,他看得出来,她的功夫已经比一般的男性保镖都要出色很多了,明显就是接受过专业的训练,如果是普通男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长得像只小白兔一样,说话做事却这么强硬,如此捉摸不定的女人,实在是很让人动心。

这时,他突然扫到了掉在地板上的金色物件,他走去将它捡起来,放在手心里。

是一个领带夹,明显就是那个女人刚才掉在这里的,但是仔细一看,他却发现了原来里面还嵌着一张记忆卡。

顾晞阳的目光瞬间变得深黑起来,在暗夜中散放着诡异的光芒。

“真有趣。”他淡淡说道,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金太,马上替我去查,大彗星的黄涛最近有什么问题,所有事情,我要知道得一清二楚。”

****离开卓尔商圈,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但是乐天颂依旧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位于市中心的一处高档住宅区。

一个中年男子早已等在门外,看到乐天颂时,他扬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师父!”乐天颂桀然一笑,收起了刚才的锐利,像个小女孩一样。

“累了吧,进去再说。”男人警惕地拉着乐天颂的手臂走进房里。

“怎么样,事情办妥了吗?”

刚进门,原本还慈爱的笑容瞬间就消失得一干二净,转而变成了一股莫名的严肃。

男人托了托鼻梁上架着的眼镜,目光很是犀利。

乐天颂的态度也瞬间变得严谨起来,“已经从黄涛手里拿到记忆卡了...咦,那个领带夹呢!”

她这才猛然惊觉,一直攥在手里那个领带夹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丢了,一定是刚才和那个臭男人纠缠的时候。

“怎么回事!”男人的目光又僵硬了不少。

“应该是刚才不下心丢了...”乐天颂有些抱歉地低下头,“对不起师父,是我太大意了,给我一天时间,我明天一定把记忆卡交给你。”

男人蹙了蹙眉头,又瞬间变得柔和下来。

乐天颂替“夜鹰”办事这么久,从来都几乎完美的完成每一个任务,决不会出任何差错,想必这一次是遇到了什么特殊的情况。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表情温和,“不要紧张,我会和客人沟通的,只要有那张记忆卡,就不怕黄涛不就范,你是夜鹰里最优秀的情报员,也是我最得意的徒弟,师父对你有信心!”

男人口中所说的“夜鹰”,正是现在活跃于全球范围之内的顶尖情报组织,他们拥有极其慎密而周详的组织构造,其成员遍布世界各地,都以不同的身份和地位活动着,接到组织任务时,便可以利用这些优势,悄无声息地窃取情报,将情报转卖给客户从中牟利。

相比起美国中情局、韩国国家搜查科等等顶尖情报机构,“夜鹰”的神秘性,让它在进行活动时变得更加有利,所有成员都是各个领域的顶尖高手,而你永远也不知道,也许身边的人正是“夜鹰”中的一员。

这个中年男人便是“夜鹰”的二级领袖渡,掌管国内的各种大小事务,而组织的最高领袖,除了渡以外,没有人知道是谁。

听到他这样说,乐天颂非但没有释怀,反而更加内疚。

“师父,是我太大意了,你向上头汇报吧,我愿意接受组织的惩罚。”她笃定的说道。

渡笑了笑,显得非常平静,但是眉宇之间却透着一些神秘。

“天颂,你一直都是夜鹰最优秀的情报员,一次的失误不代表什么。而且...上头已经派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新任务下来,到时候,还要由你去完成。”

“新任务?”乐天颂一听到有新任务,立刻就打起了精神,“什么任务?”

“时机成熟的时候我自然会通知你。”渡幽幽一笑,“天颂,我答应过你爸爸要好好照顾你,所以不管组织里有什么事,我都会保证你的安全。”

乐天颂的父母曾经也是夜鹰的第一代成员,却在一次任务中意外丧生,从那时起,渡就收养了她,并且将她培养成顶尖的情报员。

对于乐天颂而言,渡除了是师父,更像是她的父亲,是她这个世界上唯一信任的人。

她甜甜地笑了笑,“师父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第六章 等你好久了

****

天尊帝国的总裁办公室里,顾晞阳穿着一身深蓝色的条纹西装,优雅地靠在老板椅上。

他闭着眼睛,像是在沉思,灿烂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在他绝美的脸上勾勒出一个好看的轮廓。

相比起昨天的慵懒,今天正装打扮a的他多了几分与生俱来的锋利和不可复制的王者气度,仿佛只要他坐在那里,就已经能够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了。

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粗暴地推开,一个炽热的人影闪了进来。

“晞阳!”元气十足的男声打破了原本的平静。

顾晞阳的首席秘书Amy追在后面,一脸尴尬,“对不起顾总,他非要进来...”

“好了,你出去吧。”顾晞阳缓过神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对Amy摆了摆手。

男人张牙舞爪地走进来,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但最耀眼的,还是一头金色的头发,配上他张狂不羁的长相,简直浑然天成。

他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顾晞阳对面,两条长腿也很自然地架上他的桌子。

“你那个新来的秘书怎么这么不可爱啊!居然连本少爷都不认识,我还是比较喜欢以前那个Linda,还是她没嫁人就好了...”男人自顾自说着,还一脸遗憾的样子。

顾晞阳无奈地甩了甩头,“废话少说,东西呢?”

“嘿嘿,我金太办事,你还不放心吗!”金太谄媚一笑,顺势从自己的皮衣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我查过了,那个黄涛和他的大彗星,最近麻烦事还真不少,不仅被商业罪案调查科盯上了,还和另一个金融集团在进行收购战,好像是他涉嫌洗黑钱和做假账。”

顾晞阳仔细翻看着资料,那个领带夹上的记忆卡内容,正是黄涛在世界各地银行的转账记录,也就是他洗黑钱的罪证,可这么重要的东西,又怎么会在那个女人手里?难道她是警察?金太看到顾晞阳脸上逐渐幽深的表情,顿时来了兴致。

“怎么了,天尊不是打算收购大彗星吧?哇靠,顾晞阳你胃口也太大了,刚刚才在拉斯维加斯买了两座娱乐中心,现在还要涉足金融界?全世界的钱都被你一个人赚走了,你要我们这些穷屌丝怎么活啊!”他夸张地手舞足蹈着。

顾晞阳放下手中的资料,靠在椅背上慵懒一笑,“少给我来这套,你堂堂警署一哥金百年的公子,还来跟我哭穷?”

“这怎么一样嘛!我老爸再怎么说也就是个公务员,哪像你啊,每秒钟手里的资产都在增加!”金太撇着嘴,一脸羡慕嫉妒恨。

顾晞阳朋友不多,金太算是其中一个,虽然他游手好闲,个性火爆又冲动,但是警视厅总长的儿子这个身份,依旧帮了他不少忙。

金太手里不仅握有巨大的情报网络和各种人际关系,他还是国际枪械俱乐部的会员,枪法奇准。

“对了,我听说金樽今天晚上会有一批辣妹到,一起去看看啊!”金太搓着手,笑容格外淫荡。

“不去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顾晞阳勾了勾嘴角,目光逐渐变得深邃。

****夜幕降临,笼罩着整座城市,随着黑夜加深,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

A市市中心最高的两栋大楼,便是天尊帝国集团,在这里,没有人不知道这间公司。它坐拥着数之不尽的财富,手握巨大的权利,A市乃至全国的经济都有天尊帝国贡献的一份巨大力量。

它就是这座城市最醒目的标志,矗立在这里,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强大和华丽,像一条巨龙一样领着全亚洲,甚至全球的经济发展。

乐天颂穿着一身极其不引人瞩目的黑色运动衫,站在大厦下面。

今天白天她特意溜进金樽,查到了所有VIP会员的名单,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昨天那个精神分裂面瘫男,居然会是天尊帝国的总裁顾晞阳!

她替夜鹰做事这么久,还没有和这个集团打过交道,如果顾晞阳真的捡到了那个领带夹,那他未必不会放在办公室里。

怎么也要赌一把,她没有多想,扯了扯自己的领子,就往天尊帝国里走去。

楼下值班的几个保安都在打盹,乐天颂很轻易地就避开警报器,从偏门走了进来,直接上到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幸好她提前做了功课,把顶楼的平面图熟悉的记在脑中,不然在这个占地不知道有多大的地方,要找到办公室还真的不太容易。

乐天颂嘴里咬着一个小小的手电筒,贴着墙壁,避开所有有监控的地方,利用盲区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她刚想小心翼翼地关上门,却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嘴。

“等你好久了。”冰冷的男声幽幽响起。

第七章 夜店女变小偷

乐天颂整个人被吓得浑身一颤,手里的电筒也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她下意识地想要给他一个过肩摔,但男人好像猜到了她的动作,顺势一把擒住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都控制在了怀里。

“昨天被你弄伤的地方还在疼呢,现在又想来这招?”顾晞阳伏在她耳边,温热的鼻息顺着她的脖颈流进身体里。

乐天颂厌恶地皱起眉头,“唔!唔!”

她像只离开了水的虾米一样,在顾晞阳怀里死命挣扎着,可她越是挣扎,顾晞阳的拥抱就变得越紧,好像一把枷锁一样,让她完全无法挣脱。

这个女人果然还是这样,不是省油的灯。

黑暗中,顾晞阳微微一笑,顺手按下墙上的开关,整个办公室瞬间就变得灯火通明。

他放开她,双手环在胸前,明晃晃的灯光之下,他的容颜散发着一股直抵人心的魅力。

顾晞阳勾起嘴角,脸上莫名多了几分胜利的喜悦。

“昨天是夜店女,今天就转行做小偷了,你还挺忙的。”他语带嘲讽。

乐天颂努力抚平自己剧烈起伏的胸膛,稳了稳呼吸,然后锐利的目光对上顾晞阳的双眼。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呵呵,你掉了这么重要的东西在我这里,你还能不来吗?”

顾晞阳说着,从裤袋里掏出那个领带夹,在乐天颂眼前晃了晃。

乐天颂猛地一惊,瞳孔瞬间放大,如果顾晞阳看过记忆卡里的东西了,那就破坏了夜鹰的规矩,等于计划失败。

这个男人,真的有些不好对付。

见她沉默,顾晞阳自顾自走到办公室的酒柜边,拿出一瓶红酒了。

“怎么了,不想要回你的东西吗?”他一边倒酒,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

“既然你知道,那就把东西还给我!”乐天颂面无表情,语气有几分强硬。

顾晞阳优雅地托起两只高脚杯,回到她身前,嘴边拉出一个唯美的弧度。

“这东西...恐怕也不是你的吧?你暗中调查黄涛,还拿到他洗黑钱的罪证,不用说,你昨天晚上一定是在对付他所以才会被那些人盯上,你,到底是什么人?”

顾晞阳的声音在偌大而空旷的办公室里,显得尤为清晰。

他虚着眼睛,目光如同深邃的海岸线一样,要将乐天颂从里到晚都刨根知底。

乐天颂攥着拳头,明显有些慌神,才短短一晚,顾晞阳竟然就知道了这么多事情,如果她现在硬抢,一定会把天尊帝国的警卫引上来,到时候事情就将败露,而她的身份也会曝光。

沉默了许久,乐天颂才再度开口,“我说过,你不必对我的身份感兴趣,你要怎么样才肯把东西还给我?”

她的回答似乎让顾晞阳很不满意,他蹙着眉头,眼神更为锐利。

如果这个女人是商业罪案调查科的警察,那做事就不需要这么鬼鬼祟祟的,她越是想隐瞒自己的身份,就证明她的身份越是有问题。

他将一杯红酒递到乐天颂面前,脸上的笑容变得更为暧昧,“把东西还给你也可以,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诚意拿回去了。”

臭男人,怎么一个个都是这种德性!

乐天颂腹诽着,接过酒杯便仰头将杯中猩红的液体全部吞下。

“这样行了吧!”她愤愤地瞪着眼睛,小脸气得通红。

顾晞阳此刻才终于看清楚她的脸,的确是很漂亮,对于他这个见惯了顶尖美女,对女人的样貌都已经有些脸盲的男人而言,乐天颂的长相还是可以勾起他的兴趣。

白净通透的皮肤,水灵灵的眼睛就好像小鹿一样,高挺清秀的鼻梁还有一张如同樱花般粉嫩欲滴的小嘴,她和所有女人都不一样,柔和中带些坚硬,有股从内而外散发出的倔强,但是她的样子却很无害,会让所有人都深深迷恋,甚至对她放下戒心。

总而言之这个女人,就好像一个谜。

顾晞阳笑了笑,也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荆

“看来这个领带夹,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

“少废话,快把东西还给我!”乐天颂失去了周旋的耐心,不满地皱起眉头。

“别急,你还欠我一样东西呢。”

话音刚落,顾晞阳的大手便瞬间按上乐天颂的后脑,将她整个人都推向自己,然后冰冷的嘴唇覆上了她。

乐天颂的心跳漏了一拍,眼睛瞪得好像铜铃一样,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他牢牢锁在了怀里。

“唔!”她死命挣扎,这个臭男人还真是色胆包天,居然敢强吻她!

小拳头一下子就往顾晞阳身上砸去,却被他有力的大手准确地挡住了!

钻石宠婚:驯服特工萌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钻石宠婚 或 驯服特工萌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锦绣凰途6章

    原标题:锦绣凰途6章小说书名:锦绣凰途第6章大小姐变了沈婉瑜靠在大迎枕上,看着撩开帘子走进来的两个少女。一个身穿宝蓝色纱裙,容貌清秀看起来十分的伶俐。另一个穿着淡粉色纱裙,容貌比较普通却让人有一种很朴实憨厚的感觉。夏菊和冬梅看向沈婉瑜,大小姐不说话他们也不敢说。只能闭着嘴站在一边等着主子开口。淡淡的幽香在房间里飘散,沈婉瑜抬起头目光落在檀木雕刻着海棠花的梳妆台上。房间里寂静无声,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够听的真切。秋竹四人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这样不说话的大小姐给他们的感觉太过于压迫。“秋竹,将梳妆

  • 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

    原标题: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小说名:宫心谋:欲孽红鸾第六章进宫面圣“朕听闻,今日选秀之时大秀才艺,想必才艺非凡朕想看看是否属实。”皇帝微微放松露出一丝期待。这··楚雨馨愣住了,才艺?啥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秀过?难道是今天和四皇子对联?“臣……”“来人赐文房四宝。”还没容得楚雨馨拒绝,皇上快先一步叫下人拿上文房四宝来。“额……怎么是你?”楚雨馨一眼认出拿文房四宝的宫女。不就是刚刚进宫时候,看见角落里和太监暧昧不堪的小宫女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动作还是挺快的。“你们相识?”皇帝有点疑惑

  • 未燃尽的篇章6章

    原标题:未燃尽的篇章6章小说名字:未燃尽的篇章S005圣都的回忆-2S005圣都的回忆-2运油马车驶入主道越走越快,破败的街道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路上两旁的行人逐渐变多,两位老人的谈话也越来越少。马车穿过熙攘的街道笔直的下年,马车上了几个斜坡随后到达了中心广场。广场的地面是由洁白的大理石铺成,周围用草墙做成围墙,几位辛勤的花匠正在修建枝条。空旷的广场里有七个人,其中三个穿青袍的正在埋头用大刷子清洗理石地面,另外四个则站在远处的台阶上眺望。他们其中三个是身着灰色麻布的少年,他们刚刚入学还没有资格穿

  • 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

    原标题: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小说名:陪吃是长情的告白第5章有人要见你秦如歌又接到了曹行的短信。他说他在楼下。短短几个字,表明了他的决心。秦如歌站在窗边,掀开窗帘的一角,果然看到了曹行,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装,抱着肩,靠着身后的SUV。揉碎了的光晕,淡淡的映在他的身上。秦如歌有一刹那的失神。短信声再次响起。秦如歌别过脸,低头看着手机,“昨天你给的钱多了,我是来退钱的。”他从来都是这样不给人选择的余地么?秦如歌实在是被曹行逼到那个角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穿好衣服,整理好情

  • 春风不及你6章

    原标题:春风不及你6章小说书名:春风不及你第6章受虐“你要如何验证?”夏晓茉心慌的犹如兔子乱跳。“当然是以身试验!”高凌天邪气十足。夏晓茉又羞又狐疑的盯着他的腿,他都瘫痪了,还可以行驶夫妻生活?“怎么?你瞧不起我,你嫌弃我是残疾人?好,我就让你自己看看我是如何要你的!”高凌天的尊严被激怒,狂暴的脱掉了夏晓茉的衣服。“你放开我,我不要!”高凌天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她知道不应该反抗,只是以这种羞辱的方式验证,她想要死的心都有了。高凌天不管夏晓茉的反抗,将她身上的唯一遮掩物给撕烂。夏晓茉的手腕因为再次

  • 鬼夫临门6章

    原标题:鬼夫临门6章小说书名:鬼夫临门第六章难缠噩梦一夜之间我失去了爸爸,失去了一切。想着哭着竟然突然有了睡意,就在即将要睡着的时候,我好像感觉额头被什么轻轻触碰了一下,有一点点凉,像是,被人亲。接着我就大上午的去会了周公。只是,怎么我又回到了那条可怕的路上,又来到了乱坟岗中。一团团的冥火就在我的对面,对我依旧虎视眈眈,却没有任何要攻击我的意思,只是在我的前面不断徘徊。都说一团冥火代表的就是一个鬼魂,现在这么多鬼魂在我的面前,到底是要做什么?此时我已冷汗加倍,内心的恐惧让我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突然

  • 玄黄令6章

    原标题:玄黄令6章小说书名:玄黄令第6章妖皇僵帝兽尊魔祖不过,面对风族成名已久的风阵大神通,人族三老也不敢拖大,忙移形换位,将少羽护在中间,脾气火爆的巨人族首领开天更是怒吼冲天。“滚开!”随着带有雷电般的滚滚声浪响起,三老同时出手,漫天的掌影瞬间按进了旋风之中,金铁交鸣与惨呼之声也跟着响起。铿铿……哼哼!漫天狂风刹那间散去,十八道身影狼狈地倒飞而回,风族十八勇士个个仰天吐血不止,衣服破烂摔出老远。“哼!打狗还要看主人,好胆!”见自己十八护卫被人族三老击飞,风胥脸色微微一变,怒吼一声身形消失在了人

  • 宫斗这件大事6章

    原标题:宫斗这件大事6章小说:宫斗这件大事第六章:激将妙法蝉鸣此起彼伏,竟没有一丝凉风。万芊芊站在书房外一等就是一个时辰,衣裳都湿透了。“娘娘,眼看着就晌午了,咱们不如先回宫吧。”缤桃打着扇子,撑着伞,小心的劝说。万芊芊满腔怒火,较着劲:“皇上能贵步临贱地,去冷宫见她,就没功夫见我?我可还是自己送上门的!”万贵妃的脾气,缤桃最清楚不过。知道她不痛快,便不敢再多嘴。“小侯子,过来。”瞧见皇上身边的人,明媚遮掩了愠色,万芊芊温和的笑着。“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小侯子机灵,快步走上前。“娘娘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