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君不离,妾不弃在线阅读

2017/11/15 20:53:44 来源:网络 [ ]

书名:君不离,妾不弃

第三章    剜心换重生(一)

八月桂花香满园。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金灿灿的桂花散发着浓郁的香甜气味,若说到八月的桂花,沧月的百姓第一想到的便是挽香小筑。

挽香小筑并非字面所言那般只是一般的小庄子,反之,挽香小筑在沧月非常有名,这有名之处所指便是那千千万万种数之不尽的珍稀花卉,尤其是每年八月盛开的桂花,更是令挽香小筑美名远扬。

据说,先皇与先皇后便是在这挽香小筑中邂逅,从而谱写了一段旷世奇恋。

故而,每年八月这挽香小筑便聚集众多才子佳人,在此吟诗作对,抚琴游湖,好不惬意。

“哇,好美!难怪大家都这么喜欢来这里,挽香小筑果真名不虚传。小鸳鸯你看见那片桂花林没有?据说当年先皇跟先皇后就是在那片桂花林中邂逅,多么诗情画意。以后我也要效仿先皇和先皇后那般,在那片桂花林中跟我未来的相公邂逅,碍…光是想想都觉得好幸福!”

碧波荡漾的湖边,杨柳低垂,一道浅紫色和一道鹅黄色的身影出现在半人高的花圃后,隔着半个湖泊远远的看着对面那片金灿灿的桂花林,那个穿着鹅黄色衣裳的少女握着白皙的小拳头,满脸憧憬的看着那片桂花林梦幻般的开口说道。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两名少女约莫八九岁的模样,稚气未脱的脸上依稀可以看出日后的模样,待过两年五官长开后必然是极美的人儿。

现在的她们粉雕玉琢,一看便是富贵人家的小姐,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子贵气。

“当心画虎不成反类犬。先皇那般的好男人世间已然绝种,与其继续做梦,你不如想想待会怎么应付那些烦人的虫子。”相较于身着鹅黄色衣裳少女的娇憨俏丽,身穿淡紫色衣裳的少女眉宇间多了几份冷静与沉着,说出来的话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清冷。

鹅黄色衣裳少女红唇一撅,扭过头看着淡紫色衣裳的少女,眼底瞬间布上一层水雾,好似受了天大委屈似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写满受伤,“小鸳鸯,你嫌弃我!”

“是。可以放开我了吧?很热,而且难看。163生活网”抽了几下都没把手臂从好友怀中抽出来,被叫做小鸳鸯的华鸢再次败在杜乔木的无赖下。

没错,这个还未满九岁,身穿淡紫色衣裳的少女就是七年前的华鸢。

那晚,她被独孤夜一掌打飞出去后,灵魂便离开了身体。她亲眼看着那对狗男女把她的尸体鞭打得面目全非后席子一卷,丢弃到乱葬岗。看着自己那血肉模糊的身体,她的心却出奇的平静。直到她跟着那对狗男女去见她娘,看见她娘为她日渐消瘦的身子,她内心无比焦急。当她亲眼看见华月菲那个贱女人当着她娘的面把她那刚出生不满一个月的弟弟摔死在她娘面前,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激动之下,她失去了意识。说明163shenghuo.com

再次醒来,她身处一间布满煞气的阴暗屋子里,面前唯一的人便是三年前曾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红衣男子。

红衣男子从头到脚包括束发的发带都是红色,肤白似雪,俊美无双,这个男人将庸俗的大红色穿出独特的魅力,浑身散发冷冽气息的他,一如三年前那次见面,沉默寡言的他把一把刻着独特符号的匕首扔到她面前,眼神冰冷毫无丝毫变化的他就像一尊冰玉娃娃似的,没有丝毫情绪和感情。

你是何人?为何我会在此处?

华鸢张嘴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这样的认知让她意识到自己此刻的身份——游魂一只。

“因果循环,一切冥冥中自有注定。当年你善心种下善因,今日便是你收获善果之日。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你此刻的状态与死亡并无多大差异,若你想死我可助你早日投胎,来生定然不会如今生这般苦难重重。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反之,你若不想死,我可助你继续活在那世间,不过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许是看透了华鸢眼中的迷茫和不安,红衣男子淡漠的眼神落到她身上,悦耳的声音颇有几分禅机的对她说道。

活着,我要活着!

我不要这么窝囊的死掉,我要好好的活着,我要报复那对狗男女——

不做丝毫考虑,华鸢激动的神情已经给出了答案。

是那对贱人负她在先,她若是不报仇还是华鸢吗?

如今,她华鸢重活一次,回到了九岁那年,一切尚未开始的时候。

她选择了重活一次,只为了报复那对负她的狗男女,只为了拯救外祖父一家因她而起的灭族之灾,只为了孝顺疼爱她的母亲,不让她为自己绞尽脑汁费尽心血抑郁而终,如今,这一切都还来得及。

第四章 剜心换重生(二)

此时的她,如同一块尚未被雕琢的璞玉,锋芒内敛,未放光华。

记得十岁那年,也是这般阳光普照,秋高气爽的日子,她与众多小姐一起游湖赏花,吟诗作对,也是那一次,她光华绽放,展露锋芒,一举博得才女之名,年长两岁五官长开后娇美的容貌于才女的名声将她推到至高的位置——天下第一美女!

如若她早知晓这样的虚名会为她的人生带来如此大的骤变,她宁愿庸碌一生,也好过被人当做踏脚石踩着往上爬,而后成了弃子弃如敝履。163生活网

空荡荡的胸口时刻提醒着她前世遭受的一切痛苦,她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才换回这一世的重生,若不报复她如何对得住疼爱她的亲人?如何对得住那硬生生被剖腹取走未成形的孩子?如何对得住她空无一物的胸腔?

“小鸳鸯,你怎么了?我怎么觉着你自从前些时日掉到湖里被救上来后,就变得怪怪的,要是以前你才不会由着我胡闹,不骂我胡闹都算客气了,你不会是生病了吧?”身为兵部尚书的女儿,杜乔木性情直爽却并不愚笨,又怎会没发觉到好友身上的改变?

以前的小鸳鸯总喜欢仰着头看人,脸上带着明显的傲气,清冷高傲,遗世而独立,气质独特,性情霸道,任性妄为。可自从前些时日她掉进湖中被救起后病倒一些时日,再次见到她杜乔木就觉得小鸳鸯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眼神里时常带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沧桑。

难道是上次掉湖里留下的后遗症?

杜乔木心中这般认为,任她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如今的华鸢竟是重生而来,性情较之以往自然有所不同。

“你也认为我是不小心掉到湖里去的吗?你难道不知道我怕水,所以从不靠近水边。”华鸢清楚的记得,前世九岁那年她就是这般掉入水中,被救起来后整整病了半年,身子骨落下了病根。而救起她的人就是年长她三岁的华月菲,正是因为她冒着生命危险跳下湖中救了自己,以往一直被人忽视的华月菲开始逐渐被人重视,也是因为这件事,几乎被人遗忘的嫡长女华月菲才重新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现在想来,那何尝不是一起事先就安排好的阴谋。

她不过是她华月菲的一块垫脚石,只有她那么傻的把她当做亲姐姐,但凡母亲给她准备的首饰衣裳,她都会让母亲给她的好姐姐也备上一份,谁又曾想到,那个看似无害白莲花的女子竟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毒蝎子,心肠之歹毒,罄竹难书。

“竟有人如此大胆敢将你推入湖中?究竟是何人所为?小鸳鸯你可有将此事告知你爹娘知晓?想不到相府中竟有如此心肠歹毒之人,你一定要让相爷好生惩处此人不可,你这次落湖运气好被你姐姐救了,可若是再有下次怎么办?一定要把那等恶人找出来,决不能将其留在相府之中,你若不好跟相爷说,我去说,就是被我爹关三个月禁闭我也情愿……”杜乔木眉头一皱,娇俏可爱的小脸满是愤怒。

“冷静点,乔木,你的意思我懂。如今此事既然发生了,而且还过去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即便是我说出实情,信我的人又有几个?即便是信了我,又何来线索查下去?与其逮住那件事不放,我认为往外撒网捉大鱼才更有意思。乔木,你认为呢?”看着好友那毫不怀疑的信任眼神,华鸢心底涌起一股暖流。

前世自己因为华月菲不喜欢杜乔木的原因,对她疏远了很多,每次看到她都避开得远远的,如今想来当初她的行为真的非常可笑。

推开了真心相待的挚友,与狼共舞,与虎为谋,曾经的她还真是失败啊!

“撒网捉大鱼?听着是挺有趣的,不过我更想知道是谁把你推下水?”她有自己的坚持和底线,要是不把这件事搞清楚,她连觉都睡不好。

谁把自己推下水的吗?

华鸢眼底闪过一抹冷意,想到记忆中那抹白色身影,她眼底寒气更浓,“我落水后谁获利最大,就是谁。乔木,你说我若是不小心被淹死了,会怎样?”

杜乔木一听华鸢说出来的话,当即楞住了,她是个聪明的姑娘,否则也不会在子嗣众多的府中独得家中长辈宠爱。华鸢说的话她脑袋一转就想到了是怎么回事,想到上次见到华鸢时她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气息微弱到几乎难以察觉的地步,她内心就无比愤怒。

第五章 云馨郡主

她本以为华鸢是自己不小心掉入湖水中,可被她这一说,她立马回过神来。一个怕水的人怎么会接近湖边?还那么不小心的摔下去,以往跟在她身旁的人怎会如此凑巧的不在她身旁伺候着?那个人又怎会如此凑巧的路过,而后奋不顾身的跳下湖救起了被水呛晕过去的华鸢?如此多的巧合凑在一起还是巧合吗?

“难道是她——那个死女人,好歹毒的心肠,你别拉着我,我要去找她算账……”若说华鸢掉下湖中这件事最后得利最多的人,杜乔木脑中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她当即一跺脚,气冲冲的要去找人算账。

熟知好友脾性的华鸢眼疾手快的把杜乔木拉住,较之她的愤怒和冲动,她淡定自若的情绪仿若自己跟这件事毫无关系似的,如泉水般悦耳却清冷的声音小声对杜乔木说道,“乔木,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你不是想知道我今日为何会陪你偷跑出来,为何由着你胡闹吗?你要是想知道答案,就乖乖听我的话,我一定会让你解气!”也为自己先收点利息。

“真的?”杜乔木知道华鸢说到做到的性格,眉头一挑,为了确定又问了一遍。

华鸢点头,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当然。这挽香小筑可不是寻常人能来的地方,既然今日我们来了,自然要好生参观游玩一番。待会你记得看我眼色行事,只要你配合得好,我保证让你目睹一出解气又有趣的好戏,如何?”

“好,一言为定。我们现在就去。”听华鸢在自己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杜乔木满腹怒火顿消,剪剪双瞳充满亮光。

*

*

挽桂园,是先皇亲笔题字,先皇后亲口命名,一大片绽放的桂花很是耀眼夺目清香扑鼻。

金色的桂花林中,十来个衣着华贵的公子小姐漫步其中,其中最为耀眼夺目的便是为首那身穿枚红色金丝云萝裙的女子,眉若画,眼若星,如墨的长发绾成一个端庄秀美的头式,头上簪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鎏金蝴蝶簪子,为她添了几分贵气。

年方十四的云馨郡主容貌出落得极为出色,肤白胜雪,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优雅贵气,眉宇间那股娇柔的气息让人不觉得心生怜惜,一眼望去,宛若画中人儿,美得让人窒息。

“云馨郡主今日这套首饰好生精美,头上那支鎏金蝴蝶簪子栩栩如生,好看极了,莫不是流云斋新出的首饰不成?”

李若兰的父亲乃当今兵部侍郎,职位算不得很高,却也不算低,加上她本身便是个玲珑剔透的人儿,在众多身份尊贵的平辈人中人缘也是极好,刚刚及笄的她尚未定亲,却与某位王府中的人打得火热,也是个有野心的。

“李小姐好眼力,不错,这支鎏金蝴蝶簪子正是流云公子所赠,这世间也仅此一件,流云公子如此厚爱本郡主着实有些受之有愧。”云馨郡主嘴中说着受之有愧,却难掩心中得意,看向李若兰的眼神也温和了几分。

云馨郡主生父乃当今慎王爷,与当今皇上自幼便一同长大,更是皇上的救命恩人。皇上很是喜爱云馨郡主,特在其五岁时让慎王爷将其送入宫中养着,名为郡主,却比公主更加受宠,性情自然也就骄纵了几分。

“云馨郡主过谦了。郡主容貌倾城,性情温婉,身份更是高贵,也只有流云斋流云公子亲手设计的首饰才能跟郡主匹配得上。”李若兰笑容中带着几分讨好结交之意,神情却又显得很是自然,全无做作之色。

云馨郡主最喜欢的便是别人说她身份尊贵,李若兰之言句句说到她心坎里,她抿唇一笑,心中却是将李若兰视作了自己人。

卑鄙——

就在李若兰和云馨郡主正说着话儿的时候,一道饱含怨念的眼神落到李若兰身上。

“那是自然,这天下谁人不知云馨郡主的尊贵?皇上的恩宠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享有的。”

“云馨郡主美貌无双,才华横溢,这天下也唯有太子才能配得上郡主的尊贵……”

……

云馨郡主爱慕太子君御珏乃世人皆知,这其中有人看好她们,也有不少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表面巧笑祝贺,暗中诅咒连连。

享受着那众星拱月般的羡慕嫉妒目光,云馨郡主的心情好极了。

她自幼在皇宫长大,皇上对其极为宠爱,胜过宫中任何一位公主。加之她生父慎王爷对她及她母妃的亏欠和深爱,对她更是有求必应,也造就了她如今这般骄纵的性子。

第六章 贵女争锋

“听闻郡主不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吟诗作对更是天下罕见,乃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才女,今日我们既然来此见到如此美景,不若就着眼下这美景即兴举办一场诗会,也让世人得以见识到郡主那无双的才艺,不知郡主认为如何?”这番话看似夸赞云馨郡主才华横溢,才艺无双,实则却是明褒暗贬,暗指云馨郡主的美名不过是虚传,更暗示她若要正名便要用事实说话。

“洛梦你还真是本郡主的好姐妹啊!”云馨郡主眼底闪过一道厉光,冷冷的眼神落到方才提出举办诗会的少女身上。

名唤洛梦的少女约莫十三四岁的模样,一双狡黠的眼珠子充满灵气,微扬的眼角带着几分少女的俏皮,一袭鹅黄色罗裙衬得她更为娇俏可人。从云馨郡主对她说话的语气足以看出,这个看似狡黠灵动的少女身份也是不一般,否则云馨郡主岂能容得下她这般的明褒暗贬?

“那是当然。梦儿最喜欢云馨姐姐了,哥哥时常教导梦儿,一定要学云馨姐姐这般,做个德才兼备,温婉善良,贤良淑德的好女子。云馨姐姐可一直都是梦儿学习的目标呢!”洛梦笑得灵动俏丽,一番话说得真假难辨,倒是旁人因她的话脸色微微起了变化。

德才兼备,温婉善良,贤良淑德……这…确定是在说云馨郡主吗?

众人心中同时升起这般念头,他们认识的云馨郡主可不是什么善茬,手段之狠辣他们都早有耳闻。不过还从未有人胆敢当着云馨郡主的面这般暗讽她,这蓦然的变化让众人的心砰然收紧。

华鸢和杜乔木来到这里后看见的就是这一幕,见那看似巧言笑兮实则针锋相对的两人,华鸢眼底飞快闪过一道冷光。

“小鸳鸯,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走了啊?”华鸢突然停下脚步,不明就里的杜乔木不解的问道。

华鸢眼底冷光瞬间收敛,神情无异的摇了摇头,“没事,见到个熟人而已。”

云馨,我们又见面了!

不知这一世的你是否还能如前世那般在我最落魄的时候落井下石?今生,我不会再给你那样的机会!心底的冷意不断侵袭华鸢的心,那一张张熟悉的容颜好似在提醒她曾经的一切,痛而真实。

“熟人?哦,你那个坏心肠的姐姐也来了,看我帮你教训她……”杜乔木看见了站在人群中的华月菲,还当华鸢口中的熟人指的就是华月菲,想到方才华鸢的话,杜乔木冷哼一声满脸不悦。

杜乔木的父亲官职虽不如华鸢的父亲高,但她的母亲乃当今皇上的嫡亲妹妹,有个疼爱她的皇上舅舅给她撑腰,杜乔木还真就敢去教训华月菲那个死了娘亲还不受宠的嫡女。

华鸢伸手拉住杜乔木,心底升起一抹暖意,道:“这等小事何须你去做?跟她计较岂不失了你的身份。况且我也不想打草惊蛇,让她先得意些时日又何妨?”杜乔木真心将她当朋友,她也会将她放在心中好生护着。

至于华月菲,现在还不是收拾她的时候。

温水煮青蛙,她会让她慢慢的享受那频死的快感,否则怎能对得起她的伤痛?

华鸢伸手抚上自己的左胸,冰冷的手感觉不到心脏跳动的频率——因为她的心被挖出来了,为了重活一次,她没了心!

“就你善良。”杜乔木还当华鸢是不忍心她去教训华月菲,翻了个白眼嘴里嘟嚷了两句,“你那个嫡姐还真有本事,竟然搭上了云馨郡主,你小心她利用云馨郡主对付你,云馨郡主的手段狠辣着呢!”嘴中念叨华鸢的心软,心中最关心的还是华鸢的安危,杜乔木的嘴硬心软让华鸢感觉空洞的胸口多了几分温度。

华鸢这次没说话,只是双眸盯着不远处的云馨郡主和她对面的洛梦看着。

而云馨郡主和洛梦此刻却是针锋相对,即便表面看来仍旧笑颜如花,可两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带着冷意,气氛也逐渐降到最低。

“郡主……”云馨郡主身旁一个紫衣少女凑过去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两句话,云馨郡主的脸色好看了几分。

“本郡主竟不知洛梦妹妹对本郡主如此推崇,倒是让本郡主受宠若惊。既然洛梦妹妹叫本郡主一声姐姐,那本郡主就以姐姐的身份提醒洛梦妹妹一句:女子本当矜持,太过直白便是放浪形海洛梦妹妹如此聪慧的人儿,应当明白本郡主身为姐姐的一片苦心,对么?”云馨郡主嘴角挂着明显的讽笑,尤其在见到洛梦脸色蓦然苍白的时候,心中更是舒坦几分。

第七章 争锋相对

视线落到自己身侧的紫衣少女身上,云馨郡主眼底闪过一抹赞赏。

能帮她打击洛梦,这女子也不若传说中那般不堪无用,相府嫡女,这个身份也配站在她身旁,当她麾下的一只狗了。

微微一瞥,云馨郡主在心中给为她出谋打击洛梦的华月菲定下了位置——一条狗而已。

“郡主的教导洛梦记下了,这位小姐好生眼生,不知是哪位大人家竟有如此庶女,也不早些带出来跟我们一块玩儿……”对云馨郡主洛梦是无可奈何,可为云馨郡主出谋的华月菲就入不得洛梦的眼,张嘴便将她定位在卑贱的庶女位份上。

华月菲求救的眼神落到云馨郡主身上,红唇几番微动,却都没能发出半点声音,满脸委屈眼中噙泪的模样很是我见犹怜。

“洛梦小姐说错了哟,姐姐可不是庶女呢,她是鸢儿的姐姐,家中的嫡长女呢!”华鸢当然不会让华月菲的戏演足了,还没等她博得众人的同情,还没等得云馨郡主开口为她正名,华鸢就抢先开口,带着几分稚气的声音响起,站出来维护自家姐妹。

相府嫡长女?

众人眼底闪过几分疑惑,华鸢他们自是都认得,相府几名庶子庶女他们也都曾见过,这相府何时又多出一名嫡长女来?

“妹妹你也来了,姐姐出门前让人去邀妹妹同来,谁知妹妹却先姐姐一步出门了,姐姐不敢让郡主等人久候就先行来了,妹妹不会怪姐姐吧?”华月菲见到华鸢立马走上前,亲昵的拉着她的手柔声说道,俨然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华鸢眼底飞快闪过一抹恨意,随即消失无踪,带着几分天真的笑道,“妹妹当然不会怪姐姐,都怪妹妹前些时日不小心掉进湖里,那些丫鬟还都跑得不见踪迹,若非姐姐恰巧路过跳下湖中救起妹妹,只怕妹妹早就被淹死了。不过姐姐下次出门要记得跟祖母说一声,方才娘还让人捎信来说祖母四处找姐姐,担心极了,好像是一本很重要的佛经找不着了,祖母正发脾气呢!姐姐稍后回去可得记着把衣裳换掉,祖母不喜欢太花俏的颜色呢!”

华鸢一边满脸感激的提及自己落水一事,有意无意的强调了华月菲的恰巧路过,有心人仔细一想便能品得其中意味。她这番看似维护提醒的话,却将华月菲最不想被人知道的一面血淋淋的撕开,曝露在众人面前。

“多谢妹妹提醒,姐姐…知道了。”华月菲脸色微微一变,心中恨极了华鸢的多管闲事,但表面上仍旧是一副柔弱的模样。

她才是相府嫡女,华鸢这个小野种凭什么抢走她的一切?她跟她那个贱人娘一样,都该死——华月菲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哦,我想起来了,你难道就是丞相府前夫人生的灾星……”不知是谁开口说了这么一句,瞬间唤醒了所有人的记忆,也使得华月菲的脸色骤然苍白如纸。

“什么?那个灾星不是被华丞相送走了吗?如今怎会出现在此地?”

“真晦气,既然是灾星不好生躲起来吃斋念佛跑出来做什么?晦气死了……”

……

提及灾星二字,众家公子小姐立马脸色大变,纷纷退步跟华月菲保持距离,好似她是什么毒蛇猛兽般,满脸戒备和嫌恶。

“我…我没有,郡主……”华月菲脸色苍白,视线最先落到云馨郡主身上,怎知云馨郡主却冷冷瞥了她一眼,满脸嫌恶,“妹妹,我不是,你跟他们说我不是灾星,我不是…呜呜……”华月菲乞求的望着华鸢,哭得泣不成声。

华鸢眼底闪过一道冷光,心中冷哼,表面却还是那副不堪世事的天真模样,仰脸反问华月菲,道,“姐姐,他们为什么说姐姐你是灾星呢?娘早就说过不许府中人说这件事,他们怎么会知道?姐姐别生气,鸢儿回府就告诉娘,让娘把那些乱说话传消息的下人都捉去打板子,姐姐你说好不好?”

华鸢一番话看似在关心华月菲这个嫡姐,可话中透露的信息也真正的落实了华月菲的灾星之名。

痛苦吗?无助吗?

华月菲,这只是开始而已!

华月菲出生时便有德高望重的慈济大师测过命格,慈济大师明言她的命格乃灾星。若要化解,必须将其送去寺庙之中,潜心吃斋念佛十八年,如若不然,定会克父母亲人,就连与之接触的人也会被其所拖累,不得善终。

君不离,妾不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君不离 或 妾不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用10年收藏1000多种年画,他还原出了神明真正的样子,送给中国人

    造物中国013期歲sui年礼你相信中国有神明吗?在我们还没来到人世之前,善男信女们便会去到当地最灵验的庙宇,三叩三拜,求观音送子。等我们出生、长大,逢年过节,家中长辈会拜灶神保平安,迎财神发大财......中国各路神明统御着人们对生活与未知的信心与信任。千百年来,有一句话把这祈愿总结得简炼又明确:做人,总要信。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对于出生在山东的尹琪,因为从小生活在中国年画之乡,耳濡目染让如今不惑之年的他依然相信中国神明。可与善男信女不同,他发现人们给神佛叩头烧香时,并非信仰,亦非尊崇,而是希望神

  • 李嘉诚等明星与本命佛的缘分

    本命佛,不仅为大家挡难消灾、助财运旺姻缘,更能防小人,本命佛并非是新兴起的护身符,但为何大家都如此热爱呢?原因不乏与这些名人、明星有关李嘉诚与本命佛的缘分李嘉诚先生是世界十大富豪之一,拥有举世显赫的成就,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更是世界上最孝顺的人。2005年底的时候,李嘉诚先生秘密来到宝岛台湾,特地拜访了星云大师,为自己和母亲各自奉请本命佛,来化解不好与不顺周润发与本命佛的缘分周润发父母自幼就为他奉请了生肖羊的本命佛,能成就一切事业1974年,周润发顺利从训练班毕业,经过短暂的龙套生涯,很快得到了演

  • 教育部正式把书法、篆刻正式纳入高中必修课程!

    1月16日,教育部发布《关于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学科课程标准》,强调明确了普通高中教育是在义务教育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国民素质、面向大众的基础教育,不只是为升大学做准备,还要为学生适应社会生活和职业发展做准备,为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定基础。从2012年开始,教育部组织260多位专家对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14门学科课程标准进行了修订,历时4年已全部完成,经国家教材委员会审查通过,于2017年底印发。新的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体现了鲜明的育人导向,思想性、科学性、时代性、整体性等明显增强。新课标加强了中

  • 养壶没那么简单,每把壶都有它的脾气

    谈到养壶,玩壶的朋友都知道一些基本方法,紫砂壶种类繁多,所用泥料也不尽相同。紫砂壶讲究的是【一壶侍一茶】不同的泥料和壶形适合泡不同的茶,养一把壶也要根据泥料来选择合适的茶。一、紫泥紫泥是最为常见的紫砂泥料,天清泥、底槽清等也都属于紫泥。紫泥类的壶泥料内所含颗粒较大,结构疏松器身明显成双气孔结构,空气对流顺畅气孔对流较好,泡养好上手。养紫泥类的壶,市面上大部分的茶都可以,只需注意一壶侍一茶,防止串味和养花。二、红泥红泥可以分为朱泥、小红泥,大红袍泥,其区别是原矿层的不同及风化程度、炼制拼制的差异。

  • 皇后区有一片竹林——旅美当代艺术家张宏图的艺术与人生

    皇后区有一片竹林——旅美当代艺术家张宏图的艺术与人生撰稿:薛茗前言张宏图,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政治波普的重要代表。1982年,张宏图从北京来到纽约,2016年,纽约的皇后博物馆(QueensMuseum)举办了他的大型回顾展,吸引了大量观众前来观看。正文01.从曼哈顿搭上7号线地铁,经过一段长长的隧道,穿过东河(EastRiver),到达彼岸的皇后区(Queens)。我与艺术家张宏图及太太黄妙玲约好到他们在Woodside的家中拜访。推开他们的家门,妙玲正在做羊肉抓饭。我先在客厅坐下。客厅的中央,

  • “我要净呼吸”公益行动火遍全网

    近日,一部《我要净呼吸》的短视频迅速火遍全网。这部短视频是「有养」为“我要净呼吸”主题公益行动拍摄。通过来自不同职业的群众判断一些防护雾霾观点的对错,来关注大家的呼吸健康,呼吁将这份关爱和健康传递给身边的人。中国首个专注于父母教育的内容平台「有养」联合空气净化解决方案领导者「布鲁雅尔Blueair」共同发起“我要净呼吸”公益行动,这部短视频是「有养」为“我要净呼吸”主题公益行动拍摄。你真的了解空气吗?是否晴天就不需要佩戴口罩?节目邀请了33个不同领域的挑战者,进行了一次关于空气的测试,结果竟然无

  • 茶之所在,无问东西

    (注明:本文原创出自:锦木工坊公众平台,欢迎关注!)前言:电影《无问西东》为纪念清华大学建校百年而拍摄,用了四个既独立又连成一体的故事来讲述。笔者爱茶,于是在茶的品质“色、香、味、形”上找到了共鸣。……无论哪个年代,最重要的都是听从已心。能引发让人共鸣的故事,其实,正是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渐渐丢失掉的。这个世界很美好,但是世道很艰难,听了那么多人生如茶的道理,我们应该都懂了一些,煎熬着就变成一种成就,然后用尽全力过好这一生。无问西东,问茶之色绿给了我发展,红给了我热情,黄教我以忠义,蓝教我以高洁,粉

  • 中国职工音乐家协会地方工作部会议在南京举行

    (候海平、强利明)2018年1月18日上午9时30分,中国职工音乐家协会地方工作部会议在南京市天丰大酒店五楼会议室召开。南京市总工会副主席焦勇,中国职工音协顾问沈尊光、常务副主席修骏、副主席段庆民,南京市工人文化宫书记马虹在主席台上就坐。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修骏主持会议。会上,焦勇同志代表南京市总工会向与会人员表示热烈的欢迎,并希望协会能一如既往地多关心、多支持南京职工音乐文化事业。修骏同志在讲话中,首先对南京成功举办“放歌新时代”全国首届职工春节联欢晚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赞扬,对南京市总大力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