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落跑甜妻:误惹高冷总裁在线阅读

2017/11/15 21:54:28 来源:网络 [ ]

小说:落跑甜妻:误惹高冷总裁

第3章 拍卖

那个眸光暗淡的女孩子闻言嘴角微动,最后还是靠在墙上淡淡的道:“没人抓我,我是被继父卖进来的。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话落,整个房间里显的格外安静,唯独只听的见方恬恬抽气的声音。

  她不敢置信的眨眨眼,“怎么会有这种人渣!他们竟然做这样的人肉交易”

  这时不远处那个面容艳丽的女子突然笑着道:“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这里的人待会都会被人带出去拍卖,说起来拍卖其实也不过你情我愿的交易罢了,傍上一个有钱的,总比过苦日子好,难道你不是吗?”

  方恬恬被她这番话说的哑口无言,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可是被人抓来的,怎么会自愿!不行,她一定要逃出去!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这时门被打开,一个妆容艳丽的妖艳女子顿时走进了所有人的视线中,她单手夹着烟,眼神蔑视的扫过这群人一眼,似乎就像是在打量一群商品,充满的不在意和不屑。

  “把她们带走下去换衣服,人都差不多到齐了。”妖艳女子偏过头看了眼后面的那群男子。

  方恬恬立马靠着墙壁大吼道:“我不是自愿的,我是被人抓来的,我家很有钱,你们要多少都可以请放我出去!”

  这话果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包括那个妖艳女子,女子踩着修长的高跟一步步停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她一番,突然笑着道:“不要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现在晚了”

  下巴猛然被人抬起,方恬恬心中的恐惧更加,对上女子那双妖异的眼眸,她心中一顿,知道自己如果在闹下去结果肯定比现在好不到哪里去,她只能假意屈服然后再接机逃跑了。

  后来方恬恬还是被人带进了一个密封的房间,被迫换上一身粉色蕾丝公主裙,然后没过多久,就被人关在一个大笼子里蒙上黑布。

  方恬恬从小到大从没这么恐惧过,被人绑着坐在笼子里,她在也忍不住泪流雨下,直到耳边传来阵阵嘈杂的声音,黑布一下子被人掀开,无数闪光灯照在她身上,更加显得台下那些丑恶的嘴脸让人厌恶。版权163shenghuo.com

  主持人是个男的,他拿着话筒看了眼台本,在扫了眼方恬恬的脸,随后便扬声道:“来自童话镇的公主,性格安静身子干净,五十万起价!”

  方恬恬闻言差点没昏倒在那,她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她曾经听一个朋友说过,上流圈子有个黑市,用来交易各种女人来玩弄,当时她不过是一笑而过,可如今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拍卖品,还有可能被卖给一个老男人,她差点就想一头撞死在这里。

  主持人话音刚落,台下立马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声音。

  “一百万!”

  “一百五十万!”

  “两百万!”

  “三百万!”

  声音逐渐少了许多,最后也只剩下两三个人在叫价,方恬恬偷偷看了一眼,差点没吓的昏倒,那三个人,一个是大肚便便的中年男子,身上海带着几条粗大的金项链,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多有钱似的,还有一个竟然是个面容畏缩的年轻男子,看着方恬恬的眼神也是露骨至极,就差没扑上来了。

  最后一个是个老头子,看起来也有六十多了,只是盯着方恬恬的眼睛就一直没有移开过!

  “四百万!”

  这是那个面容畏缩的男子的声音,方恬恬闭着眼等着噩耗降临的那一刻。

  “四百五十万!”那个暴发户男子似乎是一定要拍下方恬恬,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大大的得意。

  “五百万!”畏缩男子也下了狠心,现场只剩下这两个人在叫价,一般到了五百万就很难在上去了,要知道,黑市成立以来,最高的也只有七百万。

  “一千万!”

  方恬恬本来绝望的心灵突然出现一抹光辉,这个声音她好像在哪听过

  她转过头,只见男子迈着长腿混合着耀眼的灯光从门口朝她走来

  现场也响起了一阵抽气的声音,这可是一千万呀!

  主持人也像打了鸡血般立马接着道:“一千万第一次!”

  刚刚那两个竞价的人也没了声音,毕竟美人在美,总会过时,怎么也值不了一千万。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方恬恬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最讨厌的那个男人朝自己走来,脑子一时忘了思考,怎么会是他?

  “一千万第二次!”

  “一千万第三次!成交!”

  随着锤子一敲,方恬恬莫名松了一口气,聂许梵也来到了台上。

  “这位先生”主持人想说这样不和规矩,却在看见自己面前掉落的那张支票时,立马就扬起笑脸飞快的打开笼子。

  方恬恬脑子一直处于短路状态,直到被人抱起,她才本能的抱住他的脖子,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出了大厅,聂许梵将她丢进车里,自己来到前座转动钥匙,不发一言的驶动了车辆。

  方恬恬坐在后座,她解开自己手上的绳子,心有余悸的看着前面道:“那个谢谢你啊,我我会把钱还给你的。”

  她脸上很是不好意思,自己偷走别人演讲稿,别人还以德报怨的赎回自己,要是今天没有遇见他,自己怕是

  聂许梵没有说话,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车内顿时变的尴尬起来,方恬恬很想问他为什么会在那,但一想到自己似乎没有资格这样问,只能吞吞吐吐的道:“对不起,我不该偷你的东西。”

  见对方还是没有说话,方恬恬也知道是自己做的太过分了,于是马上便带着笑容将脑袋伸到前面去:“你把你电话给我吧,我到时好把钱还给你。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不用,”聂许梵薄唇微启,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怎么可以不用,我总不能让你白白出那么多钱吧!”

  “你安静点!”聂许梵不悦的皱起眉头,心中全是不耐,这个女人真是麻烦!

  方恬恬被他这么一凶,身子一僵,但一想到自己曾经这样对过恩公,她心里就不舒服,于是继续不屈不挠的道:“你就给我吧,要不给我卡号也行,我一定要把那钱还给你的!”

  聂许梵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抓着车盘的手渐渐收紧,依稀可以看见手背上那凸起的青筋。

  然而方恬恬却依旧在那里追问着:“我可是认真的,你不要觉得我对你有什么不诡企图,我可从没主动要过一个男人电话,我说恩公,你就给我吧,我又不会骚扰你,只是给你还钱而已。”

  终于,聂许梵实在是忍不住冷冷的开口道:“152xxxxxxxx。”

  方恬恬闻言一喜,急忙把它记在心里,还不忘继续道歉:“恩公对不起呀,我知道今天不该让人偷走你的演讲稿,是我太小人了,没看出你是个这么宽宏大量之人,我向你道歉!”

  聂许梵眸光微闪,呵呵,他不知道,要是这个女人知道是自己让人将她送去黑市的,不知还会不会叫他恩公。

  等到了方家别墅门口时,方恬恬远远就看看自己父亲在门口走来走去,模样十分焦急,她眼眶一热,不想也知道爸一定为她着急了。

  等车一停,她就立马拉开车门朝方威铭跑去……

  “爸,我回来了!”

第4章 巧遇

一声叫唤将心中自责不已的方威铭给拉回神来,他看着自己女儿朝自己跑来,立马上前将她拉住,仔细的打量一番。说明163shenghuo.com

  “爸我没事,只是遇见了坏人而已。”方恬恬见自己父亲这么关心她,心中也不禁暖暖的。

  “坏人?!”方威铭吓的身体一顿,不出意外的看见了那边走来的聂许梵。

  “是呀,还是聂总将我赎回来的。”方恬恬立马转身介绍后面的聂许梵。

  谁知,一向冷面示人的聂许梵脸上竟然露出一丝温和,“方先生你好。”

  方威铭是认的他的,自己八年前曾经无意中帮过他一次,虽然后来两人没了联系,但是方威铭却一直记得那个冷静睿智的少年。版权163shenghuo.com

  是的,聂许梵也就是顾念着曾经帮过他的方威铭,不然以他的性格,也不会让人将方恬恬送去黑市了。

  “聂总好,多谢你救小女了。”方威铭说着连忙从身上掏出一个支票本来。

  明白他的意思,聂许梵看了一脸懵懂的方恬恬一眼,随即婉拒道:“方先生不用客气,就当我报答你当年的雪中送炭了,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着,他便不顾方威铭的叫唤混合着夜色大步离去。

  坐上车,他转动方向盘,见方恬恬还一直盯着这边,不禁勾唇一笑,不过是个孩子罢了,他竟然会这么生气……

  见车子离去,方恬恬忍不住问道:“爸,你以前认识他吗?”

  方威铭见她回来,也松了口气,拉着她的胳膊就往别墅里走去,“也不算认识,只是八年前聂老爷子刚刚把位置传给他时,有股东看不过,就购买了批高仿的字画想滥竽充数流出国外,当时聂总才十八,还太年轻,我听一个同行说过这事后,就不忍心提醒了他一句,这才没造成聂氏声誉的受损,这孩子也算是个有心的,这么多年竟然还记得。”

  方恬恬闻言对聂许梵的愧疚不禁又上升了一个层次,人家这么多年都还记得,那自己就一定要把钱还清!

  回到房间,她连忙去洗了个澡,这才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给录青发了个报平安的短信。

  躺在床上虽然身体很累,但脑子却是很清晰,越想她就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过分了,竟然这么小肚鸡肠,在看看人家,真是不能比!

  想着,她倒有点好奇聂许梵到底是个什么人了,于是便拿出手机搜索他的名字。

  不过大多显示的都是聂氏集团的事情,也没看见什么,正当她想关闭页面时却无意中瞄到了一个关键词。

  安达娜!

  方恬恬来了兴趣,便点开那条新闻看了起来,上面说的是国际名模相恋聂氏总裁,现实中的王子与公主一些赞美词。

  看到这些,方恬恬不禁把目光投射在上面一张照片上。

  女子身材高挑匀称,虽然是街拍,但却掩盖不了她那高贵典雅的气质,简直就是个十足的女神。

  看到这里,方恬恬莫名笑了笑,没去多想便准备睡觉,却突然收到录青的一条短信。

  上面说让自己明天去蔚蓝酒吧见面,顺便说一下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恬恬手指动了动回复一个好字过去,便放下手机倒在床上闭眼休息起来。

  次日傍晚,她便一人坐在酒吧里等录青了。

  虽然是傍晚,但这里的人却是很多,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射在每个人的身上,使这里显得更加热闹嘈杂起来。

  方恬恬坐在吧台上无聊的喝着鸡尾酒,眼神不断的乱瞄着,虽然她长相甜美精致,身材也十分匀称,但就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和她搭讪。

  原因没有其他,只是因为这a市的酒吧她都混熟了,她方恬恬的名字还没有谁敢上前得罪。

  第一可能由于有个人际关系超好的古董店老爹,第二肯定就是她这个有仇必报的性格了。

  见录青还没来,方恬恬正准备打电话去问问,眼角却无意中瞄到不远处的一幕。

  伏在吧台的高挑女子周围正围堵着一群流氓混混,女子可能是喝醉了,只是用手无力的阻拦着那些人的骚扰,却更让那些人兴奋起来。

  方恬恬有些看不过去,本就不想多管闲事,但一想到自己昨天也还是被人多管闲事救了,将心比心,她还是起身朝那边走了过去。

  “美女,没人陪呀?要不要让哥哥们好好陪你喝一杯呀?”

  那个领头的黄发猥琐男笑着就要伸出手去摸那女子的脸……

  “你干什么呢!”

  听闻这一声娇喝,黄发猥琐男只能收回手把目光朝声音来源的地方看去。

  只见一个身材娇小玲珑面容精致甜美的女孩正冷眼看着自己,他眼中闪烁的绿光,笑嘻嘻的就要上前去调戏两句,“怎么小妹妹找哥哥有事?”

  方恬恬看都不想看这群人一眼,只是对着吧台酒保找招手。

  “怎么了方姐?”酒保急忙走了过来,他可不想得罪这个混世魔王。

  “这些人……给我赶出去!”她指了指那边还用眼神扫量着自己的人,脸上出现了一丝厌恶。

  “你这丫头以为自己是谁呢!”黄发猥琐男就要上前来拉方恬恬,却被突然走出来的酒吧保安给拉住了身子朝外面拖去。

  “快放开我,你这个臭丫头!”

  方恬恬见他们出去,也对着酒保挥挥手表示没什么事情了。

  一转头,见刚刚那个女子还趴在吧台上喃喃自语,她于心不忍的走过去轻声问道:“小姐,我帮你打个电话让你家人来接你回去吧?”

  “不要……我不要……梵……我要梵……”

  一凑近女子的脸,方恬恬就被这张熟悉的面孔给惊呆了!

  这……这不是昨天晚上她看的新闻上那个安达娜嘛!

  面前的女子五官典雅温和,虽不惊艳,但却胜在有一股温和的气质,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方恬恬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不知该如何是好,见她还是嘴里念念叨叨的,不知在说着什么,方恬恬只好拿起她吧台上的手机准备给她家人打电话。

  好在她手机没有锁,方恬恬很快就找到通讯录,可上面的电话寥寥可数,只有一个“最爱的人”引人注目。

  方恬恬记性很好,她一眼就看出这是聂许梵的电话,难道新闻上说的都是真的?这两个人……

  甩掉脑中所想,方恬恬只能给聂许梵打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一直没人接听,方恬恬又不甘心继续打过去,不过这次依然是没人接听。

  坐在安达娜的旁边,方恬恬看着这个面色潮红嘴里一直念着聂许梵名字的女人心中闪过一丝异样,深呼吸几口,她拿出手机给录青打电话,让她不要过来了。

第5章 不属于

=方恬恬认为自己不管是处于什么角度都不能留下安达娜,只能从醉酒的安达娜嘴里套出一个地址,扶着她坐车回去。

  她以为安达娜说的是自己家的地址,可当看见大厅里坐着的男人时,她心中一根弦似乎断了。

  聂许梵翻阅着手中的财经实报,一身干净舒爽的白衬衫使他本来冷俊的面孔倒显出几分柔和来。

  听到不请自来的脚步声,他循声望过去,只见娇小玲珑的方恬恬扶着身材比她高挑不少安达娜,他眸光一闪,起身立马走过去。

  “那个……”

  方恬恬正想和他解释什么,可只见聂许梵直接抱过安达娜,就往楼上走去,丝毫没有要听她解释的意思。

  方恬恬眸光一暗,还是不放心的跟了上去,“那个她在酒吧喝醉了,我听她说这里是她家,就送他回来了。”

  “谢谢。”

  前面传来一声低沉磁性的男声,平淡的人让人心中生不起一丝波澜。

  方恬恬瘪瘪嘴,这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客气了。

  眼看着他将安达娜轻柔的放在大床上,方恬恬站在门口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许梵……不要走……”

  床上的人突然嘤咛一声揽住他的脖子,只见聂许梵眸光轻柔的用手拂了她额前被汗沾湿的发丝,“好,我不走。”

  方恬恬在也看不下去,突然转身朝楼下走去。

  看着那一幕,不知怎么,她心中莫名涌现一股酸涩,可能她也该找个男朋友了吧。

  听到脚步声逐渐远去的声音,聂许梵眸光一下子变的冰冷起来,他拉开安达娜的手,直身朝外面走去,似乎丝毫没有照顾房中醉酒人的意思。

  回到家,方恬恬才想起刚刚那么好的机会她竟然没有把钱还给聂许梵。

  想着,她又纠结了起来,但最终还是给他发了个短信过去:

  “那个安小姐怎么样了,喝醉酒睡一觉一般就没事了,那天我也是,不过我酒品比较烂,所以才会吐了你一身,不好意思哈!对了,那个你给我发个卡号过来吧,我把钱还给你。”

  短信一发出去,方恬恬的心就纠结了起来。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就在方恬恬以为他不会回复自己时,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她激动的点开一看,上面赫然显示的是:

  “她没事,事情过去就算了,以后不要在喝酒了。”

  看到这里,方恬恬脸色一下变的微醺起来,若是以前她肯定会认为对方是在讽刺自己酒量差,可是如今,她心中倒是多出几分怪异的感觉。

  糟了糟了,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方恬恬赶紧把脑中的感觉甩出去,但一想到对方还是没有把卡号给自己,她又发了一条过去。

  可这次就如同石沉大海般没了消息,方恬恬叹了口气继续倒在床上沉思。

  ……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当方恬恬看见安达娜和聂许梵要结婚的新闻时,心中微涩,这下她终于确定自己是真的喜欢上那个人了。

  她在心中安慰自己,可能只是因为对方救过她,只是一种感激而已,但那酸涩的感觉却怎么也挥散不去。

  “喂,方小姐,你是撞邪了吗,怎么一天都魂不守舍的!”

  录青伸手在眼前晃了晃,耳边是嘈杂的音乐,周围是璀璨的灯光,而方恬恬却是用手撑着脑袋目光没有聚焦的看着酒杯。

  她眨眨眼,微叹了口气,语气透着股酸涩:“录青,你有暗恋的人吗?”

  本来一脸松散的录青闻言,突然瞪大眼睛起身一脸惊讶的看着她,语气也是十分的不敢置信,“不要……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了?”

  方恬恬是什么人?方家本来就是书香世家,虽然家境算不上顶好,但也是可以挤进二流世家了,最重要的是方威铭可是古董鉴定界的一把手,人际关系也是好到没话说,因此在a还真没人敢轻易得罪方恬恬,可重要的是,方恬恬混世小魔王的称号,在这个名媛圈里谁不知道?被她惦记上,一定会整到你哭爹喊娘,可就是这么不走寻常路的人,竟然也有喜欢的人了?

  录青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但一想到她今天的表现,活脱脱就一个坠入爱河的小姑娘,这让录青不得不朝那个方向去想。

  突然,她脑中灵光一闪,试探的朝她问道:“不会是……”

  方恬恬看着她微微点头,后者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般,都有点站不稳了。

  “哎呀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没趣,小方姐你不去玩游戏啦?”

  一个手拿酒杯身着休闲西服面容俊秀的年轻男子笑嘻嘻的走了过来,还一手搭在方恬恬的肩上。

  “不去。”方恬恬拉开他的手,一脸的忧郁。

  白弦优尴尬的收回手,出奇的见她一脸不爽表情,以为是有人惹她生气了,立马拍着胸口道:“小方姐是不是有人惹你不开心?告诉我,我一定替你狠狠教训他!”

  方恬恬回头白了他一眼,“你?”

  白弦优闻言不好意思的抓着脑袋,“也是,应该轮不到我。”

  那边的录青还沉浸在刚刚那个消息里回不过神来,白弦优看过来时,她还一脸的呆愣。

  “那你们两个今天怎么了?一脸怪怪的,小方姐你可要帮我,刚刚小周那小子竟然联合雪儿那几个丫头欺负我一个人,你可要帮我讨回公道!”

  方恬恬深呼吸几口,随即展开笑颜,起身拍了下他的肩膀,仗义的道:“走,我这就你收拾那几个家伙。”

  “就等你这句话!”

  白弦优笑着带她朝那边热火朝天的圈子里走去。

  这边录青觉得她需要缓缓,于是便走出包厢出去吹吹冷风。

  她和方恬恬是发小,说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也不为过,只要对方一个眼神两人就能心知肚明。

  方恬恬之前没对什么异姓有什么别的动作,录青也是在听见聂许梵救了她时,才会想到那个人,只是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她站在会所门口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时,路边停下一辆黑色轿车走下来的人彻底吸引了她的注意。

  眼珠一转,她得去为恬恬争取一番,想着,便快步朝那个人走去。

  “聂总你好!”

  聂许梵停好车,回头听见有人叫他,随后便回过头去。

  只见一个休闲运动服模样清秀的人正看着自己,如果不是注意对方声音比较纤细,而且没有喉结,他也要以为这是个男人了。

  “有事?”他理了下袖口,脸上看不出表情。

  录青连忙自我介绍道:“我是方恬恬的朋友。”

  聂许梵当然记得她,那天他可是在录像里看见录青偷走了自己的演讲稿。

  “嗯,然后呢?”他的声音微冷,不清楚他性格的人怕是以为他要生气了。

第6章 还债

录青人比较直来直往,说出来的话也比较直爽,于是便直接脱口而出道:“我们家恬恬喜欢你。”

  聂许梵理袖口的手一顿,本来幽深的眸光不禁朝她脸上看去,而录青还一脸兴奋。

  他弾了下袖口,脸上依旧看不出任何痕迹,“所以呢?”

  如果仔细听,可以听的出他这话比刚刚要多出一丝别样的意味在里面,可录青却没有听出来,见他这么冷静,以为对方并不喜欢方恬恬。

  于是便继续劝说道:“我可没有骗你,恬恬今天一天都在为你魂不守舍。”

  聂许梵闻言眸光一闪,抿着嘴角并不说话,只是抬手看了眼时间。

  “我知道了。”说着,他便迈步朝会所里面走去。

  “喂喂,你听我说话呀!”

  不管录青怎么大喊,聂许梵的身影还是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中。

  录青狠狠踢了脚路边的台阶,心中不禁为方恬恬默哀,看来对方并不喜欢她。

  唉,录青只好郁闷的朝里面走去,这事她可能告诉方恬恬了,不然这个暗恋可真要变成单恋了。

  等她来到包厢时,方恬恬正在和人拼酒,她叹了口气,急忙走过去将她手中的酒杯抢过来。

  “别喝了,不然真成酒鬼了!”

  方恬恬摇摇晃晃的想要抢过酒杯,却怎么也抢不到,只能不满的喊着:“快给我,我就喝最后一杯。”

  其他人见方恬恬喝醉也不敢多说什么,谁知道这个小祖宗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录青将酒杯放在桌上,扶着方恬恬就要往外面走去。

  不管方恬恬怎么挣扎,还是被拖了出去。

  也许是夜晚的凉风比较清凉,倒是吹散了方恬恬脸上的几分醉意。

  “我真没有醉,我酒量很好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录青见她可以正常走路了,便也放开让她自己走。

  “好了好了,你没醉,快回去吧,不然伯父又要骂你了。”

  两人走在会所前一条车辆稀少的马上,温和的月光投射下来,将两人的影子照射的修长。

  这时,不知从那涌出一群手拿棍棒的混混,突然将两人包围住。

  “臭丫头,赶快还钱!”

  领头的光头男握着木棍气势汹汹的指着录青。

  这么一下方恬恬的醉意也驱散了不少,看着突然出现的人,她不由把目光投向了身边的录青。

  “你们还讲不讲理,钱不是已经给你们了嘛!”录青一脸愤瞒的瞪着这群人。

  光头男闻言不屑的笑了两声,“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要的是利息,你今天最好乖乖的把钱给我,不然……嘿嘿……”他目光邪淫的扫过方恬恬。

  ……

  刚从会所里办完事,聂许梵对着身后的人淡淡道:“记得把计划书准备好,明天早上10点开会。”

  “是,总裁。”身后的男子恭敬的点这头。

  刚走到车子旁,聂许梵不出意外的听见了那边的嘈杂声,目光不禁朝那边看去。

  更是透过人群看见了里面身形娇小玲珑的方恬恬。

  他眸光一顿,随后冷声对着一旁的助理道:“去叫人来。”

  助理也是个精明的,虽然不知道一向不管闲事的总裁为什么要帮那两个人,但也知道也不是他该问的,于是便快步朝会所那边走去。

  ……

  方恬恬头晕脑胀的看着那个光头男道:“你还想要利息呢,你在不走我可要报警了。”

  她是知道之前录青哥哥开公司的确是借过一笔高利贷,后面听说自己还清了,不过看这群人这么无赖,大概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光头男闻言大笑一声,目光更是肆无忌惮的钉在方恬恬身上,“没想到这个男人婆还有你这么个漂亮朋友,今天爷一定会好好伺候你。”

  说着,光头男就要上前来,其他人也作势围了上来,这下方恬恬就有些着急了。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枪响,只见许多保安朝这边跑来,光头男见势立马带着人朝反方向逃去。

  这下两人才彻底松了口气,突然,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两人面前,车窗被打开,露出聂许梵那张冷俊的面孔来。

  “上来。”

  他的话一如既往的简洁,却让方恬恬顿时惊喜不已,她没想到竟然可以在这里也能碰见他,难道这就是缘分?

  录青看见是聂许梵,脑子一转,于是便开口道:“那个恬恬,我还要去找我哥,你就让聂总送你回去吧。”

  说着,不等方恬恬反应过来,便快步朝另一条小街走去。

  方恬恬郁闷的看着她离去,也只好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她一上车,聂许梵就闻到了车厢里飘荡的一股酒味,眉头不自觉蹙起,“你又喝酒了?”

  方恬恬系安全带的手一顿,刚刚驱散的醉意这时又涌上脑中,她脸色微红的道:“只喝了一点点。”

  双手转动着方向盘,聂许梵微微偏头看了她一眼,脑中不禁闪过录青和他说过的那句话。

  “记得我说过让你不要在喝酒,你没听?”

  知道自己如今对他有好感,方恬恬说话也变的尴尬起来,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轻声道:“因为朋友都喝了,所以我怎么也要喝一点。”

  聂许梵眸中一动,那纤细柔软的声音似乎就这么飘进了他的心里……

  “你是学金融的?”

  面对他突然的转移话题,方恬恬脑中闪过一丝疑问,他怎么知道自己是学金融的?

  不过如今她脑袋晕的很,只能靠在车椅上喃喃道:“是呀,不过我爸一直不喜欢我学那个,我还是先斩后奏去国外留学,他才没有办法反对的。”

  话落,车内顿时变的一片寂静起来,聂许梵见她突然不说话,与她那日叽叽喳喳的形象实在是不相符,于是偏过头一看,只见方恬恬已经靠在那里睡着了。

  白皙剔透的小脸上透着股微红,本是充满皎洁的大眼里此刻却是紧紧闭着,密扇般的羽睫在车内微亮的灯光下投射一片小小的阴影,粉淡的小嘴微微张开,由此可以看出,她睡的极香。

  聂许梵忍不住眸光一闪,凉凉的薄唇轻轻一抿,看着方恬恬的目光也是透着股诡异。

  见她睡熟,聂许梵也没去打扰她,只是等车子停在方家楼下,方恬恬依旧没有转醒的迹象。

  看了眼外面漆黑的夜色,无声的透着股宁静,聂许梵用手指轻敲着键盘,突然,他拉开车门,转身来到这边,俯身横抱起方恬恬,混合着夜色进了方家别墅。

  客厅里的方威铭正准备打电话叫方恬恬回来,突然听到脚步声传来,他来到门口,只见一身黑色休闲西装的聂许梵抱着方恬恬正朝这边走来。

  他心一紧,以为方恬恬又出了什么事,赶紧迎了过去,“她……”

  “喝醉了。”聂许梵主动接过他的话,方威铭才松了口气,但转眼又一脸痛心疾首的看着方恬恬,他不明白,这个臭丫头怎么就这么能折腾,小小年纪就知道在外面吃吃喝喝无所事事。

第7章 知恩图报

方威铭恨铁不成钢的唤着女儿的名字:“恬恬,醒醒,到家了。”

  方恬恬醉的不醒人事,听到有人叫自己,不耐烦的嘤咛了一声,侧头将脸紧紧贴在聂许梵的胸口,蜷起身子,像只小猫一样的依偎在聂许梵怀里。

  方威铭看到她又往聂许梵的怀里钻,又生气又尴尬,伸手示意聂许梵把她递给他。

  谁料,聂许梵只是稍微松了松手臂,方恬恬突然就伸出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这下聂许梵想放都放不开了。

  感受到怀里娇小而柔软的身子紧紧贴向自己,聂许梵心头有些微动。

  方威铭叹了口气,抱歉的说:“看来还要麻烦聂总把她送上去了……”

  聂许梵点点头,面上虽不动声色,却小心的收紧手臂,跟着方威铭进了屋内。

  上楼的途中,方威铭一直在念叨方恬恬多不懂事,多不让人省心,自作主张的去国外留学,学了金融,回来之后又每天不务正业,吃喝玩乐……

  然而,聂许梵一句没听进去,心里莫名的牵挂着怀里的女人。

  抱的紧了怕她不舒服,松了怕她掉下去,走的快担心颠簸弄醒她,慢了又跟不上方威铭。

  该死!他为什么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好不容易到了方恬恬的房间,聂许梵轻手轻脚的将她放在床上。

  看到聂许梵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方威铭忽然笑了:“想不到聂总是这个这么体贴的人。”

  聂许梵心头一动,立刻直起身子,脸上一如既往的淡漠。

  “敢问方先生,方小姐是得罪了什么人吗?”

  方威铭不解:“得罪人?”

  聂许梵看了一眼熟睡的方恬恬,淡淡道:“我是从一群地痞手里把她救下来的。那些人看起来不像寻常混混,似乎是放高利贷的。”

  方威铭闻言很惊愕:“放高利贷的?这……恬恬不可能缺钱啊,唉,这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等她醒了,我好好问问他!”

  聂许梵没有再多说什么,抬手看了一眼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方威铭忙送聂许梵出门:“上次的事还没有好好谢过你就又麻烦了你一次,唉,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聂许梵少有的露出些微敬重的神情:“方先生言重了,当年我年少无知,如果不是方先生冒着得罪人的危险提点我,就没有今天的聂许梵,更没有今天的聂氏。”

  聂许梵的话让方威铭心里一暖。

  在这个弱肉强食,利益至上的时代,能够知恩图报的人已经不多了。

  送走聂许梵,方威铭的神情渐渐严肃起来,他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喂,是我,帮我查查今天为难恬恬的都是些什么人。”

  ……

  方恬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刚睁开眼就被阳光刺痛了眼睛,随之太阳穴也跟着隐隐作痛。

  半梦半醒间,一些零碎的画面在脑海里闪过,方恬恬立刻清醒过来,从枕边摸索出手机,拨通了录青的电话。

  “喂……”录青的声音懒懒的,显然还在睡觉。

  “你没事吧?!我昨天晚上梦到一个光头男带人敲诈你!”

  “……大姐,那不是梦。”录青无奈了。

  “不是梦?!”

  “昨天晚上你喝醉了,我接你出来的时候,恰好遇到了那些人,后来聂许梵过来帮我们解围,还送你回家了。你一点不记得了吗?”

  听到聂许梵三个字,方恬恬的心蓦地狂跳起来。

  她想起来了,是他送她回家的,而且回家的路上,他还跟她聊天了呢!

  方恬恬越想越开心,立刻起床洗漱化妆。

  然而刚出了房间,就被方威铭堵在了客厅。

  方恬恬看了一眼时间,疑惑道:“爸,你怎么在家?没去上班吗?”

  方威铭把报纸扔在茶几上,哼了一声:“我在等你起床!给我过来!”

  方恬恬知道方威铭这是真的生气了,也没敢放肆,乖乖的过去在方威铭身旁坐了下来,还献殷勤的给他添了一杯茶,双手奉上。

  方威铭接过茶抿了一口:“你说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喝的醉醺醺的,危险不危险?怎么还和放高利贷的扯上关系了呢?昨天要不是聂总,你想想后果!”

  方恬恬嘟嘴:“高利贷又不是我欠的,我怎么知道会遇到那些人嘛!”

  方威铭眉头一拧:“我在跟你说喝酒的事情!以后不准再喝成那样了,小酒怡情,但喝的不醒人事就是酒鬼了,知道吗?”

  方恬恬不耐烦道:“我都成年了!”

  方威铭意味深长:“哦?成年了?是,你成年了,爸爸管不了你了,你的信用卡,爸爸就暂时给你冻结,反正你已经是大人了嘛,已经不需要花爸爸的钱了。”

  方恬恬气的跺脚:“干嘛啊!动不动就冻结信用卡……不喝就是了。”

  说完,方恬恬气呼呼的起身往外走。

  方威铭忙叫住她,问道:“你这是又要去哪儿鬼混?”

  方恬恬露出一个无辜又天真的笑容,一本正经的说:“人家聂总救了我这么多次,我不得上门去跟人家道谢吗?是你教我做人要知恩图报的!”

  方威铭闻言,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些笑容:“别空手去,去我书房,把那副王羲之的真迹带上,当作谢礼吧。”

  方恬恬惊呼:“爸,你疯了吗!先不说那东西多少钱,那不是你最心爱的字画吗,碰都不让我碰一下,现在居然要送聂许梵?!”

  方威铭显然也很舍不得,叹息道:“你忘了人家花多少钱把你赎回来的了?”

  方恬恬语塞,是啊,一千万,也许对于聂许梵来说这一千万不算什么,可这终究不是一块钱两块钱,哪儿能真的不还呢。

  但方恬恬还是有点替方威铭心疼:“直接还他钱就是了,干嘛非送这个。”

  方威铭苦笑摇头:“你不了解他,他是不会要我们的钱的。”

  这倒是,上次她要给他,他死活不要。

  也好,虽然这个字画的价值远超于它能带来的金钱,但如果是聂许梵拿着的话,也算物得其所了。

落跑甜妻:误惹高冷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落跑甜妻 或 误惹高冷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极品升官》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极品升官》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极品升官目录预览:第001章事发突然第002章靠山山倒第003章未雨绸缪第001章事发突然镇党委书记黄少华似往常一样签批文件时,若无其事地抬头瞧了一眼梁健,手中笔没停,“镇上,有没听到什么?”“嗯……”梁健没立刻回答,而用鼻音拖延。县以下不设秘书,但梁健作为十面镇党委秘书,实际上就是黄少华的秘书。黄少华有个习惯,每天下班前的半个小时让梁健把文件拿他签批处理。这半小时梁健一般都在边上候着。黄少华在签批文件当儿,也常会问问梁健镇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老公我爱你》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老公我爱你》在线全文阅读书名:老公我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好巧呀,老公第2章名副其实的夫妻第3章曾孙第1章好巧呀,老公阳城国际机场,来往的乘客匆匆,人声鼎沸。一个优雅的女人拖着行李箱穿过人群,步伐轻盈。女人淡扫蛾眉,略施粉黛,白皙精致的五官如同上帝的佳作,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带着距离,让旁边想靠近的男人都停下了脚步。苏涵对周围的一切并不太感兴趣,她看着机场的指示走向出口。站在机场门口,一阵暖风迎面吹过,当即把她披肩的长发吹得稍微凌乱。苏涵秀眉紧蹙,已经五年没有回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爱如秋色》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爱如秋色》在线全文阅读小说:爱如秋色目录预览:第1章荒唐的交易第2章怕生孩子的大小姐第3章不良招聘第1章荒唐的交易“.这是预支的五万,密码六个八,外面有ATM机,一会儿出去你就可以修改密码。”面积不大但格调幽雅、安静怡人的咖啡馆里,墙上别致的欧式挂钟显示还是早上十点半不到,阳光从落地玻璃窗外透射进来洋洋撒撒地落在桌上花瓶中的金色向日葵上使之更显灿烂。客人不多,临窗位的情侣座上,身着干练西装裙、盘发一丝不苟的中年女人正将一张银行卡放到桌面上轻轻推向坐在她对面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你的爱如星光》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你的爱如星光》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你的爱如星光目录预览:第1章她不知道他是谁第2章成功怀孕第3章双宝出生第1章她不知道他是谁深夜,坐落于A市顶级地段的奢华豪宅,一辆黑色林肯全尺寸SUV正在驶入。别墅里。阮白的双眼被蒙上了一层绸布。对方不想让她知道他是谁。“不要害怕,深呼吸,”“阮白,你可以的,没有什么能比老爸换肝以后继续活着更加可贵,为老爸牺牲一点不算什么。”车开进别墅的声音不可忽视。事到临头,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在心里自说自话,劝慰自己。慕少凌颀长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我的神秘老公》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我的神秘老公》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我的神秘老公目录预览:第1章我就指望着你的不快生活第2章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第3章我看你敢不敢?第1章我就指望着你的不快生活“我和你老公在香格里拉1108号房间,做我们都喜欢做的事情,白雅,你为什么不离婚呢?你就那么贱吗!你留不住他的身体,也留不住他的心。”白雅站在1108号房间门口,淡漠的看着手机上的短信。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那一抹暗黑,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开门声响起。苏桀然搂着美艳妖娆的助理出来。他看到白雅,微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霸道上司爱上我》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霸道上司爱上我》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霸道上司爱上我目录预览:第一章未婚夫与闺蜜第二章撕逼第三章买醉第一章未婚夫与闺蜜德瑞花园小区。夜,十点。我打开门进去,按下灯的开关键,客房里水晶点灯的灯光,将我的身影折射在落地窗上。这套房子是我明天的婚房,而我的未婚夫许嘉良,是一个公司的部门经理,长得帅气,又对我体贴入微,我很庆幸,我这辈子能够有这样一个疼爱我的男人。按照规矩,结婚的前一晚我们是不能住在一起的,徐嘉良住在新房里,而我则住在闺蜜夏诺家里。临睡觉前我检查着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同床宠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同床宠妻》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同床宠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再摸咬死你第二章偷看长腿叔叔洗澡第三章别想趁机爬上床第一章再摸咬死你“水,唔,嗯,水……”乔汐晴低声呢喃着,喉咙里缺水的干枯像是无形的绳子箍紧了她的脖子,难受的她不停伸出粉红的舌尖一下一下的舔着自己极度干渴的粉唇。“水……”抬起厚重的眼皮,乔汐晴模糊不清的视线里,撞进来一个男人,男人的身线修长挺拔,上身穿着透白的白衬衫,衬衫领口下松开了两颗纽扣,小麦色精壮的胸膛,若隐若现,乔汐晴看着,不觉中又舔了下干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一夜沉沦:非你不可》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之《一夜沉沦:非你不可》在线全文阅读书名:一夜沉沦:非你不可目录预览:第1章流言蜚语第2章服务太好了第3章生个孩子吧第1章流言蜚语“不是吧?你怎么知道夏冬还是老chu女啊?”“你刚到咱们公司,所以不知道,她是老chu女这件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夏冬刚刚走进洗手间,就听到同事们在讨论自己。“哎,你说啊,她这么大年纪了还不谈恋爱,不会是没人要吧?”夏冬眉头一跳,她才二十四岁,很老吗?“我听人家说她很小就没了父母,在孤儿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被姨妈接回了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