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我是替身妻在线阅读

2017/11/16 0:03:39 来源:网络 [ ]

书名:我是替身妻

3别无选择

大雨哗啦啦的冲刷着整座城市。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雨幕里,一个瘦弱的身影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眼神空洞而又急切。

柔顺的短发,被雨水浇着。

贴在心形的脸蛋上。

苏浅浅发疯一般的奔走在大街上。

苏家

欧式格局的大厅,金色的浮花墙纸看上去奢华无比,就连地砖都是同色系的大理石,光洁的可以倒影出苏浅浅狼狈的样子。

苏浅浅坐在地上,一脸的颓废。

一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眼里却带着哀求。网站163shenghuo.com

苏立冬第一次觉得在苏浅浅面前难以启齿。

“爸,苏溪到底在哪里!”苏浅浅的声音里带着绝望。

已经两天了,整整两天,苏浅浅都不见苏溪的踪影,那么内向,换了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在一起,肯定会害怕的。

他一定会吓坏的。

一想到苏溪恐惧的双眼,苏浅浅的心,就像刀剜一般的难过。

苏立冬有一些难过的说道:“浅浅,不要怪爸,只要你答应嫁给慕少,爸会把苏溪送回来的!”

苏浅浅看着自己面前一脸无奈的苏立冬,觉得荒唐。

“爸,为什么要这样,我和苏溪,同样也都是你的孩子啊!你的眼里,就只有一个苏云兮吗?”

苏浅浅的眼底里带着难以诉说的哀伤。小说:我是替身妻在线阅读

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苏立冬为了让自己嫁给他口中的慕少,竟然不惜让苏云兮带走苏溪。

那个患有严重自闭症的的男孩。

苏立冬的亲生儿子,苏浅浅的弟弟。

只不过是替嫁而已,苏立冬竟然费了那么大的周折。

苏浅浅的眸子里,竟是不屑一顾。

“爸,你做那么多,不就是让我替云兮嫁吗!”

苏立冬的眼睛不敢直视苏浅浅。

他知道,是自己愧对这个从来就不被自己重视的女儿可是,现在,却为了苏家的存亡,要牺牲掉苏浅浅。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苏浅浅的脸上,忽然间无比的坚定,咬了咬牙,苏浅浅淡淡的说道:“好,我嫁!”

说完,苏浅浅缓缓地起身,长时间的奔波,让苏浅浅的双腿,竟然没有一丝知觉。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与自己擦肩而过,忽然间觉得对不起她。

苏浅浅上楼,身后都是雨水的印记。

慕连城,何等阴狠,手辣的人物,在s市举足轻重。

却提出,要娶苏云兮。

怎奈,苏云兮死活不依,还带着苏溪去了美国。

苏立冬怎么会不知道苏云兮的想法。小说:我是替身妻在线阅读

为了保全苏云兮,苏立冬只有让苏浅浅当做替身嫁给他。

苏立冬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还是错,可是,牺牲一个苏浅浅,总比牺牲掉苏云兮要强,以后的苏家,还是要靠着云兮的。

从一开始苏浅浅就注定不被重视。

苏浅浅从来没有如此的痛恨过,痛恨自己有一张和苏云兮一模一样的脸蛋。

甚至痛恨苏立冬。

同样都是苏立冬的孩子,但是他的心里却只有一个苏云兮!

这么多年,苏立冬的眼里都只有一个苏云兮,何曾有过自己和苏溪的位置!

当苏浅浅知道是苏云兮带走苏溪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

3新婚之夜

慕家

没有喜事应该有的喜气洋洋的氛围,却透着一丝寒意。小说:我是替身妻在线阅读

佣人似乎都是训练有素,穿着黑白二色的制服,却谁都不敢靠近婚房。

红色纱幔笼罩的大床,勉强有一丝喜事的气息。

豪华的水晶吊灯开着,灯火通明,照的黑夜仿佛白昼一般。

宽大的床上铺满了玫瑰花瓣。

雪白的躯体缠绕着只脱掉上衣,露出精壮的臂膀的男人。

女人妖,媚。喘息萦绕。丰满雪白的半球磨蹭着男人的胸膛。

“慕少……你喜欢我吗……”

邪魅的笑意,从唇色诱人的嘴角上散开,男人的声音磁性而魅惑。

“你觉得呢……”

说完慕连城躺在了宽大的床上,展开双臂。

湿濡的头发,滴着水珠,滑过慕连城刚毅,而棱角分明的下巴。

女人熟稔的,几下解开了慕连城的皮带,露出他的昂扬。

今天是慕少大婚的日子,可是在他的婚床上躺着的不是新娘子,却是自己。

难道,冷虐,阴狠著称的慕连城,对自己是特别的――

任何一个女人,面对着如此鬼魅,而又妖孽一般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多几分自诩。

他是那么神秘而又吸引人的一个人物。

躲在浴室里的苏浅浅皱眉。

杏眼里带着鄙夷。

这个男人,就是苏云兮要嫁的男人吗!

如果换做是苏云兮看见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滚在他们的婚床上,一定会觉得是人间地狱吧!

苏浅浅别过头,自己该不会一夜都要躲在这里吧!

他们还要多久啊。

苏浅浅似乎忘记,自己才是今晚的女主角。

居然那么鸵鸟的躲在浴室里。

如果,苏云兮真的爱这个男人,又何必会逃婚?

还那么无耻的带走了苏溪,逼自己顶包!

那一刻,苏浅浅是憎恨自己的,她恨自己有一张和苏云兮一模一样的脸。

苏浅浅隔着门缝,床上的那个男人,就是慕连城吗!

苏浅浅虽然代替苏云兮嫁给了慕连城,却还一眼没有见过那个男人呢!

就连婚礼,苏浅浅都只是看见慕连城的背影而已。除了觉得他很高,很结实,身材不错以外,苏浅浅真的没有想太多。

满脑子都是苏溪。

新婚之夜还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苏浅浅的脸上忽然间腾起一抹潮红。

自己要怎么办,总不会在浴室里过夜吧,虽然慕家的浴室足够宽敞,但是,苏浅浅绝对没有那种癖好。

慕连城抓着女人的浑圆把玩,嘴角的笑意逐渐的扩大。

苏云兮!你倒是很能忍啊!

女人妖媚的呻……吟。

“慕少……轻一点……嗯……"

慕连城忽然起身,直接按到女人,深邃的双眼盯着露着一条缝隙的浴室门。

他喜欢主动出击,喜欢别人臣服于自己。

苏浅浅彻底的看清了男人的脸。

俊逸,刚硬,细碎的头发遮住了大半的眼睛。

却依旧看的见他深棕色的瞳孔。

有型的唇瓣噙着邪魅的笑意,仿佛是地狱里的撒旦一般,冷漠,高傲。

这就是……慕连城?

虽然苏云兮这样对自己,让苏浅浅恨极了她,但是,苏浅浅还是觉得替苏云兮不值。

居然会嫁给这个男人,长得道貌岸然,一脸的君子,实际却是一个小人。

忽然间发现柜子上的杜,蕾,斯。

苏浅浅细白的手捏起杜蕾斯,打开了浴室门。

也许苏云兮会接受这个男人如同种猪一般,但是苏浅浅不接受。

凭什么要让她躲在浴室里看他们翻云覆雨!

苏浅浅绝对没有看sanjipian的喜好。

忽然间的动静,让女人一惊。

挣扎着就要起身。

“慕少,这是什么人……”

羞涩的,直接钻进了慕连城宽阔而肌肉结实的胸膛里。

眼睛里,却带着一种挑衅。

慕连城看着苏浅浅,短短的碎发,澄澈的双眸,心形的脸蛋上那一抹润色的红唇,是一个美人。

但是,慕连城根本就没有兴趣。

慕连城按住挣扎的女人,却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眼底里,都是对苏浅浅的不屑一顾。

空气中,仿佛有电流的声音滑过。

苏浅浅咬了咬嘴唇,隐忍着自己胸前那股浮动的怒意,毫不畏惧的走到了慕连城身边,不就是没穿衣服的男人和女人吗,有什么好怕的!

丢下手里的杜,蕾,斯,苏浅浅露出一抹淡笑,“你的东西忘记了!”苏浅浅抱起床上的薄毯,转身离开。

高傲的背影,仿若一只骄傲的黑天鹅一般,落在慕连城的眼底里。

隔着睡袍,慕连城清晰的看见苏浅浅圆滚挺巧的小屁股。

低头,却发现,苏浅浅丢下的东西――

竟然是杜,蕾,斯!

这个可恶的女人!

居然给自己这种东西!

真的是胆子太大了!

看着身下满脸娇羞的女人,慕连城竟然没有了丝毫的兴趣。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对自己如此不屑。

苏云兮――

很好!

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慕连城知道,苏浅浅,已经成功的激起了他的战斗欲。

折磨一个性格高傲的女人,让她失去自尊,应该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吧!

邪肆的笑意,宛若一朵带刺的蔷薇花一般,在慕连城的脸上盛开,逐渐的扩大。

女人看着慕连城,修长的双腿,再一次试图勾在慕连城的腰身上。

不料,慕连城轻轻的拨开了女人柔软白皙的身体,冷冷的说道:“滚……”

女人似乎不敢相信慕连城的话,怔怔的说道:“慕少……我……”

阴鸷的双眼狠狠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女人,再一次吐息。

“滚……”

女人咬了咬嘴唇,诚惶诚恐,迅速的离开。

5新婚之夜

苏浅浅看着空洞洞的天花板,豪华的水晶吊灯,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泽,刺痛了苏浅浅的双眼。

苏云兮――

究竟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居然在新婚之夜,他们的婚床上,和别的女人鬼混!

苏云兮似乎是预见了自己婚姻的不幸,才逃婚的吗!

但是,如果,苏云兮不愿意嫁给这个男人,为什么不拒绝呢!

苏浅浅想的脑子很乱。

那个男人虽然是好看,但是――

却像是一头种猪!

昏昏沉沉的,苏浅浅竟然觉得自己的眼皮格外沉重。

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都是今天的一幕幕。

今天的苏浅浅,披着白色的嫁纱,秀丽的眉头锁紧。

即使是在华贵,在奢侈的结婚礼服,也无法掩盖苏浅浅眉头之间缱绻的那一道哀伤。

看着自己面前的苏立冬,一言不发。

“浅浅啊,爸知道你很恨爸爸,可是……爸爸不能看着云兮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啊!”

苏浅浅忽然间觉得很可笑。

“爸,您是不是忘记,我也是您的女儿,您不愿意云兮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那我呢!这么多年,您想过我和苏溪的感受吗?”

苏浅浅的明眸里,荡满的淡淡的忧伤,都到了这样的时候,苏立冬就连一句“孩子,都是爸不好,委屈你了――”

都不肯说。

苏立冬――

真的就那么讨厌自己吗!

苏浅浅忽然间觉得自己的人生――

竟然是如此的悲诞。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平静的面庞,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这个女孩儿,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倔强。

忽然间,苏立冬的手机响起。

看见电话的显示,苏立冬的脸上,瞬间雀跃着惊喜。

“宝贝啊,你可算是给爸爸打电话了,你到底在哪里――爸担心死了!”

看着和之前判若两人的苏立冬,苏浅浅知道,电话,是苏云兮打过来的。

只有苏云兮,才是苏立冬的“宝贝”。

她和苏溪――

都不是。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苏浅浅一把夺过苏立冬手里的电话,情绪激动的说道:“姐……你把苏溪带到了哪里……姐……”

苏浅浅的眼睛里,都是焦急和愤怒。

电话的那一端,许久,才传来苏云兮高傲的声音。

“苏浅浅――你很聪明,知道该怎么做!”

“我知道,我已经替你嫁了……”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苏云兮打断了苏浅浅的话“我说的是苏氏!”

“姐,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姐,苏溪在哪里?他怕黑……他不能一个人在一个空间里……”

苏浅浅越是说着,越是急切。

“住口!”苏云兮不耐烦的打断“苏浅浅,你现在大概还没有弄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我会好好照顾苏溪,你的任务――就是要那个男人注资苏氏,苏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所以呢……”

苏浅浅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粉嫩的唇瓣几乎就要出血。

“我要你帮苏氏度过难关,慕连城有这个能力让苏氏起死回生!”

“姐……苏溪……”

“按我说的做,苏溪会平安无事!但是,如果有什么纰漏,这一辈子,你都休想再见到苏溪!”

苏云兮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却那么的决绝,无情。

苏浅浅原本一脸的愤怒,瞬间垮了下来。

哀伤的说道:“姐……”

苏浅浅焦急的想要再说些什么,电话却已经挂断。

发出“嘟嘟嘟”的忙音。

望着话筒,苏浅浅绝望了,泪水顺着削尖的下巴滚落。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那副模样,竟然有一丝心疼。

“浅浅……我……”

苏立冬看着有一些情绪崩溃的苏浅浅,不知道什么才好。

原就是自己对不住苏浅浅和苏溪啊!

可是,苏家的产业,以后自己势必要交给苏云兮打理得。

苏浅浅――

只能是苏家产业,这一场婚姻里的牺牲品了。

“不要再说了!你们……”苏浅浅修长的手指,指着苏立冬的鼻子,带着一丝绝望的说道:“你们……你们还是人吗!苏溪……他只是个孩子……爸……这么多年了,你不觉得你自己太自私了吗!”

就连患有自闭症的苏溪苏立冬和苏云兮都不放过!

简直是太可恶了。

看着一脸愤怒悲伤的苏浅浅,苏立冬有一些愧疚的说道:“可是,浅浅,爸也是不得已的,苏氏……”

“苏氏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在爸的严厉,不就是只有一个女儿吗?我和苏溪到底算什么……”

苏浅浅悲愤的扯落了自己头上的白纱。

苏立冬慌忙捡起。

“浅浅,你不要闹了好不好,只要能够救了苏氏,爸一定会再联系国外的心理医生给苏溪治病,爸跟你保证!”

看着苏立冬一脸信誓旦旦的模样,苏浅浅当真觉得可笑极了。

真的没有想到,她苏浅浅居然还有这样的价值!

用她以己之身,不但可以挽救苏氏,还能够让苏立冬再一次去给苏溪治病。

那么多年,苏立冬都已经放弃了苏溪。

不是吗!

苏浅浅觉得非常可笑,只是因为自己长了和苏云兮一样的一张脸蛋吗!

黑暗的房间里,看不出任何事物,只有萤萤点点的火苗闪烁。

淡淡的烟草味,充斥在空气里,散发着不安的气息。

慕连城**着上半身,腰间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脑子里闪过的都是苏云兮的身影。

这个女人,看上去,冷傲,清高,怎么看,也不像是做出那种事的女人。

可是,慕连城宁愿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眼睛。

也不愿意相信自己面前的苏云兮。

即使是,她在怎么样伪装,也无法掩盖住她所做过的事情。

狠狠的掐灭了手里的雪茄烟蒂。

慕连城起身。

第一次,他居然因为另外一个女人而对那种事情失去兴趣。

不管这个苏云兮究竟是什么人,慕连城都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他娶她,就是为了折磨她。

要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慕连城走进浴室里,冰冷的水流,从莲蓬头里花落,滚在慕连城肌肉结实的麦色肌肤上。

许久,才把他的yu望平息。

6一群疯子

慕连城看着床上的女人,白皙的宛如美玉一般的脸蛋上,闪烁明亮的双眼,此刻被长而浓密的睫毛覆盖住,看不出眼底里的想法,挺阔的鼻梁,小巧的嘴巴。

宛如童话里的公主一般。

但是――

她并不是善良的公主,却是蛇蝎心肠的“皇后”。

慕连城冷冷的笑了笑,桀骜不驯的脸上,带着一丝冷漠。

苏云兮――

你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像在地狱一般,一定!

嘴角上邪肆的笑意,仿若地狱里的魔鬼一般,阴森恐怖。

带着冰冷的气息。

手里的凉水,没有一丝迟疑的落到了还在熟睡的苏云兮的脸上。

苏浅浅陡然睁开眼睛,懵了。

自己明明在睡觉,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雨!

还是――自己在做梦!

睁开眼,却看着自己的面前,一张放大的面孔。

俊美的五官,原本是让人觉得心旷神怡的,但是偏偏眼底里的冷漠和无情,让人不敢靠近!

偏执而又冷漠!

这是――

苏浅浅努力在自己脑海里搜索男人的名字

,对,对对,他叫慕连城――

是苏云兮……不对,是自己的“丈夫”!

苏浅浅朦朦腾腾的坐着,但是却是睡意全无。

顺着下巴低落的水珠,提醒自己,根本不是在做梦。

苏浅浅看着自己面前,平静的不像话的男人,竟然有一种想要掐死他的冲动。

“苏云兮,你醒了!”

慕连城嘴角轻扬,弧度很好看,就连露出的几颗牙齿,都温润如玉。

但是,苏浅浅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男人是邪恶的。

“慕先生,您习惯用这么特别的方式对待别人吗!”

说着,苏浅浅如玉一般的小手,轻轻的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这个变态,居然大清早的用冷水泼自己!苏浅浅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日后和慕连城这个变态一起生活的日子,应该不会很好过。

苏浅浅的声音带着嘶哑,那是清晨里独有的睡衣朦胧的状态,但是却很好听。

那是一种甜儿不腻的声音,敲击在慕连城冰冷坚硬的心上。

那是一种异样的感觉。

“不觉得!”

慕连城状似不经意的放下手里的水杯,大手直接拉起还穿着睡衣的苏浅浅,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粗鲁的很。

“慕先生,如果没什么事情,请您出去!”

对于这个陌生男人的碰触,苏浅浅相当的排斥,除了夏沐阳,自己还没有和哪个男生有过亲密接触。

慕连城的手,温热,但是却刺痛了苏浅浅的手心。

“这恐怕办不到!”

慕连城几乎是拉一条流浪狗一般,把苏浅浅拖着朝楼下走。

苏浅浅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186的傲人身高,对于苏浅浅来说,也是“巨人”了,即使是苏浅浅有着164的身高。

苏浅浅一把拽住光洁的大理石楼梯扶手。

“慕先生,请您松开手!”

声音听上去特别有豪气,但是尾音里的颤抖,泄露了苏浅浅的心虚和害怕。

慕连城回过头,浓密的剑眉缱绻。

大手几乎是用掰的,把苏浅浅死死拽着楼梯扶手的手掰开,“拖”到了楼下。

眼前的一幕,让苏浅浅有一些不知所措,但是有着良好家教的苏浅浅,学会了在任何事情面前,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大厅里,女佣,家丁浩浩荡荡的分成了两行,穿着统一的黑白制服,带着白色的绒布手套。

苏浅浅心里默默的咒骂。

**,奢侈的家伙。

7一群疯子

苏浅浅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身后的男人。

女佣前面胖胖的一位中年妇女开口说道:“太太,您好,我是刘婶,慕家的管家,以后,我会负责照顾太太生活的巨细!”

苏浅浅看着刘婶,肉嘟嘟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除了僵硬,还是僵硬,仿佛一块被风干的咸猪肉,看上去,严肃,冷冽,甚至没有一丝人情味。

苏浅浅淡淡点了点头。

慕连城的眸子里闪烁着如同狐狸一般狡黠的光芒。

不知道为什么,苏浅浅看了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他――慕连城――就像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没等苏浅浅说什么,慕连城已经朝玄关处走去,临走还丢下了一句话。

“照顾好太太!”

“是,先生!”

刘婶一脸恭敬,谦卑的说道,然后弯腰,目送慕连城离开。

苏浅浅觉得,这个刘婶,真的是太狗腿了。

转过脸,刘婶冷漠的看着苏浅浅,带着一丝端详。

苏浅浅白皙的皮肤,是她身上的两点,白的映衬着她黑色的瞳仁儿,就像一颗玻璃球一般,闪耀着光泽。

血红的嘴唇,即使是没有唇膏的点缀,也红润的迷人,但是太瘦。

看着苏浅浅身上干巴巴的没有几两肉的样子,嘴角甚至有一丝鄙夷的浅笑。

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做慕连城的太太!

“太太,先生吩咐,现在这个时间,您应该吃早餐,然后学习花艺!”

苏浅浅瞪大冰眸,看了看豪华的客厅里,墙壁上的壁钟。

天啊――

现在也不过六点而已!

她这个少奶奶未免当的也太辛苦了吧!

不悦的蹙紧眉头。

“抱歉,刘婶,对于你说的花艺,我没有兴趣!”

和苏云兮不同,苏浅浅还是在校学生。

从小,苏云兮接受的都是关于管理,金融方面的教育,而苏浅浅,则落得清闲,普通的上国小,国高,就连大学,也只不过是上流大学。

所有人眼里,苏云兮才是苏家闪耀的小公主,而苏浅浅,永远都是角落里的灰姑娘。

灰头土脸,无法见人。

苏云兮回国管理苏氏的时候,苏浅浅还在念大学,只不过是大四。

刘婶对于苏浅浅的拒绝,似乎是早有所准备一般,脸上,依旧是不变的石化表情。

“抱歉,太太!先生发吩咐,您最好还是照做!不然,倒霉的不只是您自己还有照顾你的一干人!”

苏浅浅看着刘婶的脸,一抖一抖,仿佛可以抖下一层厚厚的粉。

眼底里闪过一丝厌烦。

“刘婶,我想,我还是有自己的人身自由吧!我对什么花艺,没兴趣!”

说完,苏浅浅上楼。

望着苏浅浅倔强的背影,刘婶几乎就要气疯了。

苏浅浅似乎太桀骜不驯了,看样子,以后,他们免不了跟着一起吃些苦头。

苏浅浅有一些不悦的上楼,换掉了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躺在自己之前睡的客房里,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道苏云兮带着苏溪现在在哪里。

那个傻瓜,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

苏云兮是不是又吼他!

苏溪――

是苏浅浅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想起自己以后将要面对着未知的人和事物,苏浅浅觉得很忐忑。

我是替身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我是替身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锦绣凰途6章

    原标题:锦绣凰途6章小说书名:锦绣凰途第6章大小姐变了沈婉瑜靠在大迎枕上,看着撩开帘子走进来的两个少女。一个身穿宝蓝色纱裙,容貌清秀看起来十分的伶俐。另一个穿着淡粉色纱裙,容貌比较普通却让人有一种很朴实憨厚的感觉。夏菊和冬梅看向沈婉瑜,大小姐不说话他们也不敢说。只能闭着嘴站在一边等着主子开口。淡淡的幽香在房间里飘散,沈婉瑜抬起头目光落在檀木雕刻着海棠花的梳妆台上。房间里寂静无声,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够听的真切。秋竹四人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这样不说话的大小姐给他们的感觉太过于压迫。“秋竹,将梳妆

  • 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

    原标题: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小说名:宫心谋:欲孽红鸾第六章进宫面圣“朕听闻,今日选秀之时大秀才艺,想必才艺非凡朕想看看是否属实。”皇帝微微放松露出一丝期待。这··楚雨馨愣住了,才艺?啥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秀过?难道是今天和四皇子对联?“臣……”“来人赐文房四宝。”还没容得楚雨馨拒绝,皇上快先一步叫下人拿上文房四宝来。“额……怎么是你?”楚雨馨一眼认出拿文房四宝的宫女。不就是刚刚进宫时候,看见角落里和太监暧昧不堪的小宫女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动作还是挺快的。“你们相识?”皇帝有点疑惑

  • 未燃尽的篇章6章

    原标题:未燃尽的篇章6章小说名字:未燃尽的篇章S005圣都的回忆-2S005圣都的回忆-2运油马车驶入主道越走越快,破败的街道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路上两旁的行人逐渐变多,两位老人的谈话也越来越少。马车穿过熙攘的街道笔直的下年,马车上了几个斜坡随后到达了中心广场。广场的地面是由洁白的大理石铺成,周围用草墙做成围墙,几位辛勤的花匠正在修建枝条。空旷的广场里有七个人,其中三个穿青袍的正在埋头用大刷子清洗理石地面,另外四个则站在远处的台阶上眺望。他们其中三个是身着灰色麻布的少年,他们刚刚入学还没有资格穿

  • 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

    原标题: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小说名:陪吃是长情的告白第5章有人要见你秦如歌又接到了曹行的短信。他说他在楼下。短短几个字,表明了他的决心。秦如歌站在窗边,掀开窗帘的一角,果然看到了曹行,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装,抱着肩,靠着身后的SUV。揉碎了的光晕,淡淡的映在他的身上。秦如歌有一刹那的失神。短信声再次响起。秦如歌别过脸,低头看着手机,“昨天你给的钱多了,我是来退钱的。”他从来都是这样不给人选择的余地么?秦如歌实在是被曹行逼到那个角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穿好衣服,整理好情

  • 春风不及你6章

    原标题:春风不及你6章小说书名:春风不及你第6章受虐“你要如何验证?”夏晓茉心慌的犹如兔子乱跳。“当然是以身试验!”高凌天邪气十足。夏晓茉又羞又狐疑的盯着他的腿,他都瘫痪了,还可以行驶夫妻生活?“怎么?你瞧不起我,你嫌弃我是残疾人?好,我就让你自己看看我是如何要你的!”高凌天的尊严被激怒,狂暴的脱掉了夏晓茉的衣服。“你放开我,我不要!”高凌天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她知道不应该反抗,只是以这种羞辱的方式验证,她想要死的心都有了。高凌天不管夏晓茉的反抗,将她身上的唯一遮掩物给撕烂。夏晓茉的手腕因为再次

  • 鬼夫临门6章

    原标题:鬼夫临门6章小说书名:鬼夫临门第六章难缠噩梦一夜之间我失去了爸爸,失去了一切。想着哭着竟然突然有了睡意,就在即将要睡着的时候,我好像感觉额头被什么轻轻触碰了一下,有一点点凉,像是,被人亲。接着我就大上午的去会了周公。只是,怎么我又回到了那条可怕的路上,又来到了乱坟岗中。一团团的冥火就在我的对面,对我依旧虎视眈眈,却没有任何要攻击我的意思,只是在我的前面不断徘徊。都说一团冥火代表的就是一个鬼魂,现在这么多鬼魂在我的面前,到底是要做什么?此时我已冷汗加倍,内心的恐惧让我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突然

  • 玄黄令6章

    原标题:玄黄令6章小说书名:玄黄令第6章妖皇僵帝兽尊魔祖不过,面对风族成名已久的风阵大神通,人族三老也不敢拖大,忙移形换位,将少羽护在中间,脾气火爆的巨人族首领开天更是怒吼冲天。“滚开!”随着带有雷电般的滚滚声浪响起,三老同时出手,漫天的掌影瞬间按进了旋风之中,金铁交鸣与惨呼之声也跟着响起。铿铿……哼哼!漫天狂风刹那间散去,十八道身影狼狈地倒飞而回,风族十八勇士个个仰天吐血不止,衣服破烂摔出老远。“哼!打狗还要看主人,好胆!”见自己十八护卫被人族三老击飞,风胥脸色微微一变,怒吼一声身形消失在了人

  • 宫斗这件大事6章

    原标题:宫斗这件大事6章小说:宫斗这件大事第六章:激将妙法蝉鸣此起彼伏,竟没有一丝凉风。万芊芊站在书房外一等就是一个时辰,衣裳都湿透了。“娘娘,眼看着就晌午了,咱们不如先回宫吧。”缤桃打着扇子,撑着伞,小心的劝说。万芊芊满腔怒火,较着劲:“皇上能贵步临贱地,去冷宫见她,就没功夫见我?我可还是自己送上门的!”万贵妃的脾气,缤桃最清楚不过。知道她不痛快,便不敢再多嘴。“小侯子,过来。”瞧见皇上身边的人,明媚遮掩了愠色,万芊芊温和的笑着。“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小侯子机灵,快步走上前。“娘娘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