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全集]《吻安,总裁夫人!》全文免费阅读黛蜜儿

2017/11/17 4:36:40 来源:网络 [ ]

书名:吻安,总裁夫人!

作者:黛蜜儿

第7章 相亲对象,错了!

左唯一微微抬眸,似想偷瞄一下眼前的男人是何反应。163生活网

然而,当接触到他锐利的眸子,她忙不迭地垂下头,似不敢去正视。

这个男人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气,真的叫人心惊胆颤。

这样一个男人,昨晚她到底是怎么把他给……强x了?

“怎么,昨晚就是你父亲让你来算计我的?”他嘴角噙起一抹笑,但眸底却看不出一丝的笑意,相对而言,却透着一抹森冷的危险!

左唯一闻言不由得迅速抬起脸,惊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果然,想躲都躲不掉。

至于昨晚的事,连她自己都说模模糊糊的,怎么叫算计?

“林先生,对于昨晚的事,完全是因为我个人的问题,和我的父亲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闻言,时昱霆不由得微微拧眉。

林先生?

她称呼他为林先生?

“林先生?”他挑眉,看着她。

左唯一一愣,眨了眨大眼,“怎么,你不是来和我相亲的那个林先生么?”

999号包间,应该没错啊。网站163shenghuo.com

左唯一可不觉得自己进错了包间。

相亲。

原来这个女人也是来这里相亲的,而真正的相亲对象却不是他,而是将这个包间让给他的那个林什么。

对于之前让包间给他的那个男人,时昱霆不记得他叫什么,不过好像的确是姓林?

这个女人是不是眼睛有问题?

“没想到,你还挺重口味的,喜欢那种老大叔?”时昱霆噙起嘴角,露出一抹嗤笑。

左唯一却是为之一愣。

老大叔?他在说他自己么?

可他明明那么帅,看上去应该也不过二十八九,简直就是这个世上的优品好不好!

还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为他趋之若鹜呢!

“你很老么?”左唯一愣着脑袋,看着他问道。

时昱霆一顿,半秒后才回神。网站163shenghuo.com

这该死的蠢女人,居然还把他当成那个姓林的了?

他有那么老,那么丑!?

时昱霆愠着一张脸,眉宇间隐藏着深深的不悦!

就在这时,包间的门却突然被推开,一身穿眼里的女子走了进来。

原本面色兴奋的她,却在看到左唯一的存在后,脸上的笑容一滞,顷刻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她看了一眼左唯一,旋即将视线落在男人那精美绝伦的脸上。

“时先生,她是……”她指了指一旁的左唯一。

明明时先生约的是她才对啊,这个女人又是哪冒出来的!?

看着左唯一,女人的眼底不由得闪过一抹敌意。

突如其来的敌意,让左唯一微微有些错愕。

不过刚才这个女人喊他什么?时先生?

他不是和她相亲的那个林灏么!?

就在这时,包间的门再度被推开,名为林灏的男子走了进来。163生活网

已经包间,就看到两个女人。

既然答应相亲,他自然也是看过左唯一的照片,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她。

“时先生,不好意思,打扰您用餐了。”林灏走进来,先是对着时昱霆一阵点头哈腰,接着看向左唯一。

“请问,你是左小姐?”

左唯一一愣,呆呆的点了点头,“嗯。”

第8章 你这是,要和我抢女人?

“我是林灏,不好意思,麻烦您出来一下。”

这个男人才是林灏!?

看着眼前的男人,左唯一不由得暗自攥紧了拳头!

说什么豪门公子哥,他哪一点公子了?明明就是个老大叔好不好!?

她那混蛋父亲,居然给她介绍一个比她老十几岁的男人!?

左唯一心中有气,却无处发泄!

算了,反正也只是吃个饭,下次免谈!

这样的男人,一次便OUT!

她起身,欲随林灏出去。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时,一阵低沉极富磁Xing的嗓音却突然在他们身后响起。

“林先生?”

对于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林灏明显有些受宠若惊,转过头,讨好般的看着时昱霆。

“时先生,您叫我?”

时昱霆勾起唇角,噙起一抹完美的浅笑。

“怎么,你要和这个女人相亲?”

闻言,林灏微微顿然,视线看了看左唯一,又看了看时昱霆。

“呵呵,什么都瞒不过您的双眼,的确如此。”他堆满一脸笑容,讨好似得看着时昱霆。

“哦?所以你的意思是,要和我时昱霆抢女人?”

他此话一出,那林灏一时间是彻底的懵了!

什么叫和他抢女人?难道这左唯一是……

像是想到了什么,只见那林灏脸色骤然惨白,随即一脸的惶恐,“不敢不敢!对不起时先生,我不知道左小姐是您的女人!”

那林灏吓得冷汗淋漓,只差没给时昱霆下跪磕头了!

一旁,左唯一却瞪大了眼眸,她什么时候是他的女人了!?

“喂!我什么时候是你的女——”

“滚出去。[全集]《吻安,总裁夫人!》全文免费阅读黛蜜儿

男人冷冽的声音响起,不带一丝温度,彷若冬天里的一缕寒冰。

林灏闻言,不由得连滚带爬,仓皇的逃离999号包间!

“喂!我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女人了?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要乱讲!”

林灏出去后,左唯一转过眸子,瞪着眼前的男人,一脸的愤然!

对于她的愤然,时昱霆却不以为然,而是勾起一抹好看的嘴角,看着她反问,“连床都上了,难道不是?”

闻言,左唯一惊愕的瞪大双眸!

这个男人,居然这么轻松自如的就抖出了昨晚的事?

靠!

她的名誉啊!

这个男人,难道‘上床’在他眼中就是家常便饭么!?

也是,像他这样有资本的男人,又住那样的豪华总统套房,想必不知道和多少女人上过床呢!

该死!

她的第一次居然给了这样的男人!

虽然长得超级无敌帅,可却是个二手货!

不对,还不知道是几手货呢!

左唯一气得暗自紧攥双拳,嗖的一下冲到男人面前!

义愤填膺,“记住!昨晚是我把你给强X了!而不是我成为了你的女人,懂吗!?”

说完,左唯一迅速转身,气冲冲的走出包间!

面对她的愤然,一时间,时昱霆竟有些愣了。

半秒过后,他回过神,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一抹完美的弧度。

一怒之下,左唯一走出餐厅。

该死的,折腾到现在,都12点多了,她还没吃上一口午餐!

第9章 江淮远的责备!

还好不远处有一条小吃街,她想也没想的就走了过去。

吃饱喝足,看了看时间,下午一点半。

难得休息,约星辰一起出来逛逛好了。

拿出手机,左唯一拨通了好友贝星辰的手机号码。

傍晚时分,逛了一个下午的她,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

和好友道别后,左唯一乘坐公交回到了景园小区。

刚进家门,就看到江淮远沉着一张脸坐在沙发里。

见女儿回来,左晴赶忙站起身子,来到她面前,神色难掩担忧,“唯一,你没有和那林先生吃饭吗?”

左唯一看了看目前,随即摇了摇头,“没有,临时出了一点意——”

“唯一!你说你到底怎么得罪林先生了!?我不是交代过你,一定要好好招待这林先生吗!?”

她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只见江淮远唰的一下从沙发里站起身,冲着左唯一就是一阵怒吼!

面对父亲的责备,左唯一忍不住暗自揪紧了双拳。

需要她时,百般讨好,事情搞砸了,就一脸的责备!

再说,又不是她不想吃这顿饭的,明明是那林先生自己离开的好吗!

不过,要是那个时什么的不乱说话,相信那林先生也不会突然离开的吧?

不过话有说回来,那个姓时的到底是谁啊?怎么那林灏看到他就像是见到了玉皇大帝似得?

这么一想,左唯一不由得沉思了起来。

见她毫无反应,江淮远不由得更加的怒了!

“你说,你到底怎么得罪他了!?今天他一个电话过来,就说合约谈不成了,还说什么我是不是想害死他,到底怎么一回事?你是不是对那林先生动手了!?”

江淮远一脸责备,很清楚这个女儿,一旦脾气来了,任谁都可能会动手。

那林先生之所以打电话过来给他一顿骂,说不定就是他想对唯一做点什么的时候,她拒绝了,还把人家教训了一顿!

在江淮远看来,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可面对这个没有过责任心的父亲,左唯一却是一脸的冰冷。

“上午还百般讨好,现在事情没办成,就这幅态度了?怎么,原来我就只是你用来交易的一个工具而已吗?”

闻言,江淮远一怔,似乎也注意到自己的言语有些过激。

一旁的左晴像是感触了女儿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心痛,不由得转过头,看向江淮远。

“江总,你别生气了,唯一她可能是——”

“江什么总!?”没等母亲把话说完,左唯一却突然咆哮一声,看着自己的母亲,一双黝黑的星眸染上一抹深深的沉痛!

“你为他付出一生,生儿育女,到现在你还喊他江总!?为什么要让自己活得那么卑微?是他对不起你,不是你对不起他知道吗!?”

她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刃,狠狠的刺痛了左晴的胸口。

她垂下眼帘,泪,无声的弥漫整个眼眶。

左唯一转过眸子,愤怒的眼眸直盯着江淮远。

怒意凛然,“我是把事情搞砸了,可那又怎样?待在江家的又不是我和我妈,我凭什么要帮你!?”

第10章 爆发的左唯一!

隐忍了二十多年的痛恨,在这一刻犹如山洪般爆发!

被她这么一吼,江淮远不由得顿住了,随即垂下眼帘,神色黯然。

对于她们母女两,他的确问心有愧。

左晴抬起头,泪湿了眼眶,二十一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女儿发这么大的脾气。

说到底,都是自己害了她,没能给她一个美满的家庭。

思及此,左晴一脸歉意,看着女儿,“唯一,你别气了,是妈对不起你——”

“妈!”左唯一打断了她的话,原本怒气凛然的脸,此刻却染上一抹沉痛,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你能不能不要再为别人而活了?别再这么委曲求全了好不好?不管你怎么隐忍,这个男人永远都不可能回到外面身边,他是江氏集团的董事长,而我们只是他见不得光的小三和私生女!”

如果可以,她多想带着母亲远离这座城市,不再看着别人的颜色过日子。

虽然江淮远每个月会按时给她和母亲一些钱,但母亲却总是省吃俭用,给她最好,到头来,自己连一件新衣服都舍不得买。

当然,这些事江淮远并不清楚,因为他一个月都来不到这里一次。

左晴抬起泪眼,也深知这二十年来,自己都在为别人而活。

左唯一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克制它不往外滑落,看了一眼母亲和江淮远后,她倏地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将房门给碰上!

左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黯然落泪。

一旁的江淮远语气也平缓了下来,看了左晴一眼,“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女两,但事已至此,你……好好劝劝她,让她再去和林总谈——”

“你出去!”

没等江淮远把话说完,左晴却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语气生硬。

江淮远诧然,这还是第一次,她对他用这样的语气,二十年来,她一直都是那种温柔的似水一样的女子。

“出去!不要再来打扰我的唯一了!”见他无动于衷,左晴抬起手,将他往门口推去!

“阿晴,你这是干什么!?”江淮远还想说些什么。

“出去出去!你给我出去!”

将他推出门后,左晴狠狠的将门关上,随即,身子随着沿着门板无力的滑落。

Z市的夜,依旧有些闷热,左唯一站在窗台边,看着窗外的霓虹交错,神情若有所思。

门被轻轻叩响,传来左晴温婉的声音。

“唯一,妈做好饭了。”

左唯一闻声转过头,尽管此刻的她没有什么胃口,但为顾及母亲的心情,她也就转身走到房门前,打开门走了出去。

“唯一……”

“妈,你不要觉得对不起我什么,相反,我还要感谢你给予了我生命呢,下午我之所以发脾气,是因为我恨他,恨他对我们的翻脸无情!”

望着女儿平静的俏脸,左晴低下头,没有再说什么。

吃过晚餐,左唯一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后便躺在了床上。

长夜绵绵,她却无心入睡。

这时,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

PS:蜜儿新书,求支持,看完记得加入书架,收藏一下哈!么么~

第11章 被人算计!

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发现是好友贝星辰打来的!

“喂?”

“唯一,你昨晚是不是去参加舒允儿举办的同学聚会了?”电话里响起贝星辰略有些焦急的声音。

左唯一愣愣的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了?”

“你傻啊!那舒允儿就没对你做点什么?”

大学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舒允儿对左唯一恨之入骨!

原因就是舒允儿暗恋的男生,突然对左唯一展开了疯狂追求。

当然,左唯一并不喜欢他,大学毕业后,也就没有再联系了。

不过那舒允儿却还是视唯一为情敌。

听着好友的话,左唯一不由得一脸沉思。

昨晚她虽然喝醉了,但身体的那股燥热,却与平时喝醉酒的那种感觉不同,而且她清晰的记得,就是因为碰到了那男人的身体,她体内的那股冲劲才越来越明显。

她昨晚,绝对不只是喝醉那么简单!

“唯一,你,你昨晚是不是没有回家?”作为好友的贝星辰,在电话里问得小心翼翼。

对于好友,左唯一并不想隐瞒什么,和贝星辰之间,她们亲密得像亲姐妹!

“星辰,你怎么知道的?”

“果然是这样!你真的被人下药了!?”开始,贝星辰还有些怀疑,以为她再怎么迟钝也不至于蠢到被那舒允儿算计!

却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听出她话语中的诧然,左唯一一顿,“下药?”

“你难道不知道?”

左唯一顿然,愣了半响才恍然大悟!

靠!

她昨晚真的被那舒允儿给算计了!?

丫的!她是对她欺负上瘾了么!?

知道自己被算计后,左唯一是气得一晚上睡不着觉,翻来覆去!

经过了一晚,她心情算是好了一些!

不过这笔账,她迟早要找那舒允儿算个清楚!

睁开眼,就听到房间外似乎有人声。

仔细一听,貌似是她那混蛋父亲的声音。

他又来做什么?

皱起眉心,左唯一起身下床,穿着一身可爱的哆啦A梦睡衣。

打开房门,果然见客厅内,江淮远一脸的高兴。

“来,阿晴,这些钱你拿着,一会儿和唯一去买点好吃好穿的!”江淮远坐在沙发里,从包里取出三万块钱放在茶几上。

三万块,对江淮远来说可能不多,但对左晴,却有些诧异。

虽然他每个月会给她们母女一点生活费,但也就三千块钱,何曾给过她们三万块那么多。

左晴有些讶异的抬起眸光,看向江淮远,“你不是说公司出了问题吗?怎么还拿这么多钱过来?”

闻言,江淮远则是笑得合不拢嘴,刚想开口,却听到房门声响,于是转过头,就看到左唯一穿着睡衣走了出来。

“唯一,你起来了啊!”他走过去,堆满一脸笑容,“你说你,怎么认识时先生都不告诉爸爸呢?昨天是我不好,不该对你发脾气,你就原谅爸爸好不好?”

左唯一听着,却是一脸的愣然。

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居然求她原谅他?

第12章 Z市赫赫有名的男人!

今天的太阳应该没有打西边出来才对吧?还是说,他良心发现了?

不过他刚才说什么?时先生?哪个时先生?

“唯一啊,你到底是怎么认识时先生的?”

左唯一抬眸,眉心轻蹙,“哪个时先生?”

“你看你看,又在和爸爸装傻了,当然是时昱霆先生了!”

时昱霆?

左唯一皱起眉心,脑海里蓦地闪过昨天在999号包间里,好像那些人也是喊那个男人为时先生?

“他怎么了?”

江淮远笑得合不拢嘴。

“今天一大早,公司就接了一笔生意,五千万的投入资金,直接就解除公司危机了,我一看,居然是帝尊集团的合约,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

江淮远自然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会和帝尊合作!

要知道,得到帝尊集团的合约,那是多少企业梦寐以求的!

帝尊集团?

听到这几个字,左唯一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响!

就算她再怎么默默无闻,对于帝尊这个名字,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时昱霆!

她居然把Z市赫赫有名的时昱霆给……强X了!?

天啊!

左唯一此刻突然有种想死的感觉。

她居然惹上了这个男人!

都说他杀伐果断,冷面无情,尤其是对待想要千方百计靠近他的女人,从来就不会手软!

天啦天啦,她该怎么办!?

他突然帮助父亲的公司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是说,这只是他的一场阴谋?

左唯一抬眸,有些焦虑不安的看着江淮远,“你确定是他帮助你度过了这个难关?”

“是啊!我当时也觉得很意外,后来时先生的助理告诉我,说之所以会帮助我的公司,是因为你帮了时先生一个小忙。”

帮了他一个小忙?

左唯一皱起眉心,可不记得她有帮过那时先生的忙。

昨天在包间的时候,他也说自己是他的女人?

这男人,不会是对她有意思吧?

不对不对,放眼整个Z市,谁不知道时昱霆不近女色的?

咳,她甚至都怀疑过他Xing取向呢!

“唯一,你、你真的认识那时先生?”一旁的左晴也走过来。

比起江淮远的兴奋,她却有些担心。

要知道,得罪了时昱霆,就等于是得罪了地狱的阎罗!

左唯一抬起头,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她尴尬的笑了笑,“额,算认识吧。”

何止认识,她都把人家给……强了好嘛!

这时,江淮远的手机响起。

他接起电话,随即又挂断,看向母女两。

“好了,我还有事,你们母女两拿着钱,一会儿出去逛逛,买点吃的穿的!”

说完,江淮远欲转身离开。

看着茶几上那三万块钱,左晴拿起,将欲走的江淮远喊住,“哎,这些钱,你还是拿回去吧。”

江淮远转过身子,有些不解的看着她,“怎么了?”

“我们的钱够用。”左晴并不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对于这些钱,她并不想要。

平时拿点生活费,他的妻子都要一番嘲讽,她就更加的忌讳了。

吻安,总裁夫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吻安 或 总裁夫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锡器”到“锡艺”——鹿港陈氏用创新守护传统技艺

    新华社台北5月9日电(记者贾钊、陈键兴)锡是人类最早利用的金属之一,青铜器中即有锡的成份。可如今,锡器早已不是大多数人的生活必需品,锡匠这个行当也日渐没落。不过,在台湾中部的鹿港小镇,有一个家族代代传承这项技艺,并在传统锡器基础上,开拓新题材、创造新技法,推出了别具一格的锡雕艺术品。在闽南话中,“锡”和“赐”同音,寓意吉祥赐福。因而锡器得以广泛运用于闽粤一带的庙宇宗祠和婚丧嫁娶,富贵人家也会选择锡制的日常用具。后来,锡器文化和打锡的手艺也随着闽南先民渡海来到台湾。鹿港的陈万能家族祖籍福建同安,清

  • 德国人发明“精子开关”,连套都不用戴了

    各位船员,“我”世界上最难hold住的事情,莫过于男女间那涌起的情欲~当然...还有情到深处时涌出的那“两个亿”。不过这两个亿的项目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谈的,毕竟许多人还没有要当爹妈的心~所以这些人一般会选择将它扼杀在套套里...但这只是一介屁民的做法~德国人知道吧?以精湛的工业设计而闻名...他们当中就有个淫才做出了活久见的避孕神器——BimekSLV▼没错,一个小小的开关~但如果你觉得这玩意只能装在机器里...那我只能说纵欲限制了你的想象力!这个开关可是装在男人的输精管上,跟蛋蛋同居~没啥好震

  • 有一种设计叫别人家的海报设计

    各位船员,“我”海报这一名称,最早起源于上海,是一种常见的宣传方式。旧时,海报是用戏剧、电影等演出球赛等活动的招帖。上海的人通常把职业性的戏剧演出称为“海”,而把从事职业性戏剧的表演称为“下海”。作为剧目演出信息的具有宣传性的招徕顾客性的张贴物,也许是因为这个,人们便把它叫做“海报”。海报的特点广告宣传性海报希望社会各界的参与,它是广告的一种。有的海报加以美术的设计,以吸引更多的人加入活动。海报可以在媒体上刊登、播放,但大部分是张贴于人们易于见到的地方。其广告性色彩极商业性海报是为某项活动作的前

  • 这些品牌设计,太色了!

    各位船员,“我”巴塞罗那有一名设计师xetdsgn,设计了很多企业品牌的海报,全都是那么鲜艳却不刺眼,充满活力!跟大家分享一下!愣住干嘛呢!点收藏啊!!-END-1306819756本文由@小浪郎整理并转载,版权属于原作者。

  • 关于品牌IP的优质打造的阶段与方法

    各位船员,“我”什么是IP?首先,IP是无形的。IP(IntellectualProperty)折射的是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或哲学层面的涵义,它最终要和人们产生文化与情感上的共鸣。所以,这也打破了一个误区,不少人片面地认为IP就是一部小说、一首歌曲、一部电影或一个人等具体的文化创意形态。创作IP就是创作以上这些具体的形态。但是,这些形态只是IP的载体。人们通过这些“形态”理解IP释放的内核。其次,IP是永恒的。IP包容的是一种普世价值;所以,一个有意义、坚挺的IP是不会消亡的。最后,IP有强大

  • 这样的咖啡包装设计,让你有100个去购买的理由

    各位船员,“我”-END-1306819756本文由@小浪郎整理并转载,版权属于原作者。

  • 给孩子的60堂中国名画艺术启蒙课:一网打尽240幅中国名画的秘密

    这里都有答案前段时间,北宋天才画家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在故宫展出,熙熙攘攘的参观者中,有着数量可观的家长们,他们心甘情愿排5小时队,带孩子欣赏这幅18岁少年天才的精美画作。👆为了看此图要排5个小时大队,但仍摩肩接踵《国家宝藏》节目的火爆,更让大家意识到中国古典艺术的启蒙对孩子的重要性:带孩子领略中国古典艺术之美,是潜移默化培养他们的审美、情趣与创造力的过程,还能让他们在审美的愉悦中了解历史知识,走进传统文化。可是,不少家长依然有这样或那样的难题:我没学过画画,也不懂画,如何给孩子传授艺术知识

  • 大事情!全球百位博物馆馆长将齐聚南京

    ▲南京已有各类博物馆(纪念馆)86家,在全国副省级城市中名列前茅。图为南京博物院©文博圈2018南京历史文化名城博览会即将在5月25日至28日拉开帷幕,期间,首届国际博物馆馆长论坛也将精彩上演。据了解,本次论坛由名城会组委会、国际博物馆协会博物馆学国际委员会联合主办,以“博物馆,涵养现代城市文明”为主题,设立主论坛;同时围绕“博物馆的历史”、“新时代的博物馆学”和“艺术博物馆的未来发展趋势”等主题,分别设立3个分论坛。会议期间,南京还将与国际博协博物馆学国际委员会共同筹建国际博物馆信息中心,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