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书名:小姨有点甜14章

2017/11/17 7:36:0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书名:小姨有点甜

【0013】姐姐我想
叶凡顿了顿,版权163shenghuo.com这才稳住自己的身形,定眼一看,就看到林美心一手插在腰间,一手靠着门框,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己。

  她身上穿得本来就是低胸的晚礼裙,这么身子一斜着,顿时有半边肩带都快吊了下来,然后那边的胸脯也露出了更多,叶凡已经能够看到她左胸的内`衣,这是黑色蕾丝花边的内`衣,花纹很是精美,而内`衣包裹的半球也是若隐若现,原文163shenghuo.com看上去很是迷人。

  “林……林姨……”

  “林姨?我又那么老吗?”林美心娇`媚的白了叶凡一眼,很是幽怨道。

  更是朝前踏出了一步,反手将厕所的门关上。

  “不,不老……”叶凡有些结巴,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一步,正好退到了墙壁前面。

  “那你该叫我什么?”林美心微微笑着,身体有朝前走了一步,来到了叶凡的身前,一手放在叶凡背后的墙壁上,书名:小姨有点甜14章那饱`满的胸脯几乎贴着叶凡的心口。

  看到近在咫尺的美胸,感受到林美心鼻孔传来的鼻息,叶凡的血液开始沸腾,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姐姐……”叶凡双手靠在身后,全身僵硬,不敢乱动分毫,实在是自己刚才才差点把人家的妹妹给欺负了,现在姐姐找上门了,自己能说什么?

  “这才对了嘛,来,告诉姐姐,书名:小姨有点甜14章有没有想姐姐……”林美心身子朝前压了压,那对丰`满的玉`峰也压在了叶凡的胸膛,更是将嘴巴凑到了叶凡的耳边说道。

  “想……”叶凡根本不需要思考。

  “想姐姐的哪儿?”林美心柔声说着,温热的气体传进了叶凡的耳朵,让他感觉整个人都是麻酥`酥的。

  叶凡的呼吸又是一阵急促,特别是感受到胸前传来的柔软和温暖,某个小家伙已经不自觉的立了起来,再听到林美心那肉麻的情话,之前因为欺负林美玉的担心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想姐姐的全部……”叶凡嘴里说着,一只手已经搭在了林美心的细`腰上,比起她的妹妹来,她的身材显然丰腴了很多,163生活网也柔软了很多。

  “真的么?”林美心娇嗔了一句。

  “当然……”叶凡说着,另一只手已经落在了林美心的臀`部,隔着柔`滑的礼裙抚摸着她的屁屁,她的屁`股很翘,礼裙又很薄,叶凡的手指可以触碰到她的内`衣痕迹,而她的屁`股也是一阵柔软,摸在手中很是舒服。

  那只落在林美心腰`肢的右手也是顺着她的柔`滑的腰`肢朝着她的上面划去,很快就来到了胸脯的部位,自下而上的隔着内`衣摸`到了林美心的巨胸。

  再一次握到这一对饱`满,叶凡之前冷却的血液再一次开始沸腾,体温也开始越来越急促,鼻息也是越来越重。

  而被叶凡触摸的林美心也没有丝毫的抗拒,任由叶凡的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抚摸,而她的身子也是更加的靠近叶凡,几乎全部的贴在了叶凡的身上,而她的红唇也是凑到了叶凡的身边,一边轻吻着叶凡的耳`垂,一边娇`声道:“姐姐也想你,想你大宝贝……”说话的同时,已经伸出白`嫩的手掌隔着裤子握住了叶凡那早已经立起来的大家伙。

  感受到林美心那温热的气息,再被她的手抓`住自己的重点,叶凡的心里更是躁动,已经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嘴里不断的吞着口水。

  林美心的嘴唇吻着他的耳`垂,时不时的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耳朵,那种触电的感觉不断的传来,特别是她那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更是让叶凡心乱如麻,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全身仿佛有无数只小蚂蚁在身上不断的爬过一样。

  “姐,我想要,我想要你……”叶凡已经有些忍不住了,更是忘记了自己是在包厢内,自己的小`姨还在外面呢。

  嘴里发出低声的低吟,右手已经拉下了林美心的半边肩带,伸进了内`衣,揉`捏着她那巨大的玉`峰。

  林美心躯体也是一阵火热,被叶凡这般的揉`捏,她只觉得浑身也是一阵奇`痒难耐,听到叶凡的话语,她却没有马上回应,而是继续凑到叶凡的耳边,娇`声道:“可是你的小`姨就在外面噢?”

  叶凡的身子微微一颤,陷入迷离的眼神,顿时清醒了一些,对噢,自己的小`姨还在外面,要是让她发现了,那可怎么办?

  “怎么样,现在还要么?”林美心的眼中,露出了狡黠的神色,可是她的声音却极其柔媚,说话的同时,又是用舌头轻轻的舔过了叶凡的耳朵,叶凡的身体又是一颤。

  体内的火焰不断的上涌,再感受到身旁这具火热的躯体,特别是感受到她那饱`满柔软的玉`峰,叶凡内心深处更加的躁动。

  “要……”最终,**终究是战胜了理智,这么火热的躯体,不要白不要,就算自己的小`姨知道了又怎样,最多被她骂一顿就好。

  嘴里发出了一声低吼,叶凡一把搂住了林美心的细`腰,一个转身,就将她反压了过来,嘴巴也是直接朝着林美心的嘴唇探去,吻住了她的小`嘴,舌头野蛮的伸了进去,碰触到了她的香舌,感受到了她舌尖上传来的蜜`液,一阵清甜。书名:小姨有点甜14章

  而他的双手,已经伸进了林美心的裙下,顺着她那光滑的大`腿就这么摸了上去……

书名:小姨有点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小姨有点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