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书名:外遇的诱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7 8:56:58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外遇的诱惑

第9章 签了才后悔
 我极为讨厌张韵此刻鄙薄和嫌弃的表情,骂了回去:“我有没有虚度青春用不着别人来评判,你行,你没虚度青春,你也不过就是过了几年朝九晚五的生活,挣了那么点可怜吧唧的工资而已,现在还成了滞销的老女人,靠抢朋友的老公才能将自己打发出去!”

    张韵再次冷笑:“抢到手了,才是真本事,不是么?我现在工资的确不够高,可是我有职场资历,未来三年工资翻倍不是问题,而你,宋橙,你的人生将就此彻底报废!”

    “你一句话不数落我会死么,张韵,你既然这么瞧不起我,以前为什么还和我做朋友?装得不累么?”

    “数落你?我犯得着么?”张韵看了眼那份协议,提醒说,“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将净身出户改成补偿五万,我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对得起我?”我忽然就笑了,“你要是真对得起我就不该抢了我老公还将我耍得团团转!张韵,人在做天在看,贱人老天都看不顺眼,你好歹替你肚子里的孩子极点阴德!”

    张韵不耐烦和我说这些,那手指敲了敲我面前的桌面,催促说:“宋橙,签字吧。签了字大家都方便。”

    我冷笑:“方便的是你们吧,我若签了字,那才是真的惨了。”一个仅有五万块的父母双亡的失婚女人,生活将会非常的艰难。

    张韵见我执意不签字,开口说:“机会给你了,日后你别后悔。”

    “签了字我日后才后悔呢!”

    “不时时务的人,总是会输得很惨。”张韵阴测测的提醒。完整版【书名:外遇的诱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我看着她:“光脚不怕穿鞋的,逼急了我你们也别想好过!”

    张韵极为不屑的冷哼一声,收了文件放回到包里,看了眼时间,准备离开。站起身来的时候,突然又开口了,用那种看似亲近实则阴冷的口吻对我说:“程谅的父母昨天到了,就在那套房子里,你是不肯再回去那里了,拿着五万块走总比身无分文被他父母大扫帚赶走的强,你说是不是?”

    我反驳:“要赶也是赶走你这小三才对!”

    “呵。”张韵冷笑,“据我所知,你和程谅父母的关系并不好。而且,他父母很喜欢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我亦冷笑:“你不就是想让我签字吗,去外面大街上大喊十声‘我是小三’,我立刻就签字。“

    张韵的脸极为不耐的阴沉下来,恨恨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坐在原位,很有些疲惫,同时肚子还很饿,可钱包里面就只有四百五十块现金,和程谅闹到这地步信用卡大概是用不成了。说明163shenghuo.com眼下不管是吃饭还是找地方住我都没有钱。

    回想当初我爸妈还在的时候,我啥时候缺过钱花,大学的时候,我不喜欢住狭小的宿舍,直接就用自己的零花钱在学校附近买了套小公寓……

    人都说人往高处走,我却正相反,五年的时间,我从生活优越的娇娇女直接堕为流落街头的弃妇。

    唉……我叹了口气,自嘲的笑了笑。拿了包,出了咖啡馆。

    刚从咖啡馆出来不久,肚子就咕噜噜的响了起来,昏睡两天,一点东西都没吃,又从医院找到咖啡馆和张韵见面打嘴仗,这会儿一松懈下来才发现肚子饿得厉害。

    我决定先找个地方去吃饭,因为只有吃饱了饭才有力气面对以后的各种困境。

    我记得这条街过去之后的一条略有些年头的街上就有不少的小饭馆,几十块钱饱餐一顿应该没有问题。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走了十来分钟,终于找到了一家小饭馆,店面极小,招牌染着黑色的油污,餐桌和餐凳亦油光闪亮,若是五年前,这样的小饭馆我是看都不愿看一样的,可是现在我却欣喜无比的走了过去。
第10章 兜头泼了下来
 可谁能想到老天并不想让我吃这顿饭,我就快要跨进小饭馆的那扇满是油污的玻璃门了,突然感觉后背被人大力推了一把。

    是谁大白天的走路不长眼!我火大的转过头来。却在转过头来的下一秒一桶酸臭无比的污秽液体兜头就泼了下来。

    我下意识的尖叫起来,一时间头发上脸上衣服上全都惨不忍睹臭气熏天!

    程谅那乡下的老妈手里提着小饭馆门口最角落处不知道多长时间没倒过的潲水桶,得意无比的看着我的惨状,破口骂着:“你这不要脸的,竟然想要拿走我儿子的钱!我儿子的钱是他起早贪黑辛苦赚来的,白养你五年就算好的,你不过就是陪睡的贱人,居然还想拿我儿子的钱!”

    我彻底抓狂了,带着一身的污秽扑上去和那老太婆厮打起来:“你才是不要脸的!你才是陪睡的贱人!”

    然则这样的厮打并没有持续多久,我就被程谅的老爹一把推开,他推得极狠,我重重的摔在地上好半天都爬不起来。

    我捂着摔痛的腰,咒他们:“你们这对老不死的!早晚有你们哭得时候!”

    程谅的老妈立刻回:“我们谅谅会越来越出息,我们会越来越好的!你这贱人我们早就看不顺眼了,现在好了,有多远你滚多远!”

    看着程谅老妈那副嘴脸我就气得不行,偏我这人又是越是气得厉害就越说不出话来的人,这会儿只能白白的忍受着所有的委屈。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车子开了过来。阅读163shenghuo.com我以为那不过是一辆路过的车,可是那辆车居然在我身边不远处停了下来。紧接着又有好几辆车陆续开进这条狭窄的街道,停了下来。

    小饭馆的门口突然齐刷刷的停了好几辆车,即便是乡下来的程谅的父母也觉得不对劲了。

    程谅的老妈之前还高吼大嗓耀武扬威,这会儿竟吓得缩了脖子,想要偷偷走掉。

    那几辆车的车门打开了,十来个身着保安服的年轻高大的男人下了车来,二话没说就将那两个老货给扣押了起来。

    程谅的老爸还算安静,推搡了几下见躲不掉就顺从的被拷了手铐,一张脸不知是吓得还是惊得,惨白惨白的。程谅的老妈就孬了,哭爹喊娘,不停的说自己是冤枉的,不过就是想教训一下不听话的儿媳妇而已。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那些个年轻力壮的保安才懒得听这两个老货聒噪,直接押着他们上了车。

    我看着此情此景顿时就觉得解气极了。可是又有些疑惑,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来了这么些保安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年头的保安啥时候这么敬业了?

    这时一道略有些耳熟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需要我扶你起来吗?”

    我扭头一看,顿时眼前一亮,是他!那个在周一的时候送我去程谅公司又将我从程谅公司送回家的快车司机。

    这个男人今天换了身铁灰色衬衣,纯黑色西裤,俊美刚毅,挺拔威严,自带生人勿进的冰冷气场,此刻正站在我身边面色沉静的俯视着我。

    我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先前摔疼的地方这会儿早已经缓过了劲。

    蓦地我想了起来,他曾给过我一张名片,名片上面的职位好像就是XX贸易公司的保安队长。原来刚才那群年轻力壮的保安是他带来的!

    想到这里我忙向他道谢:“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他的目光极淡的将我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我猛地想起来自己身上还沾着许多的污秽,于是快速的脱了外套,又用那外套里面干净的不料将头脸都擦了擦。可是潲水桶里面的污秽不是普通的灰尘,我越擦越狼狈,且那酸腐的味道熏得我阵阵犯呕。
第11章 太过巧合

    那么一个出类拔萃的男神面前,我却是一副狼狈到极点的乞丐婆模样,老天,快给我开道地缝让我钻进去吧!

    就在我窘的面红耳赤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才好的时候,男神说话了:“上车吧。”

    我愣住,担心自己是否听错了,我之前扫过眼那辆车的商标,那是辆迈巴赫,我这样的狼狈相,不怕我弄脏他的车?

    可是他已经拉开车门上了车,我连重新确认一下他的意思的机会都没有,终于我硬了头皮,也上了车。

    车厢里我绷紧坐着不敢乱动,生怕弄脏了他的车,一时间竟忘了问他这是要带我去哪。

    直到他出声说:“护士说你针打了一半就不见了。你现在感觉怎样。”

    我顿时明白过来,当时送我去医院的并不是路人,而是他!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第一次见面时我叫他的快车,这个也许不算巧,他当时送了我两趟没收车费我可以理解他不缺钱,可是我那天大街上昏倒时恰好遇上他就未免太过巧合了。

    我想问问他为什么这么巧,可却不知从何问起,不过想谢他倒是真心的,我道谢说:“谢谢你那天送我去医院,我现在好多了,等我以后手头宽裕了一定把医药费还给你。”

    我的话刚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

    他接了通电话之后便调转了车子的方向。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一幢高大堂皇的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他推开车门下车,我忙跟着他下车。

    刚下车就看到一名穿保安服的男子很是恭敬的说:“五哥,那老太婆刚带回来就发了羊癫疯似的浑身抽出,后来就晕了过去,你看这……”

    陆如风,我记得他给我的名片上是这名字。不想他在属下中的称呼是五哥。

    “我去看看。”陆如风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跟上。

    保安服男子见我紧跟着陆如风,很有些好奇的打量了我两眼,复又在陆如风的脸上看了一眼,脑子里不知道都猜测了些什么,居然笑着对我介绍:“我叫陆涛,他们都叫我涛子。”

    他看了我一眼我笑了一下,算是回应。我现在的窘样,真的一点和人说话的心思都没有,巴不得别人都看不见我才好。

    电梯停了下来,陆涛走到陆如风身边,两人一起走进了个房间,门板上标识着关押室的字样,我不好再跟着陆如风,就在门外站着等。

    没有等多久陆如风就出来了,他边走边和陆涛说:“她是装病,关她几天就好了。”

    陆涛应了。

    ,又对陆涛说:“带她去我休息室。”

    陆涛笑了:“保证完成任务。”

    我还没闹明白陆涛在笑什么,陆如风就迈开步子走开了。不知为什么,看到陆如风走开我心里竟松了口气,和他走在一起我总是会不由自主的紧张和局促。

    想想都觉得自己挺可笑,都结婚五年的人了在陆如风面前居然还会像个小女生一样的脸红今早局促不安。那不过就是个见过两面的陌生人罢了!

    我以为陆如风的休息室只是间小办公室,毕竟他只是个保安队长而已,可到了实地才发现他的休息室极宽大极舒适,家俱俱全光线明亮。

    陆涛对我说:“这里有简易浴室,你先洗洗吧,备换衣服很快就送来。”

    有地方可以洗去这一身狼狈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听了陆涛的话后,立刻就进了浴室。放了水,挤了大捧的沐浴露准备好好的洗掉身上污秽。

    浑身都洗清爽了,我泡在温热的洗澡水里,回想起今天遇见程谅父母的事情怎么想怎么觉着蹊跷。
第12章 张韵的心机

    他两个乡下老人在城里没人带路的话根本不敢出门,而且我才刚和张韵在咖啡馆里分开没多久两老人就出现了,我不信这事和张韵无关,弄不好程谅的父母这么快就从乡下赶来根本就是张韵的算计。

    时至今日我才发现自己对于张韵了解的实在太少,此人居然这样的有心机。

    突然间手机响了起来,我的思绪被打断,正好这会儿已经洗完了,我裹了浴袍拿起手机接了。

    电话是程谅打来的,电话刚接通,就听到他恼怒不已的大声吼:“宋橙,你将我爸妈怎么了!快点把人放了!”

    我一听就火大了:“程谅,是你爸妈先欺负我的,你既然知道我找朋友将他们弄走就该知道他们都对我做了什么!我告诉你,是你们先欺负我的,你爸妈怎么也得吃点苦头让我消消气我才会放了他们!”

    因为我这会儿站在浴室里,旁边没人,说几句大话吓唬吓唬程谅自然也没人会听见。事实上陆如风并不是我的朋友,我也没资格让他对程谅的父母做什么。

    这么说的时候我忍不住幻想了一下,和陆如风做朋友是什么感觉呢?不说做朋友了,就是幻想了一下和他一桌吃饭的情形我的心跳就不自主的加速起来……

    韩国的那什么长腿欧巴和陆如风相比,简直逊色好几条街,亏得陆如风性子冷,不然身边该围着多少女人。

    电话里程谅的怒吼将我跑偏的思绪及时拉了回来。

    “宋橙,你到底想怎样!我已经做了让步,修改了协议,将当初买房用你的首付款还给你,难道这还不够,别忘了当初你车祸住院花了我多少钱……”

    我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忙打断程谅,问:“你刚说什么?你修改了协议,同意将当初买房我出的首付款都给我?可是我看到的协议上写得我只能得到五万的补偿金。”

    程谅已经完全没了耐心,很是失望的指责我:“我知道你和张韵以前是好姐妹,她做得这些让你不高兴,可是你能不能不要用这样低劣的办法来抹黑别人?”

    我哭笑不得?我抹黑谁了我,我要是那句话说了假的让我现在就被雷劈了!

    程谅现在是被张韵收得服服帖帖,我和他说不通,直接挂了电话。

    很显然张韵当着程谅的面充好人,答应在离婚协议上分给我当年房子的首付款,背着程谅立即就改了协议,只用了五万块打发我。而且她似乎算准了我说什么程谅都不会相信。

    想想也对,有了程谅爸妈这两颗棋子和我斗,我输了,张韵得利,程谅爸妈输了,程谅恼我,自然还是张韵得利。

    我不得不再一次的对张韵的心机刮目相看。

    忽然之间,我感觉自己好像不认识这个世界了。亲密无间的老公和无话不谈的闺蜜都能背后插刀的话,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可以相信谁。

    程谅是个孝子,很是担心父母的安危,没过多久电话又打来了。

    我接了电话,听到程谅哀求:“橙子,求求你,放过我爸妈吧,他们都是老实人,神秘都不知情,你又什么不满意的冲我来就好。”

    我快要笑出来了,老实人?老实人会提着桶潲水往人身上泼?

    “冲你来是吧?那好,除非财产按照现在的价值平均分割,不然我是不会签离婚协议的!”我开出来条件。

    程谅犹豫了一下:“平均分割我做不到,不过咱们可以慢慢谈,我保证会让你满意。”

    “我没时间和你慢慢谈,你要是做不到,我就只能请法院判决了。”我再次挂了电话。
第13章 五哥说的话
    心情被程谅和张韵两个搅得一团糟,我就着洗盥台重新洗了把脸,看着镜中疲惫的自己,努力的让心情平复下来。

    恰在这时浴室的门被敲响,然后一道女声传了进来:“宋小姐,你的衣服我放在门外了。”

    我忙应了一声:“好的,谢谢。”

    我早就洗好了,呆在浴室里面怪闷的,于是拉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正好看见一位长发飘飘,身着一身粉色OL套装的女子,她指了指沙发上的那摞衣服对我说:“你出来了正好,快试下衣服,不合身的话我再去换。”

    现在的我,能有一套换洗的衣服就不错了,还管什么合不合身。不过那粉色套装女子面带微笑极客气的样子,我不好拂了她的意,便拿着衣服重新进了浴室。

    打开衣服的包装,看了吊牌才发现,竟然都是价格不菲的名牌。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莫不是外面那女的弄错了人,这衣服其实应该送给旁的什么人?

    许是我犹豫的太久,外头那女的忍不住敲门了:“宋小姐,衣服还满意吗,不行我可以再去换。”

    我听清楚了,她叫的是宋小姐,这里除了我宋橙姓宋,应该不会巧的还有什么姓宋的女的。于是我动作利落的将衣服换好,出了浴室。

    粉色套装女子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很是满意的点头:“真是太合身了,没想到五哥的眼睛这么毒,光用看的就知道你穿什么尺寸。”

    五哥,这是我从第二个人嘴里听到这个称呼。如果没猜错,她说的五哥应该就是陆如风。

    只听粉色套装女子又说了:“你好,我是涛子的女朋友,我叫桃子。五哥让他照应你,他一个大男人不方便,才让我过来的。我是这家公司财务部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立刻留意到她的胸前还真陪着工牌。是了,我现在所处的是陆如风这个保安队长在公司里面的休息室,我只是来借他休息室的简易浴室洗掉身上那狼狈的污秽的。

    现在洗好了,便不能在人家办公的地方久留。我想我现在可以告辞了,于是我对桃子说:“谢谢你,等我方便的时候一定将衣服送回来。你快去工作吧,我这就走的。”

    桃子急了:“你要走?那怎么行,五哥说了,你洗完澡后就送你回去医院。你看你脸色这么差,得好好的养养。”

    五哥,又是五哥。我就搞不懂了,明明他只是个保安队长,怎么说的话比公司老总还有分量?

    我哪里有闲时间去住院,我还要去和程谅张韵他们掰扯离婚协议的事。我是不会让他们那对贱人好过的!

    我婉拒了桃子:“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没事的,不用去医院。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快去忙你的吧。”

    桃子无奈:“算我求你了,你就去医院吧,五哥说的话没人敢不听,哪怕你去了医院之后再离开,涛子好歹也算完成任务了。”

    我心中了然,原来她是替她男朋友求情,还别说,这对情侣挺般配,一个叫涛子一个叫桃子,基本一个发音。

    我看着桃子那期待的眼神,心里忽然就软了,她和涛子之间应该感情不错吧。我想我这辈子怕是都找不到这样的感情了,所以就想成全一下别人。

    这个城市里,人情太凉太薄,像涛子和涛子之间这样纯真的爱情太少。

    被张韵骂,我没哭,被程谅吼,我也没哭,可是看着桃子这样为涛子着想,那份简单朴实的感情让我忽然就很想哭。

    我答应了桃子去医院,涛子开车送我去医院,桃子留在公司上班。
第14章 何不好聚好散
    去往医院的路上我不由开始回忆,回忆最初的最初我和程谅在一起的情景。

    那个时候我爸妈所乘坐的飞往欧洲的航班空难坠毁,两人的尸体打捞上来的时候几乎被海水泡的不成人形。我备受打击,一度得了抑郁症,后来出了车祸,更是半点求生的一直都没有。那时是程谅关心照顾我,陪我住院,陪我看心理医生……

    曾经一度我以为自己和程谅之间是真爱,可以地老天荒的走下去。结婚之后我把学校旁边那套八十平的小公寓卖掉,付了我们一起选中的大房子的首付,将自己所有值钱的首饰包包卖掉换钱,给他做创业基金……

    可是谁能想到,一段感情的保质期居然这样的短,才五年的时间而已,五年,程谅就变成了我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他和我的闺蜜混到一起,他还和我斤斤计较离婚财产分割,更让我难过的是我在他的眼里已经成了个一无是处只会赖在家里伸手要钱的废物。

    车子在医院的病房楼下停了下来。

    我下了车,准备去病房。涛子落下车窗对我喊:“宋小姐,有事尽管给我们打电话,若是我们不方便你就找桃子,她性格不错,很好相处的。”

    我笑着点头,想起来什么,问他:“涛子,你和桃子恋爱多久了?”

    涛子不明白我为何突然问这个,不过还是如实回答了:“中学,大学加上后来工作,**年了,我们打算明年结婚。”

    **年,这么长,原来这座城市还是有真情的,蓦地,我心里舒坦了不少。也许,这个世界有些东西还是可以相信的。

    我进了病房楼,回到我之前离开的那个病房。

    病房是单间,配有阳台卫生间等简单的电器。

    我关了病房门,在雪白的病床上躺了下来。忽然觉得回来病房也不错,起码有个地方可以落脚,不用担心钱包里的钱不够住不够吃,在这个病房里,我可以有一个暂时属于自己的空间,抚慰那些心伤。

    其实像我这样的状况,即便是住院,也不需要太复杂的治疗。上午打针,下午和晚上各吃一遍药,其余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自由的。

    我在医院里住了三四天,打针吃药加睡觉,身体和心理得到时间的安抚,那些绝望和痛心略略变淡了一些。

    当然这三四天里还有一些别的事情,程谅为了他父母,又打电话吼了我几次,我烦了,也累了,最后不得不打电话给涛子,让他放了程谅的父母回家。

    之后我和程谅又陆续通了几次电话,仍旧是针对离婚协议中的财产分割。他开的那家物流公司刚起步,资金链很紧张,平均分割财产的话他的公司就开不下去了。他可以做出的最大让步就是将我当初拿出来的房子首付款和给他的创业基金想办法分割给我。

    他说房子现在虽然升了值,可是当年他照顾我住院后来又给我找心理医生,甚至还养了我那么几年也是付出了不少精力和财力的。

    我感觉很累,不想再和他计算下去,都已经要成为陌路人了,何不好聚好散。

    说定了协议内容之后,程谅将见面签协议的时间约在了下个月。之所以没有立即把协议签了,他给的理由是最近要出差,下个月的时候才能有空。

    我和程谅谈离婚协议的时候,张韵始终没再出现,也没有电话联系我。我想可能是程谅把她保护了起来,毕竟她现在怀孕了,也有可能张韵要在程谅面前扮贤惠,故意要装出一副大度的模样。

书名:外遇的诱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外遇的诱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我们之间隔片海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们之间隔片海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我们之间隔片海第13章陷害她什么都没做,又无缘无故的挨打?她整个还处于懵的状态,面前的宁茗浅突然抓住她,朝着她冷笑一声,曲瑜一下子失去重心,两人一起滚了下去。刚刚推开房门的顾琛林,一出来就看到了曲瑜把宁茗浅推了下去,他低声怒吼一声:“曲瑜!”原本美好的两个字,现在在顾琛林的嘴里却是无比的愤怒还有厌恶。顾琛林疾步走下楼梯,一把推开压在宁茗浅身上的曲瑜,扶起被撞晕的宁茗浅。“浅浅?浅浅,你怎么样了?”他紧张的摇晃着她,温柔的语气带着丝丝的焦急。

  • 小说一剪春心相思错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剪春心相思错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一剪春心相思错第13章要死了痛。身上的痛。心底的痛。纳兰雪就觉得自己要死了。她深爱的男人此时正亲手要杀死她的孩子。这样的一记记的重锤下去,只怕孩子一出生就是死婴了。可她能怎么办?慕容墨根本不相信她的话。她的手被碱水泡的以后再也拿不了针做不了针线活了。她的脚底全都是烫伤,因为没有及时的医治,这几天一直在流脓。她的额头是那一个让她只觉得屈辱万分的‘贱’字。要死了。真的要死了。慕容墨,让她再看看他,也让她看到她和他的孩子好吗?辛苦怀孕了八个多月,没想

  • 小说一品婚爱:独溺娇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品婚爱:独溺娇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一品婚爱:独溺娇妻第十三章酒吧成功的摆脱了身后那些跟踪自己的保镖,叶子琪快速的跑进了酒吧。直接来到了吧台。“美美,是不是有什么大人物来啊,今天酒吧的气氛好像不太一样啊。”空气中一股冰冷的气息,让叶子琪的秀眉紧紧的皱在一起。尤其原本这个时间应该人声鼎沸的酒吧,此时却静的仿佛连掉一根针都能听到,这样的感觉让叶子琪有些不太适应。“小声一点,听说酒吧来了一个大人物,所以已经对外停止营业了。”调酒师美美,轻声的在叶子琪的耳边响起。“大人物?”叶子

  • 小说高冷冥夫别乱来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高冷冥夫别乱来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高冷冥夫别乱来013互相揩油我低头一遍遍抚摸着手中的佛牌,越说越开心,完全没有注意到薛宇之似乎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吃到最后我才想起我似乎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我猛地搁下筷子,一脸不安的盯着薛宇之,“糟了!”见他抬头看我,我立刻开口道:“周志说我跟他已经结了阴亲,这该怎么办?”“结阴亲?”薛宇之蹙起了眉,疑惑的看向我,“怎么结的?”一向乖宝宝的我是很少说谎话的,可此刻却一点都不想自己暗恋的男神知道,我是因为喝下了周志的肉沫,才结成阴亲。我胡乱找了

  • 小说丑女秘书落跑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丑女秘书落跑妻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丑女秘书落跑妻第十三章折磨谁明明雨丝那么冰冷,劈头盖脑的砸下来,她的身体却是火烫,脑袋头痛欲裂,耳朵里轰鸣乱响——意识一阵混乱。身体越来越沉重,像是拖着铅块,她几乎都要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根本依据分不清方向,四周一片苍茫。视线里细细密密的雨丝模糊了她的视线,软倒在地的时候,有一辆车刷的贴近她的身体开了过去,激起了一大片水花。整个世界一片灰——落入江雪的眼里,有个人的脸那么的清晰,那么的近,又是那么的远,可是她的眼皮却是重的睁不开,想要努力看清他

  • 小说重生之毒医皇妃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毒医皇妃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重生之毒医皇妃第十三章混蛋,不是她的错啊“噗——”“咚!”谢寒阳笑喷了,浅蓝惊吓的摔倒了。谢寒昭愣了一下,脸黑了。水和熙这才觉得解气了些,轻轻地哼了哼,悠然坐到了桌边,喝起茶来。谢寒阳将脑袋凑过去,像打量什么怪物一样打量着水和熙的脸,嘴巴里还啧个不停。水和熙眉头一紧,一巴掌就抽了过去,谢寒阳动作也快,那么近的距离,水和熙连他的发丝都没碰到。撇撇嘴,水和熙不悦道:“离我远点。”谢寒阳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却说着调笑的话:“哟,是怕我弟弟生气吗?”

  • 小说鬼夫难缠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鬼夫难缠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鬼夫难缠第十三章留尸珠的故事而就是这短暂的停顿,那个背对着我的佝偻身影慢慢的转过身来,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很显然她似乎也知道我可以看见她了。她转过身来我才看清,这是一个老婆婆,满脸的皱纹,低垂的脸庞,一双看不见的眼眸。“小姑娘,你能看见我?”忽然她开口说话了,声音苍老却很清晰。“嗯,嗯啊,老,老婆婆,你进我房间有什么事吗?”我尽量显得不那么紧张,但是说出来的话还是吞吞吐吐。“哦,我的家以前就在这里,现在没事就回来看看,没想到遇到你这么个小姑娘,还能

  • 小说重生十年:前妻有毒!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十年:前妻有毒!第1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重生十年:前妻有毒!第13章妹妹受伤张如云在宁家这一住就是小半个月,对于张如云每天的挑衅嚣张宁安安则是能视而不见的就视而不见。在她看来张如云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跟她并没有直接的厉害关系,她实在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她的身上。今日一大早宁淑贤和张如云就来到了宁安安的房间,说要约她一起去玩。对于宁淑贤如此的好心宁安安自然是有所防备的,但奈不住宁淑贤再三请求,最后也只能跟着两人出了门。坐上车后三人来到了郊外,看着郊外风景如画宁安安的心头一阵冷笑,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