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7 22:16:48 来源:网络 [ ]

小说: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第5章 阎王不收

杨若晴有点想笑。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在谭氏的眼中,可是半点都感觉不出那份隐藏极深的舐犊情深!

这娘啊,十足的包子Xing格,别人打了你一巴掌,还要站在别人的立场去替别人着想!

“娘,NaiNai说晴儿是只会吃饭的傻子,晴儿真的是傻子吗?”杨若晴突然又问,她从谭氏的话音里,感觉出的不是恶意中伤,而是一种事实上的指责和鄙夷。

孙氏微微一怔,看着面前晴儿的脸,突然鼻子一酸,便有种悲从中来的感觉,差一点就要落下泪来。

她忍住眼中的泪,将杨若晴轻轻揽进怀里,轻轻抚着她的后背,“你Nai那是说的气话呢,娘的晴儿,可聪明了,不傻,一点都不傻……”

真的是这样吗?

杨若晴心中存着一个疑惑,原主人到底是不是傻子?

可是,她占据了这副身体,却并没有得到原主人的记忆。

杨若晴还想再问点什么,厢房的门口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动,原来是谭氏将捶衣服的棒槌砸到了门上:“老三家的,你死了吗?跟你那傻闺女磨叽个啥?撂下一大摊子的活计不干,你这是要逆天了哇?”

孙氏忙地松开杨若晴,扭头朝门口那边回道:“就来!就来!”

一边转过身来,将杨若晴扶着躺下,扯过散发着潮湿和霉味的被子来给杨若晴盖上:“晴儿,你再睡一会,娘做好晌午饭再来看你!”

杨若晴乖巧的点了点头,看着孙氏急匆匆离开了西厢房,光线昏暗的屋子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就这么静静的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望着头顶洗得发了黄的帐篷发起了呆。

罢了,就算原主人是傻子,那也只是以前。从自己到来的这一刻起,一切都将重新书写。网站163shenghuo.com

不知这样盯了多久,直到头脑里一阵阵的天旋地转,头也开始痛起来,她抬手抹了把自己的额头。

靠,滚烫一片,又开始发烧了。

咽喉处火烧火燎的感觉,仿佛有一大团火在焚烧着她的咽喉和胸口。

她艰难的张了张口,发出几声嘶哑的声音,可是,却极其的微弱。

难受死了,好想喝一口凉茶,可是,这个阴暗的小屋子,就好像与世隔绝了一般。

她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外面院子里陆续传来脚步声,还有陌生妇人的大嗓门,可是,却没有人注意到这边小屋子里她微弱的呼唤。

身体如同被架在炭火上烘烤,又好像被丢在冰水里浸泡,她蜷缩着身子,被子早已滑落到了地上。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突然,一些类似于老旧电影片段的东西,如同雪花般一股脑儿的往她脑袋里钻,一幕幕陌生的场景和生活画面,在她的脑海中纷乱闪过,跟她原本的那些记忆碰撞在一起,涨得她的脑壳都快要裂开了。她双臂抱在一起,牙关咬得咯咯作响,在床上痛苦的翻滚着,意识,一点点模糊……

不知过去了多久,她听到有人在轻轻的推自己,熟悉的声音在耳旁焦急的唤着她:“晴儿……晴儿你咋躺这了呢?快醒醒啊……”

杨若晴缓缓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竟然睡在地上,孙氏正弯下腰,双手合抱住她的腰,试图将她从冰冷潮湿的地上抱起来。可是她自己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胖了,孙氏又是长期的营养不良,根本使不出啥气力来,尝试了好几次都不能将她抱起来。

“娘,我自己来。”

杨若晴有点囧。

轻轻推开孙氏,自己双手撑着潮湿冰凉的土巴地面,坐起了身,重新坐回了床上。

这一次醒来,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脑子里,多出了很多陌生的记忆。163生活网

很模糊,且很凌乱的生活片段,就像一个五六岁孩子眼中看到的世界那般。

但是,杨若晴是什么人?前世身为特工精英,即使再凌乱的东西,她也能从中抽丝剥茧整理出一条清晰的线路来。

眼前这个便宜娘,还有那个去镇上买药还没回来的便宜爹,两口子十三年如一日,含辛茹苦的拉扯着这个心智不全的闺女,不知受了多少白眼,吃了多少苦头,都没有半句怨言。

就在这最近的一次,痴傻的自己在村口,为了那个订了娃娃亲的少年的一句话,就犯二去跳了池塘,自己最后是捞上来了,却差点没折腾掉这两口子大半条命。

杨若晴默默垂下头来,满脑门的黑线。

虽然那些不堪的,滑稽的事情,并不是自己去做的,可是,这副身子从今往后,便是自己主宰,宿主做下的那些事情,自然也要由自己来一并承担。

孙氏摸了摸杨若晴的额头,冰凉一片,稍稍松了一口气。163生活网

扯过被子将杨若晴盖住,一边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我这才烧顿晌午饭的功夫,你就滚到地上来了,也不知在地上睡了多久,菩萨保佑莫要再着凉了啊!”

忍不住抬头看了闺女一眼,看到闺女正耷拉着脑袋,没有像往常那样,当她数落时,像小孩子一样撒娇的缠上来。

孙氏心底莫名的划过一丝失落,突然想到什么,心里顿时一紧,忙地扶住杨若晴的身子:“咋这副焉儿吧唧的样儿呢?闺女,你咋啦?是不是磕到哪了?快、快让娘瞅瞅。”

一双眼睛,在说这些话的同时,早已将杨秋雨浑身上下,前前后后,仔仔细细打量了个遍儿,待到确定闺女身上没有明显的淤青伤痕,这才稍稍放下一些心来。

“娘,我没事,你甭担心。就是有点饿……”

杨若晴突然抬起头来,沙哑着嗓音说道。

孙氏微微一怔,诧异的看着杨若晴,有点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

“闺女,娘不是在做梦吧?你、你说话利落啦?”

杨若晴满头黑线,以前的自己是个智障,脑子不好使,说话也不利落,想要解小便都不会说,只会喊嘘嘘……

轻轻点头,她想要让这个善良的便宜娘亲欢喜一把。163生活网

本想伸手去握住孙氏的手,才将手拿出来,一眼瞥到自己那双指甲盖里都黑了的猪爪子,自惭形愧,又缩了回去。

“娘,我觉着以前就好像做了一场梦呢,现在,梦醒了,我也清醒了。”杨若晴说道。

第6章 断气啦?

孙氏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瞬不瞬的盯住杨若晴的脸,唯恐眨一下眼,这个美丽的梦就破灭了。

她的嘴情不自禁的弯起,明明在笑,可是,眼睛里面却淌出两行泪来。

这样的美梦,这些年来她不知做过多少次,就数这一次最真实了,每一次只要她一出声,就会醒。

于是,孙氏死死咬着自己的手背,不让自己哪怕发出一丝半点的声音来。

看到这便宜娘亲这副表情,倒是有点让杨若晴意外。

但左右一想,也可以理解。

当自己的闺女,几乎被村里的老中医,附近村里的神婆,乃至整个老杨家的人集体放弃了,这份绝望可想而知。

一时不能接受,也是情有可原,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心里默叹了一声,就在杨若晴准备再次张口的时候,肚子里突然发出一串叽里咕噜的声响,这声音,终于将孙氏从震惊中拉了回来。

“晴儿!娘的好闺女啊!”孙氏突然抽出手,哇的一声,张臂就把杨若晴一把抱在了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杨若晴没有动,任凭孙氏就这么抱着自己,让这个可怜的母亲,好好的发泄一下胸中的情绪吧!

就在这时候,西厢房残破的木门突然被人在外面狠狠拍了几下,随即便传来谭氏的训斥声:“大晌午的,你嚎个魂啊,你爹才刚躺下,下昼他们爷们几个还得下地干活呢!”

“娘,我家晴儿她……”

孙氏满心里满满的都是杨秋雨清醒的欣喜,这会儿也顾不得去惧怕谭氏,把头从杨若晴宽阔厚实的肩膀上抬起,转过身去迫不及待的就想把这个大喜事跟谭氏说。

没想到,话才起了个头儿,就被谭氏给狠狠掐断了。

“断气啦?断气了好,早死早投胎,大家都落个清静她自个也寻个解脱!回头等老三回来,你们寻思着把她送出去,别走正门,晦气

!”

丢下这一串噼里啪啦的话,谭氏啐了一口,掉头就走,脚步很快,生怕走晚了一步被这屋里的晦气给冲撞了似的。

远远的,还有她的嘀咕声传来:“……赶上秋收死人,真是晦气!”

西厢房内,孙氏愣愣的坐在那儿,一张脸,一阵青一阵白,牙齿紧紧的咬着唇,瘦削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杨若晴知道,孙氏这是被谭氏给气的。没有吐血当场昏死过去,孙氏也算得上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包子了。

她自己又何尝不气呢?

她甚至都有些怀疑,外面那个谭氏,到底还是不是自己这副身体的嫡亲祖母,说话真叫一个歹毒!

不对,这已经不再是言语上的歹毒了,这压根就是冷血,毫无亲情可言!

自己前世是个孤儿,压根就没尝过亲情是啥滋味。虽然早已习惯了独来独往,但是,内心深处对亲情的渴望,只有自己明白。

死而复生,穿越来到这个古代农家,虽然清贫如洗,可是这便宜娘亲的关怀照顾,却是让她沉寂冰凉了一世的心窝,燃起了一分热度。对老杨家这个大家庭,也生出几分希翼。

方才孙氏要将她清醒的这个好消息告诉谭氏,她没有阻拦。

但是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亲情这玩意儿,可遇不可求,孙氏两口子对自己那是掏心挖肺的好,那是因为自己是他们的亲生闺女。

但是老杨家的其他人,却未必。

杨若晴挪了挪笨拙的身子,往坐在床边黯然抹泪的孙氏凑近几分,劝道:“娘,你莫生气了,我Nai她就是那副德Xing……”

话才说了一半,嘴巴突然就被孙氏的手掌心给捂住了。

孙氏瞪大了眼,压低了声对杨若晴道:“你这孩子,又犯傻了不是?顶头三尺有神明,她是你Nai,不管她说咱啥,咱都只能受着,这样背后道论自己的长辈,是要天打雷劈的……”

杨若晴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这是什么神逻辑啊?

愚孝!

Xing格决定思维,思维决定命运。孙氏这思想,得好好洗洗了,不过却不是现在。

杨若晴深谙一个道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扭转孙氏的包子思想,急不来,得慢慢的潜移默化才是。

于是,杨若晴转移了话题,捂着自己还在咕噜叫的肚子苦着脸对孙氏道:“娘,说了半天话,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有吃的没?”

孙氏恍然,这才想起自己来这屋的目的。

拍了一下大腿,她懊恼道:“瞧我这记Xing,咋忘得一干二净了呢,耽搁了这么久,莫不是冷了……”人已脚下生风的奔向了那边的桌子。

杨若晴的目光也追着孙氏的背影望过去,只见桌子上,摆着一只豁了口的土陶碗,上面还倒扣着一只碗,许是用来留住温度的。

这是自己穿越来到这个古代农家后,第一次看见饭食。

不知道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农村百姓,都吃些什么!坐直了身子,摩拳擦掌,双眼放光的盯着孙氏端来的大碗。

孙氏把上面倒扣着的那只大碗揭开来,放在一旁,一股红薯的甜香气味扑鼻而来,杨若晴一双眼睛努力的从胖乎乎的脸上睁大睁圆,细细打量着碗里的饭菜。

掺和着红薯的杂粮饭,堆得冒了尖儿,饭面上铺着一撮白菜,半截腌的黄瓜条,还有一勺炒黄豆。

白菜的叶子煮得有点发黑,根茎也是软哒哒的,一看就不是油锅里爆炒而像是水煮的那种。黄瓜条乌漆墨黑的,表皮皱巴巴的,一股淡淡的臭味钻入杨若晴的鼻息,刚才的好胃口顿时就去了大半!倒是那炒黄豆卖相看着还算不错,金黄金黄的。

孙氏看着杨若晴的表情,心里暗暗讶异着。

闺女刚不是嚷嚷着饿吗?咋地这会子捧起碗来,又不动筷子了?

“咋不趁热吃呢?这豆子,是娘掌勺的,你以前不是最爱吃娘炒的豆子么?”孙氏忍不住出声问道。

杨若晴回过神来,原来这碗里卖相最好的一道菜,是孙氏做的,怪不得。

那其他两道,不用猜也知道,铁定是出自大***手了。

“哦,刚发了一下呆,这就吃。”杨若晴冲孙氏笑了笑,从孙氏手里接过筷子来,正要开动,突然又顿住了。

“又咋啦?”

第7章 求娘一件事

孙氏看着杨若晴将手里的碗放到腿上,又腾出手去将旁边空着的另一只碗拿过来,然后,从自己冒着尖儿的大碗里面,拨拉了将近一大半的饭食到另一只碗里面,举到了孙氏的面前,眨了眨眼:“娘,你也吃。”

“啥?”孙氏看着举到面前的饭菜,怔了下,眼眶顿时就红了,“娘不饿,娘在灶房的时候就吃过了,这是专门留给你的!你趁热快吃!”

都说闺女是娘的贴身小棉袄,这话真心不假啊,闺女这才刚刚清醒,就懂得疼自己了。

“娘不吃,晴儿也不吃,晴儿要娘陪着一起吃。”杨若晴故意拉下脸来,循着从前那傻子宿主的行为方式,扁着嘴儿,一副孙氏不吃,她就饿死的阵势。

“娘真的吃过了……”孙氏一脸的无奈,心里却是暖呼呼的。

杨若晴对此不予理睬。

以前她傻,很多事情不明白。老杨家没有分家,一大家子十几口人都搁一口大锅里吃饭,谭氏当家。

冲着谭氏对自己之前那种态度,哪里容得下孙氏这样满碗冒尖儿的端到这屋来?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孙氏省下了她自己的那份儿,全用来贴补闺女这嘴了。

“晴儿,你的孝心娘瞧着了,可娘真的吃过了,不骗你。”

“……”

“好吧,娘吃,吃还不行么?”孙氏终究还是妥协了,轻叹了一口气,端起了面前的碗。

杨若晴这才展颜露出了笑意,拿起手里用竹子削成的筷子,手指骨节用了一股巧劲儿,“喀嚓!”一声脆响,一双筷子被折断成了两双。

杨若晴把其中一双递给了面前有点目瞪口呆的孙氏,嘻嘻一笑:“吃吧,再不吃真要凉了。”

孙氏接过手里的筷子,看了眼端口断裂处的痕迹,暗暗咂舌。

这筷子,就是她自己一个成年人都很难一下子拧断,闺女这烧了一晚上,还有这把气力,从前她咋就没察觉呢?

“对了,晴儿想要求娘一件事儿。”

扒拉了几口饭,杨若晴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用力香咽了下去,抬起头看着孙氏。

孙氏拿着筷子的手也放了下来,嗔了一眼杨若晴,有点好笑的道:“你这傻孩子,跟自己亲娘说话,还用得着求么?说吧,啥事呢?”

杨若晴斟酌了一下,又瞟了眼那边的厢房门口,这才一脸认真的对孙氏道:“我清醒了这事,眼下先别出去说道,除了我爹,其他人那先暂且不要提!”

“为啥呀?”孙氏一脸不解,“这是好事啊……”

想到自己闺女从前那么多年,走在村子里老是被人当做笑柄,大家伙儿都拿她起哄,就连比她小的孩子们,都敢欺负她。

她这做娘的,心里就一阵阵的揪着痛,可又无能无力。她要下地干活,要Cao持一家人的饭菜,底下又有两个小的,很难顾忌到这闺女。

现在闺女清醒了,该扬眉吐气啦,为啥要瞒着呢?孙氏琢磨不透啊!

“娘,我昏昏沉沉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有个长得像菩萨一样的人跟我说,说我的魂魄刚归位,还不是太稳当。被太多人知道了,反倒被惊到,又不稳了!”

杨若晴知道这个时代的人,都信奉神明,眼珠儿一转,一个谎言随口就捏出来了。

至于为啥要先瞒着大家伙,杨若晴自然有自己的打算。

孙氏听到杨若晴这话,眼神中露出一丝慌乱,想到了隔壁村那神婆的话,好像是也这么说来着,说闺女丢了魂魄!

那闺女梦中的菩萨,想必就是送闺女魂魄归位的那个吧?想到这,孙氏赶忙儿放下手里的碗,双手合在一起,朝着屋里的某个角落拜了几下,一脸的虔诚。

嘴里面念念有词,似乎在说一些类似于感激神明之类的话。

杨若晴垂下眼,暗暗偷笑。心道这个便宜娘,还真是个老实好骗的呢!

这边,孙氏在心底感激完了菩萨,紧张的目光又落在杨若晴的身上,“晴儿你放心,娘不说,对谁都不说,菩萨啥时候托梦给你让说了,娘再说!只要你好好的就成!”

“嗯,吃饭,吃饭!”

……

“等下吃完了,娘要去灶房收拾碗筷,这晌午日头暖和,等会娘扶你去院子里晒会日头,去去身上的霉气。”孙氏将碗里的豆子,一颗颗挑拣出来,夹进杨若晴的碗里,一边跟她商量道。

“嗯,好啊。”

从穿越来后,这大半日一直在这潮湿阴暗的屋子里躺着,她感觉自己都快要发霉了。

去院子里转转也好,舒活下筋骨,顺便也熟悉下环境。

孙氏那边才刚刚动筷子,杨若晴这边便扒拉得快要见底了。把最后一口饭香下肚子,她发现从前自己一天都吃不下的份量,这会子一顿还觉得只是打了个牙祭!

宿主这胃口,真是好,好得可怕!

“没吃饱吧?娘这里还有,都给你!”孙氏瞅了眼杨若晴的碗,笑了,知女莫若母,自家闺女啥肚量,她这做娘的能不清楚吗?

孙氏抬手就要将自己的那份扣进杨若晴碗里。

杨若晴忙地摇头,腮帮子上的肥肉一阵晃动:“娘,我吃饱啦,再吃,肚皮就要撑破了!”

她的手下意识搭在自己的肚子上,随手捏了一把,我靠,这游泳圈,吓人啊!

这么清贫的家,原宿主是怎么把自己吃成这样的?

一个姑娘家,这样作践自己的外形,太残忍了!

改变体型,迫在眉睫!

母女两个吃过了晌午饭,孙氏把屋里那只瘸了一条腿的小凳子端去了院子里,瘸了的地方用土砖撑着,然后在凳子上面垫了一件她自己的旧衣裳。

这才回屋,将已经穿好了外衣和鞋子的杨若晴扶到了门口。

简朴的农家四合院,东西两面都是厢房,并排三间。上屋是灶房和饭堂,墙壁清一色都是黄泥巴糊的,墙壁上打着木桩,挂着一些发黄的草帽和竹篾编制成的箩筐筛子。

院子里栽种了一棵歪脖子的老槐树,看着有些枯黄的槐树叶子,杨若晴估摸着现下应该过了立秋,旧历的九月份左右。

第8章 出事啦

新鲜的空气涌进胸腔,秋日午后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杨若晴舒服得眯了眯眼,抬手伸了个懒腰。

“鬼?”

“嘭!”

上房的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妇人的惊叫,紧接着便是木桶砸落在地的声响。

杨若晴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量中等,穿着粗麻布对襟衣裳的中年妇人正站在灶房门口。那妇人衣裳上也打着成片的补丁,可是那些那补丁的针脚却歪歪扭扭,像一条条狰狞的蜈蚣虫,丑陋不堪。

妇人的头发乱糟糟的,有几缕挂在耳朵后面,又有好几缕湿漉漉黏糊糊的挂在脸上,遮住了半边脸,露在外面的脸上沾着一块黑乎乎的锅底灰。

她的双眼正直勾勾盯着西厢房这边,嘴巴张得能塞进一只鸡蛋,有些浑浊的眼底此刻却写满了惊恐,浑身忍不住的发抖,一副吓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腰间围着一条脏兮兮的围裙,双手还保持着拎东西的姿势,一只木桶在她的脚边翻倒过来,里面的泔水洒了一地,空气中顿时弥漫开一股让人作呕的馊味!

杨若晴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个一身邋遢,站在泔水里也不知道挪脚的妇人,正是自己的大妈金氏。

“大嫂,你别怕,晴儿不是鬼,还好好的活着呢!你瞅,她有影子!”

孙氏顿时反应过来,知道肯定是晴儿她Nai去误传了,忙地对金氏大声解释。

孙氏的解释,没让金氏从呆愣中回过神来,倒是惊动了在对面东厢房内午憩的谭氏。

谭氏从支起的窗棱朝院子里瞥了一眼,瞅见孙氏果真扶着杨若晴站在对面西厢房的墙根下,谭氏没好气的道:“没死也是活受罪,乐乎个啥劲儿?”

孙氏垂下头来,不敢再声张了,小声对杨若晴道:“晴儿,站着累,娘先扶你坐下!”

杨若晴看了眼墙根下那把小凳子,心里犯起了嘀咕,自己这吨位,这把孱弱的小凳子能不能承受得住哦?

脑海里才刚冒起这个念头,孙氏就已按着她的肩膀往那小凳子上坐了下去,孙氏撒手站起身正要走的当口,杨若晴磨盘大的屁股下面的小凳子突然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声响,紧接着垫着的几块土砖轰的一声塌了。

小凳子歪向了一边,眼瞅着坐在小凳子上的闺女就要摔个坐屁股墩儿,孙氏心里一惊,惊叫了一声,伸手就要去拽。

却见原本要摔得妥妥的闺女,竟然手掌利索的撑了一下地面,然后站起了身。小凳子歪了下去,在地上连滚了好几下才停住。

“晴儿,你没啥事儿吧?手腕咋样?快让娘瞅瞅……”

杨若晴本来想说自己没事,让孙氏安心,想到这里还有另外两双眼睛,她于是扁着嘴儿,像受了莫大惊恐的小孩子似的,借故往孙氏怀里拱,类似于于撒娇,却躲开了谭氏的视线。

她藏在孙氏身后的手,轻轻在孙氏的背上抚了一下,并暗暗眨了眨眼。

孙氏微微一怔,随即想起闺女之前的交代,心中顿时恍悟过来,松了一口气。

而东窗下,一直关注着这边动静的谭氏虎着脸,冷哼道:“就她那一身的肥膘,摔了又能咋滴?瞧把你紧张得,这一晌午干嚎个没完没了,还让不让人打会盹了?”

孙氏心虚的垂下了头,啥话也没说,找来一块土砖垫着,扶着杨若晴在屋檐下坐了下来,又拿起放在一旁的两只空碗,低着头朝灶房那边快步走去。

大嫂做事有点毛糙,也就是在灶房打打杂,洗衣洗碗这类瓷细活儿,晴儿Nai早有交代,不准大嫂碰,孙氏这会子急着回灶房就是惦记着锅里的碗筷。

对面东厢房里,谭氏厌恶的瞪了坐在地上直愣愣冲自己傻笑的杨若晴一眼,刚要缩回头,鼻子突然用力吸了几下。

一双稀疏的眉毛顿时皱了起来,这咋这么馊呢?

心里暗道不妙,谭氏披了件外衣,迈着小脚蹬蹬蹬的就出了东厢房,来到院子里,一眼就瞅见灶房门口的金氏,还有金氏脚边那泼了一地的泔水。

谭氏的脸色顿时就黑了,咬着牙,抄起旁边的一把笤帚,就朝金氏那边快步过去。

金氏看到谭氏这副气势冲冲的样子,手里还抄着那把她熟悉的笤帚,一张沾着锅底灰的黑乎乎的脸,顿时变得白哈哈一片。

杨若晴以为金氏会跑,没想到金氏只是浑身颤抖着,脚下却像是被钉住了似的,眼睁睁看着谭氏过来,看着谭氏的笤帚劈头盖脸招呼在自己身上,双手抱着脑袋,只知道嘴里发出“唉哟唉哟”的惨叫。

而谭氏,一边抽打还一边骂:“你个笨手笨脚的蠢婆娘,倒个泔水桶都不会,弄得满院子臭得要死!你这个蠢婆娘,要不是看你给咱老杨家生养了四个儿子的份上,早让老大休了你,你这上不得台面的蠢东西!”

谭氏打了几下,怕是手有点酸了,才骂骂咧咧着收了手,丢了笤帚转身气鼓鼓往回走。

身后,金氏满眼满脸都是泪,露在外面的手臂上,好几处都被抽红了,有的地方还破了皮渗出了血,纵然如此,金氏还是不敢大声哭出来,更顾不上去处理手臂上的伤口,缩着肩膀蹲下身,手忙脚乱的去捡地上的泔水桶。

杨若晴看得是目瞪口呆,这个小老太太,还真不是一般的彪悍。

话说,这古代的婆媳关系,还真是让人惊悚啊,怪不得都说,媳妇熬成婆,可是,女人为啥总是要为难女人呢?

杨若晴琢磨不透这问题,正欲收回目光,突然感觉到一抹异样的视线射向自己。

眼角的余光瞥到谭氏那狐疑的眼神,杨若晴把那只刚才还在抠脚边泥土巴的手直接塞进了嘴里,仰起头咧开嘴,朝谭氏讨好的嘿嘿笑了几声,一丝粘液顺着她的嘴角滑下来,在午后的日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谭氏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恶狠狠瞪了杨若晴一眼,转身进了东厢房,砰的一声,屋门在她身后被关上。

暖呼呼的日头照在身上,整个人都懒洋洋的,这西面的墙根下背风,要是能靠在这里打个盹儿,可比屋里那张潮潮湿湿的床舒服多了。

第9章 扫把星

想到那潮湿的被子,杨若晴真恨不得将那些被褥抱出来好好晒一下,杀杀菌,可是自己是个傻子呀,这一抱不就露馅儿了嘛!

于是,她突然咧开嘴,朝着灶房的方向“啊啊……”了几声。

果然,灶房的帘子被掀开,孙氏一边擦拭着手里的水渍匆匆忙跑出来,奔到杨若晴的身边,“晴儿,咋了?”

杨若晴张了张嘴,正准备贴着孙氏的耳根子叫孙氏去帮她抱被褥出来,就在这个时候,通往前屋的小木门“嘭”地一声被人从外面撞开,一个脚上穿着草鞋,沾满泥心的裤脚卷到了膝盖上方的年轻人,风风火火从外面跑了进来。

那年轻人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国字脸,肤色黝黑,浓眉大眼高鼻杨,嘴唇有些丰厚。杨若晴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年轻男子是自己的五叔杨华洲。

孙氏被这突然响动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清楚来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露出几分讶异来。

“五弟,不是说你今个去了村东老赵家帮忙搭灶台么?这会子咋回来了呢?”孙氏问道。

杨华洲抬手抹了把脑门上的热汗,看了眼躲在孙氏身后的杨若晴,对孙氏大声道:“三嫂,我三哥今个去镇上家来了没?”

“没啊,咋啦?”

“那我三哥临出门前,穿的是不是灰色上衣青蓝色裤子,脚上蹬着一双草鞋?”杨华洲随即又问。

孙氏埋头想了下,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原本是半蹲在杨若晴身旁的,突然站起身有些焦急的问杨华洲:“五弟,你问这些做啥?到底咋回事啊?”

“哎呀!那真糟了!”杨华洲一拍大腿,咬着牙,整张脸都纠结在一起。

孙氏一听这话,一张脸顿时就白了,想到晴儿爹去了那么久,心里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嘴唇颤抖着正要再问,就在这时,对面东厢房的门吱嘎一声开了。

一个高高瘦瘦的老头儿,披着外衣从里面出来,两鬓有点斑白,但身子骨看起来还很是硬朗。

老者一只手揪着外衣的领口,另一只手里还握着一根旱烟杆子。在他身后,跟着一脸急色的谭氏。

杨若晴知道,眼前这个老者就是这副身体的爷爷老杨头了,也是老杨家最高的家长。

老杨头打从出屋后就阴沉着一张脸,目光压根儿就不往孙氏母女这边瞅,只瞪着眼冲那边一副火烧眉毛的杨华洲大声喝道:“最烦你这说一半留一半的温香Xing子,跟个娘们似的。你三哥到底咋啦?你快说!”

“爹,不好啦,我听从镇上回来的二狗子媳妇说,出镇五里地的河滩边躺着个人,满身的血,边上还翻着一辆板车。二狗子媳妇胆子小不敢过去细瞅,只瞅见那人的衣着穿戴,跟我三哥的一模一样!”

“啥?”老杨头身子剧烈晃了一下,手里的旱烟杆子“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谭氏上前几步,猛地一把抓住杨华洲的手臂,厉声道:“你说啥?你三哥赶的牛车咋翻到河里去了?”

“二狗子媳妇是这么说的,具体咋样,我也不晓得啊!这不急得不得了,回来讨爹的主意嘛!”

“晴儿爹……”孙氏突然嚎了一嗓子,拔腿就往外冲,还没跑出两步,身形突然一顿,整个人仰背直直就往身后的硬土巴地倒去。

这边的杨若晴神色一动,正准备从地上蹦起来去接,一旁的杨华洲眼疾手快,一把就扶住了孙氏。

“三嫂……”

摇晃了一下,孙氏才回过神来。

“我要去找晴儿爹!”孙氏瞪着一双快要没有了焦距的眼睛,却还是用力推开了杨华洲,拔腿就冲去了前屋。

“爹,这下咋办啊?您快出个主意吧!”杨华洲看了眼孙氏跑远的方向,急得直跺脚。

“还愣着做啥?还不快去前院喊你大哥起来,下昼不去下地了,都去找你三哥去啊!”

老杨头话音还没落,杨华洲便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接着前屋便传来了他猛拍杨家老大杨华安屋门的声音,老杨头把上衣的扣子扣了起来,火急火燎的也追了上去。

后院这边,顿时就剩下站在院子中间急得团团转的谭氏,以及站在墙根下,一脸呆愣的杨若晴。

虽然还没有跟那便宜老爹正式谋面,但是脑海里面的模糊零散的片段,都是那个中年汉子淳朴憨厚的脸。

他跟孙氏一样,十几年如一日,无怨无悔的宠着这个傻闺女。

昨夜一宿没合眼,今早天蒙蒙亮就去了镇上抓药,铁定是精神不济或怎么地,才翻了牛车出了事!

杨若晴心里七上八下,好想也跟去看看爹现在是个啥情况,可是这副身体遭受了溺水的重创,又高烧了一宿,这会子起身幅度大了一些,都觉着头晕目眩的,压根儿就追不上孙氏他们的步子,反倒还要扯后腿!

她只能直愣愣的站在西厢房的墙根下,垫着脚望着通往前屋门口的方向,竖起双耳随时听候着动静!心里,一遍一遍的祈祷着,希望爹不要出大事才好!

那边,谭氏张望了一下,嘴里不知嘀咕了些什么,转过身来捡起老杨头掉在地上的旱烟杆子,正要回东厢房。一扭头,瞅见杨若晴正扶着西墙根站着,谭氏心里的火气顿时就上来了,朝着杨若晴劈头盖脸就喝骂起来。

“瞅啥瞅?还不都是被你祸害的!膘肥体壮的傻子,命咋这般硬?老三要是有个啥好歹,你跟你那娘都别想跟老杨家呆着,早晚给你们扫地出门,扫把星!瘟神!”

换做别的时候,杨若晴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但此时,她心里记挂着老爹,没心思去跟谭氏较那嘴上的劲儿。

再退一步说,谭氏话虽难听,但也道出了实情。

如果不是这身体的原主人为了一个男人去投塘,也就不会引出后面这么多事儿。这些错本不在自己,可自己却又有苦不能言,哎!

不想被谭氏当做撒气桶,杨若晴扭头进了西厢房,留谭氏一个人在院子里骂骂咧咧。

“一个傻子,还跟我这摆脸色了?我呸!”

谭氏又骂了几句,也扭头回了对面的东厢房,把房门摔得砰砰作响。

第10章 杨氏

杨若晴又坐回了那张散发出潮湿的硬木床上,双手抱着膝,下巴抵在膝盖上,静静的想着事情。一双耳朵,却高高竖起,无时无刻不在留意着外面的动静,不放过任何一点风吹草动。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外面院子里突然传来了动静,隐隐还听到妇人的哭号声。

杨若晴心里一紧,她听出了那是孙氏的声音,慌忙从床上下来,刚拉开西厢房的门,便看见那边的木门里,呼啦啦涌进来一群人,有男有女,一个个脸色都好难看。走在最前头的是老杨头,在他身后,杨华洲还有几个她不认识的村民合力抬着一副担架正朝这边过来。

“我的三儿啊……我的心肝,我的肉哇,你这是造了啥孽要遭这样的罪喲……”

从东厢房里突然冲出来一个瘦小的身影,跑到了那担架前面,一把就扑倒在担架上,双手死死抠住担架的边缘,哭得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杨若晴定睛一看,是谭氏。

只见谭氏哭得披头散发,老泪纵横,浑身都在颤抖。

立刻,就有两个同村的老妇人赶忙儿奔到谭氏身旁,好劝歹劝总算是将谭氏从担架边拉开,扶到了一边劝着:“老嫂子,您甭急,福伯回去拿药箱了,一会子就来……”

谭氏哭哭啼啼着,被那两个妇人搀扶着跟在担架后面走。

“快快快,就是这间屋子,赶忙儿把人抬进去!”老杨头已经推开了杨若晴厢房隔壁的那间厢房门,站在门口大声吆喝。

杨华洲他们几个几乎是抬着担架从杨若晴屋门口飞奔过去,脚下一闪就进了屋。杨若晴从人群缝隙中匆忙瞥了一眼,担架上面直挺挺躺着一个男人,身上盖着一床打着补丁的被褥,露在外面的头脸还有双脚,全都是血。杨若晴眼尖的瞧见,大拇指和食指的趾甲盖,都掀翻了,鲜血淌了一脚!

杨若晴暗吸了一口凉气,失了好多的血,会不会有Xing命之危?

“晴儿爹……”

后面,孙氏跌跌撞撞着跟了进来,头发乱了,眼眶肿了,嗓子哑了,满身的灰土,膝盖的地方破了两个窟窿,渗出血来,显然是路上跑得太急摔破了,一脚脚穿着鞋子,另一只脚却光着,整个人的目光有有些涣散!

杨若晴都怀疑,要不是有两个年轻的媳妇搀扶着,孙氏恐怕都要瘫到地上去。

所有人全都涌去了隔壁的厢房,将门口和窗口全都堵了个严严实实。谭氏抑扬顿挫的哭声骂声,还有孙氏嘶哑的抽泣,混在在一堆人的大声争吵和谈论声中,老杨家这小小的后院,喧闹成了一锅沸腾的粥!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福伯来了!”

人群让开一道口子,让那个拎着药香的小老头进了屋。

这边,杨若晴满心里惦记着老爹的伤势,见那村里的大夫进去了,拔脚也想往人群中挤,想要进去看看。

自己上一世是特工,没有出使任务的时候,她的另一重身份是医生,主攻中医术。

老爹都摔成这副模样了,她也顾不上其他的,只希望能挤进去看看自己能不能帮到什么忙!这里毕竟是古时代的农村,她对这个叫做福伯的村医的本事,持怀疑态度!

突然,有人从后面一把扯住她像鸡窝一样乱糟糟的头发,直接就把她从人堆里给扯了回来,用力将她推倒在地。

杨若晴抬起头来,只见扯自己的人,是一个身材丰满,板着一张马脸的中年妇人。这妇人身上的穿戴,怕是这院子里穿得最好的一个了,身上的衣服没有补丁,黑色的鞋面上还绣着一朵山茶花。

不过这妇人的面相就不是太讨喜了,虽然抹着粉,一张脸白哈哈的,可那眼睛又细又长,嘴唇很薄,嘴角的地方还长着一颗黑痣,乍一眼就给人一副尖酸刻薄难相处的样子!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张凶神恶煞的脸,杨若晴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惧怕来,本能的就想往后缩。

她微微怔了下,突然意识到刚才那股惧怕的感觉,竟然是原来主人残留在自己灵魂中的。而惧怕的对象,便是眼前这个马脸妇人,老杨家的二媳妇,杨若晴的二妈杨氏!

“你个傻子,哪都少不了你!你还嫌害得你爹不够么?这一身臭还想往人堆里钻?你给老娘死一边去!再敢往前凑,老娘抽死你!”杨氏恶狠狠瞪着地上摔得四仰八叉的杨若晴,啐了一口,转身就往人群中挤进去。

众人的心神这会子都被厢房里面的事儿牵引着呢,都没注意到身后这边发生的事儿。就算旁边有一两个村民瞧见了杨氏欺负杨若晴,也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这本来就是老杨家的家事,他们外人也不好说什么。再说杨老三家这傻闺女,在村民们心目中也就是个惹祸精。要不是这闺女整出那么多事来,杨老三这会子能在屋里半死不活的躺着么?这傻闺女,早该教训了,活该!

杨若晴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瞧见杨氏正在那里拨拉其他围观的村民,上赶着想往屋里挤呢。

杨若晴心里冷笑了一声,这个二妈,还当自己是从前那个任打任骂的傻子胖丫呢,那她就打错了算盘!杨若晴悄无声息的贴了过去,在外人看来她还是傻里傻气的想往屋里挤。可是,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她用了一股巧劲儿,脚腕一勾一带,地上一个拳头大的石头子就被勾了过来。

杨氏刚把杨若晴甩在地上后,就没打算再去理睬这傻子了。

她今天刚从镇上回来,原本是打算去村东头的娘家吃夜饭的,老娘今日宰了一只鸡,炖了一锅的汤。刚进村口就听说了老杨家老三出了事,杨氏眼睛一亮,她最喜欢瞅热闹了,气都不喘一口的就奔老杨家这边来了。

没想到回来晚了,地儿都被这些好事的村民们给占了,她尖着嗓音让其他人给她让路,一边伸出手去拨开挡在自己前头的人想挤进去瞅瞅热闹。没想到脚下突然像是踩翻了个什么东西,牛高马大的身子顿时就失了平衡,仰背就往后面栽去。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丑女种田 或 山里汉宠妻无度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前妻似毒,总裁难戒》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前妻似毒,总裁难戒》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前妻似毒,总裁难戒第十四章留给她的巨额遗产“你说你是爷爷的私人律师,你有什么证据?”苏依依站在门口看着身前比她高了近一个头的男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律师倒没有不耐烦的态度,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支钢笔递给苏依依说:“这是裴老爷生平最珍惜的一支钢笔,他所有的特殊含义你应该清楚。”在看到钢笔的时候,苏依依便已经信了五分,等把钢笔接过来看到笔身部分的描金字迹,她才完全相信。“请进吧。”苏依依将门打开,把男人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晚安腹黑首席》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晚安腹黑首席》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晚安腹黑首席第十四章教导乔尹熙被莫绍泽的话弄得面红耳赤,她结结巴巴的说到,“我,我,我不知道……那个,那个……对不起。美国那件事儿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把你误认成牛郎,我向你道歉,真的很对不起……”“不过,我们已经回国了,这是在赵家,我希望你不要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到赵家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可是我是一定不能失去赵家少奶奶这个头衔的,所以我刚刚告诉赵逸轩,我和你只是在美国见过一面,不是太熟,我希望你一定要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十四章你喜欢就好水一心抬头看了她一眼:“好狗不挡道,还是袁少校比较喜欢做恶狗?”“水一心,你就算在伶牙俐齿又怎么样,到最后不一样还是没有人要的灾星。”袁如心虽然被刺激,可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蔑视的眼神展露无余。水一心的手蓦然握紧,抬头紧紧的盯着袁如心,一字一顿的开口:“你穿这身军装,真是侮辱了这身衣服。”说完,转身便要离开。袁如心一把将人拉住,咄咄逼人:“水一心,我说错了吗?当年水家一家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婚外试爱》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婚外试爱》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婚外试爱第14章指尖一缕温柔我不想十五分钟的时间就这么白白错过,我紧跟着秦娟进了卧室。她走在前面,脚上穿了一双盈盈轻巧的桃红色棉布拖,没穿薄袜。微微裸露的足跟,纯天然的质感,看上去莹白如玉。我不用想也知道里面藏着一双白净柔腻的美足,若是能细细的把玩一下就好了。这个念头应该不难实现,秦娟现在可是我的老婆呀,随便我对她做什么,都在情理之中。我不觉露出唾手可得的迷之微笑。秦娟却自顾在电脑前坐了下来,也没理会我。她和王大勇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一段流浪的爱情014无可对抗“阿姨说你最近特别忙,我就不想打扰你了。”罗雅拉开精致的旅行箱,挑出一只盒子,“这是我帮你带的礼物。这款太阳镜是VKing的新品,你的眼睛……手术好些年,医生说还是要注意下别被强光刺激。”“谢谢。”荆楚瑜点点头。罗雅的心意总是那么直爽又纯粹,有时候荆楚瑜会想——如果不是认识乔怜认识得更早,如果不是心里早已奠定那不可撼动的不渝。可是,世上没有如果。罗雅的妈妈是宋美娟的好友,两家早年交好,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14章你这个骗子!早上把他送走之后,她便开始收拾东西。家里已经被她打扫得很干净了,她的东西一贯不多,被她这么收拾以后,这个家就像是完全没有她的痕迹一样。拎着行李箱离开的时候,她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栋房子,这个她足足生活了三年的地方,想当初,她放弃一切来到这儿的时候,也是这样,除了手上的行李箱,孑然一身。也许是命中注定吧,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门就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贺少琛那张英俊非凡的脸突然出现在她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你已如云烟第十四章才知道之前对他的认识可笑的浅薄!他讲课温文尔雅,学识渊博,平素冷着一张脸,有她这个年纪女孩看不懂的深沉复杂的眼神,藏着往事,偶尔流露阅历沧桑,气场矜贵逼人,根本看不出来他是牛郎,但今天,他变成了发狂的雄狮,怪兽,危险可怕可恨至极!不知道冲了多久,顾爽爽麻木地关掉水。外面手机响了好几遍,她知道是小霜打来的,今天周六,说好一起兼职。受再大的委屈惊吓,生活仍旧残酷,仍旧要继续,她没有钱,需要赚钱。

  • 【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21】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4章那浓重的血腥味莫小阮真的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九个多月了,苏哲宇听不到任何关于她的消息。他仍旧上班,生活……可这一切,竟觉得索然无味。他甚至有些期待那十个月见面的约定,他想看看那个女人,那个狠心的女人过的到底有多逍遥自在……这一天,苏哲宇像往常一样起来。刚过完年,天还有些冷,整个城市一片灰色。他顺手拿了一件毛衫,刚套在身上,电话铃响了。苏哲宇拿在手中瞄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苏哲宇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