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婚约者:豪门恋人】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7 23:17:28 来源:网络 [ ]
书名:婚约者:豪门恋人
第九章

顾冷和安萣是互牵着手进入party的。阅读163shenghuo.com

殷绫和顾书青看见了后,互相满意一笑:“很配。”

顾冷和安萣站在一起,金童玉女,确实是说不出的般配。—

-————

当工作人员把蛋糕推进来的时候,安萣欢喜的说:“这个蛋糕跟我心里想的一模一样唉。”

顾冷宠溺的笑了笑:“你喜欢最好。”

许愿时,顾冷突然拿起安萣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认真的说:‘“萣儿,我可以为你许下一个承诺。”

安萣不知所措,平静下来:“顾冷哥哥,真的可以吗?”

安萣心里却很慌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殷绫和顾书青看到这个场面也心照不宣的走了出去。

10岁的安萣对着13岁的顾冷,纯真的说:“顾冷哥哥长得这么好看,长大以后,可以嫁给哥哥当新娘子吗?”

顾冷似乎是得到了心中想要的答案,凑过去吻了安萣的脸颊。推荐163shenghuo.com灯光洒在两人身上,一种说不出的唯美。

在离开的时候,顾冷快步走到安萣旁边:“萣儿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我也会一直记住。”

安萣回应了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

生日会结束,待顾家走后,殷绫收起了那虚伪的面孔,冷面相对:“刚刚顾冷跟你说什么了?”

安萣欢快的说:“以后长大当顾冷哥哥的新娘啊。”

殷绫冷笑一声想着这真是天真:“你本来就是他的新娘。”

安萣瞪大眼睛感惑,脑子混乱。

安萣拍拍自己的小脑袋,觉着实在想不过来了,放弃不想了。163生活网

这个时候,管家送上来一个精美礼品后:“小姐,这是安董送来的生日礼物。”

小安萣听着,急忙从管家手里抢过礼物,拆了起来,满眼期待的看着礼品盒里的礼物:一个复古的笔记本,还有一封信。

待管家走后,小安萣拆开信开始看了起来:萣儿,因为在美国处理公司问题,所以没时间陪你过你的第10个生日,以前都是我陪你过,这第10个生日,相信你也遇见了他,希望你们也能互相满意,这个笔记本是爸爸挑了很久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你也慢慢长大,相信也会有心事,这个笔记本可以写下你的心事,可以让你的心好受些。

希望你一直快乐。

爱你的父亲。

小安萣摸了摸鼻子,想着爸爸说的那个他,那个他是谁?难道就是顾冷哥哥吗?如果真的是的话,那就太好了,安萣伸出手指,数着顾冷的优秀点,一边还嘟囔着说:“顾冷哥哥长的真好看.....”

————安萣跑下床,把笔记本放在书桌上,翻开第一页,写下:“2013.11.10安萣。”

又往下一行傻傻的写:今天遇见了一个长的很好看的人,他叫顾冷,他的手很好看...........

最后一行写的是:我以后会成为他的新娘子,因为他今天答应了我。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

——-殷绫从客厅上来,就看见二楼安萣的房间门开着,不由自主的走过去,看见安萣正趴在书桌上写着什么。

她推开安萣房间的门,走过去冷言冷语:“这么晚不睡觉,在写什么?”

本子上写的东西安萣不想让别人看到,就心虚的把笔记本往里推了推,还没等安萣组织好语言,殷绫手快的把安萣藏在后面的笔记本抽了出来:“安晓松送的吧?”

看着这个本子,殷绫再看看安萣心虚的表情,手指移到了页面的边缘,安萣大喊一声:“妈妈,不要翻开!”

殷绫更加确定了,她快速的翻开笔记本,看见上面写下的话后说:“别想这些没用的东西,你再等三年就好了。”然后把笔记本直接抛在了地上。

第十章

安萣还是一脸懵,爸爸说遇见他,妈妈说还有三年,到底是不是顾冷哥哥呢?

安萣拍拍裙子,从地上捡起了笔记本,撑着个小脑袋在那想。安萣嘟起嘴巴,无奈的摇了摇头。

————

到了凌晨的时候,安萣才上床睡觉,她困极了,一倒在床上,均匀的呼吸声带来了一种舒适。

可是当安萣睡觉的时候,顾冷站在自己房间窗前望着天空,想着安萣说要嫁给他当新娘子,细细长长的单凤眼弯起了一个弯度。来自163shenghuo.com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顾冷往后一瞄,看见父亲站在身后,转身:“父亲。”“嗯,这么晚还不睡?明天还有课。”

顾冷不回答,顾书青看着儿子这幅模样,似乎猜透了顾冷的心思,走过去拍了拍顾冷的肩:“儿子,今天安家小女儿想必你很满意吧。”

顾冷不动声色的移开了顾书青的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淡淡的回答:“还不错。”但是顾冷的心里升起了一股暖意。163生活网

顾书青坐在椅子上说道:“那就好,一开始还怕你不满意,但是后来看见party上你和萣儿的样子,知道这门婚事是成了,萣儿刚刚出生的时候,我就想着帮你们定好了娃娃亲,你安伯父和殷伯母也同意了,所以这门婚事也就这样定下来了,但是当你慢慢长大的时候,我才发现,小时候的娃娃亲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虽然萣儿很好,但是你爸我也很担心你对萣儿的看法啊,不过现在是放心了,你满意萣儿就好。”

顾冷听完后也有一点惊讶,原来自己和萣儿这么早就有了婚约,不过也正合他意,他还担心安萣会不会反悔,看现在是不会了。

“几年?”

顾书青听着儿子这么冷淡的语气,也无奈的说道:“三年后。”

顾书青想着也没什么事了,准备离开,走之前还不忘说:“儿子,现在我很怕萣儿不喜欢你啊,萣儿那么活泼可爱,你再看看你,这么冷淡,天天一副臭脸,真的担心你追不追得到萣儿!早点睡吧。”

顾冷听完忍不住笑了笑,真是个幼稚的老爸。

顾冷抬头看了看时钟,想着明天........

赶紧躺下睡觉。

——————

第二天早上,安萣早早的醒过来,想着昨天做的美梦,嘻嘻的笑了起来。

她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边,把耳朵贴紧在房门上,听到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知道是妈妈去了公司,欢快的扑到床上,又在想顾冷哥哥会不会来找她玩?

想完似乎确定了什么,在衣橱挑好衣服洗漱后,蹦蹦跳跳的下了楼。

管家也是第一天看见这么活泼的小姐,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小姐,用餐吧。”

安萣坐下后,

管家又问道:“小姐今天很开心嘛。”

安萣欢快的拿着叉子把玩:“嘿嘿,管家伯伯,今天顾冷哥哥很可能会来找我玩哦!”

管家会心一笑:“这样很好。”

————

用完餐后,安萣着急的坐在沙发上等待,每次听见有丝丝的动静,就会迅速跑到门口看,可每次都是失望的走回沙发旁。

过了半小时后,安萣无聊的正想出去,就听见车子刹车的声音,直觉告诉安萣这是.......

安萣看见了一个人影,高兴的跑出去扑在顾冷的身上甜甜的叫了一声:“哥哥。”

顾冷看见这个犹如小太阳一般的女孩:“萣儿,今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一下车,这一幕景象就吸引了安萣:

一大片蕙状花茎上挤着烟紫含着钴蓝的花苞,外面露着轻盈的翅膀般暖紫花瓣,非常柔软的质感,透着一点微红,出尘的美丽。上面印着无数细小的黑点,每一个花朵都是一个妩媚的脸庞,带着一点巫气,像是藏着什么甜蜜的阴谋。

安萣痴迷的望着这些花,好奇的问:“顾冷哥哥,这是什么花啊,它们真漂亮,就跟你一样好看。”

这句话引的顾冷失笑,安萣却扑过来:“顾冷哥哥,你笑起来其实更好看啊,以后要多笑笑。”

顾冷宠溺的摸了摸安萣的头:“我以后只对萣儿一个人笑。”安萣听了这话更加开心,牵着顾冷的手。

顾冷牵着安萣的手走向更深处,边走边说:“这是薰衣草,前几天路过这里,看到这一片花海,就想着今天带你来看看。”

顾冷这时候突然停下,认真注视着安萣的眼睛:“萣儿,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他一把搂过安萣到自己的怀抱中:你就是我的爱情。

第十一章

单纯的安萣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顾冷哥哥也是我的爱情啊。”

顾冷和安萣一起躺在薰衣草花海里,顾冷抚着安萣的脸颊,充满磁性的声音扬起:“萣儿,微风轻起,我喜欢你。”

可谁知道小安萣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顾冷把安萣抱在怀里,轻声说:“傻丫头。”

————

等顾冷把安萣抱回家时,给殷绫打了电话:“伯母,您好,今天萣儿能不能在顾家住一夜?”

殷绫惊讶着这个速度:“是你我就放心了,我想跟安萣说几句话。”

“萣儿现在已经睡着了,相信伯母也不愿吵醒她?”顾冷淡淡的说,转头看了看床上的安萣。

殷绫嘴角勾起:“那是自然。”

顾冷挂下电话,叫保姆帮安萣换上了睡衣后,就搂着安萣一起睡觉。

安萣仿佛感受到了自己正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两只小手也抱紧了顾冷。

————

皇朝老板文生文家。

文生拿起桌上那一叠照片,看着顾家顾冷和安家安萣的温馨照,冷笑一声:“安家和顾家不得安宁,顾冷和安萣也注定不能在一起,顾冷只能成为我文家的女婿。”嘴边扬起了一抹胜利的微笑。

“去把小姐叫来。”“是。”

文曦文家大小姐,今年12岁,跟顾冷就读于同一所学校。

文曦走到文生的房间,房门轻掩,却还是可以清晰的看见文生正坐在椅子上抽烟,那股烟味呛得文曦忍不住咳嗽,文生听见动静:“进来。”

“爸爸有事吗?”文曦小心翼翼的试探。文曦虽说是文生的亲生女儿,但还是很惧怕文生,毕竟文生当年对待妈妈的手段文曦不曾忘记过。

“曦儿,到爸爸身边来。”

文曦听到文生对自己的称呼,更是惧怕,因为爸爸从妈妈那件事后就没有这么叫过自己。文曦轻声走到文生旁边,低着头。

文生看见女儿这幅胆小懦弱的模样,蹙眉说道:“顾氏集团的继承人跟你同一所学校?”

文曦虽然不明白文生的意思,但还是乖巧的回答:“顾冷,比我大一届,是我的学长,他之前帮我辅导过理科。”

文生没有想到的是顾冷还辅导过自己女儿,想着胜利的希望又更大了,对着文曦笑了笑:“曦儿,你怎么会跟顾冷认识?据我所知,他不是那种好接触的少爷。”

“那次期中考试结束,马上要开办了艺术节活动,而我是主持人,有自主选择搭档的能力,当时校长叫我选顾冷作为搭档,他说顾冷在的话,这个活动会有更大的影响力。”文曦抬头看了看文生,不知道还要不要说下去,文生来了兴致:“继续说,把细节都说出来。”

“我打听了顾冷经常去的图书馆,看能不能在那碰见,第二天去的时候,我碰见了拦住了他,他跟我你只有两分钟的时间,我就大概的跟他描述了一下情况,他没有考虑就说了不去,直接走掉了。”

文生听完后说道:“也就是说他之前并不认识你?”“是的。”

文生摇了摇头:“继续。”

“我当时跟着他进了图书馆,但是他一直没有理我,然后我看到他的手机在书桌上振动了一下,我就不自主的往那个方向看了一下,看见了一个备注萣儿的女孩给他发了消息:顾冷哥哥,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萣儿去找你。然后我就看见顾冷转头朝我这边看了一眼,我以为有希望了,然后主动跟他谈了一下刚刚这个事情,给他推荐了一个地方,我说作为条件你得答应我两件事,他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

文曦再次抬头看了看文生说道:“事情经过就是这样了。”

文生满意的点了点头:“曦儿,你觉得顾冷这个人怎么样?”文曦分不清自己的父亲到底是讨厌顾冷还是喜欢顾冷,诚实的说:“挺好的。”文生以为有戏:“那你喜欢他?男女之间。”

文曦大概明白了文生的意思是想让自己去追求顾冷,但是让爸爸失望的是:“爸,他只是我的学长。”

文生不耐烦:“难道你有喜欢的人?”

文曦被问到点子上,支支吾吾的不说。文生看见女儿的样子知道了原因,挥了挥手:“你先回房。”

文曦走出文生的房间后,呼了一口气。

文生随后打电话给自己的私家侦探:“帮我查一下我女儿在学校接触到的男生和事例。”

第十二章

文曦回到房间后,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男生的电话:“我知道我上次破坏你的相亲不好,但是我还是希望得到你的答复。”

文曦满眼期待也很紧张对面男生的答复,手机那边的男生这时候正刚洗完澡出来,就听见文曦的这段话,习惯性的用手指敲了一下桌子:“对不起,我有喜欢人。”

文曦如同在寒冷的冬天被人浇了一桶冷冰冰的水,双泪滑落:“你终究还是不喜欢我.......”

————

文生在房间等待消息,

电话响起,文生迫不及待的接通:“怎么样?”“老板,最近确实有一个跟小姐接触很近的男生,叫凌子烨。”

“家庭条件怎么样?”“不好。”

文生放心的翘起二郎腿:“也不过是个穷小子,没什么要紧的,要是再发现他跟小姐接触过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明白。”

————

另一天早上7.00.

当安萣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顾冷哥哥的怀里,顾冷在安萣醒来的那一刻也睁开了眼:“丫头,起床洗漱后吃早餐。”

安萣小懒虫迟迟不肯起,展开双手,顾冷无奈的抱起安萣去了洗漱间。

这个时候,顾书青在门外敲门,安萣不肯撒手,顾冷只能由着安萣的小性子抱着她去开门。

当顾书青看见房间里还有安萣的时候,微微张开口惊讶了一番,随即反应过来,露出慈父般的笑容:“萣儿。”

这个时候看见了顾书青,安萣肯撒手了,倾身去了顾书青怀里,顾书青朝着顾冷得意的笑笑,顾冷却不以为然,想着安萣也只会是他的新娘。

待安萣乖乖去洗漱后,顾书青把顾冷叫到书房谈话:“冷儿,你应该注意点分寸,萣儿现在才10岁,别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我现在才13岁。”

顾书青:“......”顾书青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上下打量了一下顾冷:“我怎么看你也不像一个13岁的人啊。”

“我的出生证明应该没有错。”顾冷反驳。

“好了,不跟你吵,今天是想让你帮萣儿转校的,我跟你殷伯母也谈了一下,现在萣儿已经满了10岁,已经有资格进入奥兰学院了,萣儿转去奥兰可以更方便的跟你在一起,你也可以更好的照顾萣儿,你的意见怎么样?”

“什么时候办?”

看来儿子已经同意了,继续说道:“等你和萣儿洗漱完后,就开始,明天正好是上学日,更快的熟悉环境也好。”

顾冷转身上楼。

当顾冷和安萣同时走下楼梯的时候,顾书青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顾冷穿了一条撞色七分裤,上下两种色彩的有效拼接,简单有型,修身的版型,上身搭配了一件白色上衣,优质的面料,尽管是这么简单的搭配,也还是非常的吸睛帅气。

安萣也穿了白色上衣,下身搭配短裙,同样也是两种色彩的拼接,清爽有气质,自己的腿部优势完全展露,跟顾冷的搭配很像情侣装。

顾书青称赞的点点头:“萣儿啊,你现在才10岁就这么漂亮,以后会更加的出众。”

安萣听到有人这样夸奖自己,脸上的笑容掩饰不住,顾冷低头看了看安萣,也露出了笑容。

顾书青也更是欣喜,自打顾冷出生以来,儿子就没有对自己这样笑过,还以为是名字取的不好,看来是没碰对人啊,想着想着又有点失落,自己养了13年的儿子都没换来这一笑,萣儿才接触冷儿一个星期都不到,果然啊果然。顾书青感慨了一番后,拉着两人去了奥兰学院。

第十三章

到达的时候,奥兰董事长已经在门口等待。

看见顾书青后,奥兰走到顾书青面前,伸出手,露出了久违的笑容:“MybrotherinChina,longtimenosee!(我在中国的兄弟,好久没见!)”

“Yes,sincethelastrespectively,nocontactformanytimes,todayisthedaughterofwantAnXiongoranincollege.”(是啊,自从上次分别后,也没有多次的联系,今天是想让安兄的女儿进入奥兰学院。)

奥兰惊讶:“AnXiongshouldalreadypossessadaughter?Toosurprisedtome,

Rememberheoncebutnotmarriage.‘’(安兄已经有女儿了?对我来说太惊讶了,记得他曾经可是不婚主义者)

“Yeah,namedAnn,10yearsoldthisyear。”(名叫安萣,今年10岁)

“Ok,thensheshouldenterthepreparatorydepartment。Whereisshe?”(好吧,那她今年应该进入小学部。她在哪?)

只听见一声奶音:“Uncleoran。”(奥兰叔叔。)

奥兰看见面前这个小不点,再次惊讶说道:“Youissobeautiful!Youcansaythatsuchasmallforeignlanguage?”(你很漂亮,你竟然这么小可以说外国语言?)

安萣回答道:“Myfathertaught,learnedalot。”(我父亲从小教我,学习了很多。)

“That'sgood,I'llhelpyoudobetterlearningprocedure,toformalyougotoschooltomorrow,I'lltakeyoufamiliarwiththeenvironment。”(那很好,我会帮你办好转学手续,明天正式来上学,我带你熟悉环境。)“Ok,thankyouuncleoran。‘’(好,谢谢奥兰叔叔。)“Nevermind,sweetheart。”(不用客气,小可爱。)

办好手续后,因为奥兰有事要忙,所以三人来到咖啡厅,顾冷有些担心:“萣儿,明天转校,很可能造成很多不适,你可以接受吗?”

安萣自信的抬起头,拍了拍胸脯:“当然了,不是还有顾冷哥哥吗?”顾冷很喜欢安萣依赖自己的这种感觉,摸了摸安萣的头:“一切有我。”

————

第二天早早的安萣换好了校服:苏格兰及膝中裙,蓝色钩边短袖,斜纹领带,格子短袖,藏青色五分裤。安萣穿起来十分的活泼可爱。

顾冷来接安萣上学时,也夸了一句:“很可爱。”

到了学校后,奥兰依旧像之前一样在门口等,看见安萣和顾冷后:“Goodmorning,verybeautifulpairofstudents,let'sbefamiliarwiththeenvironment”(早上好,非常养眼的一对学生,一起熟悉环境吧。)

“Uncleoran,let'sgo。”(奥兰叔叔,走吧。)

今天是正式上学的日子,很多学生已经陆续到了学校,当他们看见奥兰董事一起陪同的时候,看向旁边,一个是他们很熟悉的奥兰学院校草级人物顾冷,另外那外过分漂亮的女生,却没有见过,他们非常好奇这位女生的身世。

很多人在旁边小声议论着,文曦校花级的人物也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看见学长跟一位非常可爱漂亮的女孩站在一起,想起了那天学长手机上显示的那个备注,会不会是她呢?

奥兰学院是一所集各地学习精英的地方,分小学部,中学部,高中部和大学部,奥兰学院大到不能想象,第一天来奥兰学院的人如果没有人带领是肯定会迷路的,在这个学院里有世界上最好的老师,而且奥兰学院小学部的学生虽然小,但是他们的学习能力很强,非常的早熟,对于平常小学的学生来讲,不会是一个等级制的。

文曦属于小学部的代表,进入奥兰学院后在奥兰学院以优异的成绩获得第二,是奥兰学院公认的校花。

顾冷属于初中部的代表,进入奥兰学院后在奥兰学院以满分的成绩获得第一,并且在全国初中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上,获得全国第一,直接得到了进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录取证书,但是顾冷选择不去,留在了奥兰,是公认的校草级学神。

安萣所在的班级是小学部五年k班,也是文曦所在的班级,虽说两人年纪上有差异,但是小学部的年龄都在10-12岁之间,不分年级。

文曦主动走过去,温婉一笑:“安萣你好,我是你的同班同学文曦。”

周围人的议论更大声了:“嘿,校花唉,主动跟那个女孩说话......”

安萣看着面前这个女孩,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安萣。”

顾冷淡淡的瞥了一眼文曦。

第十四章

文曦有点尴尬,但还是保持了大家闺秀的样子:“学长你好。”

文曦并没有得到回应,这个时候人群当中就有人说:“哟,这不是我们校花嘛,不是有喜欢的人吗?怎么?还来追求顾冷学长。”

安萣看着这个从人群中走出来的女子:高挑身材,一头短发,有些平庸但又不显庸俗,脸蛋不算出众,但也算得上是清秀,最为吸引人目光的是那一双大长腿。

安萣很疑惑,问道:“顾冷哥哥,这个女孩是谁啊?”“跟文曦一班,叫高玥,是竞争对手。”

安萣懂了,原来是竞争对手,怪不得火药味这么重。

文曦:“你也不是没追到吗?”

高玥似乎被这句话惹到了,长腿一跨,走到文曦面前,比文曦高半个头,气场显露:“比一比?”

文曦往四周一看,周围都是看笑话的人,咬了咬嘴唇快速绕过高玥走了。

等文曦走后,高玥撇了一眼顾冷和他旁边的安萣,冷哼一声也跟着文曦一起走了。

安萣呼了一口气,问道:“哥哥,她们平常都这样吗?”

顾冷不知该从何说起,索性回答:“一直都是。”

安萣心想她们可真奇怪。跟顾冷说再见后,安萣独自走向小学部,可是这奥兰学院真的太大了,方向感全无的安萣很快迷路,走进了一个奥兰学院远处的一个大草坪。

安萣翻了翻白眼,索性坐下来等下课,这样顾冷哥哥就会来找自己。

安萣坐在草坪上拿出书包里的书出来预习,看了看有些累了后,拿着书包垫着,躺在了草坪上,这个时候安萣一侧身,看见了一个少年也躺在草坪上,闭着眼,安萣心想:“难道这个大哥哥跟我一样迷路了吗?”

安萣拍拍裙摆,走了过去,当安萣看到这个少年的容貌时,吃了一惊,因为这是除了顾冷哥哥外最好看的人了:

在灿烂的阳光透过树叶下,这位少年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简直就是完美。

安萣忍不住看痴了,凌子烨刚睡醒,就看见一个可爱过分的女孩站在他跟前,呆呆的看着他,说了一声:“喂。”

安萣听见声音,回过神来:“啊...对不起啊,大哥哥,我刚刚不是故意偷看你的。”

凌子烨听着这有意思的话,还没有哪个女孩光明正大的承认在偷看他,他觉得有意思极了,上下打量了一下安萣:“你是小学部的?”

安萣惊讶:“你怎么知道?”“你傻?你手里拿着的书不是写着?”凌子烨嫌弃的看了一眼安萣,“不过,现在是上课时间,你不用去上课?”

安萣低下头,两根小指头在那转啊转:“我我我迷路了..”

凌子烨噗哧一声:“傻子,你不会找人啊?”安萣一听凌子烨骂她傻子,气得脸红:“可是我就看见你一个人啊!”

凌子烨看着安萣这个呆萌的样子,忍不住说了一句:“走吧,一起去上课。”

凌子烨利落的站起来,走在前面,安萣傻傻的还站在原地不动,凌子烨疑惑说了一声:“还不走?打算在这过一天?”

安萣这才反应过来,急速跟了上去。

-————

下课铃响了,顾冷去了小学部。

“安萣没来上课。”文曦回答到。

顾冷立马跑出小学部。文曦在心里想到看来顾学长很在意安萣,幸好当初爸爸没有逼我。

顾冷虽面不改色,但是心里着急的要命,心里想着安萣会去哪儿,这时候在拐角处看见了一个小小的熟悉身影,顾冷追了上去,

当看到凌子烨在安萣身边的时候,顾冷一把抱过安萣,冷声对着凌子烨说:“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的女孩你没资格。”

凌子烨有些不可思议,看着面前如以前一样高贵优雅的顾冷,没想到这个女孩会是他的........

虽然顾冷不认识凌子烨,但是凌子烨可是认识顾冷,凌子烨是凭优秀的成绩考进奥兰学院的,当初那场全国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顾冷第一,他第二,与进入美国名牌大学的机会擦肩而过,而凌子烨也不会忘记在竞赛结束后,属于顾冷的荣誉和掌声,那都是自己一直努力奋斗的目标,凌子烨再次看了安萣一眼,没在意的走了,边走边想:顾冷,既然其他的东西是你的,鱼和熊掌不能兼得,那么这个女孩我跟你抢定了!

婚约者:豪门恋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约者 或 豪门恋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极品护花杀手17章(第17章 地球是圆滴)

    原标题:极品护花杀手17章(第17章地球是圆滴)小说名:极品护花杀手第17章地球是圆滴布置豪华大气的客厅里,除了林筑梁搓手还算有些表示之外,其他人像是没听到曹自高的话一般,这让他有种身在梦里的错觉,在锦城这片儿地上,他曹大少说话竟然还有不好使的时候?“咳咳!”段风不忍心让曹自高一个人唱独角戏,轻轻咳嗽两声说道:“林伯父,要不让曹大少先离开吧,看着挺碍眼的。”“哈?”曹自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小瘪三竟敢让他离开?这简直是今年他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不可否认,在锦城市,有人能指挥的动他曹大少,

  • 神魂至尊17章(第17章 震慑)

    原标题:神魂至尊17章(第17章震慑)书名:神魂至尊第17章震慑潜龙卫正统领是一位满脸络腮胡须的中年汉子,粗眉倒竖,虎目怒睁,一看上去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这位中年汉子端坐在血玉马之上,目光之中微微有些挑衅的望着卓文一行人。刘涛一个箭步来到血玉马面前,面色不卑不亢的说道:“想必两位就是潜龙阁的两位统领大人了,现在卓文少爷奉家主之命前来接手潜龙阁,两位大人这是何意?”“你一个小小的奴才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对话!”一道冷哼声顿时响起,随后凌厉的拳风顿时呼啸的朝着刘涛飞射而去,刘涛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

  • 仙医王者17章(第17章 悲催的癞皮狗)

    原标题:仙医王者17章(第17章悲催的癞皮狗)小说名字:仙医王者第17章悲催的癞皮狗而此刻,36号包厢里面,癞皮狗却是在享受着他的变态之旅,看着牧烟惊恐地样子,他感觉心里有着极大的满足。随即,已经体会过这种满足感的癞皮狗又是走近牧烟,就要去撕牧烟的上衣。然而,这个时候,包厢的房门却是“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当癞皮狗回过身来查看究竟的时候,却是发现,一团血糊糊的东西往自己身上砸来。还没回过神来的他毫无悬念的就被这团血糊糊的东西砸中了。踹门的,自然是林丰。而看到包厢里的情景后,知道手里的这个保安

  • 花都全能高手17章(第一卷 乘风化龙第17章 当我姐夫吧)

    原标题:花都全能高手17章(第一卷乘风化龙第17章当我姐夫吧)小说名:花都全能高手第一卷乘风化龙第17章当我姐夫吧王浩东回到家里的时候,张淑芳已经醒了,正在看电视呢。“身体好了些吗?”王浩东询问着,看到她面前水杯是空的,便上前去给她倒了半杯水,递到了她的面前。“谢谢。”张淑芳喝了一口,说:“感觉好多了。”“头不疼了吧?”王浩东连着问了一番,见她的精神蛮不错,估摸着也是没什么大碍了。张淑芳看了看壁钟,陡然下了床,说:“哎呀,倩倩要放学了,我得去做饭。”王浩东上前去说道:“你的病才刚刚好些,你休息吧

  • 护花狂龙在都市17章(第17章 冷汗)

    原标题:护花狂龙在都市17章(第17章冷汗)小说名:护花狂龙在都市第17章冷汗吴天就这样掐着宋健豪一起上了出租车,上车之后的宋健豪就对吴天不断的嚷嚷。“吴天,你最好把我放了,哼哼……万一我要是有什么三场两短你们会很惨的!”尽管被吴天掐着,但是宋健豪此刻知道吴天不敢动手,于是威胁道。“呵呵……”吴天鄙夷的瞟了一眼宋健豪,呵呵一声就没有说话。见吴天一副无所谓的状态,宋健豪顿时怒了:“你到底有没有听,赶紧把我放了,不然我会让你后悔!”“你要下去是吧?恩,好的,这就让你下去!”说着,吴天推开正在行驶出租

  • 校园妖孽狂龙17章(第17章 只跟美女握手)

    原标题:校园妖孽狂龙17章(第17章只跟美女握手)小说名:校园妖孽狂龙第17章只跟美女握手方三一生气,后果又要严重了!他将怀里的赵璇送到了周冰艳的面前,说道:“警花老婆姐姐,你先保护一下校花老婆姐姐,我这就去把那个白痴党大飞干掉!哼,得罪了我校花老婆姐姐三次了,现在又要辱骂我的新警花老婆姐姐,我会让他生不如死的!”周冰艳正觉得方三这个少年言语夹杂不清的胡言乱语,便觉得眼前一花,方三已经消失不见了!愣了愣,忍不住揉起了自己的眼睛来了,以为自己是眼花看错了!而这时,王为民局长却是看着她面前的赵璇惊异

  • 美女的护花邪少17章(第17章 打脸的节奏)

    原标题:美女的护花邪少17章(第17章打脸的节奏)小说名字:美女的护花邪少第17章打脸的节奏叶飞云看到对方的腰杆挺的笔直,不由得内心称赞,这个女人内心强大,倒是有点意思。那刘部长沉下脸来,颇为不耐烦地说:“张队长,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个人一定要开除。”“张队长,这人保护公司职员有功,不但不能开除,还应该给予奖励。或者,我私人奖励也行。”姜芷若针锋相对说道。面对这样胶着的情况,张海峰是一个头两个大。神仙打架,遭殃的都是凡人。一个说开除,一个说奖励,到底该听谁的?就在他为难之际,忽然一拍脑袋,想起了主

  • 剑气凌神17章(第17章 武道二重巅峰)

    原标题:剑气凌神17章(第17章武道二重巅峰)书名:剑气凌神第17章武道二重巅峰气愤之余,唐雨泽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河边,也想尝试一番,看看猛鱼是不是真睡着了。刚跨出一步,一条巨大的鱼“轰”的一声,直接从水中跃起,扑向唐雨泽。唐雨泽被吓得魂不守舍,怪叫连连,张牙舞爪的逃跑了,距离这恐怖的清江越远越好。远远望着唐雨泽逃跑,肖天也不慌不忙的将脚上的木头解下来。他心里很清楚,这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风清山内部。一河相隔,景色全然不同。森林中的参天古木,足有百丈之高,即便是枝干,也比外面那些树木的主干要粗不少